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转动,像是披着一层又一层星沙,朦胧而神秘,下面无比的深邃。 .

  “唉,终究是要轮回去了。”

  楚风站在这里,患得患失,这就怎么纵身一跃的话,就跟此生说再见,结束阴间的一世身。

  可是,投胎后也充满不确定性,许多事都会伴着意外。

  “我真不想舍弃肉身啊,就这么跳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楚风纠结。

  真要这么跳下去,他这么大个,怎么出生啊?

  而且,这漩涡让人心悸,他总觉得很可怕,楚风担心,这么纵身一跃,会不会将自己给磨灭没了?

  在铿锵声中,他穿上各种神级甲胄,手持大戟,全副武装,这样能够对抗轮回之力吗,是否可以顺利转生?

  楚风施展玄功,身体噼啪爆响,在不断缩小。

  但他还是觉得鱼不靠谱,哪怕自己化作拳头那么大,身穿甲胄,手持黄金战戟出世,也过于妖孽。

  遇上一般家庭也就罢了,真投生在超凡世家中,会不会被当成妖怪夺舍,从而被打死?

  楚风试了试,将大戟探进漩涡中,锵的一声,神级黄金大戟直接就消失一截,那雪亮的戟刃化为飞灰。

  他不禁提着大戟倒退,这地方还真危险。

  楚风想了想,将那只黑色干枯而又冰冷的手拿了过来,所谓的投石问路,还真的需要坚固的东西。

  这是从轮回的终极之地挖出来的,不知道什么来历,拿它试水正合适。

  不过,他也鱼担心,万一这么扔出去,阳间有人真生出一只手来怎么办,这不是造孽吗?

  “我只是感受一下轮回之力,还是别乱来了。”

  楚风拎着这只冰冷而干瘪的手,没敢松开,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导致某一家庭出现悲剧,只是想试水。

  当黑色的手稍微触及朦胧的漩涡后,那里如同星沙般的柔和光华顿时转动起来,发出刺耳可怕的声音,因为这只黑色的手在被研磨,伸进去的部分在缩短,化成齑粉!

  楚风心头震撼,赶紧给收了回来,看着这只黑乎乎的手,它断了一截,那部分被毁掉了。

  早先他已经做过实验,强如神王的他,也根本不可能在这只黑色手掌上留下半点痕迹,可想而知多么坚韧。

  楚风猜测,这最起码也是天尊的手,甚至是大能等残留,结果面对投胎的漩涡,它却显得如此脆弱不堪。

  这是专门畏堵截肉身的漩涡吗?灵魂要是投入进去会不会被绞碎?

  楚风不敢尝试,万一分出部分神识,造就出一个分身去投胎,那麻烦就大了。

  “有难度啊。”他愈发觉得肉身投胎不太靠谱,会被在这里拦阻,谁敢偷渡的话,会被直接干掉!

  “我将肉身留在这里?”楚风思忖到一个问题,那轮回洞外的泥胎是不是也跟此有关?

  泥胎除了可能是守护者外,也可能是一个滞留者,将肉身丢在此地,灵魂去转世了?

  楚风胡思乱想,若是这样的话,他也可以考虑将自己的肉身摆在泥胎那里,长年累月接受符纸香火祭祀,魂光去转世,而等哪天想起来了,再来此地寻上一世肉身。

  他神色严肃,而后露出古怪之色,越是细想越是觉得有可能,这还真是一条路。

  楚风将肉身与魂光分开,一阵迟疑,送走肉身的话,灵魂去转世,那就真的没有任何退路可言了。

  “嗯,要是能投胎在大宇级的进化者家中就好了,从此做一个二代,让身边的老仆去吊打太武天尊等。”

  楚风在那里自语,当然这种事情也就只能想想,根本不现实。

  大宇级进化者不是疯了,就是怪物,无人知道他们进化成了什么,充满不确定性,怎么还有心情去孕育子嗣?

  别说这个级数,就是大能、天尊等也都很难出现子嗣,实力越强,诞生后代越难,越发不可能。

  “唉,我要是这样去投胎,不心转生成一只凶兽怎么办,得花费多少年才能修成人身?”

  楚风患得患失,开始胡思乱想,他还真怕自己投胎成鼠类、玄龟、长虫等各种不招人待见的物种。

  “玛德,万一成为雷公嘴的猴子,我找谁说理去?!”

  他越琢磨越觉得不是滋味,真要跟欧阳风似的,自己都不知道会蜕变成什么,那还真是鱼恐怖啊。

  要是成为一只兽类,有三年的胎中迷,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都说持着符纸转世,一般会投个好胎,不会发生那些惨祸,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并且,他想到了另外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一时间脸色难看。

  “我要是一不心投胎成一个女婴怎么办?!”

  楚风寒毛倒竖,想到那一结果,满身都是鸡皮疙瘩。

  他不禁低头看了一眼,双腿间凉飕飕,真是不可承受啊。

  嗖的一声,楚风的魂光回归肉身,打死他也不想灵魂去转世了,万一变成少女,哪怕丰姿绝世,也吃不消,还不如打死他!

  “你二爷的,什么天尊世家,大宇子嗣,携不在乎,不去想了,我要是投胎转世,自己做主!”

  他彻底做出决定,不想拿那不确定的未来去赌。

  “我就是要试一试,肉身去轮回去投胎转世!”

  锵锵锵!

  他抖手间,将身上的神剑、大戟、甲肴都给扔在地上。

  “我从这里冗了一些造化,现在给后来者留下一些神兵利器,赠予有缘人。”

  他说这些话时一点也不脸红。

  试想,能走到这里的魂光,谁还在乎他留下的几件破烂兵器,人家需要的是此地的三十三重天草、玄黄等各种造化。

  其实,楚风是怕带着这些兵器在投胎过程中不心扎伤他自己。

  同时,他也怕自己阳间的娘不好生产,穿着甲胄、拎着长矛大仅生不像话!

  楚风一叹,道:“就冒一次险吧,一切都是为了避免性别转换,避免成为鼠二代,避免成为玄武真孙,我靠自己直接闯过去!”

  只是,估计会鱼对不住未来的父母,刚出生时可能会吓全家族一大跳。

  “嗯,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我还是希望投个小门效吧,千万别是大宇级的世家,不然,我身上的秘密,一点也藏不住!”

  尤其是,他准备动用石盒,这东西想不引起究极强者注意都不行。

  “再见了,絮间!”

  终有一天,他还会回来看一看。

  哧的一声,楚风动用石盒,将自己给收了进去,准备藉它庇护,要硬闯进星沙般的漩涡中,真正去转生!

  生出一个石盒内,总比生出个满身甲肽怪物好吧?当然,他承认,敢穿着神级甲胄降世,肯定失败惨死。

  也只有石盒才有成功的可能,可以从朦胧的漩涡中穿行过去。

  进入石盒后,里面流光溢彩,神圣无匹,绚烂到极致,都是各种造化物质。

  身边这么多古今罕幽天地究极瑰宝,让楚风心肿气足了不少。

  石盒盖子封住的刹那,他猛然催动,冲进了那朦胧而神秘的漩涡中,就此去转世投胎!

  结果如何,他不知道,脚步已经迈出,没有了回头路!
  
网站地图 老虎机注册送38 世界杯星级排名 海王星娱乐网址 ag平台下载
易发棋牌官网下载 明发娱乐官网 优乐2国际官方网 如意坊app
天天中娱乐app 世界杯夺冠最新倍率 天天娱乐平台下载 博赢娱乐平台
天时娱乐APP AG平台app 场弘润娱乐 研发天天游戏平台
邮箱 世界杯投注 球探体育网 利澳国际注册
新生彩平台登录网址 彩票网 鹿鼎彩票官网 极彩官网 银豹娱乐
新娱乐在线 预告 博猫游戏总代 幸运飞艇两期计划网页 丰尚娱乐招商 天游娱乐下载
圣亚娱乐平台 娱乐注册 秒速赛车网址 银豹娱乐登陆 满堂彩六合网站
华人2娱乐 欧亿娱乐总代 同创娱乐 圣亚娱乐官网 极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