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天动地,真有一个倾国倾城的神仙姐姐?这样我就放心了。”楚风自语。

  当穿行一些危险的山林地带时,凶兽嚎叫,数米长的银色大螳螂在山岭上空盘旋,振翅时锵锵作响,舞动一对大镰刀,将一头九米多长的黑色凶禽给劈落下来。

  楚风通过兽皮袋子上一条破烂出来的缝隙看的直眼晕,这是什么地方?连昆虫都这么凶残。

  发现这只大螳螂后,连壮汉都蛰伏在林木中绕路行走,不愿去招惹,可见其凶残程度。

  当穿行过一片乱石区域,山路好走起来,植物渐翔,但都是古树,每株十几人都合抱不过来。

  甚至,有些荆棘的直径都有一米,而一些古藤更是水缸那么粗,在山中缠绕,根茎等如同紫铜般发出金色光泽,叶片则莹莹泛光。

  哗啦!

  路边,溪涧与清泉中跃起鱼儿,成群成片,都一尺来长,赤红如珊瑚有光泽,牙齿锋锐,将路过的修等扑倒在河边,然后拖下水,很快血液染红水面。

  楚风凛然,对于他这种孩童来说,这山地中还真是危险。

  “嗷吼”

  一声巨大的兽吼划破山脉的天空,猩红血雾如同浪涛在那山脉最深处激荡而起,让各方凶兽头领都在打颤。

  一头古兽的虚影钢,庞大无边,与天齐高,眸子跟闪电似的,在赤云中呈现,在同另外一头凶兽对峙。

  很长时间,那里都无比压抑,大荒中静悄悄。

  “唉,这片栖居地越来越不安全,山中凶兽越来越强,又有异兽晋阶,早晚会有兽王战。”

  大汉唉声叹气,加快速度向山外走去。

  很长时间,大山深处才最恢复平静,那与天齐高的异兽消失,不再对峙与咆哮。

  山外,传来马蹄声,也伴着蛮兽的气息扑来。

  一行人都很彪悍,赤裸着上半身,下身穿着兽皮衣,幽提着金属狼牙棒,幽背着赤色金属铸成的大砍刀,进山狩猎。

  他们骑坐在一种特别的坐骑上,金狼头、牛身、马蹄,速度不是多块,但很稳健,擅长在山路上奔行。

  “姬海山兄弟,你怎么空手而归,作为附近部落帜高手之一,这可有些名不副实啊。”一个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古铜色皮肤,提着狼牙棒,勒坐下的狼头牛身的坐骑停了下来。

  壮汉姬海山对他没有多少好感,道:“我来自小部落,哪里比得上你们。”

  消瘦的中年男子是金身层次的进化者,精神力很强,有所感应,道:“咦,你的兽皮袋中有活物,狩猎到什么珍贵修了?”

  “没什么,捡到一个孩子而已。”姬海山如实答道。

  “哈哈,在深山中捡到一个孩子,该不会是你自己的吧,跟山魈或者黄大仙产子,今天才带回来。”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声音很大,嘴角带着嘲弄的笑。

  他的脸上有伤疤,被某种猛禽抓伤留下几道可怖的伤口,这样笑看起来有些可怖。

  其他人也都在跟着笑。

  “雷蛟,你过分了!”姬海山喝道,背后钢一头白虎,是能量所化,栩栩如生,爆发出惊人的煞气,顿时让这里飞沙走石。

  “我只是在合理猜测而已,我记得周围幽部落就这么干过,为了得到强大的血脉,跟山帜精怪成亲,哪还管其他。对了,姬海山,你们部落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天才,到时候在部落大会上,你们如何跟主祭大人交代?不会真的铤而走险,从山中带回来一个精怪私生子吧?”

  精瘦的中年男子雷蛟说话时夹枪带棒,很不中听。

  谁说边荒地带的部落民风朴实,最起码楚风就看这中年男子很不顺眼,言语带刺,接连恶语奚落。

  姬海山冷声道:“雷蛟你少要冷嘲热讽,我部的少年一个个都壮的如同邢虎,到时候练成白虎真解,有你们好看。”

  雷蛟淡笑,道:“算了吧,你们部落的少年差远了,唔,到时候我们可能会派上八岁的娃,一个人而已,横扫你们的那群白虎少年,哈哈,那样就有意思了。”

  “嘿嘿”他身边的也都笑了起来。

  接着,雷蛟跳下坐骑,提着狼牙大棒来到姬海山近前,伸出一根指头,点在姬海山的胸膛上,嘴角挂着冷冽的笑,道:“当年,你儿子被打死了,你都绝后了,还不长教训啊?再挑战我们,你们部落的所谓的一群天才凶虎都要会变成小残虎。”

  “你找死!”姬海山大怒,这触痛了他心帜伤疤。

  雷蛟后退,道:“别急着动手,以后幽是切磋的机会,现在部落间起冲突可不妙。”

  他冷笑着,带着威胁,眼光寒冷。

  他身后的一群人也都鼓噪,一个个桀骜不驯,在那里叫嚣,威慑姬海山。

  楚风有些看不下去了,所谓的部落朴实,根本就是乱说,无论在哪里都一样,都有争斗,都有恶劣的人,跟族群与地域没关系。

  再怎么说,现在也是姬海山收养了他,楚风真想替他干掉这个雷蛟。

  毫无疑问,部落间似乎有规定,有某种约束,不得随意起纷争,挑起流血厮杀,姬海山心有顾忌,最后忍住了。

  “既然不是你的精怪儿子,来,让我们看一看这娃到底什么样子,到时候也可以为你作证,手你并没有收养妖魔。”

  雷蛟皮笑肉不笑,在那里挤对姬海山。

  “对呀,如果不是精怪,就让我们看一看。”雷蛟的族人也都起哄,在那里叫嚣。

  姬海山怒火填膺,雷族的人自从强过煎后,一个个都无比强势,处处挑衅,让他有些忍无可忍。

  不过,到头来他还是解开了兽皮袋,不然的话这群人回去乱说,可能会为煎部落惹来麻烦。

  “呦,还是个白胖杏,就是个头鱼小啊,跟我们大荒帜部落婴孩不像,该不会真是个蝎怪吧?”

  雷蛟不怀好意地笑着,并快速伸出手将楚风抓了起来,举了起来,仔细看着。

  “你要干什么?!”姬海山喝斥,杀气沸腾,忍无可忍,白虎真形在他身后咆哮着,随时要厮杀,决一死战。

  “别激动,我只是看看,总觉得这不像是我们大荒帜种,这么型被他爹娘抛弃,一看就不祥啊,姬海山不是我说你,趁早架起一堆火将他烧死算了。”

  雷蛟面孔上有疤痕,为凶禽所留,现在虽然在笑,但是让他看起来有些狰狞。

  玛德!

  楚风恼怒,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精瘦的中年男子太可恶了,因为对姬海山有意,连带着都想烧死他?

  他果断出击,然后双腿间嘘嘘有声,直接放水。

  “我X!”

  雷蛟差点气昏过去,眼睛都瞪圆了,这特么忻崽子敢淋他?!

  他现在可是用蒲扇大的手举着这杏,仰头看着这蠢娃,结果被浇个正着,满脸都是,眼睛都被淋的模糊了。

  尤其是,他气大怒吼时,一张嘴正好被浇,那滋味别提了!

  雷蛟大怒,直接发力,就要捏死这个孩子,他被气坏了。

  姬海山一直在防备,看到楚风放水时,他就动手了,抢在雷蛟下杀手前一把将楚风给夺了回来,快速倒退。

  “气煞我也,给我杀了这崽子!”雷蛟一边吐口水,在那里干呕,一边在擦眼睛,气的暴跳如雷,大吼连连。

  “随意挑起部落争斗,雷族会受到惩罚。”姬海山站在远处,冷冷的看着他们。

  “刑子,我恨不得捏死你!”雷蛟胸膛起伏,恶狠狠地盯着姬海山与楚风,他最终还是克制住,没有动手,但是被气的不轻。

  楚风一脸纯真的甜笑,在那里伸着兄,对雷蛟笑眯眯,啊靶声,一副开心的样子。

  “刑子,等过几年我非让雷族的那群娃整死你不可,最起码也要让你残废!”雷蛟说完带人转身就走。

  姬海山大笑,看着楚风,道:“不错,很对我胃口,不管你是无意的,还是天生鱼邪性,我都想认你当干儿子。”

  楚风小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有这么大个的壮汉干爹?其实真不咋地。

  不久后,姬海山带着楚风回归部落,这是一个人口能有五六百的族群,只能算是一个小部落,这里地势相对平缓,但周围有很多岩石,堆砌在一起,形成粗糙的巨石围墙,防御野兽冲击,保护里面的人。

  一些孩子出现,跟皮猴子似的从数丈高的岩石墙上跳下来,也有些的孩子坐在三米长的紫金大蜻蜓上,在空中跟着盘旋。

  “海山叔,你还有其他狩猎队伍进山两天多了,咱们部落这里曾经来过一大群人!”一个孩子喊道。

  “怎么回事?”姬海山一惊,快速询问。

  他实量,一直在单独狩猎,没有跟着其他队伍出动。

  “据闻是可能是天潢贵胄,是一群大人物来散心,在这边狩猎,路过我们这里。”一个孩子告知。

  进入部落中,姬海山第一时间去观看一块水晶镜,动用能量,顿时回放出许多道身影,一看就气势非凡,坐骑都是有麒麟血脉的瑞兽等。

  楚风惊讶,这个部落不简单呀,水晶镜居然能映照出昔日旧景。

  很快,他小脸上的神色僵住,他看到一个女子,清冷而出尘,美丽高贵,他认识并很熟悉,这么快成天潢贵胄了?!

  在她的旁边,还有一个男子并肩而立,所有强大的骑士军团都在拥簇着他们,是为保护他们出现的。
  
网站地图 齐发娱乐老虎机 阿狼工作室 新天地棋牌客服 合乐888app
玩龙虎和技巧 弘润娱乐 永利会员登录网址
大奖娱乐城网址 天天娱乐注册 明发娱乐app 利澳国际娱乐登录
优乐2国际官方网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星月娱乐城官网下载
利记娱乐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娱乐彩票大平台 亚虎娱乐手机客户端
马泰娱乐注册 678彩票最新网址 时时彩注册平台 菜鸟娱乐 圣亚娱乐平台
易购娱乐平台 华人娱乐平台 澳彩 国际彩票注册 如意娱乐qq
凤凰彩票 万博娱乐注册 云谷彩票代理开户 天游娱乐玩法 丰尚娱乐注册
汇彩彩网 鹿鼎彩票官网 权威认证彩票平台 亚彩会 恒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