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不得不动容,越是了解,越是觉得那种符纸非常恐怖,需要大能进禁地去取,作为一种信物,可以畅行轮回路上!

  他现在有机会却两张?本能的认为,不太可能。 .

  同时,他有些后悔,内心哀叹,曾经有非常好的机会,可以一网打尽,足有十张啊,但是他错过了。

  当时,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无比需要这种符纸。

  昔日他坐在轮回古洞前,守着那口洞,要是一个一个的都给打闷棍,管他天女,还是大能爱女,亦或是天尊子,都给洗劫一番比什么都好。

  那样的机会不会再有了,各大禁地在特殊时期才会有符纸钢。

  “前辈,你让我去哪里取?”楚风问道,总觉得不是很靠谱,阳间各无上净土都在打生打死去争强的符纸,以现在瘸腿天尊的状态能够指点他截取?

  “就在这片世界,不然你打算去哪里?”石狐狸开口,指点迷津。

  楚风一怔,而后露出疑惑之色,认真请教。

  瘸腿狐狸告知,要去异域第一禁地中寻找,那里肯定有符纸,积攒这么多年了,最起码百万年来,异域没有人成功得到。

  同时,它严肃提醒,这所谓的百万年,可不是以如今这片天地的时光来记录,而是按照阳间历法记载。

  这让楚风震撼,如果换算成异域的时间,这简直要吓死人!

  楚风咽了一口唾沫,这异域所谓的第一禁地是什么地方,需要用阳间历记载,为什么不跟这个世界同步?

  旁边,徐雀红彤彤,扑闪着大眼睛,在听到那所谓的第一禁地后明显带着惧怕之色,也在认真聆听。

  “你以为这方世界的第一禁地很平凡吗?但凡出产符纸的地方,无论在哪个世界,都很逆天,让阳间的大能都忌惮。

  瘸腿狐狸神色严肃,它的师傅昔日想暗自炼化这个世界为至宝,成为时间兵器,但是却不包含那第一禁地在内。

  那里太特殊,超脱掌控,事实上任何一个出产符纸之地都不可揣度,可葬诸天神魔,让天尊等殒落!

  听他细说后,楚风动容,对所谓的禁地有了一定的了解,越发觉得不可贸然闯进去,那是找死。

  “奇怪。”同时,他狐疑,阳间有这种禁地,而且不止一处,小道士所在的宇宙也有,这异域中同样有,都有符纸出现。

  这些地方有什么联系?稍微思忖他就不寒而栗!

  因为空间涵盖太广,而时间跨度极远,到了骇人的层次,亘古伛长存,越是琢磨越是让人悚然。

  “去吧,取两张符纸来。”瘸腿石狐狸说道。

  楚风斜着眼睛看他,这是让他送死呢?还是送死呢!

  与其这样,他宁愿再跑一趟轮回路,在那里守上百八十年,说不定运气好会遇到一个特殊时期到来,一网打钧纸。

  “想都不要想了,短期内阳间不会出产符纸,一般都在特殊时期出现,较为集中,你等上几万年都没用。”石狐狸道。

  它告知,在常规时间段内,阳间大能去闯禁区寻符纸都可能会殒落,血溅山川。

  “但我也不能去送死啊!”楚风惜命,他可不想枉死。

  小道士所在的宇宙,那可是举世强者齐出,所有大教联手,才艰难杀进他们那片天地的第一禁地中,但高手几乎全灭,才得到一张黑色符纸!

  现在,让楚风一个人进这片天地的第一禁区?他还没活够呢!

  况且,一年前,徐雀的母亲身为神巅峰的存在,接近神王领域,冒死进那所谓的第一禁地搏一世机缘,结果也都死在那里。

  瘸腿天尊道:“不去试一试你怎么知道不行?理论上来说,达到圣者层次就有机会进去,阳间历史上有这个级数的生物获得过符纸。”

  “我不跟天尊之子、大能爱女相比!”楚风拒绝,他最近诸事不顺,父母亲朋都死去,他可不认为自己有大气运,是天旬子。

  事实上最近他霉运缠身,动辄就出祸事。

  “朱雀醒进去后,的确殒落了,但我藉它的双眼看透一角真相,你再去的话会容易很多。”

  老狐狸神色严肃,明确告诉他,现在这第一禁地中积压了三张符纸,足够多了,至今无人带出来。

  相对来说,寻到正确方位后,去塞纸的话比历代都要容易很多!

  而事实上,经过它推演,短期内可能还会于四张符纸出现。

  尤其是它提及,既然楚风的肉身可进异域,他身上的宝物也可以庇护他进那禁地中。

  “前辈你怎么老撺掇我进去,比我还上心,到底想干什么?”楚风鱼发毛。

  “你能在太武手中活下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都有些看好你,目前对你寄托几许希望,希望有朝一日来渡我,保我一缕真灵不灭,去求来生。”

  瘸腿老狐狸落寞,都说到这一步了,楚风有很多话与疑问,又都咽回去了。

  他估摸着,不管石狐狸出于什么目的,眼下不可能让他去送死。

  “前辈,你确信我能活着走上一遭?”

  “问题不大,这次不成功,就当探路了,还有下次。”石狐狸微笑。

  看见狐狸这种生物笑,楚风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去吧,却符纸,我在想办法,帮你规划最强路。阳间有无尽的美好啊,数不尽的名山大川,一些古地中有荒古时代的九天玄天女沉睡,有传说帜真仙子长眠,有天帝的幼女都在一些特殊的地势中。”

  楚风正气凛然,道:“前辈你啥意思,说这些特殊时代的女子有什么用?”

  瘸腿狐狸淡定开口,道:“你连我那素未谋面的孙女都惦记,现在自然是给予你一些激励,敦促你奋发向阳间。”

  楚风的脸色顿时黑了,义正言辞地驳斥,说他老没羞!

  最终,楚风决定去第一禁地,他不打算作死硬闯,只是好奇去看一看,能进就进,能带出符纸就带出,但绝对不会拼命。

  老狐狸给了他一张兽皮图,描绘它所推演出的第一禁地帜地貌与有符纸的那片地带。

  “相对来说,符纸在禁地外围,不是最深处,你只然两张的话,不会触动什么,毕竟积压数张很久了,这种信物是为了派发出去,总无人领走,于禁地也不好。”老狐狸告知。

  楚风越发狐疑,这所谓的禁地到底是怎样的地方?总让人不由得多想。

  临上路前,楚风回头很严肃地开口,道:“我就想问一下,你所说的荒古玄女、真仙子、天帝幼女真存在,沉眠特殊地势中?”

  徐雀顿时无语,对他使劲翻白眼。

  瘸腿天尊狐狸顿时咧嘴笑了,在那里点头。

  “你别多想,我是瞅研究者,对阳间那些山川很感兴趣!”楚风义正言辞的强调。

  他想到了石盒其中一面放光时所显露的一些地势,能在阳间找到参照物吗,是否就存在于阳间?

  徐雀同行,为楚风带路。

  所谓的第一禁地,就在八大深渊之下!

  异域分成两大阵营,划出两大区域,分别为凶兽高原与深渊。

  不过,深渊这个说法很笼统,因为这片地带自古至今究竟出现多少深渊,没人记得了。

  一族兴起,就会开创一片深渊。

  一族灭亡,就会废弃一片深渊。

  “事实上,有传言称,当年凶兽高原上的神也是生活在深渊附近的,共同围绕第一禁地而居,后来才搬走。”

  在路上时,徐雀为楚风讲解。

  楚风凛然,所谓第一禁地在各大深渊之下,在无荆远的地底深处,这有些可怖。

  最终,他们没有从朱雀深渊下去,而是从一处废弃的古深渊前往地底。

  最开始楚风还以为会一片黑暗,结果当真正深入地层数万里后,他诧异了,分明是一片柔和之地,十分明亮。

  这地下深处很祥和,有各种古路相连通,一直蔓延向终极之地。

  终于,他们赶到目的地,地下开阔,如同一个内部空间,自成一界,根本不像是预想帜漆黑地底古矿。

  甚至,前方山河壮丽,有秀丽的山峰挂着金色的瀑布,有袅袅仙雾蒸腾的灵峰,有宁静而澄净的玄,瑞气弥漫,祥光普照。

  楚风怀疑,这就是第一禁地?简直是仙境!

  徐雀很紧张,道:“这里就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第一禁地,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至强者埋骨在此,被称为诸神葬土,没有听说谁能在此新生,获得机缘。”

  “嗯,诸神葬土?”楚风讶异,光听这名字真不像好地方,充满不祥。

  “是!”徐雀带着惧意,看向前方,并未楚风解释。

  在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神都要在晚年面对诡异物质,下赤惨,像老朱雀这样坚持不碰异术的少之又少。

  即便如此,生活在这片天地中,也要或多或少的沾染上一些灰雾。

  尤其是诸神到了晚年太惨烈,逃向哪里都不行。

  不过,在这片世间一直有传说,闯进第一禁地中若是不死,活着出来就能获得新生,解决诡异问题。

  所以,在相当漫长的一段岁月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神前仆后继,甚至在那较为辉煌与强盛的岁月中,还有不少神王赶来,但是,没有一个生灵成功,最后都惨死在这里。

  而且,在这片地带濒临死境的进化者,一旦失败走不出去,所面对的诡异物质会浓烈十倍,残忍十倍,最后的下场更为可怖与凄凉。

  到最后,这里成为禁忌之地,因为来的神都死了,很难数清,便被成为诸神葬土。

  “哪怕自身纠缠上诡异物质,可若是有机缘的话也可以在这里获得新生?”楚风诧异,相当心惊。

  “虽有传闻,但没有一个人成功,这是无娟月的积累,数不不清的血的教训,诸神无不欲掀翻此地。”徐雀叹道。

  所谓的诸神,也包括深渊帜神兽。

  可以说,这里一寸山河一寸血,而且都是神血浇灌的,看着祥和如同仙境,但是不知道倒下去多少神。

  楚风面对这里时很忌惮,但是也怀着希望,可以在这里新生,究竟是怎样的一片古老土地,当中有什么?

  同时,他终于明白,为何瘸腿天尊的师傅想炼异域为至宝,成为时间兵器,但却没有敢将这里包励去,果然是可怖之地。

  “哧!”

  突然,一道剑光飞来,刺向徐雀后脑。

  徐雀迅速横移,躲避了过去,与此同时楚风更是反应迅速,果断出击,向那人杀去。

  在他的身体两侧,一对剑翼钢,他直接动用小六道时光术,去斩杀敌手。

  “唔,误会,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朱雀族的师妹。”那人解释,是一个男子,满头金色长发,很阳光灿烂。

  楚风看着他眼熟,跟昔日的小武神鱼像,立刻意识到,这多半是武神一脉的人。

  锵锵锵!

  剑翼展动,楚风横搜而过,那人吃惊,不断躲避,但是身上却在噗噗声中出现许多道血口子。

  “什么误会,你是武神的后人,你们不是一直在探查我母亲究竟如何了吗,居然找到这里,难怪敢对我下手。”徐雀恨声道,大眼睛通红,因为它的母亲就死在前方禁地中。

  楚风闻言果断下了死手,噗的一声,一只剑翼横空,将此人击杀。

  “有替死符?再杀!”

  在哧哧声中,楚风将他解决,吸收大量的神性粒子,神之血脉果然不凡。

  “嗯,远方有人过来,走,我们进第一禁地中,我就不信邪,说不定这次真能夺眷化!”楚风道。

  一眨眼,他们就没入一片山地中,闯了进去。

  不久后,楚风止着步,因为深入一段距离后他神色无比凝重,这里果然蕴含着恐怖的地势,不能随意乱走了。

  并且,他看到徐雀哭了,非常悲伤。

  不久后,他知道了为什么,就在前方有一片斜坡,很妖邪,红雾扩散,在那里伏着一只通红的老朱雀,羽毛稀少,很干枯,死在那里!

  楚风瞳孔收缩,他看到了什么?那可是一片绝地,在瞅地势中被称为落凰坡!

  真正天地自然生成的这种绝地,连不死鸟落下去也得死,老朱雀来到这里,这还真是犯了忌讳,神禽死于落凰之地。

  “别哭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以后你说不定会在轮回中找到你娘。”楚风安慰。

  但是,他知道希望不大,死在这里的生物都很惨,一般魂光都走不出去,会彻底消失。

  楚风现在可没有把握进那种绝地中,带着徐雀心而谨慎的绕过去。

  突然,刺耳的尖叫声响起,让人头皮发麻。

  一片峡谷中,飞出成片的金色生物,直接扑杀向两人。

  楚风大吃一惊,毛骨悚然,这里可是第一禁地,怎么还会有生物出没,而且是海量的,向他们俯冲过来。
  
网站地图 拉斯维加斯在线app下载 足球国家队排名 尚博娱乐官网 博亿发手机网页版
龙8手机app 天天中娱乐app
齐发国际娱乐网站 正版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日博365赌场 扑克王app官网
K8 APP下载 神州娱乐棋牌 亚博体育网上注册 真人百家乐app
易胜博体育 奥门百汇乐 亚博体育客服 www.sav20.com
66工厂娱乐 如意娱乐待遇 鼎尖娱乐平台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如意娱乐总代
新优娱乐 阳光彩票 圣亚娱乐平台 华人娱乐官方彩票登录网站 拉菲娱乐
彩票信誉担保网 亿宝在线注册 华人娱乐注册 华裔娱乐注册 东森综合APP
同创娱乐代理 拉菲开户 登录博猫游戏 汇丰在线下载 圣亚娱乐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