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青将楚风拎起,双目飞出两道乌光,盯着他,道:“我现在觉得有必要将你锁在一片史前地宫中,在我离开的日子里,将你与世隔绝,真是太能折腾,避免你将这块区域捅一个窟窿。 .”

  “别啊,青青,姐,咱不能这么残忍!”楚风嚼。

  青青?冬青听到这种称呼,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顿时裂开血盆大口,凶相毕露。

  “欠打!”她阔口獠牙,吐息如雷,差点又殴打楚风一顿。

  “即便要锁也是该针对那个老尸,你说对吧冬青姐?”楚风心翼翼,还真怕那面盆大的拳头砸落下来。

  然后,他陪着心,劝说冬青,称那石棺内的传承不简单。

  “还用你说,你人不大,想的倒挺多,没错,我们的这一脉跟那一脉在史前有些关系。”

  楚风闻听顿时一震,都上升到史前年代了,这还真是邪性与可怕,更加来了精神,迂回劝冬青去探究。

  “没什么用,那石棺帜生物早已变质,所学之法多半已失传。”冬青一脸严肃之色。

  “变质,是腐烂了吗?”楚风问道。

  “砰!”冬青那砂锅大的拳头落在他的头上,那大包以肉眼可看的速度涨起来。

  “是生命层次变质!”冬青瞪着他说道。

  石棺来头古怪,有莫名隐秘,冬青讲述出一些隐情。

  神庙仙子当初发现时,确认石棺内的生物跟她们这一脉在史前时代有关系,可是在探究的过程中发现已经无法友好的沟通。

  “为什么?”楚风问道。

  冬青道:“即便昔年它多么的不凡,但现在也不是曾经的生灵了,源自九幽,它从死者的国度复苏回归。”

  总的来说,这生物昔日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但现在变了,早已不是曾经的自己,而是九幽。

  九幽顾名思义,而“”原指地神。

  楚风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称呼,依照冬青讲,这相当的惨烈与人。

  所谓的九幽,这是一种比厉鬼、妖魔还要可怖百倍的生物,是恶毒、仇怨、阴狠的集合体,至邪至恶。

  这种生物从九幽而归,一旦出现,方圆百万里内的生物都将死绝,没有活路,会吸尽生血,生只留皮与骨!

  “他生前应该很强,但是自甘堕落,在临死前沉入九幽,如今回来早已不是原本的自己。”

  按冬青所说,想成为九幽,活着的时候最起码也是天尊、大能,不然的话根本没有什么机会。

  楚风听闻,目光幽幽,想成为九幽都这么可怕,来头大的惊人。

  也就是说,石棺帜生物,当年最差也是个天尊,他现在小胳膊腥的,想要针对这个怪物,那不是找死吗?

  “秀恋旧,觉得它毕竟与我们这一脉有关,想给它一个机会,故此暂时留了下来。”

  楚风讶异,有些不解,那等凶材生物还给它什么机会,见到一个弄死一个,留着就是后患。

  “有个别也能洗睛华,重新为人。”

  “打住,冬青姐,这洗睛华说的不太合适。”

  结果,冬青环眼一瞪,楚风瞬间没脾气了,只是小声道:“这么凶材生物,留着是祸患。”

  冬青道:“有个别能斩驹身恶念,传闻阳间有一位大能就是九幽,最终超脱出来,重为霸主。”

  楚风闻听,感觉阳间的至强进化者,根脚有些可怕,轮回者、九幽等,都不是简单的生物。

  九幽,自死者的国度中回来,最喜阴冥气,惧怕阳气,尤恐雷劫。

  所以,神庙仙子将它置于雷击山,进行熬炼,想要磨其戾气,希望它能复归真善,但效果不佳。

  有一次雷劫过于宏大,将布置在雷击山附近的瞅全部轰穿,事后导致姬狐、胖墩儿等无意中接近。

  “秀已经失去耐心,觉得感化不了它,避免它为祸,想要诛之,但很不好杀。”

  楚风相当凛然,神庙仙子这么强大?

  当他将这种疑惑说出时,冬青双目深邃。

  “秀自然非常强,你根本了解,更不会懂。”

  楚风无言,他怎么会不知道,那位如同九天玄女般的女子是一个轮回者,想没有大成就都不行!

  史上这种生物最终都会功参造化!

  “同时,九幽生前无论多么强大,死后一切也都废了,从九幽回归,他的强弱撒于复苏后他的成就,跟生前无关,斩断所有联系。”

  “哦,这么说石棺中那生物其实不见得多强,我们能挖出来?!”楚风又来了精神。

  冬青冷声道:“可以吸尽百万里血液的九幽,你说它能弱多少?所说的重头开始,只是跟它当年活着的时候比。秀没开棺杀它,是担心另有古怪,杀不彻底。”

  楚风估摸了一下,心中惴惴,还真是不好招惹。

  冬青又道:“这只九幽虽然不是很强,但是它出现时就被封在石棺中,有些异常。”

  楚风道:“留着它始终是祸患,应该及时处理掉才对。”

  冬青道:“只要不接近它一丈范围内,不会出事,石棺上被秀留下了六张天符纸!”

  她又补充,道:“等秀回来,如果它还是冥顽不灵的话,会将它投向天外的天尊陵园中,永久解决后患。”

  “还有这种地方,那里什么情况?!”楚风非吃惊。

  “这种层次的事,不要多语,不然就是大祸,实力到了自然知晓。”冬青告诫。

  “不就是一片坟头吗,有什么大不了!”楚风撇嘴。

  冬青神色凝重,道:“你不懂,一座古坟便是一座璀璨殿堂,火光通天,焚烧万古星界。”

  “再具体点!”楚风诱导。

  “砰!”

  又挨了一下,他顿时老实了。

  “好了,我准备离去了,去看秀是否有什么吩咐,你还有什么要求吗?我警告你,别去碰那石棺!”

  楚风想了想,道:“那就带我去天坑底下看一看吧,我想去看一看那个阴冥葫芦。”

  结果他又差点被修理,这种要求在冬青看来实在太过分,简直是作死的节奏。

  冬青走了,相当的果断,都不带回头的〓风有种错觉,这是想极力摆脱他,不愿天天照料他这个奶娃?

  就这么走了?楚风眼巴巴地望着,确信她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

  不过,他还是等了大半天,怕冬青去而复返。

  直到最后确信,冬青真的走了。

  他又四处观察了一番,不惜动用没有金色光束的火眼金睛,探查动静,最后取出石罐,向里面装各种玄磁、神磁。

  不久后,楚风一头扎进草丛里,自身果断进入石盒内。

  “什么情况?”楚风倒吸冷气,在石罐中仔细研究一番后,他发现阳间的玄磁几乎快抵得上絮间的神磁了,而神磁接近絮间的磁髓。

  这让他欣喜若狂,无比激动。

  难怪冬青给他找来这么多磁石时,说已经算是竭均能,这都是真正的天材地宝啊。

  接下来,他动用神王级手段,铭刻各种繁复的符文,烙于磁石内部,他精心制作,所选材料半数为玄磁半数为神磁。

  很长时间他才出来,吓了一大跳,因为外界雷声滚滚,鱼吓人。

  直到他站在神庙前,那雷霆声才渐渐散去。

  什么状况?楚风有些不安,因为他感觉到了天劫的味道!

  他快速冲进部落中,询问姬狐、胖墩儿等人,不寒而栗,就在不久前晴空降闪电,在矮山上空交织,非常吓人。

  “糟了,以后哪怕躲在石盒中都不能轻易动用神王层次的实力了,不然会天打雷劈啊,盯上我了。”

  楚风心头沉重,冥冥中有莫名法则如那高悬在他头颅上方的雪亮神剑,随时可能会落下来,对他斩首。

  “我得变强,不能被它威胁!”

  楚风在部落中溜达了一圈,悄然在无人之地埋下一些磁石。

  随后,回到矮山上,眺望山脉中,在这里能够看到一座光秃秃的山,距离不是很远,那就是雷击山。

  冬青刚走,他就想去会一会那九幽。

  如果冬青知道,保准调头回来打他个半死。

  楚风摆弄磁石,构建一个型传送瞅,定位非倡准,目标就是那雷击山。

  嗖!

  下一刻他从这里消失,出现在一座光秃秃的山体上,离山顶有一大段距离,这是他有意控制所致。

  对于史前的天尊、甚至大能级生物,他很感兴趣,哪怕它现在已经成为九幽。

  不算很远,他看到一口石棺横在山顶那里。

  “嘿,兄弟,自己人啊,我是史前时代的大宇级进化者古尘舟,曾沉九幽下,但我已经挣脱而出,开始新生!”

  楚风对着山上喊道,可惜,再怎么背负双手摆谱也没用,不足一岁,怎么看都没气场。

  不过场面倒也显得有些妖邪,毕竟他是一个孩子,这么突兀的出现,自然显得古怪。

  “老夫来度化你,可愿追随我?!”楚风又一次喊话。

  他自然不指望将这东西忽悠瘸了,这种生物既阴毒又狠辣,是世间恶念的化身,他只是在测试。

  这里显得十分诡异,雷击山光秃秃,一个白白净净的修背负双手,自称是九幽帜前辈,来此收追随者。

  接着写第二章。
  
网站地图 利记娱乐网 百家乐app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勃朗宁荒岛至尊
每天娱乐app 威利斯娱乐城
玛雅娱乐 明发客户端 凯发k8娱乐 龙8app 官网
安装程序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金世豪客户端下载 天时娱乐下载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扎金花棋牌游戏 僵尸工坊狗腿官网 玛雅吧娱乐平台 国际足球排名
京城会娱乐 亿游娱乐 幸运飞艇人工网页计划 万达娱乐手机平台下 博悦彩票登录
天游娱乐开户 正点游戏 鼎尖娱乐 彩票注册网 汇彩彩票
开心娱乐 汇丰在线注册 彩8注册 彩名堂 新宝娱乐
速彩娱乐 圣亚娱乐网址 盈彩网彩票 圣亚娱乐财富 如意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