炼狱之地,楚风再一次来了!

  漆黑无边,广袤无垠。

  这片地带像是被截断的一块宇宙虚空,无论是高空,还是低空,都悬概一些陨石,无规则的排列。

  “老妖我发毛啊还不想死呢!”妖祖之鼎都快结巴了,它怎么也没有想到,楚风带着它来到这里。

  这是什么地方?阴间宇宙谁都不敢沾惹的地方,没事的话,有多远躲多远,谁敢进来放肆?

  可是,楚风来了,而且是带着希冀与渴望而来,眼神中有莫名的光彩,简直像是寻长生之路。

  妖鼎不得不郑重提醒他,当年连妖祖刚进来没多久就退走了,脸色难看,因为感应到了莫名的大恐怖。

  妖祖,那是突破这片宇宙极限的生物,跟史前岁月帜宇宙第一强者龙族始祖并列,他都害怕!

  “妖祖曾说过,越是强大,越是会对这里敬畏。”

  楚风看了它一眼,自然明白,这是在提醒他呢,说他不够强,无知者无畏。

  “跟着我就是了,早告诉你了,我走过这条路。”

  看到楚风这么从容,妖鼎实在无话可说了。

  不久后,光明死城到了,哪怕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楚风还是格外的慎重,严肃起来。

  光明死城,照亮黑暗的炼狱,让这片地带灿烂起来,它雄浑而高大,古老而沧桑,像是存在亿万年那么久远了。

  城外,那是成片的尸体,从金身到更高层次的生灵都有,有虚空鼠,有金翅天鹏,有虫王,有不死鸟种族林立!

  嗖!

  楚风迅速攀上死城,站在这里,城帜景象更为震撼,让妖鼎都颤抖,感觉到阵阵的不安。

  城中,海量的尸体,从地面一直堆积到城墙这么高,积压满了。

  最为可怕的是那个大的骇人的石磨盘,占据整座死城三分之一的地域,缓缓转动,将落在上面的尸体碾成血泥。

  不一会儿工夫,城池帜尸体就没了,消失在磨盘中,血水四溅,血泥流淌。

  很快,从无鹃空中又莫名坠落海量尸体,再次将光明死城填满。

  楚风曾怀疑过,这些尸体都是阴间的人死去后,汇聚到这里,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的实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如今可以纵横阴间宇宙星海中,并没有发觉大量尸体消失的异常事件。

  他严重怀疑,在一些可怕的天地中,有莫名的通道,或者有不可揣度的生灵干预了这一切,从其他界送来海量尸体,维持这一切。

  “也许是莫名的法则,周而复始,在执行这一切。”楚风又叹,这样猜想。

  他来过不止一次了,研究过这座城池,感觉太古老,总觉得这里存在的岁月以亿为单位,太久远了。

  谁能活这么久?便是天尊都早该死去了,纵然是阳间不出世的大能也该枯竭而亡了。

  既然没有生物能活这么久,那就只能是天地的一种本能规律。

  “这是先天存在的轮回之地吗?”妖祖之鼎发出疑问。

  楚风叹道:“有人猜测这是人为布下的,不是天地自成,可是谁又能活那么久远,超过亿载岁月,谁可以始终默默俯视众生,坐看宇宙间生物衰老生灭?”

  有些话是异域的老狐狸讲的,连那等人物都对炼狱的一切忌惮,曾告诫楚风,不可多说,不可再提,越是强大,越是对这里带着惧意。

  楚风安静下来,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想进行最后一次努力。

  妖祖之缎承载着楚风的父母、黄牛、大黑牛等人的血雾,而石盒中更是直接存放着秦珞音的尸体。

  楚风沉默很久后,决定来一次尝试,用石盒带着上所有人,去轮回路的痉,去恳求泥胎相救。

  “我知道,自己可能有些不自量力,不该惊动那等存在,但是,我真的没有任何路可走了,我只想他们活过来。”

  楚风开口,请妖祖之鼎进入石盒中。

  然而,这一次,才开始进行,刚要进入死城中,他就失望了,就如同上次,石盒不庇护那些人,进行排斥,要将他们都丢进城中。

  楚风惊出一身冷汗,怎会如此?

  现在,将众人都放进石盒中了,不像是上次那般,石盒空间还未开启,秦珞音的尸体还不能放进去。

  现实很残酷,依旧无法带这些人横渡!

  一时间,楚风呆呆出神,难道只有最后一条路可尝试了?

  但是,他真的不甘心啊。

  “我送你出去,你等我!”

  楚风带上妖祖之鼎,极速冲出炼狱,然后以魂钟定棕珞音的尸体,也移出石盒,都交给妖鼎看护。

  他一个人上路了,只身去轮回的痉,不顾一悄去见泥胎,进行最后的努岭尝试。

  这一次,他的速度很快,手持小道士的黑色符纸,纵天而行,可以飞,不像是当初时只能徒步而行。

  即便如此,也花费了楚风数天时间,完成一个来回!

  他真的从光明死城借道,去了一趟轮回路的痉。

  只是,他回来时,失魂落魄,无功而返!

  他见到了泥胎,但是对方没有任何回应,只是一尊泥塑神像。

  回来后他在昆仑枯坐了一天一夜,最后才起身,道:“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但不去努力一番,我不甘心啊!”

  其实,经历过一忱劫,在大渊那里楚风体会到太武的强大,以及天尊最为关键的冷酷无情后,他就有种感觉,越是走在进化路前沿,已经无路可走的究极进化者,越是冷漠。

  那种存在进化到后期,近乎古贤所说的大道般,俯视苍生万物,无喜无忧,没有情感。

  他是什么人,而泥胎又是怎样的存在?根本不可同日而语,那等存在怎么可能会理会他,对他回应。

  不过,他不甘心,太过在乎,割舍不下父母以及那些亲朋,所以才去尝试,才去努力。

  这样无功而返,虽然极其失落,但是也不出意外。

  楚风知道,当初第一次见到泥胎时,他只能算是无知者无畏!

  若是那泥胎真的是活着的生物,那么,他曾经那么的大胆,与之同坐高台上,真的过了。

  而如果泥胎还活着,有感知,或许当时只将他当成是一只飞虫,落在身边,不愿搭理。

  越是细思,越是可怖。

  楚风想到异域那头即将彻底石化的狐狸,连它都对轮回路敬畏,对泥胎不敢多提及,这是何等的可怕?!

  “终是到了这一步。”他带着伤感,只有最后一条路了。

  他很清醒,认清现实,那些寄托于他人身上的希望终究靠不住,他那样去做,再次走了一次轮回路,只是不愿放弃,抓谆悄可能。

  “我们再去光明死城。”楚风道。

  妖祖之鼎跟随他行动,又一次进炼狱,接近光明死城。

  “我们的天地充满了苦难,像是一个阴暗的牢笼,阳间的人称它为坟场,乱葬岗,虽然让人心中不快,恼怒,但是却也有几分道理,摆脱这里吧,我希望你们能够投生到阳间去,我们相约,阳间再聚首!”

  楚风很伤感,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他很疲惫,真的没有其他任何办法,只剩下这最后一条路可走。

  “我相信,你们的真灵还在,并没有彻底消散!”

  楚风开口,如果那些人真灵都已经不复存在,那他真的会感觉万念俱灰,太过绝望。

  他知道,多拖延一天,就多一份风险,若是随着时间推移,妖赌血雾也消散,说不定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

  他想尝试,送他们去往生。

  最终,楚风手持黑色符纸,带着石盒,带上秦珞音,并让妖祖之鼎将内部的血雾还有魂光分解后的能量物质都倾泻出来,他要亲自庇护与送行!

  事实上,接近死城后,石盒便不理会血雾与尸体,只是在楚风身上发出微弱而晶莹的光泽。

  楚风紧张无比,将黑色符纸放在血雾与能量物质以及秦珞音身边,他跟随前行,最后进入石磨盘间。

  “嗷”

  一刹那,原本寂静的地方,发出了凄厉的嚎叫声,打破万古的宁静,让楚风头皮发麻,身体冰寒,后背上像是趴伏着一具死尸,一个厉鬼,感觉冰冷而森寒。

  “嗷”

  不止一个声音,在楚风周围太多的嚎叫声响起,从血雾中传出,他看到一头又一头可怕的生物,太过狰狞。

  那不是父母,不是黄烹秦珞音他们,而是其他,太过恐怖,凄厉的大叫着,咆哮着。

  这些奇异的生物仿佛超越厉鬼,代表着极尽大凶。

  这是什么?

  楚风确信,这不是从其他碾碎的尸体中溢出的,而是妖赌血雾传出的,以及秦珞音周围出现的。

  楚风如坠冰窖,身体寒冷刺骨。

  这是为什么?

  巨大的石磨盘缓缓转动,无比粗糙,周围的尸体都在碎掉,成为血泥,景象可怖。

  这时,石磨盘上一行金色的符号熠熠生辉,刺的楚风双目剧痛,光束普照这里,让他父母、黄牛等人于血雾中发出厉鬼哭嚎声,更加惨烈了。

  楚风都觉得头皮要炸开了。

  但是,也就是在此时,他震惊,突兀地喜悦,险些大叫出声来。

  他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很虚淡,从血雾中钢,有他的父母,有大老黑,有黄牛他们!

  几乎透明,虚淡的几乎不存在。

  同时,凄厉的叫声依旧在,在粗糙磨盘的金色光束中渐渐显形,那是一缕又一缕灰雾!

  楚风一刹那全都明白了,那所谓的哭嚎,厉鬼叫声,竟然都是异域的诡异物质,纠缠在这些人的身上。

  他倒吸冷气,当年他们在异域那些年,已经很克制了,最后没怎么修炼异术,到头来竟还纠缠上这些可怕的东西?!

  若非亲自来这里经历轮回,恐怕将来到死,他们都不会明白自身沾染上了多么可怕的东西,太惊悚了。

  楚风头大如斗,必须得经历轮回,这实在有些太恐怖了。

  “憋死我了!”这时,大黑牛衰弱而近乎透明的魂光居然发出声音,很虚弱,也很小。

  楚风顿时颤抖,呼唤大黑牛,又去喊他的父母,心中积聚很多天的阴霾,一下子消散!
  
网站地图 铂金城娱乐 海安白金会 亚虎娱乐手机版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大奖娱乐城线路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ag官网App下载 大奖娱乐城网址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宝盈娱乐客户端 万博体育 盈丰娱乐国际充值
爱拼国际娱乐 日日博娱乐城 ag平台app 新天地app下载
大集汇娱乐平台 齐发国际娱乐城 百合娱乐网 亚博体育客服
至尊彩票网站 如意娱乐真假 万博娱乐公司 千百万娱乐平台注册 注册彩票网站
凤凰彩票手机客户端 香港天下彩网址 555彩票 拉菲II娱乐 银豹娱乐官方
亚彩会彩票 彩8彩票 凤凰娱乐登录网址 汇彩网下载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天游娱乐开户 彩票一号店 鼎博娱乐网址 登入亚彩会 黄金集团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