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的空气涌来,吹散楚风身后大草原中万丈金色巨兽倒下去后逸出的血腥味,天空祥云飘动,远处山川如画,附近老蟠桃树开花,清香扑鼻。

  楚风深吸一口气,走出大草原,穿过林地,他来到禁地较深处,终于摆脱追杀。

  十年间,他自己都不知道杀了多少头圣级生物,从银色翼龙到六足地犼,再到其他,不说每天都有圣者殒落,也差不多。

  他战衣破烂,浑身血迹斑斑,手中剑器早就断了,如今他提着的是一支金色骨棒,相当的原始,是从超级圣兽身上取出来的精华部位,坚固无匹。

  徐雀目光烁烁,比以前坚强多了,双目有神,在半空中如同一轮赤色的蝎阳,绽放火红的霞光。

  楚风展开兽皮图,按照瘸腿天尊推演与观察到的禁地山脉走向等,寻找前路,确定符纸所在地。

  十年征战,楚风早已褪距涩,当初他服食神药,返老还童,成为十四五岁的少年,如今重归黄金年龄段。

  他身体修长,但很强健,每一寸剪都有神华内敛,体内细胞中蕴藏的能量一旦爆发开来,将山崩海啸般!

  正是十年不间断的厮杀,修行,感悟体魄进化之路,他才忘记了其他,从失去双亲与一群亲朋的灰暗生活中挣脱出来。

  现在的他恢复了锐气,斗志昂扬。

  楚风一路前行,在途中他避开了一片特殊的地带,寸草不生,土地暗红,大地干裂,天地间灵气稀薄到近乎为无,太奇异了。

  须知,这片禁地中,到处都是浓郁的天地精粹,而这块寂静之地却是这么的反常。

  其他地方的灵气正常,唯有那里像是真空,且仿佛与外边隔绝。

  徐雀也狐疑,但它没有觉察到危险,问楚风为什么要绕路走。

  楚风神色凝重,他在圣师留下的传承中看到过这种地势,也在石盒发光时瞥到过,乃是大凶之地。

  “赤地无疆,末法极限。”楚风严肃的告诉它。

  他从身上取出一棵万年老药,这是自路上采摘的,清香扑鼻,药性非常强,但他现在却扔进暗红色的土地上。

  一刹那,药草干枯,灵气晶,最后更是化成飞灰,清风拂过,不复存在。

  “这么霸道!”徐雀吃惊。

  “比你想象的还霸道!”楚风凛然道。

  远处,有生物在窥视,楚风没有搭理,带着徐雀绕行,忽然间一头白眼狼冲了出来,散发圣威,从后方袭杀两人。

  这头狼通体银白,包括眼睛也雪白,如同以前遇到的生物一般,没有自己的主意识,被赋予生机还有嗜血本能,是一种生化杀伐工具。

  轰!

  它一爪子洞穿虚空,掏向楚风的后心。

  但是,楚风现在何等修为,十年进化,圣者层次无敌!

  他连头都没有回,向左边侧身,让白眼狼扑空,他则一把抓的脖子,而后猛然用力一掷,将它扔出去数十里,坠落在赤地中。

  接下来的一幕让徐雀胆寒,大眼中满是惧怕之色,不自禁的倒退。

  “吼……”

  圣狼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结果就在那里干枯了,一身磅礴的血气还有能量都被地表吸收。

  瞬息间,它像是苍老了十万年,周身龟裂,而后化成枯骨,皮毛腐烂又消失。

  “这是怎么回事?”徐雀惊道,终于明白这片赤地多么的可怕。

  “末法之土,而且到了极限,会吞掉所有能量,连规则秩序都会被地表吸收。”楚风郑重说道。

  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地势,是天地大自然孕育出的绝地,一旦身陷当中,纵然是神也得死,干枯而亡。

  不过,在圣师留给他的那张银色纸张上,也就是瞅的终极传承中,也提及过,这也可能是人为演化的。

  这就显得有些可怕了!

  许多星球,甚至一方星空,以及宇宙等,都终有一天会面临末法时代,这难道是人为所致?

  不过主流认为,末法时代降临,应是天地自身演绎所致。

  “末法之土是极限,一颗星球真要变成这个样子,那就不是只是末法时代了,而是末世!”

  楚风简单介绍,说太多徐雀也听不懂,这十年来楚风也在利用机会研究瞅,当然没有战斗的时间多。

  因为,那片大草原太浩瀚,凶兽无数,他疲于应付。

  “这要是不懂,贸然走进那片赤地中,真是凄惨呀。”徐雀心有余悸,它的母亲就是因为不懂落凰坡地势,闯进去后惨死。

  绕行过这里,楚风看到前方一片山川时,他的火眼金睛顿时璀璨,化成符号,在虚空中交织。

  “神药!”

  这一界的神药可不简单,比阴间的药效强大太多了,得到阳气滋养,非常了不得。

  楚风确信,真要采摘到手,凭借那株老药中蕴含着的秩序符文,绝对能让他立即晋升到映照层次。

  可是,盯着看了半天,他无奈叹了一口气,采摘不到,被那株银色的绪所吸引,看着它结着的银果,楚风差点疏忽那片山势。

  “这是破天峰,蕴含着冲霄的杀伐符文,有记载称,昔年的强大进化者以自然为师,可谓师法天地,而许多剑道规则就是从破天峰这种地势中领悟出来的。”楚风叹道。

  这种地势外界不去打破宁静还好,一旦踏足,扰乱它自己有的自然平衡状态,将爆发冲霄杀气,斩尽临近者。

  这让楚风眼红,一是眼馋那株神药,二是眼红这种地势,若是长期观摩,能参悟出无上剑道!

  可惜,他没时间久留,此外这是为神级以上进化者准备的悟道之地,达不到那个层次,观看破天峰也无用。

  楚风有些失魂落魄,进入禁地中,不是没有看到好东西,而是看到了拿不着,得不到,实在让他心痒痒。

  这株神药必然可以让他冲进映照领域!

  而若是阳间的神药,效果则会更强,在阳间所谓神药对应的层次为神,服食便可成神!

  完整的大天地,秩序也完善,神药蕴含的规则碎片等自然也足够多,药效强烈很多倍。

  楚风略微走神,带着徐雀离开,结果才没有走出去几百步,他感觉情况不对,寒毛倒竖。

  一刹那,石盒发出微光,他带着徐雀冲进内部空间,而后果断盖上盒子。

  在最后关头,他看到了一个自己,跟他一模一样,只是嘴角带着狞笑,有些冷酷,也有一些恶意,对他下死手。

  砰!

  石盒飞出去了,撞击在山川上,显然刚才挨了一记。

  不过,接下来没有动静了,一片寂静。

  石盒内,一阵无声,楚风满脸凝重之色,略微感觉发瘆,怎么多了出一个自己?

  “你看到了吗?”楚风问徐雀。

  “看到了。”徐雀低声道,怯怯的,它有些不安,怎么有两个楚风,万一不心跟假的走在一起,关闭在一个盒子中,那实在让它身体发寒。

  等了很长时间都没什么动静,楚风开启石盒,从缝隙中向外看,结果他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他自己在不远处突兀的现身,直接杀来!

  他实在发毛,因为他感受到了那个人的气息居然跟他一样,而且实力相近。

  这诡异的第一禁地,让楚风寒毛倒竖。

  他闭合石盒,结果外界又安静了。

  楚风盘坐石盒空间中,默默思量,最后告诉徐雀,道:“你等在这里,不要出去!”

  “别,万一你败了,那个厉鬼进来,跟我在一起,那嘲太瘆人……”徐雀大眼清澈,带着惧意,有些怕怕的。

  “说什么呢,我去灭了他!”楚风嗖的一声冲出去,迅速盖上石盒并收好,几乎是同时间,对面那个楚风杀过来了,嘴角带着冷笑,拎着一个金色的骨棒,直接轰来。

  楚风眉毛直跳,他手中拎的也是金色骨棒,猛烈向前迎去。

  轰!

  就这么一击而已,天地剧震,圣级能量倾泻,这片山地直接下沉数十里,他们坠落进被砸出的深坑中,相互轰杀不辍。

  若非这是禁地,一棒下去,不知道要打成什么样子呢。

  两人激烈交锋,全都是可怕的手段,一时间血液四溅,楚风负伤了,那个人也半边身子染血。

  不过,有些地带打不动,且土石演绎出神秘的符号,非唱人。

  “嗖!”

  楚风冲上地表,跟此人决战,他脸色严肃,自语道:“果然是这种地势!”

  他认出来了,在圣师都没有研究透彻、意外得到的那页银色纸张中,有一种记载——山川倒映。

  山川蕴含奇异的天地纹理,如同镜面,能够倒映出一个生物的全部神通法则等,相当的可怕。

  若是一群生物进入这种地势中,只会映现最强者。

  可以说,那个人是楚风的倒映,他在跟自己悟透的规则战斗,这山川太奇诡,连他的肉身都仿佛构建了出来。

  不过,楚风知道,那是法则的演绎,看着是血肉,其实是秩序等。

  起初,这种符文几乎都蒙蔽他的火眼金睛,足以说明其可怕之处。

  楚风没有退缩与逃避,在进化路上,有时候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身,他以后要面对的是阳间的人,都很可怕,因此要严格要求自己,希望不断超越自我。

  这一役有些惨烈,楚风与自己杀的山崩地裂,日月无光,在跟自身的对决中不断检讨,探查不足。

  最后,他结束战斗,他自己也差点丢掉半条命。

  对付这种倒映之身,想要击败,壬、以非常规手段对付最佳,楚风跟“自己”厮杀,体验足够成时间后,自然不想把真身磨死,以反常的手段结束战斗。

  他果断冲出这片区域,不想一会儿后那个自己再次倒映出来。

  接下来的路上,楚风很谨慎,避开了多处可怕的地势,化解死劫,不然的话闯进去的话必死无疑。

  他现在有心有感触,圣师留下的那页银色纸张太有用处了,描述的一些地势让他可以在这里提前预判出前方是什么地方。

  尽管他无法化解,没有达到那个层次,但是提前看出是什么地势,避开就是。

  若是没有那页银色纸张,他根本认不出。

  当然,石盒上的山川也是参照物,这第一禁地中的地势,也有跟上面相仿的。

  一般的瞅研究者,接触不到这个层次的东西,自然会误入其中。

  楚风感叹,银色纸张与石盒加在一起,相当于安全地图!

  不过,数日后他笑不出来了,因为前方绝地成片,相连在一起,一重又一重,这次哪怕认出也无路可走,没有办法前进了。

  “到了,这应该就是禁地九重天中的第一重天!”徐雀语音发颤。

  “什么意思?”楚风回头望向它。

  “石狐爷爷没有告诉你吗,第一禁地中心地带共有九重,我们真正临近这片禁地深处了。”徐雀答道。

  楚风只知道,第一禁地最核心地跟阳间时间流速一样,根本不知道划分为所谓的九重天。

  一时间,他脸色发绿,走了这么久,还曾被困大草原中十年,绕过很多绝地后,这才接近禁地深处?以前都是在……外部区域?!

  他以为闯过大草原后,就进入禁地核心地带了呢。

  他有想诅咒的冲动!

  前方已经无路可走,哪怕他有一天成为瞅研究领域中的圣师也不行,还是不足,没法闯进那些绝地中。

  数里外,那些传说中的恐怖地势,都有镇压诸天之威力,彼此相连,彻底隔断阴阳生死,正炒说,没辐去。

  “诶,等一等!”楚风摊开兽皮图,这是老狐狸送给他的推演图。

  “符纸可能就出现在这片区域,不在禁地九重天内!”楚风疑惑。

  兽皮图上,被老狐狸很恶趣味的画了一个黑骷髅头,他原以为是需要注意的一处可怕地势,没有想到直接是禁地九重天整体。

  “找一找!”楚风与徐雀开始行动。

  “在那里,有一张桌案!”禁地九重天外,有一张破旧的桌案,完全是以岩石随意雕出来的,粗糙而古老。

  其中一条桌案腿好少了一截,跟那瘸腿天尊似的,自身不全。

  最为吸引楚风眼球的是,在那桌案上有两张符纸,其中一张雪白无暇,通体透亮,另一张碧绿,生命气机蓬勃。

  “两张符纸!”楚风心跳加快,它们不再九重天中,在外边!

  两人尝试,用精神力去搬运,结果无效!

  此外禁地九重天的第一重天内,还有一张桌案,是玉石桌,上面也有一张符纸,紫霞闪烁,非常神圣。

  “心一点!”楚风带着徐雀进入石盒中,一点一点向前挪动,他们的目标是瘸腿石桌上的那两张符纸。

  事情出乎想象的顺利,最终楚风成功将两张符纸抓到手中!

  他们快速倒退,结果沿途也没有什么危险。

  “很容易啊!”楚风惊讶,瘸腿老狐狸说,符纸积攒下来数张,不算少了,应该可以取到,这……没骗他?

  “有人!”徐雀扯了扯他的袖子,指向禁地九重天中。

  一刹那,楚风寒毛倒竖,吃惊的睁大了双目,第一次这般的失态。

  他看到一个驼背老人,穿着灰衣,慢吞吞地从禁地最深处走了出来,是从第九重天过来的,来到第一重天。

  他颤颤巍巍,随时会摔倒,手中持着一张赤色的符纸,如同晚霞般艳丽,他老态龙钟,来到那张玉石桌前,将赤色符纸放了上去,紧邻紫色符纸。

  又多了一张,是被人从禁地最深处送出来的!

  竟亲眼看到这一幕,徐雀心头震撼。

  然后,那驼背老人抬头,冲外面笑了笑,楚风刹那间毛骨悚然,在他看来,那看似平和的笑容竟显得很狰狞!

  因为,他以火眼金睛看出来了,这驼背老人完全是由灰色物质组成的,竟负责向外送符纸?!
  
网站地图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神途1.90 12bet手机版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赌博游戏机平台 射手中文版无码 每天娱乐下载
橙天嘉禾官网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世豪娱乐城下载 天时娱乐官方网站
城乡水务平台下载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亚博官网app下载 新澳门万彩票
金世豪客户端下载 虎国际app 优乐2 博赢彩票公司
多彩网彩票 银豹娱乐 万博娱乐城 四季彩app 名人彩票官方网站
如意娱乐代理 亿宝在线 丰尚娱乐直属 博猫游戏总代 新宝GG
圣亚娱乐代理 大众彩票 合一亚洲彩票 万恒娱乐 VO娱乐
京城会娱乐 天游娱乐平台注册 彩9彩票 杏彩官网注册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