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听的心头异样,恨不得立刻崛起,见证这璀璨的阳间究竟多么的浩瀚与广袤,据悉天尊都探寻不到痉,他要走遍洪荒,一会各族的高手,见证真正的辉煌。

  然而,听到后来他又凛然,魂光紧张,冬青姑娘居然提到轮回狩猎者,这是什么状况,难道她有所觉察,知道了他的根脚?!

  “什么觅食者,还有轮回狩猎者”他一副说话磕磕巴巴的样子,在那里天真烂漫,其实内心很想知道。

  冬青眺望远处的火烧云,道:“你这么小,说了也不懂,这是秀提及的,那个层次已经不可理解。”

  在血色夕阳中,整片荒山野岭都红彤彤,沐在晚霞下,远方的山脉中凶兽咆哮,震的树林内叶片簌簌坠落,有异禽击天,被晚霞间染上一层血光,看起来越发的凶戾。

  “懂理解!”楚风奶声奶气在那里喊着,眼巴巴地望着,他真想知道那个层次的秘密。

  冬青姑娘张开血盆大口笑了,道:“你这么小,跟山川比起来如何?渺小如尘埃,别说是你,就是至强者面对那片未知的迷雾都无法承受⊥如同这浩瀚大地没有痉,连大能都无法探索到边缘,阳间藏着太多的恐怖与秘密,就更不要说涉及到轮回等较深层次的东西,离那个领域相隔三十三重天,我等不敢多想。”

  楚风干着急也没辙,总不能跟她据理力争吧,这岂不是要暴露自己?

  他已经看出,冬青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察觉与意识到他是轮回者。

  然后,他就被冬青给揪起来一顿殴打,疼的他呲牙咧嘴,真想反抗啊,有这么修心吗?

  他严重怀疑,那个宛若九天玄女般的秀看他不顺眼,故意这么安排,想活络筋骨完全可以——按摩啊!

  “嘿,这娃又不听话,来,冬青,我帮你揍他一顿!”

  姬海山来了,正好看到楚风挨打。

  楚风鼻子都气歪了,这一丈高的猛汉不说解救他于水火中,还掺什么乱,居然跟着落井下石,有这样的干爹吗?

  “我是在帮他梳理筋络,抻长骨膜,调理身体。”冬青严肃地回答。

  姬海山大咧咧,道:“这简单,让部落中那群邢虎帮忙,一起动手就是了。”

  冬青点头,道:“永理,我们这一脉的进化之法,讲究的就是在天才林立的妖孽群中崛起,与其说是外人帮助他促进血液更好的流转,不如说是让他自幼参与争斗,活动筋骨,养成一种野性的战斗本能。”

  见鬼的战斗不能!楚风腹诽,压根就是挨揍好不好?再者说,他这么大丁点,拿什么去战斗,无非就是被殴打。

  “走!”

  姬海山二话不说,拎着楚风就走,回到近在咫尺的部落中,冲着一群孩子就喊:“来,都一起揍他,别下死手、别下黑手就行。”

  “海山叔,你不是说不让我们欺负这个弟弟吗?”有孩子从几丈高的石墙上跳下来问道。

  “我收回原来的话!”姬海山挥手。

  楚风的小脸顿时绿了,这群杏一个比一个野,像一群凶兽似的,如果向他身上招呼的话,受的了吗?

  转世过来就是为了挨打?他可是堂堂神王级进化者!

  “这是为你好,幽古老种族培养族帜最强子弟时,直接将孩子丢在龙巢中,跟那天龙蛋中孵化出的幼龙搏杀,一路沐浴龙血,慢慢成长。”

  “还幽进化门派寻到大荒深处,捉金乌幼崽,而且不止一头,跟族中十分看好的孩子关在一起,不给食物,让他们拼斗,能活下来的才会被重点培养。”

  “还有”

  冬青一番讲解,让楚风瞠目结舌。

  同时也听的一群孩子吃惊与悸动,他们已经够野性的了,结果那文明之地的璀璨神城中,那些超级强大而又底蕴深厚的族群更加的惊人,对待子弟竟可以如此的严苛与残酷。

  “为了我们煎的崛起,培养出最强天才打啊!”

  一群孩子扑了上来,帮楚风“活络筋骨”,果断下手。

  楚风在地上爬,速度很快,想要逃之夭夭,看的姬海山频频点头,道:“果然可以逼迫出潜力,爬的快多了。”

  然而,楚风却是有苦说不出,明着他还不会跑呢,只能这么逃遁,但是也太狼狈了。

  你们还有人性吗?楚风很想大叫,他脸皮很厚的自认为才几个月大,不到一岁呢,就被人这么围殴,也太惨了。

  楚风总觉得,自己这次投胎后各种不对劲儿,先遇上衰败将死的大能,闯进他的梦境中,又遇到轮回者,在这里被痛殴,也没谁了。

  他相信,其他轮回者估摸着都不会这么倒霉。

  就在楚风被蒸煮的过程中,捏着鼻子喝黑虎奶的光阴中,在被一群孩子畏堵截群殴的日子里,他会奔跑了。

  两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可以嗖嗖的跑动如风。

  仅是这一世新嫩的肉身,就能支撑他这么做,这样的训练效果着实惊人。

  在此期间,大山中有消息传来,在那原始山脉深葱一窝龙,那些天潢贵胄进山就是为猎龙,想得龙卵,孵化出幼龙,跟族帜孩子养在一块去搏杀。

  附近的部落都震惊!

  楚风也半晌无语,冬青所说非虚,还真有这么强大的世家与进化门派,真正见识到了,那些人是为猎龙而来!

  虽然还没用手,但估计快成功了!

  “我们要当猎龙少年!”有孩子大叫。

  “我要当猎鲲鹏的勇士!”亦有孩子这么嗷嗷怪叫。

  然后他们又开始追逐楚风,现在揍那个最小的娃已经成为他们日常生活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楚风各种急眼,忍无可忍,最后嚼:“我跟他们打没有一点挑战性,我要去龙窝,跟天龙幼崽战斗,送我过去!”

  可惜,太没说服力了,他现在还没发育好,刚学会奔跑,不到一岁呢,不作弊的话怎么可能打的过这群野性十足的孩子,更遑论是龙。

  “别急,秀与婆婆进山,就是因为在寻觅一处金翅大鹏巢,等它将几枚卵孵化出来后可以将你放你进去搏杀。”

  楚风闻言顿时无语,阳间广袤无垠,各个强大进化门派的风格太彪悍,他遇上这种事是幸运还是不幸?

  冬青补充道:“此外,如果那些所谓的天潢贵胄拿不下龙巢,回头将你扔进去也未尝不可。”

  “大姐,别这么凶残,等我两岁以后可好!?”楚风一激动,连说话都变得利索了,不再结巴。

  冬青鼻阔脸宽,粗声粗气,道:“上次婆婆回来说,若是找不到合适的地点,也可以考虑大地另一端的凶蚁穴,将你送进去。”

  “太损了,我到底要一个打多少个?被吃掉怎么办?!”楚风嚼,感觉太凶残,也太不负责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的眼睛始终在冒绿光,盯着部落附近的异果,真的不算少,他想眷进化。

  然而,冬青像是防贼般,将他管的死死的,告诫他还不是时候。

  姬海山冲楚风招手,道:“你这娃至今还没名字,干爹绞驹汁,想了两个多月才得到一个好名字。”

  “叫啥?”一群孩子围了过来,就是七八位族老都笑眯眯,佝偻着身子,将手揣在兽袍袖子中凑了过来。

  “也不是我一人之功,几位族老也帮着参详了。”一丈高的姬海山难得不好意思了一次,最后郑重无比,道:“叫——姬虚空!”

  谁说更的少还不补的,这不,看到本章说立马又写一章,晚上接着写♀两天少的原因,真男人不是那个每两三个月都有那么一两天要短路吗?
  
网站地图 欧洲足球队排名 扑克王棋牌app下载 乐虎国际游戏官网 大奖娱乐城官网
优乐国际娱乐 金佰利娱乐代理
金沙城中心app下载 888真人注册 a8娱乐app app娱乐
全讯网娱乐城网址 国际足球排名 钱柜娱乐官网下载 太子娱乐手机版
大奖城导航 扎金花棋牌小游戏 扑克王app推广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人草人碰人摸免费 激情五月 农夫成人色情网站导航 av视频 中文字幕乱倫视频
欧美整片华人play 插菊花综合网 成人电影在线 2018偷拍自自拍亚洲 成人视频网
五月丁香花开网 最新av网址 日本邪恶 色情电影 俺去也最新
色情网址高 香蕉网伊人在线直播 夜夜橾天天橾b免费视频 丁香婷婷深情五月 青娱乐视频分类精品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