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武天尊的后人洪玄都忍不住了,登上擂台,一身银色战袍发光,普照圣洁神辉,连发丝都根根晶莹,他的气质超凡脱俗。

  有些人即便站在茫茫人海中,也会显得众不同,会被一眼看出。

  洪玄就如此,周身散发白蒙蒙的光辉,宛若一尊年轻的神祇,他脚步很轻,鞋袜都是白色的。

  他的体外白光跳动,像是神焰,又像是一轮大日将他笼罩在当中,将他衬湍越发的超然在上,神圣强大。

  “体内流淌有天尊血液的阳间奇才,这等人物一出世,我们这片宇宙同境界的人就不要多想了,十个也打不过人家一只手。”

  残破宇宙的一位进化者叹道。

  难得的没有人反对,都非常认同。

  当然人们也设置了一个前提,洪玄不要被楚风的紫晶天雷覆盖。

  洪玄走来,一个人就宛若可以镇压这片徐地,压制的来自阳间的其他年轻天才都暗淡无光。

  无形的势震慑四方,让人敬畏,他超然在上,有一种坚定的信念,自信强绝无匹,可俯视这片宇宙。

  “同意与否?”楚风再次追问。

  洪玄还没有说话,后面的人不干了,他们来自阳间,都是非凡之辈,居然被提出这种无理要求。

  然而,洪玄却平静开口,道:“可以,只要你赢了我,随你疵,听你吩咐。”

  楚风点头道:“希望你说话算话,我手中这个‘嘤嘤怪’看样子多半不肯接受失败的现实,我估摸着她不会配合,干脆摔死算了。”

  他提着菲灵仙子,在这里掂量,还真想摔在地上。

  所有人都无语,这主太凶残了,那可是一位貌美如花、倾城倾国的阳间天才仙子,他居然一点也不在乎,要给摔死!

  “慢!”洪玄开口,他就在此地,如果任楚风杀掉菲灵仙子,还有什么威严?

  “我如果赢了你,立刻放开菲灵。”这是洪玄的要求。

  “好吧,暂时留下她。”楚风点头。

  “嘤!”这时,菲灵轻斡咛一声,又苏醒了,她毕竟非常强,恢复了感知,睁开眼睛再次看到楚风那张可恶的脸。

  然而,接下来楚风的话在她看来比那张脸还可恶,居然恫吓她。

  “你个嘤嘤怪,再侥话直接摔死。”

  听到这种话语,菲灵气的要吐血,这是什么人啊,懂不懂怜香惜玉,有没有风度?简直就是个恶棍。

  “瞪什么,翻什么白眼,你以为还能送我秋波,还是绝世丽人?你看你自己黑成什么样子了!”楚风拿出一块圣级铜镜,照在她脸上。

  “啊”

  菲灵仙子惨叫,看到那张黑乎乎的脸,她差点吓死,这是她吗?

  她的花容月貌呢,她的倾城容颜呢?现在不仅一张脸黑乎乎,连修长性改躯体都快成焦炭了,痛的她受不了。

  虽然她知道还能恢复过来,可是亲眼目睹自己变的这么丑,她还是受不了,简直是撕心裂肺般。

  最为可气的是,那个恶棍还在奚落,当面说她丑,自幼到现在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不漂亮,简直是荒谬!

  砰!

  她挣扎,想要摆脱楚风的控制,结果又抓狂了,才发现被捆的结结实实,手臂那么粗的绳索,像是昆牛马一般,将她给绑的结结实实。

  这她想尖叫,想杀人啊!

  “老实点,别叫了,你个黑炭头!”楚风教训她。

  “你”菲灵仙子实在受不了,又气又怒,再加上一身无法想象的伤,魂光不稳,险些又昏死过去。

  “嘤,气死我了!”她愤懑。

  砰!

  楚风直接给她来了一下,怼了她脑门一拳,这下她想不昏死过去都不行了,翻着白眼,带着恨意,就这么眼前发黑,失去知觉。

  “这下安静了,打死你个嘤嘤怪。”楚风满不在乎地说道。

  他看了看,直接提起菲灵,扔在了一个角落里,太随意了。

  这让阳间一群人面皮抽动,心疼菲灵,但是却不敢多说什么,总感觉这家伙有些愣,惹怒了有可能会辣手摧花。

  “来吧,洪玄,我的侍从!”楚风大喊道,这就开始认定自己赢了。

  同时,他毫不犹豫,又抓出几颗紫晶天雷,都不带掩饰的,看的一群人眼睛发直。

  不过,就凭现在有数几颗紫晶天雷,还有用吗?数一数就五颗而已,而且洪玄有了防范。

  洪玄笑了,风采自信,向前迈步走去,周身都是白光,化作一论神盘,将他笼罩在当中,神圣无垢,强大而超然。

  恍惚间,人们仿似看到一尊少年神王出世,要横推世间一切。

  “你的气场的确很强,但是,你扪心自问,是太武一脉的最强后人吗?”楚风在那里鄙视。

  这是什么道理?这种关头了,他还有闲心鄙夷别人,还让对手自己扪心自问,导致一群人都对他翻白眼。

  洪玄带着温和的笑,一点也不恼怒,同时他也不加掩饰,手中持着一面古怪的盾牌,银白锃亮。

  这是一块龟甲,雪白如玉,看起来符文闪耀,似乎非常结实。

  “嗯,没错,你们猜到了,这是映照级的盾牌。”洪玄微笑,主动解释,同时看向楚风,那意思是,来吧!

  阳间许多人笑了,这种盾牌不是他们可以驾驭的,一个弄不好会吸干他们,但是这种关头拿出来防雷最合适,洪玄体内有天尊血,应该可以动用几次。

  轰!

  洪玄动了,宛若一代白色的闪电,太迅猛了,不动则以,动则若雷霆,要一击必杀。

  同一时间大爆炸声响起,因为楚风将紫晶天雷掷了过去,哪怕看到那块白色的盾牌也没有字。

  轰!

  一击而已,天崩地裂般,擂台外的光幕都被打穿,同时,擂台剧烈发光,再次形成十道光幕,阻挡内部的恐怖能量。

  怎么回事?所有人都惊悚。

  地上,已经倒下去一大片,许多人浑身是冷汗,身体发软,站不住了。

  就在那一刹那间,光幕被打穿时,他们灵魂都悸动,在颤栗,忍不转臣服,想要叩首。

  还好,擂台上又出现十重光幕,挡住了那最后的恐怖气息。

  擂台上,楚风拎着菲灵仙子躲进一个硕大而又古老的黑乌龟壳中,这是映照级生物的遗蜕,是他从异域带回来的。

  同时,黑乌龟外还盖着一块盾牌,也是映照级的。

  不过,哪怕是在黑乌龟壳内部,他也还拎着一块盾牌,在那里装模作样地防御。

  因为,他扔出去的五颗紫晶天雷都是映照级的。

  可想而知洪玄遭遇了什么,这也是擂台的守护光幕最初被击穿的原因。

  那块雪白的盾牌四分五裂,最终被轰碎了。

  洪玄整个人也横飞出去,撞在擂台边缘的石柱子上,满身是血,接着又浑身焦黑,他身上的一件强大的战衣也瓦解了。

  超然尘世上、宛若神祇的洪玄,到头来也跟焦炭似的,伤的比菲灵还要重,若非他体内的能量帮他化解,刚才可能就死了。

  即便如此,他也丢掉大半条命,满身骨头断了不知多少根,从头到脚黑的吓人,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不断过电。

  楚风的黑龟壳也破烂了,被轰出一个大洞,因为在这么近的距离内,爆发的映照级能量是无差别攻击。

  他提着菲灵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地上的洪玄,又看了看自身这边,不禁仰天长叹,道:“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擂台下全本鸦雀无声,但是现在,一群阳间人无法忍受,有些受不了他,这是在讽刺洪玄吗?

  “叶昊,你太过分了,卑鄙无耻下流,又一次用紫晶天雷,不算是真本事,而且伤人后还这样长叹,是在羞辱与讽刺吗?”有人吼道。

  “一边呆着去,少自作多情,我是在悼念黑龟甲,这是我师傅留给我的,结果就这么碎掉了,可悲可叹复可怜。”

  楚风曳叹气,然后果断而麻溜的冲过去,扯出一根绳索,将体内流淌有天尊血的洪玄给捆了起来,就跟绑牛羊般。

  许多人眼睛都直了,连洪玄都翻船,被他拿下,真是让人瞠目结舌,不敢相信,那可是天尊的后人啊。

  楚风开口,道:“各位,天尊后人成为我的侍从,阳间仙子已成为我的侍女,值此之际,我有个想法,咱们共谋一件大事!”
  
网站地图 龙8-APP下载 凯发k8 澳门皇冠 股民微信资源
在线娱乐注册 188比分官方 棋牌电玩娱乐城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正规天天娱乐 万博体育安卓 香港太阳娱乐公司 澳门大小单双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 王牌国际娱乐app下载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 现金网排名平台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金马国际娱乐网址下载 齐发娱乐 博赢彩票公司
天游娱乐怎样 丰尚娱乐合法 鸿运彩票注册 圣亚娱乐 幸运彩票
大神娱乐 圣亚娱乐网址 拉菲平台官网 518彩票 一号彩票会员注册
彩吧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下载 恒彩计划 网上彩票投注 如意娱乐怎样
汇彩彩票网 9号彩票注册 拉菲娱乐平台 满堂彩58599官网 98彩票网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