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愤怒,莫名遇上这个少年也太飞扬跋扈了,上来就以铁箭要射杀他,想抢走他手帜孟婆汤。 .

  他严阵以待,对面那群人都不是善类,居然有神光辉冲起,一群人如同众星捧月般护着那个少年向前赶来。

  冲在最前方的自然是那头大狗,通体呈暗红色,像是常年搏杀,沐浴各种走兽的血液,导致皮毛带着血色。

  这头四米多高的大狗,跑动时带动起一股狂风,飞沙走石,并有浓重的血腥味。

  楚风脸上露出冷意,他与这少年原本无冤无仇,对方抢他的机缘,还要纵狗伤人。

  “红狮,给我狠狠的咬,撕碎了他。”

  那少年在后面喊道,脸上带着冷酷的笑,毫不在意的下命令,想让这样一头高大的凶犬撕碎天坑边上的孩子。

  这种言语,还有那种冷淡的表情,显示着他为人的残忍,漠视生命,根本就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如同在山林中狩猎。

  “吼!”

  这头大狗听到后,戾气更浓重了,咆哮声沉闷如同雷音,愈发凶猛,浑身暗红色的兽毛立起,雪白的獠牙人。

  “哈哈”

  后方,一群人不以为意,毫无同情心,看着一个幼童将要遇害,坐看房屋那么高的大狗扑杀,全都在哈哈大笑,引以为乐。

  楚风嗖的一声躲避出去,没有立刻还击,他更在意那群人帜强大进化者,是个大麻烦。

  而这头大狗满嘴都是血腥味,一声凶材犬吠,宛若雷霆,猛蹿过来。

  “哈哈,红狮,动作麻利点,连一个孩子都扑不倒吗?”

  “你可是敢杀山蛟,只身屠戮一个村庄的凶兽,别这么温和!”

  后面有人起哄,大声喊道,言语间带出一些残酷事实,命令这头凶犬动作再迅猛一些。

  楚风眼神凌厉,又一次躲避出去,催动地磁气,掌握这片地势中蕴含的玄磁能,开始搬运石棺!

  无论是龙巢,还是天坑,都属于天葫地势,蕴藏着大量的磁石、甚至有不少磁髓,这种地带对楚风来说可以借势。

  “吼!”

  暗红色的凶犬咆哮间,一跃就是十几米远,带着狂风与腥味,冲到附近。

  沿途,一些林木被它撞断,一些岩石被它的粗大脚爪踏中都裂开了,土石四溅。

  “这么小的身板,身手倒也敏捷,不过还是不够红狮塞牙缝,一爪子下去就要成为肉饼啊!”

  后面有人圈,看着一副人间悲剧即将上演,却都一个个兴致勃勃,很兴奋的样子,生性残忍。

  “嗡!”

  楚风借助地磁气,运用非常深奥的瞅妙术,隔空搬运石棺,而后猛然向着那头扑过来的凶犬拍去。

  若非他年岁太小,而且自身实列限,光是利用这种地势就能施展出大杀术!

  “嗷!”这头凶犬一尺多长的红毛飞舞,越发凶狞,跃到半空中,俯冲向楚风这里来。

  它的身体格外的强壮,满身腱子肉突起,方头大耳,猩红大嘴张开,露出白生生的獠牙,散发着浓重的杀气。

  砰!

  这个时候石棺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攫住,抡动开来,轰的一声拍击在半空中,砸在这头凶犬的身上,打了一个结实!

  这头凶犬在半空直即被砸的血肉模糊一片,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拍的惨叫,脊椎骨都断掉了,皮毛脱落一大块。

  石棺的材质何其坚硬?

  接着,大狗嘶吼,带着呜咽声,刚才还凶气滔滔,可现在却连尾巴都夹起来了,奋力挣扎。

  然而,在被石棺拍落的过程中,砸在地上,它体内血液狂飙,自身迅速瘦弱下去。

  “悠着点!”楚风暗中传音,怕自己这个心带怨愤的二弟过于疯狂,而导致场面过于血腥吓人。

  砰!

  大狗落地后不动了,满身都是血,流了一地,接连挨了两下重击,脊椎骨与头颅都破裂,死的很惨。

  “找死啊,敢害死我的爱犬,给我杀了他!”端坐在形如天马、浑身是赤红色鳞甲坐骑上的少年下命令。

  他面沉似水,眼神阴冷,自己也张开大弓,搭上一支铁箭向前射杀。

  嗖嗖嗖!

  一道又一道身影向前扑去,动作矫健,一个个都很强。

  当!

  楚风躲避,用石棺阻挡那支铁箭,砰的一声,铁箭炸开,化成一片铁粉,怎么可能撼动石棺?

  “天啊,这是天金石?一种天地奇珍材料,能炼制天尊级秘宝,天啊,这是最为神圣的器物,居然在这里见到一大块,有人将它制成棺椁,太浪费了。”

  后面一个满头都是小辫子的老者大叫,无比激动。

  同时,也正是由他那里散发着神光辉,源自他手帜一个瓦罐,内部迷蒙出圣洁光辉。

  嗖嗖嗖!

  六七人一同冲来,带着冷冽的杀气,各自探出大手,向着楚风抓去,恨不得一巴掌拍死。

  “都给闪开!”

  后方,那个满头都是小辫子的老者大喝,他盯上了石棺,眼神火热。

  而这一次,楚风催动地磁气,裹带着石棺,毅然而决然,猛地翻下天渊,就这么跳下去了。

  “别出声!”楚风传音。

  不然的话,他怕九幽大叫出来。

  事实上,九幽惊的简直魂飞魄散,它不想再进阴府。

  “你给我回来,留下至宝!”

  老者动用秘术,掌指间发光,向着天渊下方出手,要拘禁上来石棺。

  事实上,楚风最为顾忌的就是这老者,感觉到他身上有神之气息,后来发现是源自他手帜瓦罐,稍微放心。

  现在楚风非常配合,将石棺抛出天坑外。

  嗖!

  石棺冲起,被那老者化的青色能量大手一把抓了过去,拘禁到眼前。

  “哈哈,果然是天金石,这是绝世炼器材料,罕见的珍宝,若是做成炼药炉,效果最佳,今日合该我得到这桩大造化,成圣有望!”

  老者哈哈大笑,志得意满。

  楚风瞬间躲在石罐中,怕被那老者拘禁走,甚至都准备动用前世道果了,然而却发现老者兴奋过度,眼中只有石棺。

  同时,他也明白,高估了对方的实力,老者只是一个半圣,一悄古怪都源自其手帜瓦罐散发的气息。

  在这片大地上,半圣都没有办法离地而起,无法飞行。

  “六爷,这棺椁居然是侠珍宝?”端坐在赤鳞兽上的少年诧异,眼睛微眯,露出两道精光,也想分走部分材料

  其他人也都聚集过来,向那石棺去观看。

  石棺寂静,并无动静,自然是九幽特别配合,它比谁都贪婪,恨不得将所有人的血精都给吸干,在等所有人靠近呢。

  不然的话,对付那头大狗时,就不是让它血流一地了,而是全部吸走,一切都是避免暴露而吓人。

  “看,这石棺上花纹繁复,做工讲究,一看就是出自名家手笔,蕴含着非唱人的道韵,单是这些刻图就是宝贝啊,唔,不知道这棺椁中是否还有瑰宝,因为这绝非常人可用的东西,生前最起码是天尊。”

  满头都是小辫子的老者说到最后时声音都微颤了,他无比的激动,或许这是他此生最大的一次机缘。

  “我有一种预感,这是一桩绝世造化!”他颤声道。

  石棺寂静,九幽未曾发作,他想等这群人清醒一些,去寻楚风,最好将“结拜大哥”给干掉。

  楚风等了片刻,听那些人絮叨,他反应敏锐,立刻觉察不对,依照九幽这孙子的性格,怎么会如此仁慈,还不动手,这是想坑他?

  “去找那少年,给我活捉过来!”果然老者开口了。

  那少年更是冷笑,道:“撕下他一条手臂,打断两条腿,再提过来,我相信他不是自杀在天坑那里,而只是躲在石崖下!”

  “蠢货,你们手帜棺椁内有一头凶物,还不赶紧扔掉!”

  远处,楚风大喊,逼九幽迅速动手。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但也都反应迅速,有人直接倒退,动作如电,也有人带着不屑的冷笑,非常淡定,根本不相信,认为他是在诓骗。

  然而,九幽自己得相信,顿时急了,怎么能容忍到手的猎物跑掉,他怕鸡飞蛋打。

  轰!

  它爆发了,腾起恐怖的血雾,方圆三丈内都被笼罩,这片地带顿时如同森罗地狱。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以那位半圣最凄惨,首当其中,刚才还是满脸的笑,说这是此生最大的机缘。

  结果,笑容凝固在那里,都未来得及消失,他的煎就开始干瘪,霎时间皮包骨头。

  “啊啊”

  其人也都惨叫着,奋力挣扎,只有几人挣脱出去,但也已经瘦骨嶙峋,整个人像是苍老了数千年,跌落在不远处。

  这是早先反应较快,听到楚风“示警”就冲出去的人,逃出三丈范围内的死亡禁地。

  而但凡淡定不屑的人都被吸附在石棺上。

  九幽不满,道:“结拜兄弟你什么意思,干扰我收集万物灵血,还是好兄弟吗,还能一起仗剑走天下吗?”

  “你还恶人先告状了,刚才按兵不动,是不是想借他人之手害死我?!”

  轰禄声,楚风催动地磁气,震动石棺,噼里啪啦,震落一地干尸,简直是虎口夺食。

  九幽气愤,嚼:“啊,你要干什么,这都是我的血食,太不仗义了!”

  “你”那少年没死,但是小的年纪却已经两鬓斑白,不知道被剥夺了多少生命潜能,骨头都透过松弛的皮肤映出来了,他很虚弱,倒在自己的坐骑赤鳞兽身边。

  那满头都是小辫子的老者死了,虽然实力最强,身为半圣,但是却死的最惨。

  一地的干尸,最终就活下来四人,且都衰败到极点。

  “真无趣,原以为需要本神王亲自动手呢,结果没有想到还挡不住我二弟张口一吸!”

  狗屁神王E幽最是不屑,一百二十个不相信。

  楚风走来,砰的一声,将那少年踢的飞起。

  “别杀我,一切都可以商量,我可以告诉你一桩惊天的机缘造化地!”少年不再飞扬跋扈,而是软语相求。
  
网站地图 尚博娱乐官网 财神娱乐平台 如意坊下载 亚博体育国际
188金宝搏苹果下载 云顶国际官网 site:mbc2008.com 愽天堂
澳门娱乐场 明发客户端 天时娱乐登录 齐发娱乐官网
吉利娱乐注册 扑克王APP 明发国际平台官网 博亿发娱乐城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天天娱乐大厅 兴发娱乐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亿皇娱乐官网 如意娱乐总代 凤凰国际彩票吧 678彩票网网址 众购彩票网登录网址
彩票一号店 欧亿娱乐 华人彩注册 丰尚娱乐官 开心娱乐平台注册
凤凰娱乐登录网址 如意娱乐平台 汇丰在线开户 丰尚娱乐注册 多盈在线彩票
58彩票app 亚上彩是真的吗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陆 名人彩票娱乐登录 多盈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