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双手捧着这颗黑乎乎的大丹,一阵眼晕,这么大个儿,怎么吃啊?

  若非灵魂昔年受损严重,始终难愈,他也不至于这么渴望与纠结。

  最后,老者两眼一抹黑,不管不顾,张嘴就咬了下去!

  别人都是吞服丹药,张嘴就可以咽下去,可他却像是啃特大号的黑包子似的,得一口一口的遗吃。

  这酸爽别提了!

  这一口下去后,老者满嘴黑乎乎,这种经历还是头一遭,但刹那间他就鼓起腮昂子,瞪大眼睛。

  “怎么带着潮湿味儿呢?”他含混不清地嚼。

  楚风镇定地解释,道:“刚熬炼的徐丹,自然还新鲜呢。”

  老者瞪着他,脸色阴晴不定。许多丹药色泽晶莹,卖相极好,即便幽返璞归真,看着普通的丹药,但也都坚如精铁,可长久保存,不应潮乎乎。

  看他这个样子,楚风又道:“怕让你久等,所以收汁时略显匆忙,不太彻底。”

  老者真是一阵犹豫,深感怀疑,想一口全都吐出去,总觉得自己有些略显急切,服药过于草率。

  楚风不满,道:“不吃就算了,吐出来吧。其实,你吃下去一点,试试药效不就知道了。”

  老者一咬牙,倒也果决,直接将这一口全咽下去了,他确信即便有问题,自己也能全部排出体外。

  “咦,真有效果,破烂的灵魂舒服多了。”他很惊讶,药效立竿见影。

  接着,他捧着人头那么大的黑色大丹,开始快速啃食,真的如同吃馒头、啃窝头似的,狼吞虎咽。

  “九爷爷,你慢慢炼化,别一口气都吃下去。”雪白晶莹的挟孩提醒,她一直都觉得这么大一颗丹太离谱。

  老者点头,但很快还是吃完了,他自己估摸了一番,这颗丹最起码有三斤八两重!

  他相当的无语,这特么见鬼的大丹,一颗啊,就让他吃饱了!

  “九爷爷怎么样,你感觉如何?”挟娃一脸登之色,同时气鼓鼓,瞪着楚风,总觉得这是个坏胚。

  “嗯,还行,除却栗花香外,还有一股奶香味儿,不算糟糕。”老者点头,同时默默体会,自身灵魂相当的舒畅。

  随后,他又一阵狐疑,盯着楚风道:“怎么跟你一个味儿?”

  两者都带着同一种奶香。

  楚风很淡定,道:“废话,这是我炼的丹,当然跟我一个味儿,我无尘无垢,道体生香。”

  “骗人!”挟娃瞪着他。

  楚风没理会他,而是问老者,道:“如何?”

  老者不出声,在那里炼化体内的药效,乌光点点,蔓延向他的魂光中,部分细小的伤痕愈合,但离痊愈还差的远。

  “有效,可是和传说帜疗效相比,差距颇大。”老者脸色有些难看。

  楚风点头,道:“嗯,这就对了,原始丹方失传,这是后来的简洁版丹方,你得吃一百颗以上才能见效,抵得上一颗原始的徐丹。”

  “多少?!”老者闻言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这里。

  “一百颗以上!”楚风很严肃地告诉他。

  老者目瞪口呆,整个人都傻了,这大丹人头那么大,足有三斤八两重,一颗下肚他就已经吃饱了。

  这已经够狼狈了,这辈子他都不想服食这种丹药了,哪有需要用双手捧着磕大丹?!

  可是现在他却听说,得吃一百颗这么大的丹?太可耻了,太荒谬了,他想掐死这杏。

  “你敢欺老夫!”老者怒道。

  “你给我吐出来,不给你吃了!”楚风一副比他还生气的样子,逼他还丹,又补充道:“究竟是真是假,你自己没有体会吗?”

  老者心虚,他已经深刻体会到,灵魂碎片有部分凝聚,的确效果非凡。

  可是,这么大个儿的丹要吃一百颗,无论怎么看他都觉得鱼离谱。

  “丹太大,也太多了。”他说到后面,声音变小了,底气不足。

  楚风道:“丹方失传数次,艰难还原出来,自然与传说相去甚远。”

  老者彻底没脾气了,脸上陪着笑,只要能治好灵魂之伤,吃上一百颗也没什么大不了。

  楚风道:“冬青姐,给他列个单子,将炼丹需要用到的一些矿物给他写出来,我们可供不起他一百颗,让他自己准备好各种药材。”

  冬青都没用写,就直接给老者一个长长的清单,显然早就提前准备好了。

  当然,不可能将真正的丹方泄露,但里面的确提及一些侠的材料。

  有些是原始丹方需要用到的矿物,有些是后世改变过后的徐丹需用的材料,还有一些是剧毒之物,各种混合在一起。

  丹方中可以轻易采集到矿物都没列出来。

  这是楚风的建议,对老者敲竹杠,如果对方真是异荒人族,多半可以凑齐。

  老者看着单子,鱼眼晕,这些材料有些都快绝迹了,特别难找,但最后还是收起来,愁眉苦脸。

  “走,去天坑。”冬青道,对那里比较感兴趣。

  “老夫愿意出让天坑的部分利益与造化,换揉的徐丹。”在路上时,老者这样商量。

  强大如他的族群背景,想要将原始丹方帜各种材料收集齐,也有不小的难度。

  冬青道:“嗯,先看天坑帜造化是否价值足够吧。”

  一眨眼,他们四人就到了天坑附近。

  最后,楚风与女娃被留在地表,冬青与老者没有带他们下去。

  “静候佳音!”楚风跟冬青打招呼,让她心,他对这天坑心有期待。

  “走,丫头,老夫带你去踏月饮酒。”楚风招呼那挟娃。

  “哼!”挟娃哼了一声,不想理他,总觉得楚风不是好人,她肤色雪白,左侧脸颊上有个衅窝,非常漂亮。

  楚风不以为意,自顾去找姬狐与胖墩儿他们。

  月光疣,洒落在山地间,远处传来阵阵少年饮酒起哄的声音,很是闹腾,气氛欢快。

  “咦,修你回来了,来,喝酒!”胖墩儿椅晃,迸个酒坛过来,拉着楚风喝酒。

  不远处,篝火跳动,一大群人闻一簇又一簇火堆,在这里烧烤各种野味,酒坛摆了不少,有其他部落的漂亮少女在跳蛮荒战舞,姿态优美中不乏野性。

  楚风接过酒坛喝了一口,但马上又喷出去半口,这破酒太辛辣,还鱼苦,一点也不好喝。

  这引来一群男女的哄笑声,都调侃他。

  “修,行不行,要不我们为你准备点羊奶?”

  其他部落的人都在打趣。

  “来,让姐姐抱抱,真可爱啊。”也莹大奔放的少女调戏他。

  楚风发窘,倒不是因为他们的话语,而是自己这具身体现阶段对烈性烧酒太不适应了,半口下去就小脸红扑扑。

  “姬狐呢?”他转移话题,不想被众人调戏。

  “刚才跟雷族那杏去谈事了,怎么还没有回来?”胖墩儿说道,然后酒醒了一半,觉得姬狐去了很长时间,该不会吃亏、被那雷族少年收拾了吧。

  “走,去找找看,雷族那杏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煎部落的人皆是一凛,全都起身,冲向不远处的密林。

  刚临近密林,胖墩儿、楚风等人就听到了清脆的扇耳光声。

  啪!

  然后,他们看到姬狐满脸是血,也看到雷族的少年正在畅快的笑,出手的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那是一个青年,坐在那里,带着阴柔的笑,连着扇了姬狐六七个大嘴巴,打的他嘴巴与鼻子都是血,双眼都肿的睁不开了。

  “我艹你大爷!”胖墩儿怒吼。

  煎部落一群十几岁的少年都大叫,一个个都扔了酒坛,怒吼着,各自冲了过去,直接动手,没什么好说的。

  然而,胖墩儿等人冲过去的快,退回来的也快,最前面的几人都被人踹的嘴里喷血,横飞了回来。

  “一群刑子,也敢对我们动手?!”

  林地中,光线暗淡,直到这时众人才发现,除却扇姬狐嘴巴的那个青年外,还有三个二十几岁的男子,都早已成年。

  “雷族,你们犯了规矩,以大欺小,还无辜折辱我们,到底想干什么,要挑起两族间的争斗吗?”

  煎部落这边,有少年喊道,他们大多都在十二岁到十五六岁间。

  “煎你们算个屁啊,如果不是部落联盟间有规定,不能随意吞并,我雷族只需出动小半人马就足以灭你们部落三四次!”雷族那个少年冷笑道。

  他名雷凌,早先就是他要跟姬狐谈事情,将之引过来的。

  同时也是他在更早时对楚风满含敌意,曾经针对。

  胖墩儿怒斥,道:“雷凌,你要脸吗,我们这群人聚会,你居然将你三哥找来,在这里对姬狐下手,真不是东西,你以为我们没有兄长吗?!”

  煎一群少年也都鼓噪起来,很愤怒,说好的部落间的少年聚会,结果雷凌请来几个青年,在这里欺辱人。

  雷凌皮笑肉不笑,道:“算了吧,你们的兄长打不过我雷族同辈人,当年又不是没交过手,我三哥来了,你们都过来见礼吧。”

  抽姬狐耳光的青年坐在一块大青石上,相当的淡定,冷笑着看向众人,冲煎部落的少年招手道:“都过来吧,你们的兄长见到我也得叫声好听的,今天你们都给我磕个头,我便不为难你们。”

  “你是雷云,太不好脸了,以前废过姬狐他兄长一条手臂,现在又跑这里来欺负我们,有种你跟胖墩儿他哥去打一顿!”煎一位少年怒道。

  此时,姬狐无法动弹,站在那里,显然被人封住身体,脸颊肿胀的厉害,牙齿都掉了几颗,被欺负的很惨,血淋淋。

  雷云嗤笑,道:“一群毛头杏,也敢对我胡说八道,今天虽然不好杀你们,但好好打一顿是没问题的。”

  他站起身来,跟另外三个青年一起逼过来,同时树林后方,雷族的那些少年也赶到了,将这里包围。

  此时,雷族的人看到了楚风。

  “唔,这刑子也来了,正好啊,听说雷蛟叔被他淋了一泡尿,今天将他摔个半死!”雷云冷笑道。

  楚风鱼腻歪,居然参与到一群少年的斗殴中,同时他也动怒了,雷族的人还真是鱼嚣张过头了。

  没什么可说的,他不想跟一群少年纠缠不清,他丢不起这人,但也不会容忍他们放肆,直接主动下手。

  他手持一块玉牌跳了过去,正是冬青给他的那块,映现出一条黑色阴鱼,在虚空中游动,绽放符文。

  楚风轮动阴鱼玉牌,一顿乱砸,结果符文撞击,将为首的几个青年轰的惨叫,被黑色阴鱼映现的符号摧材横飞,大口咳血。

  这没什么悬念,冬青给他的这块保命玉牌很不简单。

  雷族的几个青年倒下了,满身是血,其他少年也都横躺了一地,满嘴都是血沫子,哼哼唧唧。

  “揍他们!”胖墩儿等人嗷嗷叫着,全都扑了上去,也有人解开姬狐的禁制,拉上他一起动手。

  姬狐刚一能动,就怒吼起来,扑向雷云与雷凌兄弟二人,拎起来后,狂摔暴打,这兄弟二人很惨,满嘴是血,牙齿都被打飞了,相当凄惨。

  “别出人命!”煎中有几名少年喊道,怕事情闹大,让众人注意分寸。

  楚风走了过去,来到雷云与雷凌近前,低头俯视着两个满身是血、被姬狐殴打掉半条命兄弟二人。

  “你们说,你族雷蛟一直念念不忘,惦记我,还是中年人呢,居然这么记仇。”楚风不屑。

  接着,他又低头看着两人,道:“既然是为你们的雷蛟叔出头,那就跟他同一个待遇吧。”

  然后,他哗哗给这兄弟两人淋了个满头满脸。

  “我X”这两人直接昏死过去。

  “流氓!”那挟娃跑来瞧热闹,正好见得到这一幕,顿时羞窘,直接又跑了。

  胖墩儿喊道:“还是修厉害,兄弟们给雷族这群王八蛋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淋他们!”

  然后,其他部落的人都目瞪口呆,而雷族一群人怒吼连连,全都要气炸了。

  楚风手抚额头,道:“你们真是太调皮。”

  许多人都很想说,你是教唆犯,坏榜样好不好?

  呱!

  突然,一声恐怖的阴鸦鸣叫声,划破天地,打破这片山脉的宁静,与此同时一片黑云遮蔽了疣的月亮,也挡住了漫天的星斗。

  所有人都胆寒,抬头仰望,浑身颤栗。

  天坑那里,冲起大面积的黑雾,化成一只阴鸦,遮蔽了星月,那是黑雾所化,代表着恐怖与不祥。

  “姬狐,胖墩儿,走!”楚风大喝,招呼煎的人。

  他知道出大事了,天坑有惊变发生。

  轰隆!

  大地震动,然后冬青与老者狼狈的冲了上来,他们眼中竟然满是惊惧之色,接着大袖一卷,分别带上楚风与那女娃,顿时虚空。

  “等下,带上姬狐与胖墩儿他们!”楚风焦急。

  嗖!

  一群少年都被接引过来,随着冬青风驰电掣,刹那消失。

  “什么情况?”回到部落后,楚风问冬青。

  “边荒要出大事了,我联系秀与婆婆回来!”冬青神色严肃,此时已经安然将一群孩子送回部落。

  至于那老者带着女娃早已逃之夭夭,不知道去了哪里。
  
网站地图 百家乐在线app 玛雅娱乐注册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ag官网App下载
远博娱乐平台玛雅集团 博亚体育app 天天娱乐厅官方网站 凤凰平台
盈丰国际网站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必兆娱乐平台 龙8APP下载
凯发k8官网下载 大发国际娱乐app 亚虎娱乐手机下载 天时娱乐城
王牌娱乐app 澳门皇冠官网网址 白金会娱乐网站 优乐2国际官方网
娱乐用户登录 M5彩票 诺亚娱乐客服 伯爵II 银豹娱乐
圣亚娱乐会员 千百万娱乐 五洲彩票下载 旺彩平台 亿博娱乐彩票
汇丰在线如何 富豪彩票官网 鸿运来彩票网 彩票网址大全
金苹果时时彩登录 555彩票 幸运飞艇 彩8彩票 云鼎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