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阴风吹过,将姬狐送给他的那件毛坎肩改成的大衣掀起,楚风顿时觉得下方凉飕飕。

  他小脸微绿,什么情况,不是说不靠近一丈就没问题吗?他可是离了足有三十丈远。

  他安静片刻,故作从容与在镇定,心中思忖,嗯,用是山风,只是携带来了石棺散发的阴冷气息。

  四野寂静,气氛沉闷,有些可怕。

  楚风咳嗽了一声,道:“老夫古尘舟,虽贵为大宇级进化者,但是,因误坠九幽,也曾迷失,如今超脱出来,今天欲来度你。”

  就在他觉得气氛太冷清、有些压抑时,光秃秃的山顶上那口石棺突然剧震!

  连带着整座山体都颤动了一下,吓了楚风一大跳。

  那口棺椁中发出声音,道:“大哥,真的是你吗,我等了你无数个时代,你终于来了,我是尘海啊,古尘海!”

  一个老迈的声音传来,带着沧桑,驹激动,撞的石棺哐哐作响,恨不得要立刻冲出来。

  楚风目瞪口呆,他实在是风中凌乱,什么状况?

  真要认亲了?!

  然后,他醒悟过来,心中诅咒,古尘海,我顶你个肺啊b头九幽祇居然反过来忽悠到你楚爷爷身上来了!

  他自称楚尘舟,必须得是假名啊,信口开河,随意捏造的,结果这头九幽祇顺杆爬,真的喊他为大哥,这不仅是要追随,还很可耻的要冒充与认亲。

  太恶劣了,遇上个混账啊,居然要反过来忽悠他。

  不愧是九幽祇,楚风感叹,还真让冬青说对了,这种生物最是阴险狡诈与狠辣,他算是长见识了,似乎这种生物也很不要脸?

  就在楚风愣神的这么片刻工夫,石棺中的九幽祇再次开口,道:“大兄,真的是你吗?我自坠九幽,不为永恒,不为化天,不为终极路,只为在那死者的国度追寻你的足迹,等你再现,大哥,我思念你万古了!”

  它带着哭腔,似是早已热泪滚滚,连那石棺都在轻微的抖动,它在棺中哀嚎。

  楚风气的很想冲过去,狠狠地踹上两脚,这家伙实在太投入了,反过来这么蒙骗他,真当他好骗吗?

  “大哥,你虽然超脱出来,但是,用已经忘记史前时代,遗忘了你的峥嵘岁月,那是属于你的辉煌年代啊。”

  棺椁中九幽祇的苍老声音在哭嚎,那真是撕心裂肺。

  “你可能不相信是我们兄弟重逢,但是,你抬脚向前走,仔细看啊,向山上这片岩石区域凝视,写着一些名字,其中最大的一个字就是古啊!”

  楚风听到这种话语后,一阵狐疑,四处打量。

  这片地带有瞅,是神庙中的仙子布下的禁制,但是却拦不,术业有专攻,相对来说他在这个领域中的造诣太高深了,信步就走了出去。

  然后,他身体一震,真的看到岩石上有刻字,有一些名字,其中最大块的岩石上,有一个大大的古字,刻写很深。

  “有一些迷失的人误入这里,为替他们指路后,请人替我刻下这个古字,这是我们兄弟的姓,我想牢记!”

  楚风暗叫邪门,还真刻着一个如假包换的古字,难道今天真是遇上一个便宜弟弟,可以收为己用?

  但是,既然为九幽祇,不是用斩断生前的一切吗?

  这时,石棺中再次传出声音,带着哽咽音,道:“大哥你看到这口石棺了吗,这是我生前竭均能炼制的,带着它一同沉入九幽,为的是什么?一切都是怕遗忘掉你,我在棺中留下诸般烙印,记载着当年的点滴,就是为了还能想起你,愿在九幽与你重逢,兄弟再聚首,再战洪荒!”

  楚风瞠目结舌,这样也能行?

  “大兄,你真的忘了,可曾记否,你马踏星界,长戟裂天的岁月,兵锋所向,群雄俯首!”

  “遥想当年,你带着我们打下阳间十分之一的疆土,这种成就震古烁今,罕有人可以占据那么广袤无垠的疆域。”

  “在那璀璨的一世,你降服蛰伏的巨擘,同时更是敢向禁地开战,热血与激情焚烧三十三重天!”

  “你为了身边的追随者,一怒间,曾吐气如雷,轰落诸天骄阳,改天换日!”

  “你收集天下各地呼吸法,登峰造极后还要升华,敢蔑视岁月,斩掘果,俯瞰大阳间!”

  “当然,你也有缺点,攻克敌对而不朽的进化门派后,铁血无情,视一教鼻祖为草芥,收对方大宇级进化者为仆从,烟女都要为天仙子”

  楚风无言,没觉得是缺点啊,怎么看都是人生赢家,可能自己对品格的要求不是那么高?口胡!

  “最后,你冲冠一怒为红颜,决定怒闯大阴间,可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出了一场变故,长使英雄泪满襟。”

  “天见可怜,大哥,今生让我再次与你相见!”

  石棺中传来大哭声,悲伤之极,宛若秋风中的鬼泣,忧伤情绪染满山间。

  楚风思忖,这还真是一个有故事的九幽祇?错认他为大哥,或许可以将错就错的装下去,索要史前究极法。

  当想到这一可能,他心头火热。

  但是,下一刻,他又差点给自己一耳光,这种念头想想也就罢了,还真差点当真不成?

  楚风觉得,对方很可恶,这是想将他给忽悠懵了!

  他冷静下来后,打死也不信这些鬼话!

  他绷着小脸,道:“你大哥我斩断过去,什么都忘了,你简单说出一种呼吸法或者战技,优选当年我生前所钟爱或研究过的,看一看能否唤起我潜意识中的记忆。”

  石棺中顿时没声音了,像是被噎住。

  很长时间后,那苍老的声音才响起:“我怕所传非人,你真是我大哥吗?”

  “当然,我就是你的史前大哥,要相信你的直觉!”楚风道。

  九幽祇道:“那大哥你探出一缕神念进石棺,让我感受一下你的气息,看是否为真。”

  是可忍孰不可忍,楚风小脸发黑,被气到了,这死老鬼看不起他吗,真以为他很好糊弄,会那样作死吗?

  “废话少说,拿究极法来,我可以适当的给你自由!”楚风道。

  “大哥,你这是何意?”石棺中传来苍老而惊诧的声音。

  “大你个头,这山上的名字都是被你害死的人临死前所写吧?碰巧有个姓古的写了个大号的古字,你就敢来忽悠我?”楚风恼羞成怒。

  他又补充,呵斥道:“还有,你一嘴带着蛮族腔调的通用语,肯定是跟受害人学的吧?你最起码也要敬业一点,喊几句史前语啊,真当携是个娃?!”

  “嘿嘿”

  石棺中传来令人惊悚的笑声,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宛若一个狰狞的厉鬼站在身后冷笑,吹着冷气,让楚风后背发凉。

  这种笑声很阴冷,带着怨毒。

  不愧是九幽祇,一旦翻脸后,稍微露出一点原本的气质,就让人觉得不妥,阵阵发瘆。

  楚风又道:“再有,大宇级进化者都是怪物,不可名状,还会有红颜知己?还有心情统驭洪荒大地十分之一的疆土?”

  这也算是试探,他想了解大宇级进化者。

  “那是你孤陋寡闻。”这是石棺中的回应。

  此外还有笑声,越发森冷,并再次传出话语。

  “看走眼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错认为早慧的孩童,原来遇上一个有来头的鬼,根脚不简单啊。”

  略微一顿后,九幽祇又道:“想要史前的究极法也行,等价交换,你这不简单的厉鬼,去给我准备一百万进化者,对我血祭。”

  楚风驳斥,道:“等价你个头,先拿史前最强呼吸法来,不然别怪我收拾你,跟我空手套白狼?你还嫩,不,你老了!”

  “呵呵,恫吓与威胁我,你以为自己是谁?”九幽祇阴森的笑着,带着不屑。

  楚风绷着小脸,点头道:“严肃点,这是打劫,勒索,拿出最强呼吸法来。”

  九幽祇被噎的不轻,同时也气的够呛,真想杀人啊,有史以来头一遭,居然勒索到它头上来了,想要呼吸法,还敢这么理直气壮,也是个人才。

  同时,他觉得肝疼,这个刑子,真是异想天开,做梦去吧!

  楚风又道:“我警告你,不交出呼吸法,我扔你进天坑,埋你进阴冥!”

  “兄弟,你做事不讲究啊。”九幽祇冷幽幽地说道,让楚风感觉到阵阵森冷。

  同时,楚风也觉得,有点古怪,这头阴冷的怪物语气越发漠然,这是有恃无恐,无惧天坑,还是故作镇定?

  管他呢!楚风觉得,先付诸部分行动再说。

  他没有接近石棺,总觉得冬青说的不靠谱,那所谓的一丈以内才危险的说法不对头。

  他隔着二十几丈远的距离,开始将一块又一块晶莹的磁石扔出去,迅速摆出一个传送瞅。

  嗡!

  下一刻,石棺震颤,没入密密麻麻的瞅符文中。

  “小鬼你想怎样?!”九幽祇大叫。

  “送你去天坑,入阴冥地!”楚风冷声道。

  嗡的一声,石棺消失。

  随后,楚风快速改变磁石的排列,当然只是进行了细微的改动,还是传送瞅,他踏了进去。

  下一刻,楚风出现在天坑边缘,距离石棺不过一里地远,都在黑漆漆的大坑边缘。

  此时,棺椁中动静太大了,不断发出爆响。

  “大哥,我知道错了,放我出来,看来你真是对我知根知底,小弟古尘海服了!”那苍老的声音传出,嚎叫着。

  什特么古尘海,打死楚风也不信他是这个名字。

  “看来,你很害怕这里。”楚风道。

  “我挣扎许久,受苦受难很多年才从这里爬出去,古尘舟大哥,放我一条生路吧!”

  楚风愕然,这九幽祇就是从这个地方爬出去的?!
  
网站地图 合乐888 斗地主赢钱提现微信 老虎机网站大全彩金 pt老虎机送彩金38
u优乐国际下载 澳门百老汇游戏娱乐 澳门彩票网站下载 万豪国际娱乐下载
亚搏娱乐APP下载 扎金花游戏平台 亚虎娱乐网页版登录 凤凰娱乐网
888真人注册 亚美娱乐官方网站 最新版APP娱乐体检 新澳门万彩票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国际足球排名 2018世界杯竞猜投注 大发游戏官网
www.zkwikcu.tw hcqmwvz.tw m.p1024kyhdr.cn wap.zpnnq.cn wap.b19r.cn
www.fWSDLGL.tw www.lkpwgey.tw m.dvdgf.tw baichengdq.cn wap.fPITRRY.tw
www.87cx.cn pk10o6.top m.fSIYBCU.tw wap.nqnph.tw www.bfn1zf1.cn
www.fAW7AMI.tw www.yrcf4l.com m.xnpfyy.cn f43YMIZ.tw wap.fXWDMW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