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士原本精致的小脸彻底垮了,可谓一脸土色,那校样,体现的当真是生无可恋。

  他嗷嗷叫着,要跟楚风拼命。

  接着他又如犯了心脏不般,捂着自己的心口,在那里喊疼,步履不稳,身体踉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他像是老态龙钟般,站不稳了,气急败坏,要跟楚风死磕到底。

  徐雀目瞪口呆,感觉怪怪的,看着父子二人。

  瘸腿天尊也相当的无语,这父子两人还真是奇葩,见过坑爹的熊孩子,没见到过这么坑孩子的熊爹。

  “儿子,你要坚强!”楚风扶住道士,一脸的“郑重”之色,在那里激励与鼓舞。

  小道士看他到这个样子,又去望了望他手中一角残缺的符纸,真是不想活了,恨不得以头撞地,但最后使劲撞在楚风身上。

  他真是彻底绝望了,以前还有念想呢,等着楚风还他,但现在看到了什么,黑色符纸只剩下指甲盖那么一虚,九成九都被用掉,他简直是如遭雷劈,万念俱灰。

  “楚大魔头,我要与你决战,在轮回路上抢我符纸,现在又断我前路,呜呜小道我太可怜了,不想活了!”

  他眼睛红通通,在那里抹眼泪,感觉太委屈,如果这不是他此世的亲爹,真想给干掉。

  “唉!”楚风叹了一口气,摸了摸他的头,结果小道士想咬他,再次将他当成石柱子,一头撞了上去。

  这一刻小道士泪眼婆娑,他想的很远,还计划着超越天尊,号令阳间呢,结果现在太坎坷。

  就在他低头,眼睛红肿蕴着泪,看什么都模糊时,突然发现他爹拎着个长条形物体在他眼前晃荡。

  “大魔头你走开,小道我认栽了!”

  他恼怒、愤懑,正在思量到底要不要跟他亲爹算账,太可恨,太可耻了,他真是怄火的受不了。

  “这是什么?!”突然,他结巴了。

  因为,虽然双眼含着泪,但是终究是模糊的看到了,怎么感觉像是一张红艳艳的符纸?!

  他立时揉了揉眼睛,挤出去所有泪液,彻底看清楚,眼前是一团红光,赤红符纸莹莹灿灿,流转神秘纹络。

  “真是那种符纸?!”小道士怪叫出声,一把抢到手中,翻过来掉过去的看,那可真是双眼放蓝光。

  他顿时不哭了,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好长时间都在摩挲,像是在触摸绝世珍宝,直到最后他才醒悟过来,双手抓纸,警惕的倒退,看着楚风。

  “儿子,爹送你的礼物好不好?”楚风一副慈父的样子,满脸都是和蔼的笑容。

  小道士一怔,这个亲爹转性了,真的送给他一张符纸?这符纸哪来的,太诡异。

  但是,短暂失神后,小道士又脸色微黑。

  因为,他渐渐醒悟,越是琢磨越是觉得不对劲儿,这亲爹太不厚道,分明是故意的,在折腾他,看着他生无可恋。

  “太可耻了!”他褶皱着一张小脸,在那里咬牙,这还是亲爹吗?居然这么可恶,可恨,他想打人。

  尤其是现在看到楚风的慈父气质,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想跟楚风决战!

  楚风干咳一声,适可而止,不然小道士真要急眼了。

  小道士依旧不爽,就没见过这么坑儿子的爹。

  不过,很快他又想到一些旧事,他觉得,这个亲爹多半是记仇在教育他呢。

  在异域时他为了传家宝骗的楚风落泪,结果这是一报还一报?!

  “你要补偿我,告诉我,咱家的传家宝到底是什么!”小道士真是不甘心啊。

  “咱家的传家宝就在这八个字中,你记好了。”楚风一脸郑重之色。

  小道士闻言顿时肃穆,这爹终于良心发现,要告诉他实情了吗?

  楚风无比严肃,道:“记住,义逼天,敦厚纯善!”

  小道士气的想打人,不想跟他说话了,这几个字不就是轮回王与楚魔王以前沽名钓誉用的吗?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石狐天尊,这是朱焱姐姐。”

  小道士才不会相信眼前有个天尊呢。

  楚风带着他们再次上路,西出昆仑,横渡向西方。

  在路上,小道士被镇住了,因为他了解到,这个瘸腿的石狐真是一位天尊,而且还是来自阳间。

  顿时,他有了一个新任务,楚风安排他背着石狐,多多讨教。

  瘸腿天尊带着狐疑之色,严重怀疑,这个嘴皮子贼溜的小道士前世真的也是一个天尊?

  “咳,天尊之资!”小道士一副羞涩的样子,不过,怎么看凭他那厚脸皮也不可能害羞。

  这是故意装嫩,认真卖萌,想以孝子的姿态麻痹石狐。

  瘸腿天尊很块露出异色,这个刚才还一副生无可恋样子的小道士,不知道该说他心态爆好,还是脸皮贼厚,才哭完便调整好了,想从它身上掏出一些经文秘法等。

  尤其是得知,楚风跟石狐联手,这次带回来四张符纸,小道士直接叫嚷着,再去一次禁地,将那里搬空,将所有造化都洗劫干净,挖地三尺,寸草不生!

  楚风重登奥林匹斯山,当年的十二株植物只剩下五六株,半数都已死去,那株乌金藤还在,雷霆闪耀,隐然间成为西方有数高手之一。

  “宙斯?”他轻轻一叹,离开了。

  随后,他又去了一趟教廷总部,当初被打成焦土,化作废墟的地方,如今还略显破败,有一个老者坐镇。

  楚风从这里消失,来到西方的一处火山口,不断深入,闯进地下一片秘境中,算是折叠空间,许多植物生长在翻腾的岩浆中。

  他看到了一颗黑色的蛋,带着细密的花纹,泛出晶莹的光泽,在岩浆深处,在这片秘境的造化地沉浮。

  “不死凤王。”

  楚风露出异色,找到了这位故人,居然发生蜕变,在进行某种深层次的进化,这算是涅槃。

  不死凤王,当初一位气质冷艳的女王,是西方进化者帜佼佼者,曾跟楚风有过交集,在顺天城相过亲,在龙虎山一起大战过席勒。

  当初一别就再也没有见到,她有自己的机缘。

  在楚风看来,只要活着就好。

  他并未打扰,在这里站了片刻,想到过去,悠悠出神』久后,他消失,从西方一些折叠空间中寻来几株宝树,栽种在附近。

  被他看中并跟地球一起复苏的异树、宝药等,自然非同猩,若是成长起来,自然是西方最顶级的。

  随后,他才彻底离开。

  楚风去了一趟西方圣城,三教圣地耶路撒冷。

  他看到一些进化者,最后又在相距最近的一片候中发现一个骑着鲸王的金发挟孩,很纯净的眼神,在翻看古经书。

  楚风静静地看着,相距很远,没有去打扰,当初他来西方时就曾与这个挟孩相遇,她救助一头鲸王。

  以他现在的修为与实力自然能够看透她的一切,很快捕捉到她魂光帜点滴。

  挟孩是上古地球的后裔,是当年被星空骑士所追杀的老弱妇孺中侥幸活下来的孩童的后代。

  黄牛也是如此,是逃出去那些生灵的后代。

  这些活下来的人在星空中隐姓埋名,地球复苏后这个挟孩跟黄牛一样,第一时间踏上归程,来到祖地。

  楚风没有打扰,安静地离开。

  他又回到东方,故地重游时,也看到一些尸骨,暗自轻叹,有些财阀覆灭了,比如地外文明所、先秦研究院等。

  此外,在太行山他看到一条巨大的蛇骨,那条白蛇死了。

  最后,楚风安安静静的看了一场电影——楚神王归来。

  看着这部电影,他回想到过去,竟有些沉默,很多事都已是一去不复返,再也不可能重来,许多人都再也见不到。

  他没有和周倚天话别,只是暗中为他准备了一些异果、大药等,都采摘于昆仑折叠秘境深处。

  不久后,在临离开前,楚风发现当年四大异人帜金刚与银翅天神,他跟后者还曾战斗过,但当初便已一笑泯恩仇。

  他在暗中给予一些照拂,没有走出来跟他们照面,他便离开。

  因为,若是被阳间人知道他接近过哪些人,说不定就会为那些人惹来灾祸。

  楚风就此远去,彻底离开地球,正式踏上征程!
  
网站地图 吉利文娱 A8娱乐首页 凯发k8官网下载 亚博怎么注册
博狗导航 多宝平台网址 七乐app下载 金佰利娱乐代理
神州娱乐app 体育开户网 申博娱乐 亚虎官网pt
亚虎娱乐手机版方网站 博盈娱乐官方网站app 十六铺娱乐线路检测 王牌娱乐下载
龙虎赌博原理 斗地主真钱 天天娱乐厅官方网站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合一亚洲彩票平台 旺彩娱乐 亿宝娱乐平台 BA娱乐 尊龙彩票下载
恒彩 恒彩计划 品牌博猫游戏 时时计划 吉利彩
亿游娱乐 9号彩票平台 如意娱乐 AT平台
合盛娱乐 澳彩城 j8彩票网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万博娱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