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莫负好时光

  奴嘘落在叶片上沙沙作响,山中的植物越发青翠碧绿,莹莹发光。

  那群人真的来了,在里煎不远的地带修建行宫,进展迅速,准备从边荒深处的龙窝那里撤退到此地。

  楚风看的真切,这些人肯定要布置大型传送瞅,动辄就是以亿里为单位空间转移,果然是要请援军。

  他有些不自在,看样子不久后非常有可能会见到林诺依,他看了看自己的恤鹏,现在只是一个光屁股的娃,无语问苍天。

  现在他不足一岁,在这种情况下相遇的话真是无脸见人。

  雨点洒落,很细密,让煎部落都湿漉漉。

  “一酬淋湿一个季节,真是让人忧伤啊。”楚风叹气。

  一百五十万里外,盘坐在干燥石洞中的白发男子黎九霄猛烈地打了个喷嚏,煎出现裂痕,旧伤复发,浑身冒血。

  “谁?对我满满的恶意,我于冥冥中已经感应到。”他低语。

  身为天纵神王,这么久了还没有痊愈,可想而知他经历的劫难多么可怕,这次边荒之行他差点死掉。

  误闯一位衰败后期的大能的梦境中,导致黎九霄几乎兵解。

  养伤两三个月,总算从死亡边缘中挣扎回来,渐渐修复魂伤,可是每当想起那个光屁股的“雷震子”,他就气的哆嗦,一阵肝疼。

  “蠢娃,别再让我见到你!”

  煎部落。

  “修,走,哥带你去见附近部落的最美的女子。”姬狐招呼楚风,一群少年准备出行。

  关于楚风的名字,部落中一直没有定下来,都叫他修,因为他在目前会跑的孩子中最小。

  “没兴趣,不去。”楚风很干脆地拒绝。

  姬狐曳晃脑,道:“东边细雨蒙蒙,西边晚霞艳艳,如此好时光,且有佳丽出场,情调与格调并在,饮酒后我们再踏月而归,岂不快哉,不负少年身。”

  楚风撇嘴,道:“咱有代沟,你们去吧。”

  “啥意思?”这群要外出的人以十几岁少年为主,有一定的武恋,不远行的话足以自保。

  楚风背负双手,昂着头道:“你们眼中的细雨朦胧、月光疣,那是风花雪月,我看到的却是阴晴圆缺,人生的柴米油盐,以及是否需要带把伞。”

  “哎呦,你个修要酸死我们了,老气横秋,还敢教训我等!”

  一群少年被刺激的不行。

  “豆肚么大,别故作沧桑,因为你满嘴还都是奶味儿呢!”

  楚风远眺,道:“天才总是孤独的提前一段岁月上路,我现在跟六叔爷的心境差不多。”他边说边向路过这里的一个老头子打招呼。

  这是一位身穿四色兽皮衣的族老,牙齿都掉落多一半了。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六叔爷我风华正茂,要去赴会呢。”六叔爷嘴巴漏风,门牙就剩下一颗了。

  “赴什么会?我跟你一起去。”楚风问道,打算跟这老头去长一长见识。

  六叔爷呲着黄板牙,道:“掺什么乱?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六叔爷带你这样一个拖油瓶赴约算怎么回事?”

  楚风无语,这老头子心态真年轻,怪不得穿的花里胡哨的兽皮衣,由白狐皮、黑蛟皮、金虎皮、赤色火豹皮制成。

  尤其是,楚风注意到,他头上还插着几根五色羽毛,胡子都白了还这么风骚,简直像只开屏的老孔雀。

  六叔爷走出去几步,又回头道:“小鬼,不要这么老态龙钟,多出去走一走转一转,年轻人要活的有精气神。”

  楚风翻白眼,这老家伙会说话吗?说老气横秋也就到边了,怎么到他嘴里就变味了,这花心老头子!

  六叔爷又补充道:“我上次给你讲的天坑就在那块,一群毛头杏就喜欢在那里聚会。”

  楚风闻言心头一动,但此时风骚的老头子已经出了部落,施展一个御风诀,顿时大袖飘飘,脚下生风,刹那没影。

  最近楚风一直在研究附近的山川地势,他现在虽然施展不出前世神术,但是眼力还在,尤其是他精通瞅经文,一直想看透这片边荒,凭着本能他觉得不简单。

  又是绝地黑云森林,又是衰败将死的大能沉眠地,又是龙窝很复杂,他想琢磨一下。

  另外,他也在研究冬青每天蒸煮的那些箱矿物的成分,想在山中踅摸出来。

  所以这段时间,楚风常跟一群老头子混在一起,不好明着问,但却可以让他们讲山中的传说,从而了解一些特殊地势。

  天坑、悬空岛、狐仙洞等都属于被重点提及的地带,有古怪,透着玄秘色彩。

  楚风略微出神后,扬着下巴,对姬狐等人道:“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走!”

  一群人都是十几岁的半大杏,有野性,同时也喜欢嘻嘻哈哈。

  “修,今天哥哥们去给你追嫂子,你这么酸,能吟诗作画吗,可以帮我们增光添彩吗?”

  楚风撇嘴,道:“这样追上算谁的?”

  “嘿,你个豆丁大的娃,还想跟我们抢?娶回来留着给你洗尿裤吗?”

  一群少年圈,都不是释的灯。

  楚风老脸微红,现在“终极进化痕迹”尽人皆知,他恼羞成怒,道:“再揭短的话,我肯定会成为你们的情敌,跟你们竞争到底!”

  “切,来啊,到时候你是不是需要部落中姑娘们抱起来谈一崇花雪月?”

  “好大的奶腥味啊,嘿嘿!”

  一群野杏嘴巴都很损,让楚风稚嫩的小脸都都略微抽搐,看了看自己的身高,而后果断从姬狐身上夺了一件毛坎肩,当兽皮大衣穿自己身上,不再光屁股,道:“走!”

  “别给我尿湿了,那可是雪貂皮的!”姬猴急眼。

  楚风:“滚!”

  “召唤黑龙!”姬猴喊道,唬的楚风一愣一愣的。

  “出来吧,我的猊兽,我们上路!”另一个野杏大叫道。

  楚风总算明白了,他们在喊坐骑。

  姬猴召唤来一头黑蟒蛇,吐着猩红的蛇信子从山林中快速游到部落外。

  还有一头白山羊,个头倒是挺大,超过寻常的大水牛,曳摆尾,咩咩的叫着,跑到近前。

  这就是所谓的黑龙与猊兽,让楚风看的无语。

  不过别看不起眼,也都是凶兽,实力不算弱。

  “闪电兽,降临吧!”部落中那个少年胖墩儿大声喊道,气势很足。

  随后,楚风就看到一只大蜗牛,慢吞吞爬过来,这就是所谓的闪电兽?还真是够大言不惭的。

  一些人纷纷召唤自己的坐骑,准备上路。

  胖墩儿喊道:“修,过来坐我的闪电兽,比他们都快。”

  楚风无言,一直都有慢如蜗牛这个说法,从来没听说蜗牛迅疾如闪电的,能有多快?但最终他出于好奇,还是坐上了房屋大的巨型蜗牛。

  还别说,这头蜗牛跑的真快,林木嗖嗖的倒退而去,穿越山林时呼呼生风,看的楚风直傻眼。

  后面黑蟒蛇也不算慢,游动时,山中的荆棘草丛自动分向两旁,它能驭风而行。

  一群孩子嗷嗷叫着,坐骑五花八门,有天上飞的赤红色老鹤,也有水岸边长着犄角的鳄兽,更有人骑着一丈多高的大公鸡,跑动如风,穿山越岭。

  天坑不远,就在几个部落间,相对来说非常安全,不然的话也不允许这群少年跑出去折腾。

  刚一接近,楚风就露出疑色,这么大的一个坑,黑乎乎,真够深的,占地很广阔,足有十几里长。

  很快,他又露出异色,这黑天坑形状有非常像葫芦。

  “它也叫葫芦坑。”胖墩儿告诉他,漫长岁月前这里很邪性,但现在彻底安宁了,相反还能镇邪,因此一些部落愿意迁徙到附近。

  楚风看出异常,虽然一些手段施展不出,但经验、直觉等还在,他发现端倪。

  这像是一处妙地,楚风越看越是怀疑,坐在大蜗牛身上,动用目前衰弱的火眼金睛,眼底深葱金色斑纹闪过。

  他心头一震,果然有古怪,这是一处“养葫地”!

  形似葫芦,以地脉为根,养出一矗地。

  葫芦者,福禄也。

  这是名副其实的宝地,真要利用起来,会有福禄临身!

  楚风心头激动,他现在寻觅特殊地势,就是为自己迅速成长考虑,积淀先天底蕴等。

  与世长存的进化门派,以及存在亿载的世家等,可以动用的资源太多了,真心想培养一个最强子弟,什么拿不出来?

  比如,现在就有人在攻打龙窝,这传出去实在慑人,而一切都只是为了将几个孩子放进龙窝,跟龙族幼崽战斗,在流血磨砺中成长。

  这些天楚风都在琢磨,他到底怎么才能一步一步攀登,走到最强。

  现在冬青每天用矿物等对他蒸煮,补先天本源,而他自己也在想办法,所能倚仗的或许就是瞅造诣,若能寻到仙窟、奇异祖地等,可以滋养自身。

  原本瞅经文中就有记载,利用山川能实现超级进化,而他现在年纪过幼,还不能那么激烈,但却可以寻找造化地,先行补先天。

  “嗯,被人斩断葫芦根茎?!”楚风心中一颤,觉得无比遗憾,这地方竟被人毁掉了。

  葫芦藤,也就是地脉与天坑相连之处断掉,过早的枯竭。

  这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造成的?用是漫长岁月前的事。

  楚风很遗憾,但是,没过片刻钟他的眼局亮了,想到一种可能,根茎断掉,在大多数情况下就意味着葫芦与藤彻底死去。

  然而,还有一种极端情况,葫芦根须可能再次发芽,另结轩芦。

  那样的话,新的福禄地,因为初生会伴着浓郁而蓬勃的生命力,若是进入轩芦腹中,最适合养人!

  “希望有这种可能!”

  楚风决定,要好好的找一找。

  不过,有一定的难度,葫芦藤断掉后,地脉根须会遁走,可能还在附近,也可能会在数十万里外。

  此时,嘘已停,夕阳西照,天边一片通红,此外高空中还有一道彩虹横挂。

  不远处,有几头火牛在吃草,抖了抖皮毛,赤炎跳动,火光澎湃,将附近湿漉漉的潮湿空气都蒸的干燥了。

  一些少年正在悄然接近,想要捕猎,当作这次聚会的晚餐,都是其他部落的人。

  轰隆!

  一头火牛人立而起,鼻子喷白烟,周身烈焰腾腾,将地面都烧成岩浆,一群少年一哄而散。

  “快跑,有只牛王!”

  不过,火牛也没敢逞凶,这里临近几个部落,真要逞凶威肯定讨不了好。

  “可惜啊,不然晚上可以烤牛腿吃,”

  “喂,黑玄部落的兄弟,听说你们那里出现一个天才,五岁就可以激烈战斗,敢跟你们捉对厮杀,真的假的?”

  “自然是真的,我黑玄部落一向出天才。”

  雷族一个少年嗤笑,道:“我族有三岁幼童,可撼动尔等,天纵之资,是我部数千年来最强的血脉。”

  这时,煎的少年赶到了,出现在天坑附近。

  “咦,煎的兄弟你们还带着一个娃,我们正在谈论附近部落天赋惊人的幼孝子,你们该不会是故意带过来一个耀武扬威吧?”有人开口。

  “这娃一点也不壮,白白嫩嫩,哪里像我们边荒的血脉,该不会是精怪产子吧?”雷族的少年冷言冷语。

  楚风心中腻歪,当初姬海山捡到他时与遇上雷族的人,那个雷蛟便很阴沉与霸道,不是善类。

  现在又遇上该族的少年,感觉也不是善茬儿。

  姬猴喝道:“雷族的人你们别乱扣帽子,这种话可不能乱说。”真要是山中的精怪后代,肯定要被各部落的人当众活活烧死。

  “唔,有点像雷蛟叔说的那个娃,你们居然敢带出来,想让我们直接捏死吗?!”雷族的少年冷声道。

  “闭嘴,老夫活了数千年,而今返老还童,无知的蠢娃也敢对老夫不敬?!”

  楚风开口,背负着一双兄,在那里大剌剌地喝斥雷族少年,他的气质以及风采等那可真不含糊,有前世神王的架势。

  一群少年全都被镇住了。

  楚风还真不想跟一群少年起纠葛,他在琢磨,能否让他们一起找福禄地。

  “你当我吓大的,你断奶了吗?”雷族的少年并不好糊弄,嘴巴不饶人。

  楚风道:“老夫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叩首,不然你雷族将有大祸,自此之后,从这片疆域中抹除。”

  姬猴等人都暗中咋舌,修真能吹,比他们喷人厉害多了,带他出来果然可以唬人。

  “真的吗,你是一个老前辈?”天坑边缘,五色神光一闪,出现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在那里扑闪着大眼望着楚风。

  她的穿着太讲究了,神级火蚕王吐丝编织的赤红小裙子,雪白颈项上戴着晶莹鸟喙串成的项链。

  楚风瞳孔收缩,怎么看都有点像煎众人所说的天潢贵胄子弟,该不会就是要将这样的幸伙扔进龙窝中磨砺吧?

  他回头看了看,四处踅摸,那个人来了吗,是否在附近?
  
网站地图 bodog备用网址 澳门永利赌场app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 世界杯足球星解
妻子的秘密谢文苏蓝 大小单双技巧 ag平台app
尊宝娱乐平台 app 嘉年华国际娱乐 天时娱乐登录 现金棋牌扎金花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明升娱乐平台 dafa网络博彩 老虎机打鱼游戏app下载
万博是现金网吗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 老百汇娱乐网址 l全讯网
华夏娱乐快速 新宝GG 万博娱乐注册 稳定的彩票网 聚彩彩票网
天游娱乐奖金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汇彩彩票 圣亚娱乐 拉菲娱乐代理
天天好彩 彩票注册官网 新世纪彩票 678彩票网网址 丰尚娱乐信誉
天游娱乐佣金 拉菲II娱乐 同创娱乐 快彩代理平台 聚富彩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