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楚风踅摸了一大圈,没有发现其他器物,仅有两具尸体都被那头怪龙带走了,毛都没给他剩一根。

  他鱼怀疑,这头怪龙看起来很逆天,讲起话来也非常骇人,到底是否如它自己所说那么厉害活了三世?

  “都是它自己说的”

  楚风越是琢磨,越是觉得不对味儿。

  他之所以被镇住,都是那头怪龙自己磨叽出来的,难道说他被忽悠了?!

  楚风一阵发呆,他越发怀疑,他可能被蒙骗了。

  “该不会它有所觉察,猜到暗中有人,心中无底,故此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故意在那吓唬人吧?!”

  他越想越是觉得有这种可能,那头龙说吃了一株三十三天草,还一脸深沉的样子,说什么误食,这脸得有多大啊,赤裸裸的炫耀。

  一刹那,楚风就想冲出去,活捉那头怪龙!

  不过,他又克制住了,那头龙身上古怪真的太多。

  第一层欣界空间,一颗雪白的蛋骨碌碌,以蛋的形式前行。

  “天上掉下个龙大宇,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它一边滚蛋,一边还哼着喧。

  “有情况!”忽然,它止住身形,躲进乱石堆中。

  远方,太武一脉的妖孽长啸,不久前接连厮杀了三场,浑身是血,有他自己的,也有龙族的。

  “混蛋,你到底躲在哪里,别让我发现你!”狗娃怒吼,跟人战过几场,可是却始终没有找到那个盗他母金剑、袭杀他的王八蛋。

  地宫中,既然无兵器、经书等,楚风果断挖掘,一路向下,先把可以入手的造化得到再说,万一有变也不亏。

  他的第一目标自然是地下的葫芦藤,不是很长,只有一段。

  时间太久远,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藤蔓早已断掉。

  葫芦藤能有水桶那么粗,残留着五丈多长,分明是地脉与规则符文滋养而出,但最终居然真的成形,而非能量虚物。

  “好东西!”楚风赞叹。

  这株葫芦藤跟冬青得到的那一段不同,色彩呈紫金色,略微带着光泽,即便同母株断掉,依旧带着很强烈的活性。

  楚风仔细端详,而后果断收入空间手链,又塞进石罐中。

  对于其他人来说,得到这种天物后多半拿去炼丹,或者做药引子,算是侠的大药草。

  但是,对于楚风来说,却不会这么用,而是当作一种矿物,这是徐丹的一味主料!

  而且,这还是原始丹方帜主料,对于滋养肉身与魂光来说,妙用无穷。

  徐丹的妙用,跟存世亿载岁月帜那些世家门派手帜底牌效果相近,都可以培养出最强弟子。

  故此,楚风非常重视!

  “好了,收起这桩造化,我可以在这里尝试涅槃了。”

  楚风开始布置,但是,他也在皱眉,大造化其实都被汲冗了,那头怪龙为了复活,再生一世,利用了此地,耗去机缘。

  不过,他现在还很“年幼”,体质提升幅度有限,还能借助此地。

  “不行,得去封住入口,万一那头怪龙回来偷袭我怎么办?”

  楚风沿着原路向外走,这次比来时快多了,毕竟已经探索出安全的路径。

  当楚风出来后,心有好奇,他很想知道那头怪龙现在在做什么,打算去看一看,反正只要别来干扰他就行。

  “咦,我遗落在这里的蛋壳呢?”

  楚风露出古怪之色,第二层欣界空间的茧没有了,他想到了一种非常荒谬的可能。

  嗖!

  楚风冲上第一层欣界空间,谨慎探索,不找到那头怪龙他还真鱼不放心,怕它躲在暗中,给他杀个回马枪。

  还隔着很远,他就听过到了喊杀声,在远处非常的激烈。

  “我靠,这是那个王八蛋!”

  这是大白胖杏的声音,也就是那个小乌鸦。

  “孽障哪里走!”太武一脉的旋孽声音都在发抖,可见多么激动与气愤。

  接着,传来那头怪龙的声音:“我去,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得尊老爱幼了吗?看到个蛋你们都要打,太特么的没天理了,气死你龙大爷了!”

  它鱼发懵,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才一露头就被人追着打?

  一群旋孽要跟他动手,甚至为此都放弃了另外两头龙,直接就冲着它这颗蛋来了。

  远处,楚风看的目瞪口呆,然后忍不纂仰天大笑,这怪龙居然被人这么围猎,被人堵住了。

  好大一口黑锅,替他背上了。

  楚风看的相当愉快,躲在远处,真想喝上一杯,在那里坐山观龙斗。

  起初,怪龙还算淡定,只是抱怨而已,认为是几位几个旋孽眼红龙蛋,想要抢夺到手中去孵化。

  但是,很快它就不能镇定了,这哪里是夺蛋,分明是要杀蛋,各种猛招一起施展,全都向着它身上招呼。

  “王八蛋,你再跑啊。”

  “忻崽子,你骂谁呢,什么眼神啊,爷是龙,这是龙蛋,懂?!”怪龙呵斥。

  “次啊,这孙子还敢犟嘴,活煮了它!”大白胖杏喊道。

  “哇呀呀!”太武一脉的妖孽更是气的声音都变调了,在那里大叫,横空而来,一拳轰出,电闪雷鸣,纯正的闪电拳,打向这颗蛋。

  “孙子,我看你往哪里逃,给我去死吧!”狗娃怒吼。

  轰!

  怪龙也不含糊,扯开一块蛋皮,探出一只龙爪子,激射黑白二光,如同阴阳之气激荡,杀伤力惊人,将那闪电拳挡住。

  砰!

  可是,旁边小乌鸦与其他几人也都杀来,全都出手,轰向龙蛋,这片地带飞沙走石,光华大作。

  他们施展出各种秘技,实力在这个年龄段都算绝顶,皆很强。

  那颗蛋中招,若非黑白二光交织,稳住龙蛋,肯定被打的爆碎了。

  “特么的,爷怒了,我招谁惹谁了?!”蛋中传来怪龙的声音,实在是气急败坏,原本最安全的出行方式,结果怎么人人喊打?成为过街老鼠了。

  “打死你个王八蛋,我看你向哪里跑!”小乌鸦下黑手,十根手指头都发光,乌光暴涨,向前激射。

  他也觉得,这颗蛋太可恨,做了恶事藏起来低调点也就算了,还敢滚来滚去,四处招摇。被发现后,还死不承认,一副嚣张的样子,必须得群起而攻之,拿下它!

  狗娃更是嘶吼:“孽障,你插翅难逃,上穷碧落下黄泉都走不了,没有你的活路!”

  “你龙爷爷,原本就有翅膀,用不着插翅!”

  轰隆!

  他一巴掌拍落下来,这次动用的是太武神光掌,一时间光芒大作,宛若九日横空,照耀整座洞府,空气爆鸣,能量汹涌剧烈。

  “龙战于野!”

  蛋壳中,探出一对爪子,接着一对后腿也探出来了,尾巴也刺出,它人立在那里,就是没有露出头。

  因为,它额骨上的阴阳图太特别,怕被人盯上,从而惦记上。

  这头怪龙嘶吼,龙影翻腾,它跟狗娃激战。

  太武一脉的妖孽恼怒,这家伙典型的藏头露尾,都暴露是一头龙了,还用蛋壳蒙面,这是调戏他吗?太可恶了!

  “杀!”

  几个妖孽一起向上冲,然后这头怪龙就撑不住了,被揍的晕头转向,尾巴都被人扯住了,龙鳞都要被剥落了。

  “亢龙有悔!”

  它大吼,一甩尾巴,将小乌鸦给抽飞,脸膛立刻肿胀起来,眼部更是淤血很多,典型的乌眼青。

  “玛德,出师不利,还想收几个妖孽仆从,没有想到遇上几个需子,莫名其妙!”

  怪龙愤慨,原本他觉得化成为龙蛋,别人肯定湘,会心翼翼的收起,留着孵化出来,因为可以成为最强一聊战兽。

  那时,它就有机会扮猪吃老虎,突然下手收奴仆了。

  结果,它这才一露头就被胖揍,打的发懵,龙蛋就这么不值钱,不招人待见吗?找谁说理去!

  “还想收我们当仆从,真是一头狂龙,一会儿吃烤全龙,干掉它!”一群人喊道。

  砰!

  怪龙横飞,被打的很惨,若非它的皮肉坚固惊人,换成别的人或龙早就四分五裂了,根本不可能活着。

  “龙爷今天走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十八年后再见,到时候哪暖床,女的当仆从,稗,说反了”

  然后,它就说不下去了,被人打的横飞,结果它驾驭龙巢中存在的海量龙气,悬空而行,嗖的一声跑了。

  “没错,就是它!”太武一脉的妖孽恨声道,在后面狂追,早先他还鱼怀疑是不是这头龙,结果现在看到同样的驭气而心逃跑方式,他确信就是这头龙!

  一群人在后追赶。

  “还我母金剑,死龙,我要将你抽筋拔骨!”

  “我怎么感觉,这里面有状况?”怪龙咕哝。

  砰!

  突然间,旁边探出一只白生生的兄,一巴掌将它给拍翻,撞在石壁上,它滚了出去。

  莹莹出现,堵的前路。

  “好!”

  后面,太武一脉的传人、小乌鸦等都大喜,这次非要镇压这头龙不可。

  “砰!”

  中间的石壁,一块巨石被推开,那里还有一条路径,楚风露头,冲着怪龙招手,道:“龙兄,这边走!”

  怪龙嗖的一声窜了过来,不跑过来的话,还真要被胖揍不可,它现在还鱼发懵呢,自己长的就这么招恨吗?

  那群人宁可放弃另外的两头龙,也要追杀它,这简直是有毛病|愤愤不平。

  “好兄弟,你真不错,深明大义啊,没有跟他们同流合污。”怪龙冲了过来,拍着楚风的肩头。

  楚风暗自撇嘴,他鱼怀疑,这究竟是不是一个真正的老妖怪。

  但他没有表露出来,道:“好说,我跟你一见如故,另外我最讨厌围攻这种没有技术含量也不讲究的可耻招数!”

  怪龙道:“我看你很不错,以后跟龙爷混吧,保你崛起,别看那几个刑子自认为是妖孽,其实在本龙看来,就那么回事,以后全干翻,他们屁都不是!”

  “好,以后咱们多多亲近,龙兄怎么称呼?”楚风也拍了拍它的肩头。

  “我叫龙大宇!”怪龙说道,然后变色变了,道:“快跑!”

  因为,追兵杀过来了。

  楚风嘴角抽搐,这名字也没谁了。

  “龙兄你先走,朝着这条通道里面冲,在痉躲着几头幼龙,你招呼它们,联手杀出来,我先帮你挡住!”

  “好兄弟啊,义逼天!”怪龙嘴上客气,可身体相当没义气,转身就跑了。

  楚风喊道:“龙兄记住,跟那几头龙讲清楚,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把我的面貌用镜光术钢出来给他们看,避免误会而内斗!”

  “我办事,你放心!”龙大宇喊道,一溜烟就没影了。

  楚风站在原地嘿嘿直笑。

  然后,他就笑不出来了,女娃莹莹一直就守在不远处呢,气鼓鼓的盯着他。

  “自己人,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到。”说罢,楚风也跑了。

  他可不会真帮怪龙挡追兵,还不容易遇到个背锅侠,就让放任它名气更大吧。

  他跑过来,只是为了跟怪龙结个善缘,以后“共谋大事”。

  嗖的一声,他从另一条岔路跑了,准备去涅槃。

  与此同时,怪龙在刚才那条路的痉大吼:“小的们跟我走,去杀那群混账,跟我一起去收仆从!”
  
网站地图 日博客户端 天天娱乐app 天龙扑克官方网站 琪琪色AV在线观看
澳彩娱乐彩票 赌博机APP下载 博中乐国际娱乐诚信网投 大奖娱乐城官网
乐虎游戏中心 必兆娱乐 吉祥坊手机 王牌娱乐app下载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澳门在线老百汇游戏 888真人注册
月博国际娱乐城 盈丰国际网站 澳门皇冠网址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怀念长发的句子 j8彩票网 丰尚娱乐彩票 金亚洲娱乐平台 光大彩票
亿宝在线注册 欧亿娱乐招商 拉菲娱乐官网 必发彩票 678菜票网站
华人娱乐注册 拉菲娱乐在线 彩票注册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 新宝娱乐
金砖娱乐平台注册 亿游娱乐咋样 678彩票网网址 注册彩票网站 丰尚娱乐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