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百年的石狐,这样一嗓子突然喊出声,让楚风直接一个踉跄,吧唧一声,将它给摔在地上,果断倒退出去。

  而徐雀周身红艳艳,巴掌长,原本站在这里,正在伤感,红宝石般的大眼中噙着泪光。

  现在它受到惊吓,尖叫着,扑棱着火红的羽翼,翻落出去,停在远处那里,怯怯的,怕怕的,被惊的不轻。

  “忻崽子,你想摔死我啊?!”石狐气愤不已,感知到,楚风刚才将它给搬起来了,这还真要将它给扔到禁地深处去不成?

  最为可气的是,最后居然直接将它给摔在了地上。

  楚风一脸严肃之色,道:“前辈,你可知道,我又救了你一次,你欠了我一个天大的因果!”

  他这是典型的恶人先告状,兼且拼命揽功。

  楚风告诉瘸腿天尊,如果不是自己唤醒它,石狐此生将长寂,再也醒不过来,已经算是死到冰冷了。

  石狐如果不是成为一尊雕像,很想斜着眼睛看他,然后再给他一狐狸爪子,让他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徐雀大眼带着泪花,又哭又笑,道:“前辈,幸亏楚风把你唤醒,你已经寂灭百年,我们都以为你坐化了。”

  石狐如果有血肉,肯定会面皮抽搐,还幸亏那杏?这全完是被他气醒过来的好不好!

  它很想说,自己压根就没死,一直活着,只是不想搭理楚风,在休眠中节诗气神。

  “没有想到啊,你这絮八羔子,心黑手辣,居然想对我下毒手,要把我扔进禁地最深处!”它斥责楚风。

  楚风顿时笑了,他一直怀疑这老家伙没有死,毕竟是来自阳间的一位天尊,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殒落。

  而且,它就是死估计也要闹出巨大动静。

  凭这头石狐的性格,多半不会窝囊而亡,看它平日的样子,一直很不甘心,怎么可能一个人默默坐化。

  总的来说,瘸腿天尊看着还算厚道,但是骨髓中肯定有许多坏水,还没有冒出来呢。

  “前辈,搭把手吧,去那禁地中帮我们雀桩造化!”楚风开口,请它相助。

  “我要是能出手,还会身残与石化吗,谁愿意呆在这片没有希望的世界。”瘸腿天尊曳叹气,一句话,帮不上忙。

  “不用您出手,我精研瞅,如今步入圣师巅峰层次,都快出触摸到神师领域了,经过我于百年孤独寂寞中的思索,终于研究出一种方法,但却需要人配合,如今看来您这不朽的天尊之体最合适,堵在禁地某一关键节点上,帮我们挡杀劫……”

  “别说了!”石狐一脸阴沉之色,这是拿它当麻袋了,堵能量大坝上的缺口,迎击滔天秩序洪水的冲击?

  “你这是同意了?”楚风一副献殷勤的样子。

  “一边去,看你就眼黑!”瘸腿天尊拒绝,死活不同意,直接说了一些可怕的事,阳间的禁地中又不是没死过天尊,它亲眼看到过。

  “您这么大的本事,就给我当成盾牌挡十几次杀劫就足够了,保证您自身无恙!”

  瘸腿天尊虽然石化了,但是明显看到,那张脸发黑,挡一次还不行,还要十几次,它想吐楚风一脸金莲花口水。

  看它脸黑,楚风又进一步劝说,道:“我做过试验,曾经捡到半截神级短刀,在您身上划了四五十刀,您愣是没反应,都没苏醒过来,身上连划痕都没有。”

  “我拍死你!”石狐剧烈晃动,黑不得飞身而起,给他一巴掌,这个王八羔子居然在它身上动刀?

  “我没有恶意,只是在检测一下,您这天尊之体到底多坚硬,事实证明,在您脸上剁了二十八刀都没事,证明您体质无双,肯定能够胜任,帮我们挡地中的几次杀劫。”

  楚风磨叽,告诉石狐,他用瞅手段测算过了,挡过那几次杀劫,就能拿到禁地中的一些好东西,都是大造化!

  “老夫灭了你!”石狐哐当一声,周身发出微弱的光,翻滚过来,向着楚风撞去。

  同时,它满脸都是黑色石斑纹,道:“想将我当肉盾,还说我脸皮结实,你这是讽刺本天尊吗?”

  最终,楚风请人失败,在他一而再的澄清下,石狐爱搭不理地指点他,给了他一番建议,若是能进神境,还是有希望的,不然根本别想进禁地九重天中。

  楚风叹气,默默转过身去修炼,距离百年时间节点还有八个月的时间,光阴真的补不足了,想成神最有效的捷径就是获得禁地中的神核!

  可惜,这条路走不通,还得要靠他自己。

  他卡在映照巅峰有些年头了,就像当年冲进圣级大圆满般,距离破关就差一层窗户纸,可是却始终无法突破进去。

  这些年他在禁地中的杀的映照生物不算少,吸收的神性颗粒足够多了。

  “你太急于求成,欲速则不达,越想突破,那冥冥中的秩序越是压制你自身动弹不得,无法领悟成神最后一步。”石狐指点。

  这一次楚风安静了,认真聆听,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

  然后……就没然后了,石狐没有说成神之法,压根就没有讲道的欲望。

  “前辈,你这是在消遣我啊。”楚风鄙视它。

  石狐严肃说道:“历代天尊,古老时代前的大能,从未听说过突破境界时需要指点,宁可自身卡在某个层次漫长时光,也不会放弃自身悟道的契机,那是机缘,那是在与天争,夺天地中的造化碎片,你甘愿放弃吗?”

  楚风叹气,他现在只是想成神,自身体内积淀了不少灰色雾霭,而且是野路子出身,他压根就没有想藉此身傲视天下,现阶段无需完美。

  “我现在只是为了成神,提升战力,时间真的不多了。”

  “这样急功近利不好,不要被仇恨蒙蔽你的双眼,自毁前程。”瘸腿天尊郑重地劝道。

  楚风轻叹,道:“我是为了复仇,但也是在修行,我为自己准备了一条后路,寻到了一种法,在你给我的那本提及如何培养最强天才的手札中有记载。”

  石狐思忖,而后动容,道:“你说的是破败之路,一岁一枯荣,最终由衰而盛?!”

  它真的被惊到了,自然明白这条路多么的艰难,那简直就是一条死路,十分坎坷,无比的崎岖。

  “走到这一步不易,可我终究错过了黄金进化路,那是一个阶段,我已经失去,而且我身上有诡异物质,无论如何,想要成为最强,现阶段都有了太多的瑕疵,唯有破败之路可以让我崛起。”

  这条路就是为那些前期有遗憾、错过黄金进化时期的生灵准备的,于破败中重塑真我,挣出一个新生。

  前提是,你能承受的了,此路太艰难,动辄就会自我衰败,永寂下去。

  连那手札中都在告诫,从古到今,能成功者少之又少,没有大决心者还是放弃吧,不然是找死。

  石狐叹气,道:“这其实是我师傅收录到的一种残缺的法,并不完整,当然以你现在这个境界,倒也能用,毕竟你离天尊还远呢。”

  “残法?”楚风发怔。

  仔细回想也是,这像是一种有缺憾的法,有破败后再崛起之气魄,但是他隐约间觉得,缺少一些什么。

  “你仔细研读了吗,真正悟出了吗?”石狐看着他,又道:“此帆自身当作异土,在血肉与魂光的核心埋下一粒种,原本的你会不断破败,等待新我的降生,这是一个何其残忍的过程?”

  同时,它更是严肃的告知,旧我与新我之间那种割裂,那种对立,那种舍弃与培养,太矛盾与痛苦了。

  新我的成长,会是喜悦的,但是旧我的逝去,充满大悲,也是绝望的,是原本自己的灵魂在干枯,宛若异土,在活祭自己。

  这是一条残酷的道路,绝非一帆风顺,有人撕裂为两个人,一念成神,另一念为魔,先天对立,彼此对抗。

  还有人在割裂的过程中就死去了,被这种逆天举动而引来的无边业火烧成灰烬。

  还有人更是“旧我”占据优势,斩杀新我,似在证明这条路错了,大败而亡,最后也熬死旧我自身,彻底从天地中消失,轮回中永远不可见。

  “最终,培养出一个元胎,血肉与魂光皆在,但却是从干枯衰败的旧我中挣扎出来,眼睁睁的看着昔日的自己枯萎,死去,化成老皮与残骨,何其残酷。”

  瘸腿天尊感叹,连它都觉得这条路非正常人可走,古往今来那么多天纵绝艳之辈,却没有几个人走的通这条路。

  楚风听完后也有些头大,他从最强手札中了解到的东西可没那么多,现在的确有些凛然。

  “我所能选的路不多,当初也没觉得过于可怕,所以这自然成为重要的路,而且我看到,这种法有明确记载,能褪尽诡异物质,从此无惧灰雾!”楚风道。

  可灭诡异物质,这是他当初疡此路的重要原因之一。

  同时,这条路一旦成功,那真的会无比强大,从手札中的只字片语就可以看出,连瘸腿天尊的师傅——那位大能,都在惊叹,言语中十分推崇那种道果,恨不能走上一遍。

  手札是石狐的师尊写下的,当中都是那位大能从阳间各地收录的培养最强天才之法。

  “你要慎重!”瘸腿天尊一再告诫,提醒楚风,这条路太艰难,跟自杀没什么区别。

  同时,他又提及,这种法根本不全,疑似缺少相应的至强呼吸法,因为当初的开创者太逆天,没有其呼吸法多半事倍功半。

  “这是怎样的一条破败之路,究竟是何人最先走出来的?”楚风认真地请教。

  “疑似天帝旧路。”石狐悠悠地说道。

  “什么,这是你们阳间天帝历中的那位所创?”楚风震惊。

  “不是。”石狐曳道:“是史前岁月中的残法,这天地中有些曾经高高在上的存在,哪怕他们消逝了,不在了,留下的残痕,也证明着曾经的无上辉煌与璀璨,而我们目前还只是路途中的见证者,沿着他们的路前行,去寻觅更远的路,更远的道,我们还不够强啊,看不到曾经一些路的终点在哪里戛然而断。”
  
网站地图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a8娱乐网址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天天娱乐国际
乐虎国际娱乐下载 赌博机APP下载 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亚洲城电脑版 凯发k8娱乐 龙8苹果手机APP 万博体育网址
澳门百老汇游戏娱乐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投注现金网
扑克王app推广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扎金花游戏平台 皇浦国际
京城会娱乐 天游娱乐计划 久赢在线 丰尚娱乐彩票 满堂彩时时彩计划
CC娱乐 汇丰在线 重庆幸运农场柱形走势图 亿赢彩票登录 幸运彩票
天游娱乐 新宝GG 新宝GG 多盈在线彩票 凤凰彩票版权所有
大众彩票平台 博猫游戏软件 东森投注aPP 满堂彩登录网址 极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