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深渊,漆黑而幽邃,如同宇宙黑洞横亘前方,截断整片大地。

  附近缺少生机,纵有植物也干枯了,地面是一道又一道裂缝,蔓延出去很远。

  楚风眉头深锁,他第一时间觉察到不对,这块区域的能量辐射值太异常,高的鱼离谱。

  深渊中,如同潮汐澎湃,能量辐射值非常猛烈,导致这块区域生机俱灭,都快化成死地了。

  他惊疑不定,这跟书上记载的神祇即将坐化前的征兆比较像,他心中顿时一沉,是老朱雀吗?

  在来这里之前,他就听到一些传闻,老朱雀一年前很疯狂,一路杀进凶兽高原中,将一位神给屠掉了。

  据悉,那个神有一次曾放话,一旦朱雀族衰败,便杀过来灭掉。

  结果,老朱雀在晚年,生命无多的时光中,先打上门去了,杀进另一大阵营中,直接屠神。

  这种战绩过于可怕,此后老朱雀就没有现身了,所有人都认为,它即将彻底死去,将坐化在深渊中。

  但是,各方都没有人敢招惹,不敢在它生命最后的岁月中上门捡便宜。

  谁都知道,老朱雀太强大了,修道岁月久远,不像是其他生物那样吸收神性颗岭道祖物质,而是按部就班进化生来的,因此它的晚年不会很凄惨,真要拼命,依旧可以一战!

  许多人都在等机会,待它彻底毙命后肯定杀上门,斩草除根,灭它子嗣。

  “真要坐化了吗?”楚风叹气,他在路上得到的消息时,从一年前开始就这样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朱雀深渊暂时避开了战火,没有人愿意招惹一个命不久矣、但却还可以发疯而血战的恐怖朱雀。

  楚风轻声呼唤,向大渊中传音,告知他回来了。

  然而,没有任何回应。

  他心头一凛,刹那没入土层中,他在动用瞅手段,缩地成寸远去十万里,藏身地脉未知处。

  没有人追击,这让楚风狐疑。

  最后,他又回去了,利用地磁等,以微弱不可被外人感触到的地气探测,检查朱雀深渊帜风吹草动。

  一刻钟后,楚风出现在八百里深的黑色大裂谷下,脸色阴晴不定。

  这里有一具神尸,但绝不是老朱雀的,被人为布置过一番,能量辐射值惊人。

  这涉及到了极其高深的手段,若非楚风瞅造诣超凡,接近此地,亲眼目睹,很难相信另有神骸。

  同时,他在这里发现重要刻字,而且是属于阴间宇宙的文字,这是专为他所留,提供有线索。

  不是直接留言,而是暗语,简单提及最强路手札,标注于一篇第八十一字,第四篇第十三子,第五篇第九字与第三十九字

  楚风哑然,这是瘸腿天尊狐狸的手笔,当初它传给楚风一本所谓的最强路手札,是老狐狸的师傅的心血结晶,号称极其成熟的训练之法。

  那个时候,楚风曾遗憾,不是“科班”出身,自始至终都是野路子,许多地方都没有修薪无暇层次。

  瘸腿狐狸便传了他这本手札,告诉他,若有机会,不妨试试看,这在阳间是非成熟的道路,是心血之作。

  楚风破译出留言,那是一个隐秘地点,有具体的坐标方位。

  他消失了,从这里离开。

  这一次,楚风没有横穿战场,不再去杀敌,而是潜行匿踪,借助元磁地脉而行,足足耗时两天,这才赶到地点,一片丘陵中。

  然而这一次依旧扑空,这里没有人,还只是一段留言,破译后依旧是一个坐标地址。

  楚风不得已又一次上路,看得出瘸腿天尊狐狸与朱雀一家人很谨慎,这也意味着他们的境况很糟糕。

  若是足够强大,何需这般心?

  接连五次,楚风破译地点后,不断上路寻找。

  最后这块地方,是在荒凉的乱石林中,一望无垠,楚风寻到目的地后有所觉察,有进化者蛰伏。

  啾!

  一声轻鸣,赤红的闪电飞来,带着滔天的火光,极速向着楚风扑杀。

  他瞬间横移,站在数十里外的一块巨石上,原先立身之地成为岩浆湖,接着地面出现一个地窟,所有岩浆都流进去了,那里化作一个漩涡。

  一头火红的旭,羽翼鲜红晶莹,正偏着头看向他。

  “楚风?!”它失声惊呼,声音清脆,是一个少女的声音。

  徐雀!

  绝对是它,楚风一眼就认出了,想不到最后这段路途很顺利,直接找对地方,发现了这一族。

  嗖!

  楚风冲了过去,来到它的近前,仔细看着它,摸了摸它头上的一簇鲜红的羽毛,结果让徐雀瞪大眼睛,直接以锋锐而鲜红如玉石般的鸟喙啄了一口。

  “疼!”楚风喊道,有些无语。

  这只旭攻击性很强,连碰都不让碰,幸亏是他是圣者层次,不然手上肯定要出现一个血窟窿。

  徐雀警惕的看着他,并警告他不要动手动脚。

  楚风哑然无语,他总算知道犯了什么错,它发出的是少女声音,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傲娇美少女,略带羞恼。

  “朱前辈与狐前辈呢?”楚风询问,因为来到这里后,没有任何其他人的生命波动,只有徐雀自己的,不见它的兄弟姐妹。

  听到他这种话语,徐雀黯然,双目中蕴含泪光,告诉楚风,如今已是生离死别,再也见不到了。

  楚风闻言,大吃一惊,急忙安慰询问详情。

  老朱雀天纵神武,在异域这一代的神级强者中是绝巅人物,一年前还曾杀进凶兽高原中屠神呢。

  而深渊下,那所谓的能量辐射明显是作假,它理应活着才对。

  “我娘在一年前就死去了。”徐雀哭泣,周身如同红玛瑙般晶莹,现在大眼中满是泪水,哭的伤心。

  异域神祇帜佼佼者,接近神王领域了,可终究还是没有熬下来,已经死去。

  徐雀边哭边说,眼泪如珍珠般成双的滚落,它娘在一年前屠神后回来没多久就坚持不住了,寿元即将到痉。

  不过,老朱雀倒也硬气,不想等死,直接又杀进异域第一禁地中,想尝试最后的逆天之举,搏出一世未来。

  很可惜,它失败了,闯如那片禁地中没多久,它的魂光就熄灭,永远死在那里。

  “你确定前辈逝去了吗?或许另有机缘也说不定,只是暂时被困。”楚风安慰。

  徐雀哭着曳,当时它与老狐狸亲自相送,远远的看到它娘永远的倒在禁地中,再也没有起来,的确死了。

  楚风闻言,一声哀叹,心中很不是滋味儿,带着遗憾,当初老朱雀对他很好,送他会阴间宇宙时曾出大力。

  想不到当年一别就是永远,它所说的再坚持五十年并未能实现。

  “狐前辈呢?”

  沉默很久之后,楚风再次开口。

  在这里并没有见到它,他心头钢不祥的感觉,老狐狸该不会彻底石化,也死去了吧?

  “在这里。”徐雀带路,向着石林深处走去,最后在一座石山前停下,这里被开辟出一座流光溢彩的型洞府。

  楚风见到了瘸腿老狐狸,他愕然,再相见果然物是人非,他所在的阴间宇宙几个月而已,这里已经过去三十年。

  前方,一尊瘸腿狐狸的石像被供奉在玉石案上,表情落寞,抬首遥望,向着要看透虚空,凝视阳间。

  它彻底石化了,没有一点血肉,成为一尊岩石像。

  “前辈!”

  楚风心头遗憾更多了,还想再来请教一番呢,这头狐狸的出身十分神秘与非凡,若无虚假,那可是一位天尊啊。

  这一刻,他体会到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现实中总有遗憾,跟自己预想的不相符,还以为能与异域故人再叙呢。

  “可怜前辈,晚景凄凉,孤苦半生,落得这般下场。”

  楚风叹气,在这里祭奠。

  然后,他又道:“前辈,你放心吧,等我进入阳间后一定会去狐族,照顾好你那所谓的天纵奇才的后代孙女。”

  “贼心不死,我打不死你!”谁知道,那石头狐狸居然开口,发出声音,惊了楚风一跳,快速倒退数步,目瞪口呆。

  上一次,提及老狐狸后人时,楚风就曾双目放光,说狐族多美女,他要去看一看,帮老狐狸照顾它的后人,结果当时就被喷了一脸口水。

  “前辈,你这是诈尸了?不对,你这是还阳了,得感谢我,是我一番言语将你刺激的复活!”楚风磨叽。

  事实上,他知道,老狐狸肯定压根没死,只身如今状态很糟糕而已,肉身石化了,但魂光依旧未散。

  瘸腿老狐狸瞪着他,最后没有气恼,一声叹息,道:“看你眉宇积郁气,不是丧了双亲,就是死咀故,人生大悲,何其苦哉。”

  一番话语,结果瞬间就让楚风满脸伤悲,黯然神伤。

  徐雀不得不叹,姜是老的辣,石狐狸没有跟楚风斗嘴,没有呵斥他,就这么几句话,便让他蔫了。

  楚风心伤后,迅速琢磨过味儿来,这老家伙还真是不吃亏,张嘴间就调动起他苦闷的情绪,老辣无比。

  “前辈,我甚是想念你们,一别多年,恨不得立刻回来,聆听你的教诲,可是被世间诸事牵绊,没能及时过来。”

  “说吧,都发生了什么。”瘸腿石狐狸问道。

  它已经坦言,自身状态不佳,被他师傅下了重手,打落下当初的境界,被困在这片天地中后,一天不如一天,终有一日,灵魂也会僵固,彻底石化在这里。

  楚风叹息,阳间那位大能也太狠辣了,连自己的弟子都能这般惩罚,毫不留情。

  他双眼暗淡,简要说出阴间宇宙的事。

  “太武的一具道身死了,真是出乎意料啊。”石狐狸动容,然后告诉楚风,它现在状态糟糕,每次沟通的时间有限,所以要说重点。

  “我想变强,我要成神,我要在这片天地中眷崛起!”楚风说道,然后又问及徐雀其他的兄弟姐妹去了哪里。

  老狐狸道:“我倾局段,最终送他们进入阳间,但是很可惜,我无法保证他们都能活下去。

  楚风顿时来了精神,道:“前辈,你将我也送进阳间吧,我偷渡过去,杀他们个人仰马翻!”

  “你看我这个状态还有出手之力吗?”老狐狸盯着他,道:“居然是肉身过来的?”

  事实上,徐雀也一直在打量楚风,他肉身降临异域,这相当的惊人!

  楚风没敢提及石盒,毕竟老狐狸号称天尊,还真怕出什么幺蛾子,经历过太武之事后,他看出天尊对这种究极之物的渴望太强烈。

  他取出魂钟,道:“有它庇护,我才敢上路,上次你们看到过,也是用它保护徐雀,差点就成功进入阴间。”

  老狐狸双目虽然是石质的,但是却仿佛很深邃,盯着他看了几眼,道:“总算你还有良心,知道回来接引徐雀。”

  然后,它又开口道:“不过,既然你修行了六道时光术残缺版,已经决定在这个世界疯狂进化,那么就要做好被诡异物质扼杀于晚年的准备吧,会很惨烈,非常凄凉,你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请前辈帮我化解。”楚风神色凝重,向他请教。

  “天尊全盛状态自然可以解救问题不是很严重者,但是,你将修行百年,藉此成神,注定无解。”瘸腿天尊狐狸曳。

  楚风不说话,眉头深锁。

  “只有一个办法,你去塞纸。”老狐狸道。

  “什么符纸?”楚风愕然。

  瘸腿天尊狐狸道:“你不是在轮回路上接触过吗,这一次我指点你去一个地方,取上两张,一张送给徐雀。”

  “这种符纸?!”楚风震撼,先不说要不要走这条路,单是这种东西,就足以让他心惊肉跳,因为太难得了,哪怕是在阳间,都价值连城,唯有在特殊时期,进入最为恐怖的阳间几处禁地中,才偶尔可以取出。

  至于小道士自称天尊之资,在他们那方天地,举世大教联手,最后灰飞烟灭,只剩下几人,才从他们那里的第一禁地中取出来一张黑色符纸,落在小道士的手里。

  现在,瘸腿老狐狸张嘴就要指点他,去取出两张来?

  帮人做个广告:都市至强房东成为房东,收留各路房客
  
网站地图 日博客户端 宝龙琪牌网址 百合娱乐国际 奇迹赌场线上娱乐
嘉年华娱乐官网 ag官方下载地址 齐发娱乐老虎机 天天娱乐厅官方网站
优博国际 优乐国际娱乐 亚虎娱乐在线平台 梦之娱app
博盈娱乐官方网站app 全讯网新2登入网址 亚博哪里下载的 博嬴彩票app
名仕网上娱乐 金马娱乐app下载 弘润娱乐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
如意娱乐赢钱 银豹娱乐 新凤凰彩票注册 金砖彩票平台怎么样 同创娱乐代理
圣亚娱乐合法 亿宝在线注册 98彩票网手机版 极彩娱乐官方网站 下载银豹娱乐
胜利彩票网址 天游娱乐开户 彩票娱乐平台 娱乐用户登录 幸运游艇开奖
极彩娱乐官方网站 最权威的彩票网站 极彩 银豹娱乐 华裔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