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出现在幽黑与寂静的宇宙深处,没有人知道他回归。

  海阴星,一颗不大、但相对来说还算有些名气的生命星球,拥有六级进化文明。

  在那久远的年代这里也曾无比的繁盛,海天族扎根在此,曾经稳定排名在宇宙前十五内,但现在落魄多了。

  楚风来了,双目映现出金色的符文,火眼金睛,盯着前方一望无垠的汪洋,他是来找海天族麻烦的。

  在离开前,他要解决掉阴间的带路党,当初有人主动投效阳间,将他与身边亲故的资料殷勤献上去。

  关于这些,他已经从斩杀的那群阳间圣者的魂光中了解到,并且还知道有几位神出现在阴间,自要斩杀干净。

  轰!

  水波分开,大浪拍击数万丈高空,将天上的云朵都拍散了,露出海底一片鲜红晶莹的珊瑚宫殿群。

  “何人?”许多人从宫殿中冲出,多为老者,正在议事,在讨论进入阳间后该怎样发展。

  因为,他们是最早投靠阳间的几族之一,而且办事效率高,因此被承若,哪怕族中没有过于惊艳的阴间种,也可以进入阳间。

  “嗯?!”他们看到楚风后,当场从头凉到脚,内心一片恐惧。

  他们究竟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最清楚,若非第一时间送上各种信息,让阳间掌握楚风的一切,加以推演,或许死不了那么多人。

  楚风神色冰冷,无比痛恨,与这一族在过去没有任何关系,从未结过仇怨,可是关键时刻,他们做了带路党,进行投机,害死他身边众人。

  “噗!”

  楚风一脚踏下去,这片地带方圆数百里的海面都在下沉,这些人则被碾压为齑粉,形神皆灭。

  “什么人,敢来我海天族撒野!”海底之下,另有一座地宫,有一个老者披头散发,睁开眸子,从古老的地宫中射出两道金光。

  砰!

  海底炸开,地底下一个老者气息紊乱,忽强忽弱,能量浓郁度高时,达到了映照境。

  这是一个老怪物,寿元不多,一直在闭关,身体内有暗伤,事实上很多年以前他就达到映照境。

  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人,原本都是他的童子,现在却早已老迈,并成为圣者。

  这也是海天族不安分的原因,在阴间没落,各族强者消失时,他们族中依旧有映照级老怪物坐镇,自然开始不甘于蛰伏,想要重塑往昔辉煌。

  “他是楚风!”一位圣者禀告,当年的童子已经成圣。

  “楚风,呵呵,你在找死吗?!”这个映照级的老怪物显然没有弄明白现状,在他看来,一年多前楚风还在亚圣层次,顶多也就圣者,不认为他是威胁,哪怕找上门来也是送死。

  正炒说的确是这样,没有人可以在一年间从圣级领域突破到映照境界,那根本不现实。

  这个老怪物披头散发,登天而上,冷冷的看着楚风,像是在注视着一个死人,对方这样杀来,屠他族人,在他看来这是不可宽恕的。

  他丝毫没有觉得,当初拍板决定做带路党有什么错,楚风身边的人究竟死去多少,他都不在意。

  在他心中,弱肉强食,觉得对方哪怕死绝也是活该,说明他们海天族的疡无比正确,投靠了强者一方。

  现在,他觉得楚风身为一个弱者,不知天高地厚地找上门来纯粹是作死。

  啪!

  他一巴掌向前拍去,法则绽放,光芒映照虚空,想要将楚风禁锢,将之打成碎片。

  然而,他很快就觉察到不对劲儿,映照级能量爆发后,对方竟然岿然不动,稳如泰山。

  相反,楚风探出一只手,一把就将他抓住,将他直接拎了过来,太轻松了,顿时让他头皮发发寒,浑身都是老鸡皮疙瘩。

  接着,他的肉身与魂光寸寸断裂,他在迅速瓦解与炸开。

  “同为映照者,你与雷公、天刀等人做出的疡截然不同,你这种人死一万次都不足以赎罪!”楚风冷冽的声音如同闪电横空,撼动天宇。

  “你难道是神?啊!”海天族的老怪物大叫,这个年轻人怎么能强到这一步?他无法相信,杀他如屠狗!

  楚风一直很谨慎,怕泄露神级能量导致大渊吞噬,大多数时间都在自封。

  即便现在出手,也不过是映照层次的能量,但运转出的技巧等,这个老者拍马也赶不上,砰的一声,海天族的古祖化作一片血雾,马上又烧成灰烬。

  随后,楚风翻手再次一掌拍出,远方的候中巨城崩塌,祖地炸裂,海天族不知道有多少强者惨死。

  楚风冷酷无情,没有任何的同情,这一刻,他已化作大魔王!

  沧澜星系,一颗恢宏的行星上,鹅毛大雪飞舞,银装素裹,冰封数十万里山川。

  少有人知道,这里有神坐镇!

  楚风来了,准备屠神,并清洗掉这里的带路党。

  雷鸣山脉,数万丈高的雪山很多,雄浑而壮阔,风雪激荡,如同雷音轰鸣,震耳欲聋,而幽地带更是雪崩如海。

  寻常人根本不敢靠近,此地有冷幽幽的玄冰宫殿矗立,连绵成片。

  其中一座最高峰上,冰雪古殿中,有神盘坐,因为他的到来整片山脉冰雪更盛。

  这是一个男子,看起来三十几岁的样子,雄姿慑人,棕发披散,赤裸着上半身,古铜色煎,非尺有压迫感。

  他很失望,冰神宫也算是阴间宇宙排名前二十几的顶级道统,可是却始终无法带来他想要的消息。

  “神灵在上,我族正在努力,争融近期找到楚风的孩子!”

  一个老者跪伏在地上,言行恭谨,带着敬畏之色,并表示有些线索与眉目了。

  “念在你们最早投效过来,我便不怪等等,不过如果近期还是没有任何进展,就不要指望举族迁徙到阳间了,而且你族还会有大罪!”盘坐在冰雪宫殿帜那个神开口。

  “是!”冰神宫的老宫主叩首后,他抬起头,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

  “我觉得,可以从地球入手,逼迫楚风出来。”冰神宫的老者这样建言,在他身后还跪着几位长老,也都跟着点头。

  “我说过,那里不能动。”盘坐殿宇帜阳间神级进化者很严肃,道:“我也想血洗那里,但是,几位天尊下过法旨,不得临近那颗星球,避免出大事。”

  冰神宫的老宫主默然与悚然,同时他觉得很遗憾,若是可以从地球下手,许多事都会容易很多。

  可是连阳间的天尊都对地球忌惮,这是何其骇人的隐秘,让冰神宫上下惴惴不安,觉得有些发瘆。

  “炼狱入口在那里,大能都不愿多谈及它,藏着大恐怖。”殿宇中,那位神轻语,他皱眉,在说这些话时,竟有心惊肉跳的感觉,因为当初有神王对他讲过一些旧事,让他当时头皮发麻,浑身寒冷。

  “我们一定可以将楚风唯一的血脉带到此地!”冰神宫的老宫主说道。

  棕发神祇开口,道:“嗯,时间不多了,天尊不会再离开阳间,只能靠我等竭均能。若是最后关头来临,生死不计,自是要想尽办法血洗星海,我不信找不到他们。”

  他刚说完这句话,一道刺目的闪电便出现在宫殿中,噗的一声,快到所有人都无法想象,刺透他的眉心,将这位神挑了起来,神血淋淋!

  楚风来了,他现在位列神将层次,只差一线就可称王!

  现在动用一切手段,带着滔天的杀意出手时,发动雷霆一击,以封印的武神长矛洞穿此人额骨,高挑在半空中。

  楚风浑身发光,带着无尽的怒意,还有可怕的杀机,道:“害我亲故,还想动我子嗣,该千刀万剐!”

  冰神宫上下呆住了,看着那个如同魔神般的男子,挑着一位神,立身在中央古殿中,所有人都吓得瑟瑟发抖,而后身体发软,被压制的跪伏在地上。

  轰!

  楚风一挥袍袖,连绵不绝的雪山崩塌,冰神宫的进化者一个一个的炸开,在这片地带形成毁灭风暴,该教被灭,众多进化者形神俱灭。

  嗖!

  下一刻,楚风挑着这个棕发神祇消失,出现在大渊边缘。

  神不是那么容易死去的,事实上,这个神还要反扑,还想对决呢,但是楚风没有给他机会,将他轰进大渊。

  小道士撇嘴:“爹,太没意思了,神都被你杀了,我还想在转世阳间前,沾染上几缕神血,为我娘稍微报仇呢。”

  他一直负责背着石狐,在旁观战。

  “下次给你补刀的机会。”楚风道。

  还有最后两个神在阴间,真要屠掉后,就彻底清净了,此后楚风就会前往混沌宇宙中。

  徐雀也在跟着,随时准备开启战斗状态,帮助楚风屠神!

  不过,目前来看根本不需要,以楚风准神王之实力,纵横阴间,清算掉几位神根本没有什么压力。

  阴间宇宙边缘,一艘朱红色大船上,散发着淡淡的威压,有神在盘坐,不是两人,而是三个,威慑整片阴间!

  楚风来了,带着小道士,身后还跟着朱焱。

  “楚风?!”

  “拿下!”

  “哈哈想不到你自己出现了!”有一位神大笑,心中喜悦,居然见到正主。

  但是,刹那间,他们的内心又都很不安,因为他们清楚,对方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过来,多半幼气。

  嗖嗖嗖!

  三位神居然都躲进混沌雾霭中,实在太谨慎了,第一时间脱离阴间,这样爆发神威的话就无所畏惧了。

  楚风神色冷酷,就等着他们进入混沌呢,他提着黄金神剑,跟了进去,他准备放手屠神。

  “嗯?神级波动!”三位神震惊,这怎么可能,一年的时间,这个阴间土著已经成神?不符合稠。

  就这样神战爆发,噗的一声,几乎是交手的刹那,楚风手中黄金神光暴涨,第一时间便将一位神祇的头颅斩落下来,神剑滴血!

  如果非要划分境界,楚风是神将极巅的存在,只差一线就是神王,哪怕是阳间的神也挡不。

  “啊”

  一位神惊悚,转身就逃,没入混沌中。

  还有一位神目光闪烁,迅速逃向相反方向,遁入阴间,他压制自身境界,冲着小道士就冲了过去。

  轰!

  火光滔天,徐雀出手,拦阻此神。

  而楚风站在混沌中,直接掷出武神之矛,噗的一声,将逃走向混沌中那个神钉在那里,让他身体炸开。

  哧哧哧!

  各种法则交织,楚风催动小六道时光术,在这片地带横扫,神光澎湃!

  论是头颅落地的神,还是身体炸开的神都可以一滴血重生,迅速再塑身体,但是现在却摆脱不了小六道时光术的侵蚀。

  他们刚刚再现出来,重塑肉身,便又开始惨叫,再次被分解,真正的形神俱灭。

  即便他们身上有替死符也不行,因为跟楚风相差太远,哪里比的上准神王!

  神性颗粒蔓延,全都被楚风吸收,还永祖物质弥漫,亦没入他的躯体中,成为他大补药,让他周身神霞氤氲,将他衬湍越发像个大魔王!

  另一边,徐雀与那个神开战,双方都压制在映照层次。

  “秀姐躲开,我要为我娘报仇,看我如何跟我父亲联手屠神!”小道士喝道。

  跟徐雀交手的神不屑,一个楔孩也敢大言不惭?

  但是,他也很焦虑,想要逃走,怕被楚风追击过来,斩杀之。

  他很想掳走小道士,但是,徐雀不给他这个机会,同时楚风也漫步过来了。

  “嗖!”

  他转身遁走,不敢恋战。

  “哪里走,看我翻天印,屠神!”就在这时,小道士大嚼。

  他将背在身上的石狐直接给砸了出去,对准向从这边突围的神。

  瘸腿天尊发呆,而后气的想跳脚,特么的,这还真是一对父子啊,这简直是mmp!

  被楚风扔出过去一次也就罢了,结果现在,又被这个小的当成板砖给砸出去了,又当了一回翻天印。

  冲过来的那个神起初还在冷笑,带着不屑之色,还想要趁机掳走小道士呢,主动迎击过来。

  结果下一刻他就悲剧了,彻底的惊悚,噗的一声,他被撞的骨断筋折,满身是血,自身四分五裂。

  疼,太疼了,他可是神啊,居然被撞断躯体,这是什么石材?他悲愤不已,简直是怨念滔天!

  他如果知道,这是一位天尊的真身,那就不会怨气冲霄了,他虽然为神,但怎么能跟天尊比身体强度?

  “啊”

  他在那里惨叫,而小道士则在那里咧嘴笑,眉开眼笑

  至于石狐则怒不可遏,脸如黑锅底,他怨念无边,这特么的不愧是父子,简直是一对天性一致的王八蛋!
  
网站地图 澳门皇冠网址 明发娱乐 老百汇娱乐网址 扑克王app官网
云鼎国际线上娱乐城 网络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环亚娱乐ag88手机官网 云鼎国际线上娱乐城
九州城娱乐网 利澳国际娱乐注册 个国家足球排名 澳门彩票网站
金沙城中心app 永利皇宫登入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玛雅娱乐三角魔阵
天天娱乐手机登录平台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下载 诚博娱乐APP下载 金沙城中心app
大盛娱乐 拉菲娱乐开户 亚上彩注册 鸿鑫娱乐 合一亚洲彩票
拉菲娱乐代理 汇丰在线平台 华裔娱乐注册 九号彩票注册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记录
天游娱乐贴吧 华夏彩票 万恒娱乐彩票 丰尚娱乐登录 银豹娱乐登录
满堂彩官网 银豹娱乐 拉菲时时彩 圣亚娱乐财富 幸运快艇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