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呼喝半步天尊跪接法旨,这楚风真的疯了吗?!

  但是,众人才错愕,便感觉头皮发炸,浑身龟裂,通体流血,所有人都承受不住,全部跪下去了。 .

  不由自主,诸神对着楚风这里顶礼膜拜!

  他们的身体背叛了本心,全都不受控制,这是源自本能的敬畏,像是食草动物见到兽王,天生恐惧。

  所有人都战战兢兢,根本就站不住,浑身瑟瑟发抖,跪在地上,不断叩首。

  这还是楚风控制天尊法旨,主攻前方的结果,不想伤及残破宇宙的人,不然的话,这片地带必然完了,众多进化者全灭!

  一张金色的法旨飞了出去,被楚风当成板砖使用,直接砸向纪鸿,金光亿万缕,大道碎片澎湃,如同山忽堤,呼啸而去。

  这种威势太猛烈了,谁与相抗?

  途中,在这个方向有些神,结果全都颤栗着,都不能动弹了,如同雪花突然遇到洪炉,在瞬间就熔化,蒸发个干净。

  这一画面,让天地为之而哀鸣,众多进化者伏在地上,浑身痉挛,灵魂都在哆嗦,都在抖动,不敢抬头。

  如此可怕的嘲,惊撼了所有人!

  这就是天尊法旨的威力,轻灵地飞过去,它所绽放的大道碎片就让沿途的神全灭,没有一点的悬念。

  “啊”

  八位金袍神王怒吼,发出凄厉的咆哮声,他们想要躲避,谁敢跟天尊法旨撞上?那是找死啊。

  可是,根本就来不及了,天尊法旨被楚风激活,突破时光的限制,打破天地中某种桎梏,刹那就到了。

  到头来,八大神王不得不拼命,周身能量物质沸腾,魂光更是轰鸣,想要保自身,旧能的活下去。

  可惜,他们多想了,天尊法旨所过之地,纵为金袍神王,号称这个领域帜顶级强者,也都在炸开,他们的臂膀,他们的胸膛,全都化成血雾。

  同时,他们刻意保护的头颅还有他们的魂光也出现细密的裂痕,接着砰的一声全面的瓦解开来。

  “不!”

  八大强者何其恐怖?

  任何一个行走在世间,都会被各族所敬重,成为一些强大王朝的座上宾,但是现在呢,他们比稻草人还不如!

  最后时刻,他们也只能发出一声不甘心的怒吼声,充满悲愤,带着一腔的怨恨还有屈辱,全部解体,死个干净。

  八大金袍王者一个人都没有剩下,消失的干干净净,连最后的八团血雾都蒸发干净,形神俱灭。

  四野,只有粗重的呼吸声,没有任何一点喧嚣,众神都跪伏在地上,瑟瑟发抖,心翟寒。

  这就是天尊的威势,此法旨抵的上天尊一击,谁与撄锋?

  不是这个级数的存在,哪怕来再多的人都没用,强行上去拼命也只能枉死,不会有任何的希望。

  这一切都在电光石火间完成,超越了时光的禁锢,快到诸神都还发懵呢,八位金袍神王就归西了。

  “吼!”

  神将级的凶兽在嘶吼,那是半步天尊纪鸿的拉车神兽,现在皆人立而起,想要遁走,想要拼命,但有什么用呢?

  神王都死了,更遑论是它们?即便有纪鸿的符文光芒保护也不行!

  六头形如狮子、满身是青色鳞甲的凶兽都在第一时间炸开,而后血与骨又焚烧起来,化作灰烬。

  至于那辇车也寸寸断裂,迅猛的化成齑粉,这可是阳间天下箱的天材制作成的宝车,现在脆弱如纸糊的般。

  “天尊救我!”

  早先喝斥楚风的童子,现在惊悚大叫,当然是以魂光传声,真正靠嘴说话根本来不及,法旨突破这片宇宙速度的极限。

  纪鸿倒是想救,可是自顾不暇,他被那亿万缕金光锁定,被恐怖而磅礴的法旨罩落,他自己还想逃走呢!

  “啊”

  那名童子惨叫,魂光崩开,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他从头到脚都在瓦解,成为一团血雾,而后消散。

  另外一位童子也惨死,肉身与灵魂全灭!

  砰的的一声,纪鸿的辇车炸开,天材地宝碎片才飞舞而起,又成灰烬,那半步天尊的恐怖血气在激荡,但却也在燃烧。

  这一幕足以震动世间!

  别说其他人,就是楚风自己都有种悚然的感觉,他已经估量过金色法旨的可怕程度,但是却没有想到,还是低估了,竟强绝到这一步。

  八大神王、半步天尊的战车等都跟瓷器般脆弱,触之便崩!

  现在轮到纪鸿!

  楚风后背生出冷汗,当初幸亏他在第一时间利用石盒收走天尊法旨,不然的的话在混沌中截杀阳间诸神时,被对方找到机会用法旨对抗,后果不堪设想!

  纪鸿发怒,堂堂半步天尊降临在这片残破的宇宙,需要众生膜拜才对,可是现在他遭遇了什么,大难临头!

  强大如他,如果谨慎戒备的话,绝对能躲避过去,但是他大意了,俯视这片天地万物与苍生,怎么会将一个土著看在眼中?

  结果,残酷的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

  自从一开始,法旨激活后,便锁定了他,让他头皮发炸,至于其他人都是遭遇波及而已,不是法旨的主攻对象。

  金色法旨进入连着阳间的通道后,铺天盖地,不给纪鸿腾挪的空间,任他怒吼,爆发神威,都遭受天尊之威的压制。

  他是半步天尊不假,但只是半只脚踏进来,还算不上这个级数的真正生物,因此满身是血,骨断筋折,肉身在崩坏,遭遇了重创。

  “唉,这法旨终究是残缺的啊!”楚风在叹气,不然的话,完整的法旨多半能够将纪鸿给杀死。

  纪鸿大怒,他都这么惨了,那杏还在说风凉话。

  轰!

  金色法旨爆发,攻势并未终结,它在四分五裂,但是在这一过程中却更可怕了,全面瓦解时释放无穷的能量与符文,给予对方重创。

  噗!

  那通道在轰鸣,混沌在炸开,界膜都被打穿了。

  “啊”纪鸿惨叫,他的身体四分五裂,强大如他也支撑不住,肉身被毁掉,即便可以滴血重生,所受重创也是不可想象的。

  若是他的对头这样杀伤他,此时他就认了,同级数争霸有胜就有负,没什么可说的。

  可这是阴间一个辛著所为,险些让他遭遇杀身之祸,将他生生轰到界膜中,几乎要殒落,狼狈不堪,他怎么能容忍?

  连接着阳间的通道几乎毁掉,很长时间过去,那里都是能量乱流,混沌气澎湃。

  纪鸿艰难的开辟道路,非郴容易地再次打通一条卸,再次钢身影,满身是血,披头散发。

  对于一位半步天尊来说,这太憋屈了,从未有过这种经历,这种遭遇实在太惨!

  “楚风,乱葬岗帜肮脏土著,你还有什么话可说,我不虐杀你万载岁月,誓不成天尊!”纪鸿发怒。

  半步天尊一怒,发出誓言的话,注定会流血漂橹,大地尽赤红,是这世间非常恐怖的一件大事。

  然而,让他愤怒的是,秘境中所有人都被他的气息压制的跪伏在那里,瑟瑟发抖,唯有那个土著还依旧完好如初,站在那里,不为所动。

  楚风手持石盒,抵住了半步天尊的威压,不被他的气势所慑,屹立承,昂首而无惧色。

  “纪鸿,你话可真多!”楚风淡然说道,眸子冷漠,站在承,修长强健的躯体如同神魔雕像,稳重而镇定。

  纪鸿抬手就想一巴掌拍死他,对方居然跟他这么说话,到底谁是半步天尊?

  这个土著直呼其名,还这么的冷静,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甚至做出俯视的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楚风是天尊呢,这让纪鸿大怒,对方这是在酗他,也是在羞辱!

  凭什么,一个小的土著敢这么大剌剌,不知死活。

  “所谓的蝼蚁,没资格仰望苍穹,折磨你一万年!”纪鸿宣判,法音激荡,大道碎片飞舞,宛若黄钟大吕在震动,压盖整片世间。

  然而楚风冷笑着,不为所动,道:“纪鸿跪下来,继续接本王法旨!”

  在说话前,他手中便用已经金光一闪,神辉万丈,从石盒中飞出去一张完整的天尊法旨,向前轰杀过去。

  那重新开辟的通道很窄,并不是很宽,纪鸿瞳孔收缩,想躲避都艰难,又来不及了,此时此刻,他真的很想骂一句粗陋的脏话:我x!

  一张金色法旨遮天!
  
网站地图 都是玛雅的平台 a8娱乐官网地址 亚博app下载 永利皇宫娱乐网址
扑克王app官网 澳门和记博彩集团 柱头灯安装场景图
龙8娱乐 龙8手机ptapp下载 澳门大小单双 A8吴乐
澳门赌场app下载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站 207世界杯足球排名 全世界足球排名
明发娱乐 大发国际娱乐app 城博国际app 利记官网
彩票登录网址 BA娱乐 凤凰娱乐注册 圣亚娱乐 娱乐平台登录
盈彩网彩票 梦幻娱乐平台 吉利彩 名人彩票官方网站 充值天游娱乐
中国现在的建筑材料 幸运飞艇六码在线计划 久赢娱乐 澳利娱乐开户 鼎彩票
拉菲娱乐 丰尚娱乐主管 拉菲娱乐代理 亿宝在线注册 如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