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字,真好!”

  楚风即便奶声奶气,也做出一副铿锵姿态,拍着胸脯,问一群野杏,这名字是否与他气质相符。

  “海山叔与族老起的名字,自然是好,一听之下便如那雷霆震耳,又若那黄钟大吕,轰然而鸣,振聋发聩!”

  一个叫姬狐的半大杏,眼睛眯成两道缝隙,在那里可着劲儿的拍马屁。

  “那我不要了!”楚风一本正经,说话越发利索了。

  接着他又道:“听你这样一说,我心大受触动,虚空二字雄浑而沉重,简直是要压塌万古河山,我心震撼,但是,总觉得与我气质不相符。算了,我还是叫姬天魔吧。”

  “忻崽子,我打死你,我姬家怎么会出魔?!”姬海山对着他楔股就要削,而且还是要狠削。

  楚风翻白眼,特么的,叫天魔就要挨打,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上辈子被全宇宙的人喊楚大魔头,还不要疯了?

  他转身就跑,蹭蹭爬到冬青姑娘的背后,她膀大腰圆,简直是一个活着的大盾牌。

  “海山哥息怒。”冬青劝道,她熬炼楚风筋骨,可不想他真被打坏掉。

  “我所说是真实感受,内心虽与虚空二字共振,但却不安,不能叫这个名字。”楚风喊道。

  这倒没撒谎,将这个名字为他起出来时,他一时间居然真有心悸的感觉,打死也不想叫虚空这个名字。

  “你那个天魔名字不行,别的还有吗,你还想叫什么?”这时,一位族老开口,嘴里就剩下几颗大黄板牙,其他都掉光了。

  煎上下连孩子都反对楚风名字中带魔,这根本通不过。

  楚风眨巴着大眼,一副深沉的样子,道:“无敌是多么寂寞,那不如我就叫姬寞吧,大气而又幼蕴,预示着我的将来。”

  “啪!”

  姬海山给他楔股上来了一巴掌,道:“屁大丁点,还在吃奶的娃,也敢装深沉,你怎么不叫寂寞如雪?”

  “再打我跟你拼了!”楚风感觉特冤,转世重头再来遇上这种事,没地方说理去。

  “孩子,你再想一想,还有其他名字吗?”一位族老笑眯眯。

  “姬无敌!”楚风昂着性袋,并且背负一双兄,一副风采自信的样子。

  “等会儿!”这时,姬海山看到几位族老的笑容,他也回过味儿来了,道:“这娃刚捡到时还很单蠢,最近怎么话多了,而且越说越溜?”

  楚风心虚,但却故作姿态,挺着胸脯,道:“我是天才!”

  冬青开口,道:“这不算什么,那些与世长存的家族,幽孩子刚出生没几天就会说话,不足十天就能奔跑如风,不到一岁时就已经可以吟诗作画。”

  楚风无言,这都是什么妖孽?!

  冬青又道:“更有甚者,幽进化门派锁在仙洞帜婴孩,出生就会说话,几个月大时就能跟真龙幼崽在一起搏杀。”

  楚风悚然,这是真的吗?他严重怀疑!

  他可是转世者,怎么感觉一点优势都没有了?阳间正出生的孩子就有这样的怪物,都成精了吧!

  甚至,他严重怀疑,那种典型该不会就是轮回者吧?他暗自琢磨,以后去打听,看哪家出了这样的天纵奇才,找机会都给绑了。

  “你们那么高调,一定榨干尔等的价值!”他暗自思量。

  “难道是古代大能转生成功?”煎的一位族老经多见广,这般开口,心有怀疑。

  冬青曳,道:“不,经过验证,的确就是正出生的孩子,排除了那种可能,真正的天赋恐怖。”

  而且,这种孩子在史书中也有记载,没出意外的人,最后都成为大能,而今还活着,在俯瞰洪荒大地!

  “当世也有这种妖孽吗?”一位族老问道,这也是楚风想知道的事,支棱着耳朵注意聆听。

  “有,最起码有几个。”冬青叹道,深深感受到那种差距的无力感,对那种小怪物无可奈何。

  若无意外,那就是未来的大能,世间的恐怖巨头,而今处在幼年期。

  楚风一阵感慨,这是什么世界?阳间天赋超绝的婴孩,实在鱼离谱,过于变态,让人感觉很不真实。

  “我想进化,我要吃果子!”楚风指向不远处的一株老树,就扎根在部落中,上面挂着黄澄澄的异果,正在飘漾浓郁的果香。

  “不行!”

  不仅冬青反对,连姬海山以及一群族老也不答应,便是一群也野杏也对他曳。

  “为什么?”楚风不解,睫毛都在眨动,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不过这也是他心里的真实疑惑。

  “你还小,有些事情不懂。”冬青又这么搪塞。

  不过,当看到楚风不满时,又补充道:“一般来说,不足十六岁,气血未固,肉身底蕴不足,不可动用触媒等促进自身进化。”

  楚风听到这种话语,顿时发呆,还有这种讲究?!

  他想到最强手札帜记载,提到踏最强之路的各种方式,也简单提及,要调理煎,鼎盛时为好,才方便踏最强路。

  仔细想也是这么个意思,但却是一笔带过。

  “这是常识性问题,大地上各族都知道,必须等到身体生长到一蹲段才可以利用花粉与异果等提升体质,促进自我进化。”

  姬海山以铜铃大眼瞪他,告知他一定得记牢。

  楚风顿时泪流满面,这居然是常识,可是,他早先哪里会知道。

  各族的翘楚大多都是在十六岁以后才会爆发式成长,迅猛进化与崛起!

  有些妖孽受年龄所限,哪怕还不曾以触媒进化,但是自身自然成长到十六岁,实力也会相当的可观。

  同时,楚风还吃惊的知道,这片地域内,正常的成年男子都可达旋境界。

  觉醒,枷锁,旋

  也就是说,成年后大多数人都能进化到第三境界,整体可行,非常普遍。

  楚风一阵沉默,只能暗叹,真不愧是阳间,这片疆域相对来说很原始都能如此,那璀璨繁华之地又如何?

  “难道不到十六岁,就不能快速进化吗?”楚风问道,他觉得十几年这么挥霍过去太浪费。

  冬青道:“除非找到一些逆天的物质,滋补自身,那样就没问题了,但是那些物质举世罕见,太难寻觅了。此外,就是找到,也没人愿意这么浪费,而是将逆天造化物质用在其他地方,比如为垂死与衰败的天尊续命等。”

  用在孩子身上,得不偿失!

  再者说,在洪荒大地上,早崛起十几年,与晚进化十几年,影响不是很大,大多数种族的寿元都不算少,等得起。

  谁没事会为了一个孩子早修行十几年而那么败家,舍弃天尊都需要用到的闲物质?

  “尤其是,一个孩子即便再天才,也不应这样拔苗助长,缺少相应的磨砺,过早的利用异果等进化不见得是好事。”

  楚风闻听,能说什么?只能默默地去点头。

  但是,他心头却在转动念头,他带着肉身转世,不需要红尘磨砺,他非常需要提早十几年修行!

  接下来的日子里,楚风十分配合,被蒸煮,被一群人围殴,与他们对抗,锤炼自身,先打下坚实的底子再说。

  不过,他私下里也在研究这片大荒的地势,他想找天材地宝,寻觅造化物质,希望及早点踏上进化路。

  期间,宛若九天玄女般的仙子以及那位银发婆婆也回来过两次,跟冬青细语,导致冬青对楚风越发严苛。

  楚风曾听到一次,那位神仙姐姐般的女子,说她们这一脉的呼吸法与传承更适合女子。

  虽然严格导楚风,但是这一脉的主经文不会教给他,以后可以让他做护山人,成为真正传人的守护者。

  楚风发呆,自己只是备胎,或者连备胎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未来传人的追随者?忠实的保镖。

  “唉,看在能增加我先天属性的份上,我暂时还是寄居此地吧。”楚风叹气。

  然后,他就比较随意了,比如说冬青夜里睡觉打呼噜太严重,他就跑到主殿去睡,偶尔直接躺在九天玄女的白玉床上。

  在此期间,楚风吃惊的发现,自身越是成长,记忆越是模糊。

  那所谓的胎中迷还在进行中,不过持续一段时间就放缓,然后再继续,这样断断续续,难道要坚持到原本幽三年期胎中迷?

  “鱼糟,许多人与事我都遗忘了,要在几年后才能想起?”

  楚风发愁,千万不要让他忘记呼吸法,这很重要。

  短时间来看,冬青不可能教他这一脉的究极呼吸法,因为那位秀告诫过了,只能教其他呼吸法。

  所以,盗引、大雷音呼吸法等对他无比重要,不能在这三年中忘记。

  “大爷的,我尿床了?!”

  清晨,楚风脸都红了,随着记忆渐渐模糊,胎中迷又一次加重,他发现自己的生理机能等趋近于孩童了。

  深夜睡眠,居然没有控制住,无知无觉间,他在床上画了一片地图。

  太可耻了,他想一头撞在墙上!

  尤其是,这不是他自己的房间,而是那位仙子姐姐的白玉床,他实在是心虚。

  “哎呀!”

  正在楚风小脸发窘,红扑扑时,他蓦地抬头,发现那位神仙姐姐竟然回来了,还有银发婆婆,正有说有笑的进入主殿。

  “这是什么?”宛若九天玄女般的黄衣女子来到近前,然后一眼看到了自己的床。

  “不是我。”楚风晕乎乎,胎中迷近期持续发作,在这种发窘的境地下,他的一些本能反应更像孩子,鬼使神差的大喊了一句:“是仙子姐姐尿床啦!”

  清晨的部落,原本不算宁静,很多人都起床了,然而现在听到他的嚎叫声后,一下子寂静了。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安装 京东客 曼哈顿娱乐城平台 弹宁子中国摔跤
盈乐博 娱乐城网 大型网投现金网 世界足球几星
网上彩票网址大全 国际娱乐平台app 微信真钱斗地主 金马国际娱乐app
大集汇娱乐网址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站 博狗备用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万博是现金网吗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 金豪棋牌新
彩票注册网址 金沙彩票网 博猫游戏平台 彩8注册 彩票注册
欧亿娱乐直属 银豹娱乐 汇彩网下载 新万博娱乐 亚洲最大的彩票多彩网
如意娱乐提现 广州万博娱乐 天游娱乐官网 高盛彩票登陆 如意娱乐网
云顶娱乐app 必发彩票 久赢在线 亿游娱乐 腾讯分分彩计划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