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武来了,这可是一位真正的天尊啊,广袤的阳间大地上有些区域有他的神庙矗立,供奉着他的法相,让各族供奉。

  现在,这种传说中的人物出现,令人心颤,灵魂都在发抖。

  到了天尊这个级数,已经可以在阳间博弈,是真正可以让天下风云激荡的强者,高高在上,活过漫长岁月,掌握究极之法。

  别说他们,就是这些人的弟子亲临,都是一踌大的风暴,可让一个王朝兴衰更迭。

  秘境中没死的人叩拜下去,顶礼膜拜,无比虔诚,有些就是太武一脉的徒子徒孙,见到开教鼻祖到来,激动无比。

  无穷岁月以来,世间所能见到是只是这种生物在各地神庙中的塑像,哪里可见血肉之身?

  太武面无表情,右手掌心中一团血与魂光在跳动,而后他一声轻叱,将一道身影重塑出来,正是纪鸿。

  纪鸿还没有死,最后关头险些形神俱灭,激活了他师尊留给他的一枚古符,召唤来太武的一具化身。

  这依旧不是太武的真身,他没有时间出现,一年来都在跟宿敌对峙,不可能亲自赶来。

  “师傅!”

  纪鸿复活,顿时伏在地上叩首,他既是羞愧,又是愤怒。

  他可是半步天尊,几乎被杀死,迫不得已惊动他的师尊,这让他脸膛发烧。

  要知道,这并未是同阶的对头造成的,而只是阴间的一个辛著,竟让他险死还生,当真是丢脸到家。

  “师尊,给您添麻烦了!”纪鸿跪在那里,轻声低语请罪。

  他知道,自己的师尊跟那位宿敌斗争到白热化,不然也不会无比渴求失落在阴间的那件至宝,现在无暇分身。

  今天能够显化一道化身来救他,着实不易。

  太武天尊点了点头,无比的遗憾,因为他已经知道,不久前那个土著出现了,带着阳间的究极瑰宝。

  可惜啊,这次又差了一点点,擦身而过,依旧无缘!

  再次亲临阴间?他是说什么也不会这么做了,如果再损失一具化身,他阳间的真身都会不稳固,会被对手所乘。

  众人看着半步天尊都跪伏在地上,对太武那么恭敬,越发感觉到压力,超然在上一教鼻祖过于恐怖。

  随后,太武消失,回归阳间。

  “我去杀敌!”

  “我会为师尊却那件瑰宝!”

  纪鸿开口,连说两句话,他要前往阴间宇宙,彻底豁出去了。

  刷!

  天空中降落下一张法旨,这是太武留给他的,可庇护他横渡阴间的混沌海,这是支持他过去走上一遭。

  那件秘宝对太武来说至关重要。

  众人震撼,谁都没有想到会发展到这一步!

  轰!

  纪鸿动身了,从这片秘境消失,无数人心悸,疯狂追了出去,恨不得跟着前进,想要看一看最终的结果。

  但是,凭他们怎么追的上,只看到他进入星空,步入通向阴间宇宙的混沌中。

  哧!

  不过在他离开前,他从的天灵盖那里飞起一团真血与几许魂光,他也是做了防备,怕遇到意外彻底死去,留下后手。

  “纪鸿天尊等一等,我们愿意随行!”

  有神王大喊,但是早已来不及,这是刚从阳间过来的强者,想要见证接下来发生的大事件。

  纪鸿渡过混沌海,成功过来了,他压低自身境界,怕引爆大渊那里的危机!

  他的真身在站在混沌中,眸子阴冷无比,今日遭逢奇耻大辱,他怎能忍受,必须要杀了那个土著,夺走至宝。

  “你走不了,我已经触及过你的本源气息,我相信走遍这片宇宙终究是能将你寻到,让你生不如死!”

  纪鸿英俊的面庞上写满森冷,他曾发誓,要折辱楚风一万载,不可能让其简单的死去,不然何以解心头之恨。

  半步天尊来了,还没有真正踏足阴间,就已经引发这片宇宙的轰鸣,剧震不已,许多生命星球上的秩序在和鸣。

  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变故,絮间宇宙相对于大阳间进行对比的话,不过是沧海一粟,非常渺小,犹若尘埃。

  纪鸿亲自赶来后,他确定,这只是一处乱葬岗,不像传说中的大阴间。

  “我来了!”他冷漠地笑着,带着无边的杀机。

  哧的一声,一具化身从他体内冲出,并被他压制到映照层次,就这样走入的阴间星海中,要去杀楚风。

  嗡的一声,第二具化身出现,也进入絮间宇宙,一步迈出便是星斗转移,瀚海星空倒退在后方。

  他的真身屹立在混沌海中,没有过去,他相信,哪怕真有变故,有意外发生,自身也不会出事。

  真身无恙,一切就安好!

  他心中有一团火在焚烧,很想血洗阴间,若非忌惮大渊,没什么不敢做的!

  “楚风出来吧,我已经失去耐心,宁可舍弃化身,今天也要大开杀戒,血洗四方,除非你出来,不然我豁出去了!”

  纪鸿喝道,震动星空,他的两具化身在各地行走,在许多生命星球上出现影迹,其音隆隆。

  于此之时,大阳间世界,即便是一隅之地都有亿万里疆土,广袤无垠,山岳雄浑,大河滔滔。

  这片洪荒大地上,精粹流淌,道祖物质偶见,仙雾缭绕,山河无比的壮丽与瑰美。

  今日,一则消息传来,在各地间引发热议。

  阳间排位在第八的神祇赤铭死了,折落在阴间,被那里的土著扼杀。

  不仅如此,太武的亲传弟子半步天尊纪鸿也险些被人轰杀,最后靠他师傅救场。

  “真的假的,不是有消息传回来,说那里只是一处乱葬岗吗?居然能杀阳间神级进化天才,甚至连纪鸿都吃大亏了!”

  阳间一些地方热闹起来。

  当然,更多的地带很平静,便是这种消息都没有惊起什么风浪,相对于无边无沿而又壮阔的阳间来说,这点事不算什么。

  比如,有些强大的进化门派,根本不在意这点新,他们关注某片山河中埋葬的大墓,可能是史前某位女帝的安息地,或许那地下的棺椁中还有人活着。

  也有人在关注,天上那扇金色的天门又要开启了吗?这次会引出怎样一番大动静。

  还有人在瞩目大能的栖居地,是否会有究极战?

  亦有人在关注阳间的一些榜单,某一负有盛名的进化研究机构,最新发表文章,一夜间登上进化学术报告排行榜前三甲内,阐释出进化路上一关键性问题,疑似攻克了。

  阳间多姿多彩,有存在亿载岁月的皇朝,有活过漫长岁月的大能,还有敢攻打阳间禁地的进化门派,都有自己独特的运转轨迹,并不在意阴间的事。

  不过,在某些特定范围内,阳间人马在阴间折戟还是引起一番波动。

  楚风还未进阳间,便引发一次波澜,在卸围内有一定的知名度了。

  残破宇宙内,各方进化者都在关注。

  “你们说,纪鸿天尊能成功吗?”一位神祇开口。

  纪鸿虽为半步天尊,但是许多人对他开口称呼时,都很恭敬,直称天尊。

  “不管能否带回来至宝,纪鸿天尊多半都会在阴间出一口恶气,不会善了!”

  在人们议论时,阴间宇宙气氛紧张。

  各族都知道,阳间又有大人物来了。

  然而,纪鸿天尊兴师问罪而来,自身也在惊悚,路过大渊时,他寒毛倒竖,一语不发,远远地绕行而过。

  他师尊的一具道身就死在那里,现在他怎么能不发毛?

  早先,他还想动手呢,血洗一些地地方,可是真正过来后他又沉默了,不敢再有早先的念头。

  地球,楚风正跟石狐说话,告诉他究竟闹出怎么样的动静。

  石狐天尊道:“嗯,他要是敢过来,哪怕他的真身不踏足,藏在混沌海中也没用,一旦引发大渊中那位出手,必死无疑,形神俱灭。”

  徐雀通体鲜红,跟石狐都在地球上,最近它很悠闲也很惬意,感觉这片世界没有诡异物质,连呼吸都舒畅了。

  “他冲地球来了,大渊怎么没有动静?”石狐惊异,神色凝重,毕竟它状态糟糕。

  楚风一叹,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大渊没什么动静,他现在只能上路,去轮回!

  “前辈就此别过,我或许该去阳间了,不知道还有没有转机!”楚风叹道。

  石狐道:“放心,我虽然残废了,但是面对一个半步天尊还无惧,他不敢血洗地球。”

  “楚风,你给我滚出来,再不现身我便血洗这颗生命星球!”纪鸿来了,强大的化身掠过星海,抵达地球外太空中。

  而且,他的两具化身齐至,并非只来一具。

  “你要血洗这里?”石狐开口,真身就在昆仑山上,遥望外太空。

  “嗯?是你,狐天尊?!”纪鸿震惊,怎么能在这里见到此人,感觉不可思议,这当中包含的信息太多了,也太恐怖了。

  很快,他发现石狐的状态,嘴角露出一缕笑,轻松了不少。

  “看在狐天尊的份上,我不会血洗此地,但是那个土著,我必须要带走!”

  “纪鸿,你爷爷在这里,滚过来吧,不然爷爷走了,不和你玩了!”楚风大喊,声音从那昆仑山下的炼狱空间中传出。

  轰!

  纪鸿的一道化身直接冲进去了,没入炼狱中,刚一进来他就觉得浑身发冷,冰寒刺骨,他顿时心头沉重。

  瞬息间,他就来到光明死城前,看到这里的一切,倒吸冷气。

  即便他没有亲身经历过,但也听说过炼狱,不曾想居然来到这里。

  楚风手持石盒,已经通过石磨盘,站在轮回路上,肉身完好,正在那里挑衅,道:“纪鸿轩,爷爷走了,他日咱们阳间再战,不过你要心啊,我此去转世,你们太武一脉的好日子都要到头了,全都要死!”

  纪鸿脸色阴沉,他对于可转世者非常忌惮,自然不甘心看着楚风去转世。

  同时,他也很诧异,楚风肉身无恙,这就去转世了,有点讲不通。

  纪鸿眸光阴冷,看到楚风还站在石磨盘近前,觉得可以一试,或许能活活震死对方,让对方乐极生悲,死无葬身之地,最好能将石盒震飞出来。

  想到这里,倒退出去足够远,甚至都快脱离炼狱空间了,然后,他轰的一声攻击那光明死城中的石磨盘,想引起它反噬,从而波及楚风,将他震成齑粉。

  纪鸿的想法很歹毒,真要让他成功,楚风自然很惨。

  但是,纪鸿低估了此地,哪怕他是半步天尊,也对炼狱与轮回路了解不多,试想连石狐天尊都此地恐惧,知道的不多。

  一位半步天尊又怎能了解的透彻?若是他的师傅太武在这里,一定不敢这么行事。

  这一掌,他打的舒畅了,飞出去无尽的符文与光芒,沸腾的能量冲击在石磨盘上,震动了整座光明死城,让轮回路都出现莫名动荡。

  楚风寒毛倒竖,第一时间躲避进石盒中,保护自身。

  事实上,纪鸿高估自己了,他一掌打出的能量并不能对此地造成丝毫损伤,只是稍微的轻震,连楚风那里都不能波及。

  可是,最终造成的后果的却是恐怖的级,震动古今,发生了足以吓死神魔的异变,一只漆黑大手从轮回路上探出,通过光明死城,缓缓向外抓去……

  “啊!”

  纪鸿头皮发麻,转身就逃!

  这一刻,楚风稍微掀开石盒,通过一道缝隙正好看到这一幕,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昆仑山上,石狐原本很平和,但是现在它突然间通体发毛,然后……果断跳了起来,开始跑路,它觉得头皮都要炸开了,内心惶恐无比。

  徐雀看的目瞪口呆,传音喊道:“石狐爷爷,你怎么会动了,而且跑的这么快?”

  石狐一把抓,一齐带走,跑的更快了,喊道:“战战兢兢,惶惶恐恐,吓得我一下子就会动弹了!”

  徐雀:“……”
  
网站地图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龙8-APP下载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现金网投注
凤凰娱乐app注册 皇浦国际网址产业 天天娱乐代理申请 世界杯彩票玩法
全职魔法第三季吉吉影音 亚博怎么注册 亚博体育注册 亚博app下载
亚虎娱乐手机下载 扎金花棋牌游戏 天时娱乐平台app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求万博体育官网 尊宝国际娱乐城 ag官方下载地址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www.faigkwt.cn m.fLMJDCU.tw m.ntvzjdnh.cn m.lowbrow.cn lkdhh.cn
wap.crmogangguan.cn www.hrrnp.cn wap.38454919.cn www.pk10t6.top 88pk10o3.cn
m.h18t.cn wap.8bai88wg.cn www.fZF61NG.tw www.6xbtx365z.cn m.f42A9BY.tw
kwnzr.cn www.cwhxu.tw m.05443112.cn rdrahqd.tw m.fBUMA28.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