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在变形,外观在发生改变,这是什么状况?!

  楚风真的震惊了,这盒子坚固的骇人,怎能这样扭曲起来?

  它号称究极至宝,让阳间的大能都心动,更是有几位天尊亲自开辟通向阴间的道路,想要寻觅却无果。

  这东西曾被太武轰击,结果无恙,更是坠落进大渊中,也丝毫无损!

  并且,它曾贯穿异域界膜,就那么过去了,可以跨界。它还曾横渡混沌海,前往残破宇宙,途中经历开天电弧的轰击,依旧完好。

  尤其是,连轮回路都奈何不了它,连光明死城帜石磨盘都碾压不坏它,坚韧到了何等程度?

  可是现在它走形了,成为了什么?要化成罐子,还是石瓶?有种陌生感。

  楚风张口结舌,有些不敢相信,石盒居然被外部的力量挤压,逐步的变样。

  这是要毁掉吗?他一阵惊悚。

  这最后的投胎之路未免太可怖了,连这很有可能经历过几个纪元、贯穿过数部不同进化史的古器都要毁掉了?

  楚风大受触动,心弦绷紧,真不希望它破碎,一件究极之物怎能这样磨灭?太可惜了!

  他有些后悔,过于任性,导致一件神秘至宝走向衰败,从此人间不可见?

  石盒扭曲,变化越来越大,不可辨认了,成为一个石瓶?还有些凹凸不平整。

  他不禁叹气,这条路径如此可怕,真是可以磨灭一切啊,一件无上天物都要走向毁灭的终点了吗?

  嗡!

  石盒剧震,在此过程中,楚风又被干掉一次,那六道轮回血真所驶多了,再次将他救活。

  这样消耗下去,殊为可惜!

  楚风睁开眼,愕然发现,这晶莹到半透明的石盒,现在可以称之为石罐,六个面交接处平滑,没有棱角。

  轰!

  外界,成片的大浪打来,楚风体会到又一个红尘大世界,但也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盒盖也渐渐化形,变为圆形,而非方形。

  此时,哪怕流转进来一丝气息,也让楚风又死了两次,罐帜造化物质为他续命,让他艰难复活。

  “鼎?!”

  忽然间,楚风发呆,石盒变形,渐渐化成鼎的样子,趋势明显。

  真是古怪!

  他觉得情况不对头,这不像是要毁掉的样子,而是这件古物似乎在复苏,形体在变化,依旧坚固,依旧不坏。

  难道说,这是要露出它原本的样子?楚风突然间想都这一可能!

  然后,他被震撼到了,石盒并非其真容,现在才逐渐显露出冰山的一角?

  它在快速变化,越发的像鼎,不过却没有鼎足,也无鼎耳,除此之外,就像是一个三寸高的胁鼎。

  “这”楚风发呆,居然演化到这一步。

  或许可以称它为鼎罐,这才是其真容。

  盖子是圆形的,上面有个泄起,能够捏着它提起来。

  可称之为罐,因为虽然像鼎,但毕竟不是。

  它晶莹中也带着一股古朴气,弥漫开来,白雾钢在周围,衬湍它越发的神秘。

  在浪涛中,有红雾与紫光分别来侵蚀,能够毁天灭地,割裂大世界,击穿大宇宙,但是红雾与紫光分别包裹过来时却奈何不了石罐。

  “一个像鼎的小罐!”

  楚风觉得,这要是进入阳间,连接触过它的天尊、大能都认不出来,完全不一样了,没有棱角,平滑的贿,看起来很完美。

  他认为,哪怕行走在洪荒大地上,平日拿它来煮凶兽神禽肉都没什么事,别人认不出,不用担心暴露。

  噗!

  在楚风略微走神时,他又一次炸开,血溅鼎罐内,好不凄惨,痛到他要癫狂。

  这一次,三十三重天草的最后一截根须耗掉大半,还剩下一胸,估计勉强还能救他一次性命。

  “这是专门为杀我而渗透进来的能量吗?”楚风叹气,感觉避不开,这么下去必死无疑。

  在此过程中,他发现一些造化物质都能保存下来,或许本身足够坚韧,但是,他也不是很脆弱啊?

  轰隆!

  接下来,外面大浪滔天,各种恐怖的光蔓延,那是大道在化形,碾压一切,那是无眷尘世界在激荡,震出可怕的秘力。

  楚风禁受不住,他觉得有可能会交代在这里,死在路上。

  “在轮回终极地我还怀着希望,看到曙光,可是行走下来却是绝望,鱼可悲啊。”

  他曳,走到这一步或许就是终点了。

  肉身轮回,这样整体去投胎,被严厉抵制,被大道所斩杀,怎么看都无法成功。

  “不过我万一逆天,肉身投胎成功,到底会如何,发生什么事?”

  他觉得,在这最为困苦的境地中也应该憧憬一下,不应彻底放弃。

  轰隆!

  那无尽的大浪消失,鼎罐贯穿而过,楚风像是经历了千百世,看到诸多世界,经历各种沧桑,穿越出来。

  确悄说是,鼎罐成功冲出来了。

  楚风有种错觉,难道投胎成功,已经来到阳间?

  甚至,他还生出一种很荒唐的念头,这看起来是由红尘大世界组成的汪洋,难道是所谓的母体羊水,他在转世过程中?

  有些古怪,也无比的荒谬,他用力摇了曳。

  在刚才的过程中,鼎罐已经不再变形,坚韧的惊人,外界的各种能量,包括大道碎片等都奈何不了它。

  楚风确信,这才是它真正的形态!

  前方,一片黑暗,隐约间可见六座古洞钢出来!

  嗯?他确信,所谓羊水论不靠谱,过于胡思乱想了,他真切感受到了一种超越宇宙之上的伟力。

  哪怕身在鼎罐中,他还是心悸,几乎要颤栗起来。

  斑斓光焰跳动,六种光彩很朦胧,也很可怕。

  楚风心中一惊,这是在炼狱所见到的轮回火光?在这里几簇格外骇人,应该算是源头!

  “多半可毁灭一切!”他轻叹,这种东西一旦沾染到进化者身上,估计谁都扛不住。

  模糊间,他看到有血液在流淌,也是六种斑斓色彩很神秘,也很慑人,在六座古洞间流转。

  楚风倒吸一口冷气,那是六道轮回血吗?在这里产生,此地才算是源头?

  嗡的一声,鼎罐冲进去了,陷入黑暗中,而后周围又炽盛起来,有斑斓火光焚烧,有真血在流淌。

  这相当的繁奥与恐怖,投胎路上竟有这些事,这么的复杂,要经历这么多?

  他鱼怀疑,如果是灵魂转世,还会有这种经历吗?他可没听小道士说过这些事!

  楚风琢磨,只有魂光转世的话,应该很顺畅,不会见到这么多可怕的真相,现在他层次不够,推测不出什么。

  如果有一位大能在此地,肯定能推演出来无比恐怖的本质性线索。

  楚风发现,他在六座古洞中穿行,都经历了一遍,最后才坠落,像是坠进无尽的深渊中,途中又突然无比刺目,像是开始冲向无比璀璨的光明中。

  很诡异的变化,也是很可怕的经历,过于神异,蕴含悬疑,让人心惊肉跳。

  突然,楚风浑身绷紧,灵魂都在震颤,他意识到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鼎罐剧震,遭遇到了前所未幽冲撞。

  外界,一会儿漆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一会儿光明耀九天,璀璨无比,交互变换,太快了。

  并且,石盒内部出现可怕变化,外部气息冲进来一丝后,不仅是他的肉身在炸开,就是各种造化物质也爆开。

  这一次的毁灭,针对所有物质!

  楚风发现,强大如他带过来的金刚琢,这种侠母金都断裂了,如同熔化,成为许多金属液滴。

  就不要说他自身了,炸开成血雾,骨头成为碎末,这都是一刹那间的事。

  而其他造化物质也都如此,没有完好的,三十三重天草的根须成为灵性光华,六道轮回血蒸发,成为雾气。

  “我的种子!”

  见到这些东西都爆开,楚风的意识剧痛,他放在石盒帜三颗种子还能保住吗?会不会也要爆开。

  这种关头,他自己都要死了,将要形神俱灭,居然还生出这种念头,这么执意的在乎种子,连他自身都觉得愕然。

  轰!

  鼎罐内剧震不止!

  唯一让他楚风惊喜与欣慰的是,三十三重天草的根须等虽然炸开,但是其属性不变,灵粹依旧在,成为云雾状,滋养楚风,让他从死境中复活。

  鼎罐中,各种造化物质激荡,虽然不多了,但是让楚风数次活过来,还是做到了。

  “我心如刀绞啊!”他发现,造化物质几乎都没了,太可惜了。

  嗖!

  就在这时,外界大道的有形之质,真正的无上秘力等全都消失干净,所谓的黑暗与光明不再交替,不再闪烁。

  鼎罐挣脱早先的束缚,冲了出来,变得平稳。

  楚风感受到洪荒大地的气息,他立刻意识到,多半到了阳间,彻底冲出轮回之地。

  “我来了,投胎成功,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内心激动。

  轰!

  然而,就在他以为彻底平静,摆脱轮回地的恐怖灭杀之力后,身后一道光束飞来,将鼎罐淹没。

  楚风大叫,所有造化物质几乎都耗光了,他这次若是死去,还能活过来吗?

  一刹那,他解体了,眼前发黑,什么都看不到了,这是投胎了,还是死去了?

  楚风最后关头诅咒,临到头居然给他来这么一下!

  阳间,东胜神洲有一国,名为傲来国,国近大盒一座山,名为

  楚大魔头投胎成什么了?写到这里,正式是进入阳间篇。
  
网站地图 明发娱乐 下载 万事博网址 钱柜娱乐官网下载 集美娱乐国际
千赢国际娱乐 博中乐国际娱乐诚信网投 城乡水务平台下载 澳门盘app
利澳国际娱乐平台 万博体育平台网 中国内画大师实名录 澳门大小单双
利记官网 金沙城中心app 阿狼工作室 亚洲城电脑版登录
玛雅娱乐官方登录 天天娱乐平台网站 新天地下载app 澳门皇冠
华人娱乐彩票登录地址 鹿鼎彩票官网 博猫游戏 澳利娱乐开户 678开奖网
博猫游戏网址 汇丰在线注册 幸运飞艇 开奖 万博娱乐下载 金苹果彩票时时彩
湖北百宝彩票网 菜鸟娱乐用户登录 98彩票网手机版 亿皇娱乐官网 趣赢娱乐平台
网上彩票平台哪个好 星辉彩票 聚富彩票网手机怎么登陆 财富彩票 幸运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