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石山,天胎孵化而出,惊动八荒。

  这一天,东胜神州剧震,九窍石人竟出世,气冲斗牛,火眼金睛,光束射九霄,着实引发巨大轰动。

  这是天尊之资,或许还可以成为大能,未来足以睥睨洪荒大地上,以后注定可以守护一方,让道统辉煌之光普照四方。

  “我东胜神州孕出天胎,乃大兴之兆,会浇落下大道碎片,如甘霖普降,接下来山川间异果激增,花粉飞扬,或许又将引来一个进化鼎盛时期。”

  有人赞叹,声如洪钟,震动苍宇,这是东胜神州某位大能的弟子,也算是一个古老的存在,实力深不可测。

  “嘿,禹州有难了,它毗邻东胜神州,此消彼长,可不是什么好事。”

  有天尊觉醒,双目幽邃,望向禹州方向,做出这种判断。

  一时间,天地虚空中出现许多道闪电,交织在禹州与东胜神州间,这都是眸光,是一些深不可测的存在复苏,在关注两州。

  这种级数的进化者,实力恐怖无边,掌握强大的呼吸法,一旦出世而行走在大地上,需要各族朝拜。

  有的天尊蛰伏无穷岁月,早已被世间遗忘,在等待衰败之体蜕变,不敢轻举妄动,不愿消耗生机。

  但是,今天一些可怕的生物觉醒,关注两州间的事。

  “真是不简单啊,生而具有火眼金睛,这是绝世天赋,连老朽都在惜才,恨不得收它为关门弟子。”

  到了这个层次,想找个能够真正传承衣钵的人很不易。

  有些存在自身老迈后,很希望有一个中意的弟子崛起,成为同级数的强者,这样他则可以安度晚年。

  不然的话,哪怕你高高在上,一旦迟暮时,也可能被人盯上,成为猎物。

  弱肉强食,哪怕是顶级的进化者,所要面对的生存环境也很残酷。

  便是天尊也要防老,纵为大能,一旦有血气衰败迹象也需留后手,不然的话会很危险。

  若是自身始终足够强大,谁还会去争抢什么弟子?靠自己就是!

  “禹州那个老家伙,一定在沉默吧,守在那里很多年,太心慈手软,结果如何?毗邻的东胜神州崛起,他没好日子过了。”

  “唔,无需多想,禹州的那位不妙了。东胜神州的那位,向来心黑手辣,一二十年后,两州平衡打破后,他必然要动手。”

  一些大人物在谈论。

  贫瘠的禹州有个老人,一直守在那里,曾私下提及,预感该州将来必然要走出一位震古烁今的进化者,会俯瞰天下。

  而他的衰败,说不定也会因此后起进化者的出现而出现转机。

  当时,东胜神州栖居着数位强人,曾有人奚落禹州的老者,不知进退,不懂天机,一味庇护禹州毫无道理。

  现在,东胜神州出现天胎,相比较而言,这是转运的开始,而禹州会越发的贫瘠。

  “羽尚,你衰败太快,看不清形势,都不能明悟自己的身后事,后知后觉,有些迟钝啊。”

  果然,东胜神州有强人开口,对禹州的老人羽尚奚落。

  “羽尚,我劝你早些将禹州当作祭品,放到供桌上,我等多少会对你手下留情。”更是有人这般开口。

  这简单的话语,透露出部分残酷而可怕的真相,若是传到阳间洪荒大地上,会引发海啸般的波澜。

  “天胎还未出师,不一定能崛起,不见得可以打遍附近各州无对手,我羽尚一生从不低头。”禹州的老者开口。

  “呵,你还要庇护禹州?那好,你继续吧,一二十年后,我们见分晓。”

  “哈哈,你该不会认为禹州还真会走出一个震古烁今的进化者吧?羽尚老儿,你真是衰弱到一定程度了,对大道与未来的感应越来越弱。”

  禹州,羽尚老人沉默,这种关头没有话语可说,自身也感觉无力,充满疲惫感。

  “拭目以待,我与几位进化道友,静待禹州复苏,走出一位猛人,哈哈……”有人大笑嘲讽。

  ……

  事实上,没有人看好禹州。

  附近疆域,但凡关注此事件的进化者都在叹息,觉得羽尚老人生命之火飘曳,一二十年后多半就要熄灭了,其早年预判出错!

  东胜神州有石卵孵化,天胎出世,这是大兴的迹象,可能会多出一位大能,禹州本就贫瘠,拿什么来比较?

  所有人都不相信禹州会出现一个强力猛人,不具备那样的“进化土壤”。

  “不要轻易下结论,我听闻羽尚老人的师傅可能还活着,没有彻底死去,关键时刻说不定可以拉他一把。”

  有人说道,但是声音不高,带着不确定的语气。

  “算了吧,此中有隐情,涉及到古代大能的流血祸乱大战,少提及为妙,而且不用报什么希望。”

  然后,天地寂静了,没什么人再谈论,多有忌惮。

  ……

  此时,楚风略显浑噩,于朦胧间,他尝试睁开金睛,可是魂光爷,非常暗淡,随时会熄灭下去。

  他惊悚的发现,自己没有肉身,这是哪里?

  周围寂静,一片黑暗。

  他像是被关押在一个牢笼中,宛若沉睡了几个纪元那么久远。

  很快,他摸清自身状态,只剩下一团血精,还算晶莹,这是他最后的肉身精粹,其他都被磨灭了。

  “这是石盒内部吗?”他自问。

  他渐渐集中魂光,凝聚在那团灿烂的血液中,自身状态好了不少,发现的确在石盒内部。

  或许现在可以称之为石罐,三寸高,古朴而略微像鼎。

  他没有轻举妄动,回忆起投胎的经历,带着肉身转世失败了吗?为何没有出现在母体中,还在究极至宝内。

  想到轮回路上以及终极之地的种种,当真可怕与玄诡,这转世的过程太惊悚,那些画面,那些片段,实在匪夷所思。

  毫无疑问,那些事若是被大能感受到,或是亲身经历一遍,一定会推演出部分恐怖的真相。

  楚风轻叹,到底在哪里出现问题,因为带着肉身,所有没有办法顺利转世吗?

  他记起一件事,从轮回痉闯出来后,最后的刹那,他又挨了一击,将他打爆在石棺中。

  当时,三十三重天草、六道轮回血等从终极地带出来的东西几乎都消耗一空,所剩很少,很难让他迅速恢复过来。

  而且那一刻,石罐的盖子松动,所驶多的造化物质因此而溢出去一缕,让他差点就没办法活过来。

  “嗯,那一刻,我透过石罐缝隙感应到,像是要去投胎了,朦胧间,透过半透明的罐子看到一个九窍石胎孕在奇石中,那是我要投胎之处?”

  楚风狐疑,魂光组成形体,脸色越发的难看。

  因为最后关头时,那里有究极瞅将他震开了,事实上石罐也因为被符文轰击,再次被震飞。

  “石罐中的造化物质外泄,被那石胎得到一缕?”楚风自语,道:“害得我差点身死,你欠我一个大因果。”

  甚至,他还怀疑,若非有神秘瞅阻挡,他可能就投胎石卵中了。

  楚风打了个冷颤,他还真不想变成一个九窍石人,哪怕其看起来天资超绝,很是恐怖与非凡。

  “我降落在什么地方?”

  他觉得,肯定远离那孕育九窍石人的那座山了,当时石罐被震飞,直接消失在虚空中,横渡过浩瀚疆土。

  事实上,当时守护天胎的那些生物都曾有感,看到一团朦胧的光,带着混沌气俯冲下来,然后发生大碰撞,最终一抹流光遁走。

  那抹流光便是石罐!

  “我这算是偷渡到阳间来了吗?”楚风笑了,虽然魂光剧痛,但还是忍不转心,谁能想到,从轮回终极地投胎,居然可以这样!

  他没有进入母胎中,而直接以肉身形态出现。

  他没有开启石罐,需要赶紧修复肉身,想要再现出来。

  然而,在魂光闪耀时,在滴血再生的过程中,楚风忍不转叫,原本稳如山岳、面不改色的他,现在失态。

  “我是谁,什么情况?!”

  他简直不敢相信,现在的他正看着自己复生的一双手,使劲儿曳,在石罐内觉得风中凌乱。

  本章说很热闹,但好像都猜成猴子了。另,再推下,圣墟和遮天,狠人大帝的弟子,浓缩一篇中,想看的话可以在微信里搜索公众号:辰东,加上我后,对我发送异域两个字就能看到了。
  
网站地图 龙8苹果手机APP 亚虎app客户端下载 现金棋牌扎金花 新天地棋牌官方注册
大奖娱乐城 国家足球星级排名 同乐城博彩 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12bet手机版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微信真钱斗地主
妻子的秘密谢文苏蓝 怎样订阅到“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ag真人视讯开户 七乐app下载
ag平台官网下载 大发国际娱乐app 网上投注现金网 世界杯投注
博猫游戏 8天游娱乐 新世纪博彩 博悦彩票网 盈彩网彩票
518彩票 购彩平台网站 拉菲平台代理 678彩票网下载 合一彩票
聚富彩票官网 国际彩票平台 彩九彩票 人工在线计划 无限娱乐平台官网
新生彩平台登录网址 久赢在线 彩票导航网址 易购娱乐平台 拉菲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