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按捺不住,想要大开杀戒,狩猎来自阳间的神祇!

  山地间,信流水,亭台楼阁,烟霞迷蒙,宛若一片瑰丽的仙境。

  楚风坐在一棵被雷击过的古树下,虽有黑色焦痕,但却也抽枝发芽,满树青翠,并结出一些黄澄澄的果实,流光溢彩。

  他在检查小道士的身体状况,小的肉身素质绝佳,而魂光更是强的惊人,一旦破了胎中迷,必然会实现超级进化。

  楚风轻叹,带回来几张符纸,但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给他,小道士还没有觉醒,只是个孩童,根本不知道符纸的重要性。

  可是,他却要路上路了,要去屠神,需要早点安排好离开后的事,他希望小道士能够在短时间内复苏。

  尽管那样的儿子不如现在乖巧,甚至可以说十分讨人嫌,嘴皮子特贱,每次都想拎起来打,但是那样的小道士却可以在他离开后自保,让人放心。

  “最近一年,阳间人始终在寻找这个孩子。”大梦净土的老圣人告知,面带忧色。

  阳间人已经从一些告密者、带路人那里了解到关于楚风的所有情况,知道他还有一个孩子,而且是唯一的血脉,但是让他们不理解的是,上一次居然漏过,没有找到这里。

  一年来,阳间人自然在找楚风,得知他未死后恨不得掘地三尺,同时也在找小道士,以他唯一的子嗣要挟。

  阳间人明白,杀死楚风父母、道侣、所有亲朋故友后,他肯定已经发疯,除却那个孩子外,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威胁他。

  但是,让他们失望了,无论怎么找,都没有办法寻到小道士,甚至连黄鼠狼认真推演也不行,一片混乱。

  “还处在胎中迷中,轮回之力未散尽,自然推演不出。”石狐颇为吃惊,没有想到亲眼目睹一个转世者。

  他知道这种事,但是根本没有见过,而眼前竟有一个实例!

  “这幸伙不简单!”石狐开口,认真盯着小道士。

  “嗯,我儿子说他前世是天尊。”楚风道。

  瘸腿天尊:“我#%!”

  它怎么听怎么觉得楚风这是骂人呢,斜着眼睛瞪他,石眼中冒杀气!

  “杏,你在挑衅我!”它的眼神越发绿油油。

  “域外又有人来了,进入这片星空中,这是半年来阳间人马第十一次从附近路过,着实让我们担心。”老圣人告知。

  他们在星空外有据点,可以提前预警等。

  楚风闻言,顿时如同一头怒狮般,猛地抬起头,杀气腾腾,他还没有去找阳间人清算,对方却一直在惦记他的儿子,实在该杀。

  下一刻,他从这里消失,出现在这片星空深处,看到支队伍,骑着坐骑,穿着明亮的甲胄,一个个都阳气滚滚,宛若天兵天将。

  其中,除却几个带路人属于阴间宇宙外,其他十几人都是阳间的圣者。

  此时,在他们面前无声无息出现一个年轻男子,身体颀长,黑发晶莹有光,双目深邃,正冷漠地看着他们。

  “楚风!”

  “他是楚风!”

  带路人惊叫,明显露出惧意。

  至于阳间那些人也都吃惊,他们在寻楚风的子嗣,没有想到时隔一年后,居然发现他这个正主。

  一时间,他们又惊又喜,这意味着完成了任务。

  当然,他们也有强烈不安,一年前太武天尊的道身都死在大渊中,而这个土著是如何活下来的?

  “楚风,我们带着诚意而来,奉神谕请你去阳间,有神王想亲自收你为徒。”队伍中,一个骑坐在金色蝙蝠上的人开口,尽量露出和善的笑。

  这自然不是真心的,只是为了稳妥起见而已。

  “轰!”

  楚风一步迈出,出现在他们当中,一把将这个人脖子攥住,彻底拎起来,俯视着他,道:“杀我父母妻儿,还想收我为徒,你们这些渣子!”

  “误会,我们不是太武门下,而是来自其他道统。”这个人艰难的喊道。

  附近,其他人都早已祭出兵器,要跟楚风拼命,然而在噗噗声中,他们全都解体,化成一片血雾,又焚成灰烬。

  楚风搜魂,已经了解到,这些人有太武的门下,也有浑羿、元始、乱宇的后世徒子徒孙。

  同时,他也将带路者的身份弄清,最后砰的一声,这片地带所有人全灭,魂光化作宇宙尘埃。

  这些都是秀,成不了气候,但楚风已经从他们魂光中了解到足够多的事!

  楚风消失,回归那颗行星。

  他带着小道士告辞,离开此地,准备在斩杀阳间诸强前,了却一些红尘事,也希望在此过程中激发出小道士的宿慧,破除胎中迷。

  “阴间可真冷呀。”在路途上,徐雀浑身鲜红的羽翼发光,她已经自封一部分修为,但随时可以破开禁制。

  冷吗?楚风没有任何感觉,不是因为实力增强了,而是因为早已适应这片宇宙。

  在路上,他没有任何话语,带着小道士,横渡灿烂的星海,体验着阴间宇宙宁静的美,越是将离开,越是有些不舍。

  途中,他请教老道士,如何才能让一个有宿慧的人觉醒,破解胎中迷难题。

  “多对他讲一些昔日旧事,或者经历一些相似的情景。”这是石狐的建议。

  一片黑暗横亘前方,吞噬所幽光线,这里是大渊,让瘸腿天尊都觉得毛骨悚然,哪怕它石化了,也觉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太惊悚。

  “快离开!”它真的鱼受不了。

  楚风在这里默默祭奠,曾经的亲故都死在这里。

  他凝视深渊,很渴望再次见到那个白衣倾城的女子。

  然而,他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发现,妖妖再也无法出现世间了吗?他不知道,也不敢去深想,怕知道最后的结局,内心黑暗与绝望。

  楚风取出一张雪白的符纸,然后,轻轻松开,它就这样坠落在大渊中,向着下方飘去,迅速消失。

  “杏你疯了?!”连石狐都惊叫。

  这东西价值连城,便是阳间的那些古老道统、无上大教都想得到,为了这样一张符纸可以打生打死,血流成河,结果楚风就这样随手抛弃一张。

  “妖妖!”他轻唤,其他什么都没有说。

  在这个地方站立很久,最后他才不舍与不愿的离去,他还有太多的事要去做,没有办法陪伴在这里。

  直到远离,瘸腿天尊还在痛心疾首,说楚风太浪费,这简直是无度的挥霍。

  同时,他怀疑,大渊就是这片宇宙的第一禁地,理应出产符纸才对,可是目前有些不对劲儿!

  接下来,楚风行走于星空中,去了一粗一处生命源地,但是他渐渐皱起了眉头,他想暗中去看望陆通、千里眼杜怀瑾、叶轻柔等人。

  当初,这些人也都离开地球,被分散安置于各地,然而至今去寻,没有找到。

  这些星球上,有许多门派都已经半空,报名去参加阳间选拔阴间种的试炼,被带走了。

  “他们被裹挟,跟着进入混沌宇宙了?”楚风皱眉。

  接着,楚风去了道族、佛族、亚仙族等地,去了解情况后,神色凝重,强大如这些进化种族,居然半空,大多数人都不在了!

  他想见一些故人,比如银发小萝莉映晓晓、映无等都没有机会了,他们被阳间的本族使者带走,目前在混沌宇宙中。

  走遍星空,大抵如此,元世成、元媛等太多的人都离去,想见到一些熟人都不能,望遍星空,曾经的故交居然一个也见不到了。

  便是元魔还有紫鸾也不在了,寻觅不到。

  举世宁静,失去往日的喧嚣,竟显得这般清冷,楚风越发有种感觉,他真的需要离开了。

  下一刻,他消失,出现在一片偏僻的星域中,降临在一颗无人到访的行星上,掘开土层,挖入地下深处。

  “人呢?!”楚风发呆,妖妖的姐姐不见了,那口绑缚着母金的古棺不在了,彻底消失。

  “前辈!”楚风身体发凉,在这里大喊,他当初就是怕将老人藏在地球上会出问题,将他带了出来。

  结果还是出事了,没有逃过一劫吗?

  可是看情况并没有打斗的痕迹,这又让他狐疑。

  楚风睁开火眼金睛,遍寻整个星球,终于,他有所发觉,在地底深处一块不起眼的青石上,他看到几个字,经石狐辨认后,他知道了那是什么。

  “妖妖我的妖妖,爷爷要为你报仇!”

  当看到这些话后,楚风心头大震,老人暂时恢复了几许神智?但是,还是容易出大事,很可能会彻底失去自己的意志啊!

  看着这行字,他能体会到老人的心情,跟着心酸,能体会到老人的无助与伤感还有凄凉,以及最后的赴死决心。

  “千万不要出事!”楚风呆不下去了。

  “你急也无用,这是很久以前的留言。”瘸腿天尊开口,接着它又神色无比凝重,道:“同时,你不要太担心,可以在一个阳间天纵奇才身上栽种母金的生灵,必然是阳间大能,这是他的实验体,别人不敢毁掉。”

  楚风回到了地球,行走于一粗一处旧地,带着小道士,还有瘸腿天尊与徐雀。

  从昆仑到龙虎山,再到东海等,再到崂山与普陀山等,都留下他的足迹,想到昔日事,但是如今却看不到那些人。
  
网站地图 明发国际平台 天时平台 下载手机版百家乐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泰国靠逼大尺度 白金会娱乐网站
龙虎博彩 龙8手机ptapp下载 l全讯网 现金扎金花
现金游戏大厅下载 亚博国际登录 AG平台网站 皇蒲国际
足球国家队排名 日日博娱乐城 国家足球星级排名 体育开户网站
众够时时彩 如意娱乐总代 稳定的彩票网 多盈在线彩票 久赢在线
圣亚娱乐下载 诺亚娱乐代理 博悦彩票 万博娱乐网址 丰尚娱乐直属
天游娱乐登陆 快乐非凡彩票 万博娱乐代理 久久彩网 至尊彩票网
多彩网彩票官网 彩票老品牌信誉保证 金苹果时时彩登录 圣亚娱乐城 今朝娱乐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