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怔怔出神,皱着眉头思忖,听到这竟然是史前岁月帜残法,涉及到非趁远的进化文明,他心中颇不宁静。

  昔日,有些高高在上的存在,不知道这种生物在进化的路上走到哪里,不知道终点在哪里,路突然断掉。

  昔年旧事令人遐思,亦让人敬畏。

  徐雀在一旁发呆,有些走神。

  楚风觉得,既然有史前强者,有不为人知的进化文明,那么这条路从古到今一定不是唯一的,会有岔路,会有错路,也会有未知的道。

  他想到很多,神游太虚。

  此时,石盒、轮回路、炼狱这些在楚风看来,都显得无比的古老与久远,是否与史前年代有关?

  同时,这些是否涉及到进化道路上的支路、岔路等?

  楚风不平静,心中思绪万千,念头很多,甚至还曾想到轮回路痉那个泥胎,也想到自己拥幽三颗种子。

  他思维发散,心绪激荡。

  甚至,他思及到阳间、异域等宇宙帜第一禁地,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何每隔一段岁月就要出产符纸?

  “前辈,这片禁地中为什么有浓郁的灰雾,曾化成一个驼背老人向外送符纸?”楚风突然开口。

  他一直想问这些问题,但是怕瘸腿天尊避而不答,所以抽不冷子寻问,并盯着它观看。

  可惜,瘸腿天尊石化了,面上毫无表情,很僵硬。

  “这片世界本就有大量诡异物质,这里出现不是很正常吗?”石狐平静地开口。

  楚风感觉到,它在敷衍,没有回答真相问题。

  他还想问,结果瘸腿天尊目光烁烁,道:“这里是第一禁地,慎言!”

  楚风想了想,暂时放弃了。

  这地方的确令人发瘆,曾露出狰狞笑容的驼背老人就在禁地最深处,不知道是否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很久后,楚风抛开这些思绪,现在他的任务是成神,他迫切需要提升战力!

  “终是要走那条路吗?毕竟是残缺的法,且太艰难了,没有相应的呼吸法辅助。”石狐很严肃,郑重告诫。

  看着旧我死去,从老皮与残骨中蜕变出一个新我,一个无暇的神胎,以原本的我为异土,活祭自身,的确很可怕。

  楚风思虑后,轻轻一叹,并未下最终决定。

  他去修行,感悟神之秩序!

  此刻,他走向禁地帜一片秘境,盘坐下来,运转盗引呼吸法,周身晶莹,能量迅速流转着。

  “这盗引呼吸法究竟什么来头?”

  楚风有心也想问石狐这个问题,但是,最后他克制住了,他感觉这是古老的法,从上次阳间人的态度看,非常想得到。

  无论石盒还是种子,亦或是盗引,他都暂时不想泄露给一位天尊。

  “去渡劫!”

  两天后,楚风确信自身这层窗户纸需要一种气机,不再枯坐,想去禁地外面,将这数十年来的天劫一起渡尽。

  在这里呆了七十二年,一直没走出去,楚风杀的映照级生物不算少,他自己都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神性粒子。

  果然,这天劫霸道而漫长,楚风仅是渡劫就花去十几天,简直让人无语。

  就是石狐都目瞪口呆,它从未见过这么漫长的天劫,这根本不像是真的!

  当然,楚风不可能一口气渡下来,事实上他没难为自己,非常惜命,只要欺了,便会遁回第一禁地中,躲避开雷霆。

  就这样,他等于分割了天雷,躲开了必杀的死劫!

  显然,这么多天劫不断洗礼,冲击他的肉身与魂光,让他的基本素质达到了神级,无论是肉身还精神力,都绝对恐怖。

  一如过去,他差的只是神级秩序的掌控!

  在这十几天中,他接连渡劫,实在太热闹,纵然是在地下最深处,到最后也惊动地表上的生物。

  毗邻这里的深渊中,有生物赶来,远远的探查情况。

  然后,凶兽高原也得到消息,有神祇的后人率领人马杀来了,因为得到消息,疑似是那个域外阴灵在渡劫。

  域外阴灵最近两百年闹出风风雨雨,先有小武神等人被杀,接着七十二年前武神与巫神的继承人亦被斩,引发轩然大波。

  若非这里挨着深渊,有神兽蛰伏,凶兽高原的武神等就可能亲自出动了,杀向这里。

  两个阵营的大战才结束几十年,他们不想因为误会而再次爆发起来。

  “嗯,终于找到这里来了。”楚风看到禁地外的大批人马,一点也不担心,连神都不敢进来,他有什么可怕的?

  “果然是你这个阴灵!”外面有人喝道,那是一个金发中年男子,手持长矛遥指楚风。

  楚风曾被通缉过,许多人都看到过他的画像,无论是阴灵状态的,还是有血肉的,都早已被人画出过。

  “域外的阴灵,滚出来受死!”

  禁地外,这是一大片人马,全都是高手,没有一个是弱者,大声喝斥。

  楚风听着对面那个手持长矛的金发中年男子,道:“是你,我第一次来禁地时,就正好曾与你们相遇。”

  不过,那时楚风没有露真容。

  百年前,这个中年男子不断投掷飞矛,让楚风在禁地中无比狼狈,身负重伤。

  “很好,咱们今天正好清算!”楚风喝道。

  除却这个金发中年男子外,他还看到了其他人,当年有人扬言要将徐雀养成笼中鸟,送给神祇,那人也来了。

  “杀!”

  双方几乎没有什么过多的言语就交手了,都想迅速格杀对方。

  “神器?!”

  楚风凛然,对面有人持神器要镇杀他,还好他曾在禁地中寻到神级断刀,无惧这突如其来的一击。

  那是一口神剑,光华四射,是武神的佩剑,被他的后人带着,要来此地镇杀楚风。

  “锵锵锵”

  火星四溅,神器对决,刀剑交击,震耳欲聋。

  很可惜,就是武神的亲子到来都没用,被楚风格杀了,因为他的肉身已经算是成神,先天强大!

  断刀扫过,光束暴涨,震开对方的神剑时,将武神次子击杀,血淋淋。

  这一次替死符都无用,因为是被神器——断刀所杀,超越映照级!

  嗖!

  楚风一把将那口神剑夺到手中,顿时黄金光暴涨,剑芒如同金色的骇浪,在这片地带疯狂汹涌。

  噗噗噗

  这一战,没有任何悬念,哪怕对面还有神器,且人多势众,但是依旧不敌,被楚风大开杀戒之下,横扫了很多人,鲜血四溅。

  没有人不怕死,怎么也想不到,面对一个映照者,并不是神,到头来却吃了大亏,带来几件神器都不行!

  “哪里走!”楚风盯上了当初用飞矛投掷向他的中年男子,一路掩杀过去,噗的一声,剑光如虹,将那人斩杀,头颅飞起。

  那中年男子的魂光想遁走时被一剑刺穿,而这金色利剑可是神器,让那中年男子惨叫,死于非命。

  这是一撤杀大战,景象让人愕然,一个人而已,追杀一大群人,来自凶兽高原的强者溃败,不乏神子!

  到头来这批人几乎被杀光,楚风肉身比肩神祇,手持利剑,实在勇猛无敌,这些人根本挡不住。

  “不要顾及了,请神来诛杀阴灵,他成长太快了!”有人喝道。

  事实上,在有些人殒落前,早已焚烧掉手帜特殊信符,已向外传递消息。

  楚风仗剑而行,杀驹手,脚下厩伏尸,最后他返回禁地中。

  在此过程中,他吸收了大量的神性颗粒,还有部分道祖物质,周身有要爆炸的感觉。

  “迟迟不成神,无法领悟最后的神级秩序,这样下去,我用异术吸收的神性颗粒太多,会自爆。”

  连他自己都登了,最后关头,他心中念头一动,开始初步走那条破败之路,以自身为异土,埋下一粒种,孕育新我。

  同时,这些吸收来的神性粒子等也成为养料,跟自身血肉等融合。

  楚风愕然,这一刻,他简直难以置信,他初次尝试,就已经埋下一颗新我的种子,暂时成功了。

  在汲取肉身、魂光的能量,将他们当做异土!

  不过,他又释然,这是起步阶段,较为容易,就怕真个培育出神胎时,那就恐怖了,这新我将会与旧我激烈纠缠,天生对立。

  “我这条路是不是疡错了?”楚风在自问,不过现在还有纠正的机会。

  哧!

  几乎是同时间,那张窗户纸被捅破了,越是努力进行时越是不可得,现在想进行另一条路尝试,结果他成神了!

  轰!

  天地剧震,四方轰鸣,楚风所吸收的神性粒子疯狂涌动,身体不再有爆炸的感觉,将之吸收与炼化了,自身实力在迅速增长。

  同时,所谓的破败之路,以自身为异土,培育一个新我,现在暂时平和了,不再需要汲取神性能量。

  毕竟,这才刚开始,埋下种子后,需要经历岁月的熬炼,以后才有机会培育神胎出世。

  而现在他已经成神,精气神澎湃!

  “前辈,我现在的实力够了,可以进那九重天中捡造化了,你我同去!”楚风再次请石狐相助。

  他知道,自己即将离去,在这个世界达成目的,不过还不够保险,他想从九重天中带出一些东西。

  此外,他估摸着武神、巫神等也已经快到了,离开前会有神战,他不介意离开前先屠掉各路神!
  
网站地图 澳门百老汇游戏娱乐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新天地棋牌在线下载 日日博娱乐城
王牌国际娱乐 天天娱乐在线 天时娱乐下载
天时平台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玩龙虎和技巧 大班BET娱乐
盈博彩票网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老虎机送彩金38 新利棋牌游戏
英雄联盟娱乐注册送58 澳门百老汇游戏娱乐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百家乐APP下载
黄金彩票官网登录 圣亚娱乐官网 极彩娱乐官方网站 678彩票网官网 亿游娱乐官网
彩票APP 至尊彩票是赌博啊 如意娱乐怎样 博天下娱乐场 旺彩注册
东森投注aPP 帝豪时时彩平台登录 天游娱乐佣金 盈彩网彩票 彩票娱乐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陆 東森娱乐 欧亿平台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新凤凰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