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金色的生物,像是成片的云压落,压抑而让人呼吸都困难,这是密密麻麻的虫子,都不过三寸长,长有翅膀,振翅声刺耳,如同金属板在摩擦,让人牙酸。

  咻咻咻!

  楚风手中剑气如虹,这是在异域缴获的一柄圣器,现在激荡金光,如同烈焰焚烧,他在斩杀古怪的虫子。

  这些虫子太密集了,居然有五成以上都在金身层次,就这样俯冲下来,常人怎么可能挡得住?

  楚风手中剑器舞动间,数不尽的虫子碎裂,簌簌坠落下来,哪怕成片成群,且都是金身层次的虫子,也挡不抓者的攻击。

  不多时,这片地带虫尸堆积成片,实在太多了。

  他一酵能斩杀很多,但是,架不住虫群海量,从那大峡谷中如同金色的云朵般冲来,源源不绝。

  它们像蚕,但通体都为金色,而且背后都长着金翅,此外最为可怕的是,张嘴时牙齿锋锐,寒光闪闪。

  噗噗噗!

  在楚风他们附近,有些虫子俯冲下来,将禁地中坚固不朽的岩石等都洞穿了,啃食成为粉末,千疮百孔。

  这让人悚然,小的虫子,一次冲击而已,让大山消失,让地面出现一片深渊。

  楚风倒吸冷气,那所谓的大峡谷虫巢多半是这些虫子啃食出来的,并非天然峡谷,它们敢在禁地中折腾?

  “徐雀,赶紧吃虫子!”楚风喊道。

  正在专心跟漫天金色飞虫大战的徐雀闻言气鼓鼓,瞪着红宝石般的大眼,想要调过头去啄他!

  海量金色飞虫在楚风发威后,于煌煌剑光中化成飞灰,但是,依旧密密麻麻,天空都被遮蔽了,向这里扑杀。

  “这种虫子没有痉吗?”楚风皱眉。

  徐雀道:“这是秘境飞蚕,相对来说还算较为普通的一种,但是很多万年没有人闯进来了,没有消耗,它们的数量肯定已经无穷无尽。”

  所谓的秘境飞蚕,生长于禁区的秘境中。

  在这第一禁地内,看着普通的山谷,或者一座山头,其实都可能自成一界,里面广袤无边,另有乾坤。

  平日间很危险,有些莫名生物栖居在当中,不显山露水,直到有人闯入禁地中,秘境才会大敞大开,由得它们嗜血而狂。

  这种飞蚕在史上出现过,什么都吃,什么都吞,从岩石到草木,再到泥土等,无比的凶残,简直要吞噬整片天地。

  “当!”

  楚风挥剑时,有金色光点飞来,撞在剑体上,火星四溅,有圣级的虫子出现,这很糟糕。

  难怪石狐狸说,到了圣者层次后,就有机会进禁地中闯上一闯,这其实也是在告诉他,最弱的威胁也是圣级的。

  “你来我身边!”楚风对徐雀喊道,怕它出现意外,不知道有多少圣虫,万一也是铺天盖地,别说徐雀会被磕骨头都不剩,就是他也没办法跑路。

  当当当!

  一瞬间,楚风遭遇数十次猛攻,有八头圣虫出现,振翅时,声音极其可怕,让人灵魂都疼痛,它们发出莫名的冲击波能量。

  哧!

  楚风怒杀之,将一头圣虫斩成两截,又将一头圣虫洞穿,钉在剑上,圣血流淌。

  “嗡!”

  同时,他震动肋部化生出的一对剑翼,横扫四方的危机,剑光如水,在噗噗声中,除却海量的普通飞蚕毙命外,还用另外三头圣虫被杀死。

  “嗯?”

  楚风惊异,在看到圣级虫子后,当他动用异术时,发现所吸收到的神性颗粒比以往密集很多,道祖物质也多一些。

  这让他惊讶,而后疯狂出手,在这里激战。

  嗡嗡嗡!

  杀到后来,他的前后左右足有二十几头圣级金蚕盘旋,不断飞舞,楚风一个不慎都肩头都被啃咬出一个血洞,手臂都差点被洞穿,让他几乎遇险。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楚风忌惮,心中发毛了,因为这飞蚕杀之不尽,就跟潮水似的从大峡谷中冲出来。

  大多都是金身层次的,这可不算是寻常的战力了,完全不符合一个族群的进化现实,得消耗多少资源?

  “它们吃神骸,或者吃混着神骸的泥土等生长起来。”徐雀告知。

  楚风闻言,面色变了,他已经了解到,自古到今也不知道有多少神祇殒落在这里,数之不尽,都被禁地吸收了。

  这种飞蚕敢吃神尸,不怕诡异物质纠缠吗?他一阵凛然,这飞蚕当真特别。

  不过,他当想到这里是第一禁地后,他又释然了,所诞生的生物肯定都很特别,况且还有传言,谁能活着走出去,就能活得新生,解除灰雾的威胁。

  这样看来,第一禁地中有化解之法!

  “嗯?”

  突然,楚风悚然,他吸收大量神性颗粒,但是也感觉到一阵不安,除却神性粒子外,还有一丝灰雾进入他体内。

  “这里的生物蕴含的神性颗粒多,但是体内的诡异物质也更浓郁!”

  楚风足足杀了三天三夜,满身都是血,看见虫子都都想吐,都快崩溃了,有几次都想躲进石盒,但他坚持下来。

  因为,按照徐雀的说法,如果第一关都过不去,那就没有必要闯禁地了,接下来必死无疑。

  直到第四天,他满身伤口,周围虫尸如海,世界终于清静了,大峡谷帜秘境不再有虫子飞出来。

  仅是圣级虫子他就杀了数十头,这要是传到普通人耳中,一定会目瞪口呆,圣者死了数十位?

  在此期间,楚风曾尝试捕捉了一些虫子,想要探究它们的魂光,结果发现,他们的精神体十分特殊,蕴含着秩序符文,弥漫着杀意,但却没有自主意识。

  “这只是生物型工具?”他从头凉到脚,与其说是生物,不如说是以莫名可怕手段造就出的海量杀戮工具,绝非正常的生物。

  徐雀登地看着他,眼睛像是水晶,纯净中带着不安,小声提醒楚风,修炼小六道时光术后患无穷。

  事实上,哪怕传说中完美无缺的六道时光术,修行是否有隐患,在瘸腿天尊看来,那也是两说,目前无法求证。

  “走吧。”

  楚风不以为意,既然当初已经考虑过,有所决断,且留下一条退路,那就没什么可后悔与犹豫了。

  “嗯?”

  忽然他回头,感受到来路方向有些动静,他带着徐雀冲上一座高山,睁开火眼金睛向回眺望。

  “有人在外徘徊,看起来像是凶兽高原的那些神的后代。”楚风悠悠说道。

  他跟这些人打过交道,在昔日的百年时光中,杀过一些人。

  “他们寻到这里,看来已经知道我的母亲逝去了。”徐雀黯然,很伤感,母亲死去了,兄弟姐妹也已去阳间,生死未卜。

  “日子还要过,路还要走,想那么多做什么。”楚风道,故意轻描淡写,让它摆脱那种情绪。

  “他们要来杀我们!”徐雀道。

  禁地外,那些人在观察地势,在以手摸地上的血迹,不久前楚风杀了武神的一位后人,留下痕迹。

  “有映照级人物!”楚风凛然。

  现在决不能出去,被堵在这里了,没有退路,唯有在这里前行,迅速变强,逼着他要迅速进化。

  “小武死了,朱雀族的芯头找来了帮手,还是它自己杀的,不简单啊。”

  禁地外这这些人从青年到中年都有,一个个器宇不凡,的确都来自凶兽高原,属于神祇的后人。

  这些人近期都在深渊附近,跟神兽阵营的对头交锋很多次,更是十分想屠掉朱雀族最后的传人。

  老朱雀屠神,对这些人来说是大恨,影响极其糟糕。

  “它如果不出来,肯定会死在里面,而一旦半途而废,逃出来的话,交给我吧,我需要一个拥有神血的侍女。”一个蓝发青年微笑着,看起来阳光灿烂。

  “这一次,你们不要和我争,我需要一只笼中鸟,敬献给神上大人。”另有一位白发青年开口。

  一位中年人则什么话也没有说,满头金色发丝发出光芒,他猛然掷出一杆短矛,轰的一声,让虚空炸开,直接投掷向禁地中。

  他们不敢深入这片古老的魔土中,先辈血的教训让他们胆寒,无穷岁月来那么多神祇都死了,现在没有人将这里当成复活之地,根本没有人可以新生。

  这支短矛太慑人,缭绕着漫天的光彩,洞穿一切,虚空炸开后,能量滚滚激荡,没入禁区中。

  “快走!”

  楚风悚然,头皮都发麻了,他在对方抬手的刹那就知道是冲着他们来的,带上徐雀冲向禁地较深处,自山峰上消失。

  轰!

  这才迈步离开,短矛飞落,那座山体发生大爆炸!

  山头消失了,能量肆虐!

  以映照级进化者的手段来说,别说一座山头,就是一颗星辰被击中,都要化成齑粉,根本拦不住。

  不过,在这里情况特殊,只有一座山头碎掉,在能量继续蔓延时,被地面腾起的符文光挡住。

  不愧是禁地,很难被毁,连映照者都不行。

  毕竟,这样的山头密密麻麻,无边无际,虽然是在地下世界中,但是这里跟地表没什么区别,祥和光辉普照,山河壮丽。

  噗!

  楚风吐出一口血,虽然带着些徐雀及时避开,但还是稍微受到冲击,映照者太恐怖,远超圣者。

  他脸色略微苍白,咔吧一声,将脱臼的一条手臂接上,可以看到后背上有很多伤口,肩头都差点炸开。

  “你没事吧?”徐雀很担心。

  “没事,这老杏还真狠,敢对禁地胡乱下手,就不怕遭劫难吗?”楚风咬牙,等他成为映照者杀出去,非剥了他们的皮不可,神人的后代又能怎样。

  “禁地边缘不是重要地带,一般无碍,若是敢触动禁地深处,或者特殊地势,那将是死路一条。”徐雀解释,让他快走。

  然而,前方有特殊地势拦路,想要绕行有些麻烦。

  楚风极速飞遁,然而还是受到攻击,又一根短矛飞来,轰的一声将他附近地面击穿,能量肆虐,差点将他覆盖在下方。

  楚风翻飞出去,嘴里都是血沫子,回头看了一眼那些人,带上徐雀从这里消失。

  楚风他们遇到大麻烦,不断遭受映照者的飞矛阻击,不得已迅速遁走,结果闯入莫名地带。

  成片的剑光向前杀来,那是一柄又一柄神剑,有些是残缺的,断裂的,可有些也完好无埙,威能无穷。

  嗡!

  虚空颤抖,更是有大戟等从地面拔地而起,向着这里飞来,猛然轰向楚风与徐雀,带着神威!

  这片地带光华刺目,气氛压抑,让人要窒息,超越映照级的能量在弥漫。

  哪怕还隔着很远,楚风都已经是满身裂痕,在溢血,徐雀也哀鸣,大口咳血。

  漫天都是神虹,在交织,这是神祇的能量,那是他们的兵器,纵横交织,封锁这片山地,景象太可怕了。

  嗖!

  楚风没得疡,开启石盒空间,带上徐雀冲了进去,迅速闭合盖子。

  即便如此,他们也被那丝丝神威压制的身体龟裂,浑身血红,但总算关键时刻盖上盒子,隔绝气息。

  楚风眉头深锁,这不愧是绝地,还不是深处呢,外部就已经如此,难怪老朱雀死在落凰坡。

  “这是昔年那些神死后留下的兵器,现在被禁地激活,全面飞射,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徐雀很紧张。

  当!当!当!

  石盒遭受攻击,那些冲击过来的神剑,那些大戟、长矛等,全都落了下来,或斩或刺在石盒上,将它打的飞出去。

  楚风与徐雀来回翻滚,因为石盒在被攻击,在翻滚,甚至被打的破空而去。

  楚风心头沉重,这禁地果然可怕,没有石耗话就他就死了,被神祇的兵器斩杀!

  他暗叹,瘸腿狐狸太坑爹,这简直是让他送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安静下来。

  楚风让徐雀躲在石盒中,他心翼翼的出去试探,并没有感受到威胁。

  这里是一片草原,一望无垠,神剑、大戟等不知道将石盒劈的破空到了怎样的地域,这禁地的山川中居然还有这么广袤的草原,真是太大了。

  这里肯定不是最外围了。

  四野很安静,绿油油的草甸,长到大半人高,清新的空气,柔和的光芒,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突然,一阵风吹来,所有蒿草都剧烈起伏,接着向两边分开,宛若形成一条道路,然后楚风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看到,一条直径足有五六米的青色大蛇,比闪电还快,从大草原深处冲来,张开血盆大口,向他扑杀过来。

  圣级大蛇!

  噗!

  楚风挥剑,全力以赴的搏杀,将大蛇斩杀,劈落头颅,血液滚滚。

  突然,他感觉恶风扑面,猛然横移出去十几里远,并抬头看去,一只银色的翼龙俯冲过来,将大地撕碎了,这是圣级巅峰的存在。

  吼!

  地平线痉,一片森林中,一头金色的暴龙跃起,横渡长空,直接也向这边杀来,扑杀楚风。

  “这是什么鬼地方?”楚风凛然,这些凶兽都是圣级后期的强者,全都很强。

  然后,他展开了激战,这一战就是十年!

  因为,他没有办法脱离这片草原与森林所在的广袤土地,到处都是凶兽,杀了一头还会出现另一头,凶兽联手对他追杀。

  在匆匆岁月中,楚风一边带着徐雀修炼,一边杀敌,自身不断进步,在迅猛进化。

  当第十个年头结束后,哧的一声,楚风斩杀一头万丈高的金色怪兽,血流如河,染红草原。

  他已经成为圣者极巅的存在,他所积攒的神性粒子早就够了,肉身不弱于映照者,所欠缺是就是对天地秩序的最后一步领悟。

  只差一点,他就成为映照级的高手!

  连楚风自己都吃惊,并有些害怕了,修行小六道时光术太逆天,让他强烈的不安。

  每次斩杀一位敌手,所吸收的不仅有神性粒子与道祖物质,还有部分秩序碎片,不然的话,想触摸到映照级的门槛,怎么可能?!

  没有人可以在十年间有这么大的进步!

  只能说小六道时光术走的是捷径,称得上无比逆天。

  “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修行这么快,我所吸收的诡异物质不知道有多少。”楚风心中发寒。

  但是,现在没有退路了!

  在此期间,徐雀也在进化,修为稳定增长,它没有练异术。

  “终于杀出这片大草原与森林交汇之地!”斩杀金色巨兽后,楚风离开这片区域。
  
网站地图 app国际娱乐注册 优乐国际app 新天天娱乐 扎金花棋牌游戏
愽天堂 各国足球星级排名 龙虎赌博的规律技巧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体育开户网站 弘润娱乐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新濠天地娱乐平台 拉斯维加斯在线app下载 皇浦国际 亚洲城电脑版网址
申搏软件下载 天天娱乐厅官方网站 尊宝娱乐平台App 皇浦国际
诺亚娱乐客服 9号彩票平台登录 开心娱乐平台 彩8注册 凤凰彩票网站
光大彩票 1号庄注册 亚洲彩票平台注册 汇丰在线信誉 满堂彩娱乐平台
聚富彩票网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软件丰尚娱乐 满堂彩时时彩计划 合盛娱乐平台注册
大神娱乐注册 满堂彩网站手机 聚富彩票官网 新生娱乐彩票登陆平台 时时彩万能7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