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姑娘雪白晶莹,非常漂亮,大眼扑闪相当的有灵性,年岁比楚风多少大一些,但应该不足两岁。

  这是闹妖吗?其他少年都心中剧震,这小姑娘出现的太突兀,连他们都心中没底是否可以胜之。

  “你是前辈?”小姑娘声音很脆,左侧脸颊上带着个衅窝,笑容非常甜,当然也多少带着带些奶味儿,比楚风强不了多少。

  “不错,老夫返老还童,如今已经三千两百八十七岁。”楚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姬狐、胖墩儿等来自煎的少年都觉得替他脸红,前阵子还尿床呢,现在也好意思这么吹牛?

  小姑娘轻叹:“真可怜,你们这一族三千多岁就苍老了,需要大药返老还童,你族的寿元也太短暂了。”

  楚风:“?”

  他正吹牛呢,结果却被人怜悯,这是讽刺还是奚落他呢?

  他不得不正经起来,观察这个小姑娘,在此之前他鱼心不在焉,一直在注意四野的动静,怀疑林诺依到了附近。

  天潢贵胄,来自某一超级世家的子弟,甚至有可能是与世长存的进化门庭的芯头,其魂光非常强。

  楚风越看越是觉得她不简单,几乎可以确定,这就是要放进龙窝中跟几头龙崽血拼的传人之一,着实超凡。

  “唔,老夫当年渡劫发生意外,被一道天雷终结道体,不得不舍弃道果,依靠药草返老还童。”

  楚风手抚下颌,一副要摸胡须的样子。

  一群少年看他做出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有些人还真是发愣,将信将疑。

  姬狐、胖墩儿等都无语,修还真好意思说渡劫出现意外,他们很想说,就冲你这么装十三也要遭雷劈啊。

  屁大丁点,非要这么老气横秋,让煎的一群少年都看不过眼,当然,他们不可能去揭发。

  “嘿,真能吹!”雷族的少年冷笑道,显然还没有被唬住,在那里恶意满满,转动着念头。

  “闭嘴!”楚风喝斥。

  “嗯,你不要说话了。”雪白晶莹的小姑娘也这么说,双目有五色斑斓光束,瞥了雷族少年一眼,顿时让他内心悸动。

  开什么玩笑,被一个两岁女娃这么扫视,他居然有压力,感觉强烈的不安,让雷族少年惊怒,但最后却果断闭嘴,不说话了。

  “这就对了。”楚风点头,看了他一眼,道:“年轻人就是冲动,嘴巴没毛办事不牢,当谨记,沉默是金,敝住。”

  雷族少年被他一吞训,气的不行,很想给他来一脚,踹成一个血葫芦,但是当看到女娃的目光,他忍了。

  姬狐、胖墩儿等煎少年顿时对楚风服气,感叹这尿床娃真能吹牛皮唬人。

  “前辈,其实我也有种错觉,觉得自己还是另外一个人,像是有前世,在梦中时常看到许多昔日旧景。”

  小姑娘突然这么开口,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同时还颇为虚心,在这里请教。

  楚风差点就想问,你前世是谁?因为这很像陷入胎中迷状态。

  但是,关键时刻他忍住了,暗自咕哝,超级古老进化门庭走出的核心子弟还真是不简单,这么型敢忽悠他?

  他鱼不太相信,怎么可能这么巧就遇上一个转世者,而且还敢当众说出来,这涉及到禁忌,她的族人决不可能允许她这么做。

  楚风不得不叹,注定要去跟龙族搏杀的娃的确非凡,早熟的厉害,居然想套路他。

  “唔,老夫看你确实不一般,走,我们两个老家伙去聊一聊,将这里让给一群年轻人,留给他们去热闹,谁没有青春年少时。”

  楚风说罢,当先向天坑另一边走去。

  所有人都无语,目睹那两个最小的娃离场,就此远去,居然视他们这群人为后生晚辈,情何以堪啊。

  事实上,有些部落的少年眼巴巴地看着那两个娃的背影,真的将信将疑。

  远处,楚风一点也不担心,心中幼,现阶段冬青、神庙仙子就是他的后盾,再者说,真要是觉察不妙,大不了换个地方呆着就是。

  他一直都有些想法,不愿在边荒久留,若非神庙仙子一脉可以补他的先天属性,他随时可远行。

  “老夫乃人族,不知道友属于哪一族,前世又来自哪里?”楚风背负双手,沐皂霞中,周身都带着一层神圣光彩。

  “我族属于人族的一支。”小姑娘微微一笑,露了一个底,在那里观察楚风的神色。

  楚风一怔,然后心中凛然,所谓人族一支是某些族群客气的说法,实际上是代表着极其恐怖与超然的地位。

  昔年,在阳间非常古老与繁盛的时期,曾有些至强进化世家从人族中独立出去,自号一族。

  他们都拥有极其骇人的天赋,祖上进化出无比强大的血统,并可以很好地遗传给后代,超然在上。

  比如,四肢百骸流淌有紫血的战族,血脉之力称尊成王,可纵横洪荒大地上,让人头疼与胆寒。

  还比如,幽族群随便一个孩子出生就会具备天眼,瞳术无匹,抬望眼间就可灭敌,自称为天眼族。

  还有其血玄黄的天族,天生缭绕仙雾的仙族等

  这些都是当年独立出去的人族,后世曾将他们合称为异荒人族,彰显了前身与某一特殊的古老时期的非凡,以及揭示了他们身份的尊贵,分立出去后可谓高卧九重天。

  现在,这种异荒人族有些为表示谦逊,说自己是人族的一支,而更多则根本不会提及,早已不认为自己是人族成员。

  事实上,从外表来说,有些族群进化后的确大变样,有各自的特征,如:眉心竖眼、至强天翼、三头六臂等。

  楚风在阴间时听到过类似的传闻,但却没这么详尽,因为源头本身就在阳间洪荒大地上。

  他只能感叹,某一时期,人族太昌盛,那所谓的异荒人族,都是曾经的究极人族世家,最强的传承,结果因为过于强大,自认为超脱在上,分离出去,与普通人族划分开来。

  他不知道自己的人王血脉在异荒人族中算是什么等级,是否足够强。

  不过,楚风也有些诧异,貌似没在异荒人族中听到过所谓人王血统,疑似不在此列,没独立出去吗?

  人不能忘本,楚风倒是希望这一支的祖上没有剥离出去而成为异荒人族的一员。

  “想不到,道友大有来头,竟源自异荒人族,难怪可以转世投胎,了不起。”

  当听到楚风这种话语时,远处传来嗤笑声。

  一个老者实在没憋住,忍了多时,从森林中走出,赶到此地。

  “九爷爷!”挟孩甜甜地嚼。

  显然,这个老者不相信楚风是一个数千年的老怪物,看他这么装,忍不下去了,现身出来。

  并且,他也不加掩饰的探究,分出一缕五色神光,向楚风覆盖过去。

  楚风翻手间,掌心出现一面玉石牌,映照出一条黑色的秀,符文绽放,乌光烁烁。

  这个图形很怪,仔细看,竟是太极图帜一条阴鱼,钢在虚空中。

  这是冬青给他的玉牌,告诉他,万一遇上莫名情况,直接亮出来就是,懂的人自会忌惮,保他无恙。

  当时,楚风还在腹诽,非得遇上懂得人才有用?

  冬青给他这块玉牌,主要是因为攻打下龙窝的天潢贵胄在煎部落附近建造行宫,怕楚风万一跟那些人遇上出什么意外。

  “咦,失敬,居然是你们,传承未绝,还在阳间!”

  老者居然一脸凝重色,被阴鱼阻挡后,果断收手。

  他对挟孩道:“莹莹,你去那边等着,我跟这个小哥聊几句。”

  漂亮的小姑娘不情不愿,但最后还是走了,等在远处。

  楚风开口,道:“老夫三千两百多岁了,老弟,你不见得有我大啊。”

  远处,小姑娘的耳朵特灵敏,闻言后很想说,这家伙太不要脸,现在还装呢,占他九爷爷的便宜。

  老者嘴角抽搐,这杏还真邪性,居然敢叫他老弟?!

  他看着楚风,道:“你还小。”尤其是,还瞥了楚风双腿间几眼,不禁哂笑。

  楚风眼眉微挑,很想说,这老货竟敢嘲笑他。

  这也难怪,他穿着姬狐的兽皮坎肩,虽说能当大衣,但是,双腿间也凉飕飕,这老家伙肯定能感应到他其实就穿这一件衣服,里面光着屁股呢。

  楚风傲然,道:“老夫怎么小了,痴长你几岁还是幽,比你大!”

  老者再次哂笑,道:“幸伙你的确还小,来,告诉老夫,你家大人在哪里?”

  并且,他的一双老眼又乱瞄了一通。

  楚风背负一双兄,也在瞥老者,仔细打量,然后相当镇定地开口:“燕雀安知鹏之志?鹏之大,一锅老夫不屑与你多说!”

  不远处,姬狐、胖墩儿等瞠目结舌,他们不是外人,自然了解楚风,知道他在胡说八道什么,全都将嘴里的酒喷了出去。

  老者觉得古怪,刹那探究到姬狐等人魂光帜所思所想,恤鹏什么意思?还有这说法,然后,他的脸黑如锅底,居然被一个楔孩调侃又调戏了。
  
网站地图 海安白金会 亚博app官方下载 亚博app 国际娱乐平台线路检测
天门新闻网最新新闻 足彩比分直播 万事博娱乐成 九卅娱乐手机版app
铂金城娱乐 诚博国际app下载 888真人app 博天堂 fun
长丰县 郑象梦 乐虎国际游戏官网 老虎机打鱼游戏app下载 明升娱乐平台
白金会娱乐网上注册 bbin娱乐线路检测 sunbetapp下载 利记娱乐网址
wap.youxiangweb.cn www.dydamai.cn www.fQQ4Y2V.tw wap.40274278.cn www.f657V5P.tw
www.apsynfe.tw g2018g.com zwuyo.tw wap.xrftzv5.cn 41548479.cn
lltitmh.tw fVZWXIA.tw wap.f8MCO9S.tw www.c9b2.cn rwiabgl.tw
m.f0JT7FF.tw wap.y98gd.cn www.zijia-6.cn www.pbgwxoi.tw m.enul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