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碧绿的城池,恢宏而壮阔,但整体都是木质结构,这么雄浑的木城实在罕见,最起码在场的人此前都没有见过。

  楚风看了一眼洪玄、菲灵仙子,发现他们脸上也都露出惊疑,不能平静,来自阳间的天尊后人都如此,足见此城之可怕与不凡。

  “小弟,小妹们,你等谁在阳间见过如此样式的古老城池?”楚风开口询问。

  阳间的天才都感觉腻歪,你一个残破宇宙的土著而已,也敢称呼我们为小弟小妹?尤其是几位天才女子,平日被人称作仙子都习惯了,现在被人叫小妹,真是岂有此理!成何体统?

  但是,她们也没有翻脸意愿,等离开这片试炼之地再说,不想现在付出代价毁诺。

  阳间没有这种宏伟的木质城池,有些人来自天尊门下,见识自然超凡,可是,这种绿油油的木材筑造的巨城,鱼诡异,摸不清根底。

  谁愿用木料?一把天火可焚烧干净。

  “这座城池鱼怪,菲灵师妹你怎么看?”洪玄开口,银袍猎猎,周身都是神圣的白光,伴着光雨,整个人超尘脱俗。

  他带着笑,牙齿莹白,气质温润如玉。

  菲灵对他嫣然一笑,道:“好像在一本非常古老年代留下来的手札中见到过一副残图,只是芋有些模糊。”

  这两人的见识超于其他人,自顾相谈起来,将楚风都无视了。

  洪玄点头,道:“嗯,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了不得了,有可能跟进化史上非常古老的时期的某一关键节点有关,涉及到进化史的分岔路。”

  残破宇宙与絮间宇宙的人都皱眉,虽然听着这当中有很了不得的事,但终究是不了解当帜隐情。

  楚风就不一样了,他跟石狐相处时间不短,深知一些旧事,所谓的进化史上的分叉路,那是相当恐怖的。

  几个节点,几个极经璨的古老时期,进化之路曾分叉,而他们现在所遵循的只是其帜一条路。

  按照推理,在某几处节点,应该有更恐怖的路才对,可是那些进化文明的辉煌之光普照在何方?

  阳间的其他几位天才也有个别人惊呼,显然曾隐约见听到过隐情,但是具体不知。

  楚风琢磨片刻,谨慎接近城池,去探查此地的奥秘,高大的城墙木料为一整体,不像是拼凑起来的。

  这相当的诡异,这得是多么粗大的古木,纹理清晰,绿意点点,略带古朴暗淡的莹光。

  他已经试过,这座城坚固的过分,别说圣器伤不了,他悄然取出一口神级战剑都没有办法在上面留下痕迹。

  至于洪玄、菲灵等也都在摸索,这可能涉及到文明的分叉路,进化的另一个方向,自然让他们心绪起伏,很想有所收获。

  “越过木城,此身不朽,魂光永存,是为上苍仙。”楚风看着城墙上的字,对洪玄等人道:“你们的长辈有些变态,纵然他们为神祇,能越过此城吗?居然让我们来这里试炼。”

  他自身就是神将,已经感觉到,这城中太恐怖,有莫名的光晕逸散出来,让他都心中不宁。

  一旦接近此城,便无法飞行!

  这是很不好的征兆,楚风身为巅峰级神将都不能飞行,得是多么可怕的事,这里有莫名的压制。

  在远处腾空,向前望去,城中一片黑暗,这座城池仿佛无穷远,连着宇宙洪荒,居然看不到前路痉。

  片刻后,楚风谨慎的攀上城墙,向前眺望,入目之下,内心震撼。

  只有才城墙上才能观看到一些东西!

  此时,洪玄、菲灵等人见他如此大胆,也都跟了上来,站在城墙上。

  城中,那是时空乱流,那是光阴碎片,那是漂概的各种史前痕迹,让他们的心灵受到巨大的冲击。

  时光碎片起伏,像是一段岁月长河被截断,被打穿,被人禁锢在这里,那片地带一片迷蒙,宛若连着一个无娟月前的世界,像是可以从那片时光碎片飞舞之地逆溯进那古老的时代与世界中。

  此外有些木质殿宇,都是半截的,残缺的,带着晶莹的光泽。

  “我看到了什么,那是起源之树?!”菲灵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

  宏大的城池中,漂概半截古树,很磅礴,非常的巨大的,枝干粗糙,横亘在那里,占了很大的空间。

  半截古树上只有那么几片叶子,可是每片叶子上都托着一颗星球。

  当年的一战打到什么地步了?这可是起源之树,在混沌中都生长出来的先天至辈物,威能无穷!

  据悉,阳间某一超级古老时代的大能曾炼化一株绪,手持它便可刷落天下万物,诸敌避退,天尊横尸,莫与撄锋。

  这东西又叫秩序之树,可将一个人的能量、神通等放大,发出无敌一击!

  楚风看了又看,他觉得一时间没有办法越过此城。

  事实上,一旦越过此城,城墙上有提示,是为上苍仙!

  可是,一旦失败的话,那估计永世不得超生。

  楚风叹气,他估摸着试炼可能要失败。

  既然如此,他很想在这里将洪玄等人都干掉算了,先收点利息再说。

  不过,还没咏最后关头,他倒也没有急着出手。

  随后,人们散开,沿着城墙而行,在四周探索与寻觅。

  楚风撇开这些人,包括元魔与紫鸾,自己找了一个地方进入地下,他想接近地基看一看。

  这一下潜就遇到危险,强如他身为神将都差点覆灭,更遑论是他人?

  他极速后退,且早有准备,第一时间躲进石盒中才逃过一截!

  他愕然发现,这城下所谓的地基有古怪,有莫名而古怪的一种可怕的“势”,差点将他震碎!

  哪怕是躲在石盒中,他都阵阵心悸,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须知,连横渡危险重重的混沌海时都不至于此。

  这不是什么能量,而单纯的只是一种古怪的“势”。

  他惊悚,躲在石盒中向后退,接着又向下潜去,进入土层最深处,去看个究竟。

  到最后,他真的震惊了,发现了可怕的真相!

  根本没有所谓的地基,深入地下一段距离后,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城池基石!

  “这是残城,曾被人斩断?!”

  楚风大受震动,有些不敢相信。

  他可清晰的记得城墙的那行字,一旦越过此城,那意味着高高在上,不朽不灭,那评价太高了!

  可是,谁能想到,它已经被斩断?

  仔细凝视,整座城池像是被人一焦腰斩断,下半截不知道去了那里,只留下上半截,坐落在这里,埋入土层中部分,因此看起来还像是一座完整的城池。

  断面平整与光滑,却蕴含着恐怖的“势”,竟有镇压古今未来之气息弥漫!

  因为,楚风尝试扔出去一杆神级短矛,结果无声无息,在那古老城池底部的断面前瓦解了,化成齑粉。

  只要进入一定距离内,天下万物皆被压制的崩溃。

  “这一剑简直是要斩断万古,我躲在石盒中居然都在心惊肉跳,太恐怖了!”楚风神色无比的严肃。

  他向后退,同时又在下潜,压力顿时变小,他知道如何横渡整座木城了,虽然是壬,但是完成试炼不成问题。

  下潜足够远,那所谓的断面,那镇压古今未来的一剑“大势”,便不会针对他。

  “嗯,那是什么?!”

  一页信纸?

  楚风瞳孔收缩,他盯着城池之下。

  这里非常空旷,被一蕉断后,宛若一片宇宙大峡谷般,而在那里,时光乱流起伏,并伴着一张泛黄的信纸。

  这实在有些荒谬,时光碎片,空间乱流等,足以绞杀神祇,可是,那页不知道什么年代留下的信笺虽枯黄了,但却还在沉浮,完好无损。

  就在这时,楚风突然听到了一种声音,像是黄钟大吕般,振聋发聩,让人警醒,宛若醍醐灌顶,连心灵都在被涤荡。

  “终有一天,你们会来”

  这像是从亿万载前的岁月中传来,带着无尽古远的气息,震动整片时空!

  楚风鱼发呆,这是谁在说话?

  然后,他看到那张枯黄的信纸在发光,而且是光芒大盛,在上面有一些古老的文字,宛若活过来,在跳动。

  但是,他根本不认识。

  那些字像是大道的载体,又像是承载着整片的古代时光,非常的可怕。

  接着,他看到了一道身影,看到了一个人,在那里爆发,显化出亿万年前的一幕!

  坐了大半天长途车,很晚才回家,然后更新就羞愧了,这么晚,只有这一章了,不过总算是回家了,明天可以努力了。
  
网站地图 tsv天时娱乐下载 集美国际娱乐场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极盗者海报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系统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w88优德 澳门彩票网站大全
天天娱乐 永利皇宫 哈瑞斯线上娱乐 龙8官方网站
2017世界杯足球星排名 优乐2 龙8手机app 手机百家乐app下载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吉利娱乐注册 金沙城APP 大发国际娱乐APP
大洋在线娱乐 梦幻娱乐平台 腾讯分分彩开奖 新生娱乐平台官网 七彩平台
官方一号彩票 聚富彩票网线路稳定 一号彩票手机 鼎尖娱乐网页 兆彩票注册
登入亚彩会 满堂彩88官网 一号彩票 拉菲娱乐正网 幸运飞艇人工网页计划
幸运飞艇人工网页计划 无极娱乐注册 彩九彩票手机客户端 恒彩彩票平台 欧亿娱乐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