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楚风灵魂都在颤抖,他有一种体悟,不像是错觉,这天地万物,一草一木,宇宙时空都在一幅画卷中,他们都是画中人,画中物。

  可是,又是谁在俯视着他们?

  这让人惊悚,不寒而栗!

  冥冥中有一双眼睛,还是有无数双眸子,透过苍穹,撕裂万古,在低头俯视这一切?

  他用力曳,很难相信这是真实的明悟,他在心中自语,这是一种时空错乱的体验,并不为真。

  砰!

  在楚风心中不宁,神游虚无间时,外面响声如雷,震动木城。

  石盒发光,也是在这个时候,他发现这石盒越发晶莹,迅猛璀璨,并澎湃出白雾,遮拢自身。

  这有些古怪,石盒其形混沌,不可名状,早先的四四方方,不见得是其真体。

  而今它被雾气环绕,天物自晦。

  四野,一幅又一幅寂静无声的画面映照,楚风仿佛穿梭于斑驳古卷中,一处景物一纪元,行走于亿万载岁月的积淀间。

  石盒在轻震,发出奇特的声音,似天地初开,混沌始演,万物萌芽,又像是重头开始,古今皆在复轮转中,指引回归路。

  轰!

  最终,他在出神之际,一声巨响传来,他骇然抬头,透过石耗缝隙间,看到时光碎片浓郁之地起伏,而一张枯黄的纸就在眼前。

  石盒跟它即将撞上!

  此时,楚风越发的觉得,人生过往,宇宙时空,都凝练在一张画卷内,有人在俯视这一切。

  最后一声大爆炸般的声响传来,石盒跟信纸撞在一起,光芒滔滔,震散时光碎片,符文淹没此地。

  楚风发懵,石盒彻底闭合,留下的最后一道缝隙也消失。

  最后的刹那,他看到了什么?枯黄信笺化熔化,化作流光,跟石盒纠缠着。

  同时,他看到了一道身影,以及波澜壮阔的大战,不可想象,无法描述,到头来他看到那伟岸的身姿,一剑扫出,气吞古今未来!

  直至,天地静止。

  这样的人都在元搏杀,不知生死结果。

  接着楚风又看到帝字凌空,剑鼎齐鸣,有后来者打破樊笼,进入那战承,那是进化史上另一处节点崛起的强者吗?

  还是说,一切都是轮回,只有一个人?

  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了,石盒已经闭合。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界剧震停止,楚风还在闭着双目。

  一息间,宛若万古那么久远,他内心如有狂澜,眼前钢一些匪夷所思的残碎画面,但又自他记忆中快速消失。

  这是大世的轮回,还是他的轮回?怎么会莫名钢一切景象?今天之经历,对于他来说,匪夷所思。

  “是这石盒还是那信笺,想要映照进我心中一些东西吗?”楚风这样为自己解释。

  当石盒暗淡,不再发光,彻底稳定下来后,楚风觉得应该脱离危险地带了。

  他轻轻开启石盒,果然脱离木城范围内。

  石盒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回头遥望,那信笺也不见了。

  嗖!

  他转身就走,离开这片神异之地。

  在途中,他神游太虚,魂光闪耀,刚才经历了一些画面,让他颇有一番体悟,居然在这个时候捅破了进入神王领域的最后一层窗户纸。

  他的体内有莫名而复杂的纹络在交织,从血肉到骨头,再到魂光,都密布上神秘的纹络,那是神王之力。

  或许也可以说,那是秩序的演绎,属于他的明悟在化作道之碎片,体现出来。

  他的身体在蜕变,现在所有细胞活性都在增强,迅猛变化中!

  “不好!”

  楚风第一时间躲避进石盒中,而后驾驭它,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混沌,用究极至宝彻底掩盖自身的气机。

  因为,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引起阳间降临者的注意,也他不想于此时渡劫!

  他还想做大事,干票大的呢,现在怎能暴露?

  并且,神王劫可不是说说而已,真要出现,多半欲仙欲死,哪怕是在阳间,这种劫没有人庇护,都是要死一片准神王的。

  石盒不发光,很暗淡,如同一辆埃贯穿残破宇宙的星空,极速冲进混度中。

  不久后,楚风选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冲出石盒,自身所有细胞活性剧烈增强,疯狂吸收他当初积淀在体内的神性粒子与道祖物质。

  他在神将巅峰层次时,干掉的神可是不是一两人,而是先后两批,也可以称之为两群神,包括准神王,运转小六道时光术,汲腮有,积累太深厚了。

  早先,他用不上的神性粒子和道祖物质现在全面激活。

  这一次,楚风的进化,可不是破入神王那么简单,而是修为一路飙升,体质有些吓人。

  他宛若在脱胎换骨,他曾经在异域经历百年沧桑,而现在在逆生长,险些在回归少年时,不过最终被他强行稳固在弱冠之姿。

  他可不想再次成为一个偏嫩的少年,他需要一具黄金年龄段的体魄。

  周身细密的纹络宛若闪电划过所有细胞,演绎到极致,神王秩序在生长,烙印人体中。

  与此同时,楚风也正视到一个问题,体内有一粒种,那是新我,被滋养,在再生,终究是要化作神胎出世。

  而且,他感觉到了一种无比强烈的渴求,源自那粒种,像是现在就要坡体而出。

  同一时刻,他现在的肉身,原本的魂光,竟传出一阵哀意,头皮发麻,像是预附自身终要被终结。

  下定决心,要走最强之路,这不正是最好的疡吗?

  可是为什么,心有哀意,为自己而恸?

  一时间,楚风带着悲凉的心境,呆呆站混沌中。

  轰!

  天劫来了,尤为可怕,将他劈翻出去。

  还好,这是神王劫,并非混沌中所诞生那种毁灭雷霆,不然的话,就是他再强大,不达天尊境也要化作飞灰。

  楚风开始渡劫,同时带着一种莫名的哀愁,心中大恸,审视自身。

  那粒种真的要出世了吗?最强路本就是打破旧的自己,神胎出世,塑造出一个究极最强的新我。

  “忍不住啊!”

  轰!

  到头来,楚风引天劫入体,劈杀那粒种!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他所练的是残法,因此心境不稳,到头来要破功。

  还是说,另有一种可能,这是直觉在预警吗?在告诉他,必须要终结这条路。

  不管怎样说,现在他自己动手了,要干掉那粒种!

  不等新我诞生,他只要现在的自己。

  轰!

  神王劫入体,全部轰向那粒种,同时他自身也等于在经历最为可怕的冲击,这不是洗礼,而是真正的生死劫难。

  不知道过了多久,附近的混沌都被打崩了,一片虚无。

  楚风身体破烂,重塑了不知道多少次,滴血重生,断骨重塑,演绎神王之神迹。

  但是,他又一次又一次被轰的惨不忍睹。

  还好,这不是混沌深处地带,没有引来那种至强雷霆,只是他自身的神王劫。

  到了最后,他终于熬过来了,那粒种碎掉,在他运转盗引呼吸法时,流光成片,从碎裂的种中,向外扩张,犹若汪洋起伏,神性粒子与道祖物质太多,融入他现在的肉身与魂光中。

  他在被反哺!

  “最强路被中断,我还有什么办法走向最强?”楚风轻叹,他在感受自身的变化。

  体质在提升,进化路上,一跃而起,他冲向神王中期之上!

  这种进化速度,堪称修行界帜神话!

  但是,他也知道,这不是最强路,进入阳间后可能会被许许多多的天才压制,让他蹙眉。

  可是,刚才他真的无法自制,管不自己,一种本能直觉让他干掉了自身那粒种。

  以自己的血肉与魂光为异土,催生一粒种,诞生新我,斩掉旧我,这么做凭什么?!

  “这是旧我的不甘,从而反噬,还是真正的本能在预警,我不知!”

  楚风沉默,他不知道这样做究竟对不对,但是,他的进化路在今天改变了,他要想好进入阳间后的金光大道。

  阳间被称为天才者,都太可怕,他拿什么去争雄?必须要走好每一步!

  楚风有惊无险,渡过神王劫。

  在混沌中,他盘坐两天,体悟自身的变化。

  第三天,他起身,进入残破宇宙,径自赶向最后的战场,最后的试炼地,能否悄然通过,闯到阳间去?

  在这里,楚风看到一些故人,有映无敌、银发小萝莉、映谪仙、元世成、元媛、朱雀仙子等人。

  此外还永族、佛族的故人等。

  阴间天才俱聚于此,跟残破宇宙的本族人,比如谪仙窟、弥陀寺、始魔殿等走在一起,最后闯关试炼,要进阳间。

  对于这些人来说,问题不是很大,九成都要被带进阳间。

  楚风来了,白衣出尘,展现的修为是圣者境,气质出众,正是黄金岁月、指点江山时。

  属于他的最为关键的时刻要来了,一切都将有结果。

  “兄台,你来自哪一族?”有人上前,热情的打招呼,看到楚风如此年轻就已是圣人,感觉很吃惊。

  这比残破宇宙的九啸还要天赋惊人,可比肩阳间诸道统的那些天才吗?

  “我是石凡。”楚风平静地答道。

  “石凡?”有人诧异,因为,早先听那叶昊提及过,他有个师兄,似乎叫石凡,还真有这样一个人。
  
网站地图 永利皇宫 神州娱乐棋牌 万博体育平台网 平台线路检测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同乐城博彩 澳门金沙
金沙城APP 齐发国际老虎机 永利赌场官网 齐发国际
足球世界排名最新 手机验证送38 澳门赌场在线 优乐国际游戏
百合娱乐网 最新国家队排名 万事博网址 明尼苏达足球世界排名
凤凰彩票版权所有 彩吧娱乐平台 世纪彩票 678开彩网 江苏快3官网
凤凰彩票网站 最权威的彩票网站 678彩票网网址 汇丰在线官网 财富彩票
必发彩票注册 诺亚娱乐代理 亚上彩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天易娱乐登入
伯爵II 天游娱乐挂机 永盛彩票 博猫游戏直属 8天游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