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狐起初一口拒绝,因为,楚风居然还真想拿它当盾牌用!

  “本天尊上辈子欠你的吗,给你去镇压万蛇巢,要被无救序之蛇啃咬?不去!”

  “前辈,做人要将诚信,你以前答应过我,我一旦成神,你就陪我走上一遭。”

  石狐纠正道:“我不是人,是天尊,懂?从来不会许诺什么,只是说你要想进去的话最起码得成神!”

  但是,最后它还是答应了,因为徐雀也凑过来了,在那里摸眼泪,想请它将自己的母亲带出落凰坡。

  石狐叹道:“算了,既然要进特殊的地势中,一次进也是进,两次进还是进,就相助你们一把,但我真的无法动弹,若是被你们遗弃在那些山川中,余生将饱受煎熬。”

  它跟楚风凑在一起,一眼研究禁地帜各种可怕山川,楚风懂得瞅,如今是圣师巅峰存在,即将破入神师领域。

  这么年轻的一个准神师,让石狐都感叹,说他的进化天赋远不及瞅天赋,后者哪怕是在阳间也称得上天赋惊人。

  它劝楚风,走寻常的进化道路是一个错误,不如从瞅入手,他年藉此成为天尊。

  正炒说,研究瞅每次晋阶所要花费的精岭时间都将是进化路的十倍不止,但楚风打破稠。

  “两条路,我都要走!”楚风答道。

  瘸腿天尊骂他贪心,到时候两条路都走不好。

  一番探索,楚风与石狐灰头土脸,差点被困落凰坡中,艰难地将老朱雀的尸体带了出来,如今它早已干枯,精气神流逝个干净。

  “好险!”楚风心有余悸。

  石狐闻言,顿时瞪眼,道:“好险什么,你举着我进去了,挡在你前方,承受了所有攻击,你毛事都没有好不好,我这老胳膊老腿差点散架!”

  徐雀大哭,眼泪成双的滚落,数次昏厥过去。

  石狐叹息,纵是那老朱雀当年都是它看着长大的,结果死在这里,现在它心中也不好受,但是却无能为力。

  它的大能师傅将它废了,至今体内还有可怕的禁制,无法打破此世的宿命。

  禁地深处,第一重天前,楚风与石狐研究很久了,还未敢付诸行动。

  徐雀红着眼睛,将它的母亲葬在一片山清水秀之地,现在也过来了,跟着他们一起参详。

  “前辈,这次你就只需要在那里呆上一炷香的时间,我们就会大功告成!”

  “闭嘴,一炷香的时间,我得损失多少精气神,你这个忻崽子瞅造诣到底行不行,全靠我当肉盾吗?!”

  楚风赔笑道:“您是天尊之体,我用神刀都划不破您的脸膛,哪怕是在特殊的地势中,那种秩序也绝对伤不了您!”

  “我想拍死你!”

  最后,石狐黑着脸,答应了楚风的请求,结果它马上就后悔了。

  玛德,它想诅咒,楚风就跟扔砖头似的,将它给结结实实的砸了出去,扔在禁地第一重天内。

  哧哧哧!

  禁地内,顿时光芒大作,这第一重天是赫赫有名的万蛇巢地势,一时间交织出成片的光束,都如同神蛇般,幽银光闪耀,幽金芒刺眼,幽紫气蒸腾万蛇出洞,飞扑向石狐。

  那都是秩序,可以绞杀神祇!

  便是瘸腿天尊在那里都闷哼,最后吼了起来,道:“忻崽子又坑我,你好了没有?!”

  这当真是万蛇钻心,全覆盖在他身上了,说好的它只会承受万蛇巢十之一二的进攻能量,结果怎么全轰过来了?它明显被楚风欺骗了。

  若非这里只是第一重天,而它又是天尊之体,那就麻烦大了,即便如此,它也低吼连连,想一爪子将楚风按死。

  楚风冲进去了,暗中准备好石盒,随时准备将自己收进去。

  现在这片地势在颤抖,石狐镇压在那个特殊的节点上,吸引走了所幽秩序神蛇,而楚风踩在一些诡异的地带,因此暂时是安全的。

  这些地带是他作为瞅研究者推演出来的较为安全的路径,若是能到神师甚至更高层次,他所推演的路径会更保险。

  他不断变换方位,因此落脚时,有些别扭,跟打摆子似的,忽东忽西,忽左忽右,这些落足地点太特殊。

  石狐看到后,嘴角抽搐,道:“你还有心情跳大神,你到底行不行?”

  “真男神岂能说不行?我是最强的,再坚持一炷香的时间,我保证将这里的造化掠夺干净!”楚风喊道。

  “忻崽子,我要宰了你!”石狐怒道,说好的一炷香时间,怎么临时又多了一炷?

  “马上就好,一定要坚持住,人生难得几回搏,有多少事可以重来再战,现在前辈你站在了命运的悬崖上,坚定信念,咬牙闯过去便是韩天空。”

  听着他拼命浇灌掺着狗血并且带毒的鸡汤,石狐想吐血,想喷死他。

  嗖嗖!

  楚风左躲右闪,绕出古怪的晃线,终于闯到第一重天的玉石桌前,一把将上面的两张符纸抢走了。

  一张紫霞闪耀,祥和瑞气蒸腾,一张红艳艳,赤霞澎湃,照亮虚空。

  这两张符纸上都有细密的纹络,复杂难懂,称得上价值连城的宝符,哪怕现在楚风被击杀,都没问题,可以立即转世投胎去。

  “好了没有?!”

  石狐都在强忍着剧痛,自恃曾经为天尊,不想呲牙咧嘴。

  可是真痛啊,它以石胎硬抗,承受所有攻击,也有些受不了,简直想骂娘。

  “还差一点,再坚持一炷香的时间!”楚风喊道。

  “我真想打死你!”石狐咬牙切齿,这杏想给他加几炷香的时间?

  楚风在这片地势中,看似胡乱跑动,其实有特定的规律,不断绕圈,或者以晃路径前行,每次都要多走很多路,才会向前猛然迈进几大步,出现在目的地近前,因此着实耗费时间。

  他现在在捡神核呢,已经捡到五个,很快他又在一片岩石区域发现一些,果断以晃路径接近。

  这可都是神位!

  当然,都残缺了,如果没有受损的话,一颗神核就能造就出一位神祇,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就这样,楚风在禁地第一重天中不断出击,寻找神核,动作很快,但是需要绕心路程很长,每次都是绕上很多圈才能接近目标。

  到了最后,他一共寻找到十一颗残破神核,这实在称得上大丰收,让他自身都觉得心头火热,这可是目前的瑰宝。

  “前辈,走了!”

  楚风跑路,逃出来后,猛烈震动这片地势,他早先留下很多磁石,布下了瞅,现在彻底激活。

  轰!

  瘸腿石狐那里,一片炽盛的光芒爆发,将它给掀飞,然后直接砸了出来,将地面轰出一个大坑。

  “杏,我跟你没完!”老狐狸要跟他拼命。

  它灰头土脸,在坑底那里,现在身上还有秩序神蛇呢,能量还未消散干净,哪怕是石胎,也在抽搐。

  楚风赶紧拍马屁,向大坑中望去,道:“前辈息怒,这个世间也就只有您才能镇压这种恐怖地势,实在让人惊叹,您的体质简直是举世无双!”

  “你少来,我不吃这一套!”石狐居然发出微光,从大坑中跳了出来,关键时刻,居然能笨拙的跳动!

  楚风心虚,又道:“前辈,我之所以延长时间出来,一切都是为了徐雀这孩子,您不觉得它母亲死在这里很凄凉吗,而如今留下它一个人多么的孤独,太可怜了”

  徐雀多愁善感,哪怕实际年岁不小,可是从未与复杂的外界有过太多接触,它依旧很单纯,顿时哭了,思念它的母亲。

  石狐心中也不是滋味,当初它是看着徐雀的母亲长大的,结果又目睹它死在这里,如今它的女儿都这么大了,心帜确有很多遗憾。

  “说,跟徐雀有什么关系?”它磨牙道。

  “我发现几块特殊的神核,属于神兽,而且生前疑似没有运转过异术,不曾沾染上诡异物质,是靠正常进化成神的。”

  楚风很果断地递给徐雀几块神核,顿时让石狐满肚子火气退了不少,在那里黑着脸看他。

  见它黑着脸不说话了,楚风果断跑路,选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去吸收神核,这东西他不敢整体吸收。

  因为,他了解过内幕,一个弄不好,神核原先的主人就可能会获得另类新生。

  因此,他动用神剑,开始分割这些残破的神核,又动用六道时光术将之都碾碎,这才开始吸收神性物质等。

  不久后,在那片区域中,神光滔天,楚风体内的能量在不断激增,他的实力在迅速的提升。

  当一块神核彻底成为灰烬后,楚风感觉神清气爽,连汗毛孔都在喷臂浑的神性能量,他的实力涨了一大截!

  他果断将第二块神核敲碎,然后开始吸收,他的肉身与魂光都在发抖,在进化中,这种实力的增长太快了,让他有一种满足感与收获感。

  这样下去的话,他会迅猛强大起来,绝非一般意义上的神祇,刚成神就又开始进化!

  在他的身前有一堆神核,都吸收的话,楚风自己都无法确定可以成长到什么地步!

  他知道,即将要离开了,斩神飞天去,找阳间的人清算!

  今天就这一章了,我需要好好构思下后面的剧情,因为大转折将开始,大家早睡吧,晚安。
  
网站地图 亚博app 龙8手机app网站 世界足星排行榜 足球星级怎么排名
兴发博彩 澳彩娱乐彩票 天时娱乐官方网站
尊宝娱乐平台 app 星月娱乐app 澳门赌场永利 齐乐app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亚博国际登录网址 扑克王app怎么样 老百汇娱乐网址
世界杯竞猜群 足球最高几星 噢利国际娱乐 斗地主真钱
银豹娱乐 新宝娱乐 查天游娱乐 丰尚娱乐平台 k彩娱乐登录
丰尚娱乐游戏 新澳门赌场马来分分彩 聚富彩票网线路稳定 新澳门赌场马来分分彩 天游娱乐代理
如意娱乐网站 京城会娱乐 云谷彩票代理开户 今朝娱乐彩票平台 华裔娱乐平台
拉菲娱乐群 无极娱乐注册 全旺娱乐平台 1号庄彩票娱乐平台 汇丰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