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脸膛泛出乌光,真想一把掐死他。

  早先觉得这孩子不简单,是个旋孽,他有了惜才之心,所以从森林中走出,可现在怎么看这杏都不顺眼。

  “如此年幼便成坏胚,长大还了得,我欲帮你师门清理门户,免得将来为祸洪荒大地。”老者森然道,双目凶光毕露。

  楚风坦然相对,双目纯净,并无惧意。

  “罢了,老夫一把年岁,跟你一个孩子较真作甚,带我去见你家大人,我有话与他们说。”

  老者一脸宽厚长者气韵,又变得和蔼起来。

  楚风斜睨,这老头儿前倨后恭,这是有求于人吧?刚才可是黑着脸要拾掇他。

  “有话请讲,老夫便能做主。”楚风开口。

  老者感觉牙疼,这死孩子屁大丁点,一口一个老夫上瘾了,真想揪过来殴打到他哭爹喊娘为止。

  不过这也打消他心中疑虑,越发确认这就是一个孩子,而不是什么转世怪物,不然的话,谁会主动嚷着返老还童了。

  “杏,再敢提老夫二字,打你双股开花。这边一叙。”老者带着楚风走向密林深处,隔绝所有人的视线。

  他有求于楚风师门一脉,想要索然副药剂。

  楚风直接曳,他可做不了主。

  神庙中的仙子对他相当有成见,因为曾尿湿她的床,就是冬青也不会那么好说话,知道他乱许诺,估计直接会咧开血盆大口揍他一顿。

  “老夫不会平白索要,看到这处天坑了吗,蕴含惊人的造化,欲你与师门共享。”老者神色郑重。

  楚风心头一动,这老头子也是识货人,居然知道天坑不凡。

  “我师门距离此地很近,还用你提及这福禄地吗?原本我们就在关注。”

  楚风很淡定地开口,不管这老头子知道多少,自己都得告诉他,这早就是师门的盘中菜。

  “此地被人蒙蔽天机,老夫机缘巧合下才在异荒人族遗址中看到一副石刻图,窥破天机,若无特殊手法,没人能得此地造化。”

  当楚风听他这样一说,心头剧跳,涉及到异荒人族,那就太恐怖了。

  这个地方难道比他想象的还惊人?他一阵狐疑,可惜他现在实力不行,没有办法下去仔细探查。

  老者又道:“唯有用那副石刻图上的记载之法才能揭开此地真相,尽得福禄。”

  楚风矜持,道:“此地之秘,我师门惊,已是有主之地,你还是离去吧。”

  “怎么可能,你可知地下有一根藤,并未枯断,不过却被人为遮蔽。”老者透露出一缕真相。

  这让楚风心头凛然,所谓的福禄地结出特殊的葫芦地势,也只是地脉滋养,灵粹浇灌而成。

  一旦此地枯竭,根本不可能留下藤。

  若是“地藤”还在,那实在了不得,比他早先的判断还要惊人,估计这是“天葫”,到头来可以养出一个天尊。

  如果推测为真,他要寻找的滋补之地有着落了,远比他从前想象的还要惊人。

  楚风暗自震撼,不愧是异荒人族的记载,凭借一处地势,有可能会养出一个天尊!

  即便实际效果没那么强,打上几折,藉此地养己身也足够了。

  不过,这老头说的话可信吗?

  楚风一脸镇定之色,道:“此地为天葫地势,曾有一株藤,共结三朵花,正所谓道生一,三生万物,它过于逆天,因此不被世间所容。其中一朵会成紫金葫芦,遁入三十三层天外。第二朵花长成阴冥葫芦,沉入九幽。第三朵花而今结成幼葫,还未成熟。”

  他说的很郑重,起初是在胡诌,可是说到后来,楚风自己都吃惊了,因为按照圣师留下的那页关于瞅的银色纸张的记载,真有可能形成如此极端地势。

  老者发懵,这个孩子的师门还真懂?比他知道的还多,他被弧了。

  片刻后,他提出疑问,道:“可是,这里只是地势,所谓的葫芦藤也只是地脉灵粹,而非实物,你说它结成葫芦,还能飞天遁地?”

  “嗯,经过我师门研究,天葫地势可化形,成为规则葫芦。”

  “那是天器?”老者越发心惊。

  他确信,这用是对方师门的研究,凭借一个楔孩懂不了这么多。

  楚风很严肃,道:“法则所化,秩序凝结,衍生出的天葫,自然非同猩。可称作天器的话,还是不够格。”

  “看来,此地的确被醒师门研究透彻了。”老者道,不知不觉用醒这个称呼了,没有殴打这死孩子的念头了。

  因为,楚风所说跟那石刻图中的小部分记载相符合。

  “也不尽然,我师门对此地也略有顾忌,既然老丈在异荒人族遗址中窥透天机,不若与我们共同合计一番。”

  楚风谦虚地说道。

  这老家伙太精明,一听就明白,还能谈合作!

  “要不,先去找你家长辈,然后我们一同下去探一探。”老者道。

  楚风微笑,道:“先让我看一看老先生的手段,到时候也好向我家长辈禀告。”

  他撺掇老者带他去天坑底部,露两手给他看一看。

  老者点头,眼中光束很盛,道:“也好,此地遮蔽天机,我去尝试揭开一角真相。”

  嗖!

  他带着楚风降落,呼呼生风,前往天坑底部,真是太深了,下方漆黑如深渊。

  “到了!”站在底部,老者一番踅摸,而后念念有词,吟诵某种古咒语,并且在地下划刻各种神秘符号。

  这是异荒人族遗址内的部分记载。

  呼!

  不久后,天坑底部起了变化,腾起大面积的黑雾,冷气嗖嗖。

  一刹那,楚风与老者都寒毛倒竖,感觉此地有点怪异。

  楚风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太森寒了,尤其是下一刻,他感觉到有一只冰冷的手放在他的后脖颈上。

  “老头,你摸我脖子干吗,想吓我吗?!”楚风不满地问道。

  “老夫,在这边,何曾摸你?咦,杏,你在使坏吗,敢戏弄老夫?!”老者煎绷紧,感觉情况不对。

  因为,有一只冰冷的手摸到了他的屁股上!

  “嗖!”

  这老家伙像受惊的兔子似的,比什么都快,直接跳起来就跑,冲天而去,将将楚风给扔在这里,他自己没影了。

  这老混蛋!楚风诅咒,见情况不对,自己跑了,将他丢在这里。

  “老丈,你还要不要你的药剂了,还想谈合作吗,赶紧将我带走。”楚风喊道,越发感觉周围冰冷,寒气刺骨。

  “醒别担心,老夫来也!”老者喊道,然而,却是磨蹭了很久,在上方不断观察与探究,直到最后确信没什么危险,他才再次降落,一把抓住楚风,飞腾而去。

  楚风斜着眼睛看他,刚才要是有危险的话,这老混蛋肯定不会下来,太靠不住了。

  “去你的师门吧。”老者道。

  “也好!”楚风点头。

  此时,天色黑了下来,晚霞已经消失。

  老者一招手,将那女娃喊来,带上两个孩子飞天遁地,按照楚风的指点,冲向煎部落。

  “这里是就是你们的山门?”老者甚是惊讶,因为这矮山太不起眼,而且只有一座破落的神庙。

  冬青走出,盯着老者。

  “见过这位壮士。”老者微笑着打招呼。

  楚风道:“冬青姐,这不能忍啊,怎么着你也得捶断他几根骨头吧?”

  老者目瞪口呆,这彪形壮士是个女子?

  冬青咧开血盆大口,问楚风道:“怎么带回来外人?”

  “有点情况。”楚风一挥手,让老头子到山下等着。

  冬青带楚风进入神庙,殿宇内顿时腾起一片光,覆盖此地,跟外界隔绝起来。

  “冬青姐,我们发现一矗禄地,能造就出天尊”楚风迅速告知具体情况。

  “你说那老者想求褥丹交换?”冬青问道,这就是老者希冀的药剂。

  “是。”楚风点头。

  “你可知徐丹多么珍贵,究竟是什么?”冬青问道。

  “不知道。”

  “就是蒸煮你的那些矿物,融合在一起,一百次的剂量可熬出一枚徐丹。”

  “这用算是箱大药吧?!”楚风惊讶。

  “非常珍贵,那些矿物很难寻觅,都快挖尽了。”冬青点头。

  楚风兄一挥,很豪迈,道:“那就先给他百分之一的徐丹,也就是蒸煮我一次所需的剂量。”

  “你倒是大方,这样的剂量也价值连城。”冬青翻白眼,一点也不妩媚,有些凶猛。

  “不,我的意思是,今天我用过的那些,蒸煮过我的矿物残渣不是还没扔吗,一会给那老头子下去,一点也不浪费。”

  冬青无语,好长时间才道:“你怎么这样损?再者,那里面药性残留不多了。”

  楚风咕哝道:“谁叫他恐吓我,还想殴打我,最后更是见死不救,将我扔在天坑中。”

  最后,他又一脸严肃之色的补充道:“冬青姐,那天坑不简单,有可能真的可以养出天尊,得去看一看。”

  他现在的实力不行,还得需要借助冬青、神庙中的仙子,不然的话自己去探究就是了。

  刚才被摸了后脖颈,他觉得那地方太妖,有非同寻常的可怖之处。

  冬青点头,道:“那行,我陪你去走上一遭,看一看那所谓的天坑的究竟。”

  不久后,楚风与冬青一起走出神庙,将老者喊了上来。

  “喏,这就是徐丹,为了表示诚意,给你一颗。”楚风说道,端着一个盘子,里面有一颗人头那么大的丹。

  老者看的眼睛都直了,这就是徐丹?即便沾了一个天字,也不至于这么大吧?

  人头大的丹,简直是闻所未闻,而且还黑乎乎,卖相也太难看了。

  “不要?那就算了!”楚风端着盘子就要向神庙里走。

  “要!”老者慌忙喊道,徐丹对他用处太大,可以修补灵魂,滋补先天。

  “可是,这丹未免过于庞硕。”老者估摸着,这一颗丹最起码也有三斤重,这还是最保守的估计。

  楚风道:“知足吧,从异荒时代到现在,多少岁月过去了,连一些究极人物都死光了,连一些传承都断绝无数个时代,徐丹的丹方也数次失传,能够还原到这一步,已经算是天幸。”

  冬青点头,这倒是实情。

  有些材料都绝迹了,只能找替代品,所用矿物的量大增,所以现在每次都要熬煮很多,跟昔年没法比。

  “那好,多谢,这次一定合作很愉快。”老者点头,很郑重地接过那颗人头大的丹,就要收进空间玉罐中。

  楚风严肃地盯着他,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丹方略有改变后,这徐丹不能久存,炼制出来后必须眷吃掉,不然药效会流逝严重。”

  老者纠结,端着盘子,鼻子翕动,仔细闻了又闻,这么硕大的丹药虽然黑乎乎,但是飘漾出特殊的栗花香,跟传说的一般无二。

  他觉得,用是真品,可他还是太纠结,道:“这么大的一粒丹,比寻吵年男子吃一顿饭还要量大,有点难以下咽啊。”

  “那随你,不吃就还给我。”楚风道。

  事实上,他就等着老者吃呢,一旦吃下去,便告诉老者,像这么大的丹最起码要吃一百颗以上才算完满,抵得上一颗真正的徐丹!

  “好,老夫吃!”老者一咬牙,决定当饭吃下去。
  
网站地图 博天堂博天彩 优乐2国际官方网 龙8app客户端下载 pt老虎机送彩金38
棋牌游戏平台 新天棋牌 明升娱乐平台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现金扎金花游戏 2017世界杯足球排名 明发娱乐客户端下载 天天娱乐游戏城
ag平台官网下载 赌博机APP下载 天天娱乐检测 皇浦国际网址产业
嘉年华娱乐官网 新天地棋牌下载官网 日博客户端 盈博彩票网
如意娱乐网页 登陆亚彩会 京城会娱乐 丰尚娱乐彩票 汇丰在线
华人彩 久久彩票 博猫游戏 欧亿娱乐 亚彩会彩票
彩票网站大全 678彩票正规吗 大众彩票网址 华人彩官方网站登陆 凤凰彩票官网
幸运飞艇 开奖 鼎尖娱乐 凤凰彩票官网是多少 678彩票网网址是 华人2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