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这个少年飞扬跋扈,漠视普通人的生死,命令獒犬去撕碎楚风,他端坐在龙鳞兽上观看,引以为乐

  而现在他却两鬓斑白,痛哭流涕,在这里哀求,请楚风放过他。

  前后对比,反差太大。

  “何必呢?”楚风看着他,相当的反感。

  这个少年仗势欺人,残忍霸道,前倨后恭,而今对比强烈,无论他现在再怎么低姿态,也难以让人生出同情心,只会越发的厌恶。

  “饶过我吧,我愿奉上一则消息,边荒黑域森林中有大机缘,要不了多久,就要发生震动阳间的大事了。”

  少年皮包骨头,跪伏在地上,对楚风小声讲述。

  楚风嗤笑,再大的机缘能比的过几年前的龙窝吗?当边荒是什么地方了,真以为每一寸山河下都有玄妙,另有乾坤?

  “是真的,你听说过轮回狩猎者吗?!”

  少年声音虚弱,努力向前凑了一步,这般低声说道。

  然而,尽管他的声音不高,可是听在楚风耳中却如同炸雷般,居然提到了这一称谓,让他心中翻腾。

  “杀!”

  就在这时,少年暴起发难,原本暗淡与深陷的双目射出阴狠的光芒,皮包骨头的手掌如同玉石般晶莹透明,向着楚风拍出一掌,这是玄玉掌。

  噗!

  血光绽放,一条手臂飞起,伴着惨叫声。

  那少年来的快去的也快,踉跄后退,倒在地上,可是瘦骨嶙峋,伤口都没有血流出来。

  楚风站在原地,手持一口母金短剑,鲜红晶莹,上面钢星辰、黑洞等纹络痕迹,这是他的战利品,在龙窝中击败太武一脉的传人夺得。

  他一直没有动用过,今天首次开张。

  “也不掂量一下你自己几斤几两,也敢暗算本神王,携我纵横宇宙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少年听闻后想吐血,一半是伤的,一半是气的,但是最后剧烈咳嗽也只在嘴角出现几缕血线而已。

  “少主!”

  后面三人倒也忠诚,生命老去数千年,一个个艰难地爬起,要跟楚风动手。

  “给你们个痛快吧!”楚风说道,手起剑落,三颗头颅飞出去。

  他一点也不同情,没有怜悯,因为这些人都不是善类,不久前看着凶犬要撕碎一个孩子时,全都在大笑,异充血。

  放过这种人,就等若是在纵容凶徒,是在变向害其他人。

  “多么鲜美的血食,太浪费了,给我啊。”九幽祇在那里叹气。

  楚风道:“这少年交给你了,别一下子弄死,我想知道他究竟是否真的有什么秘密与大机缘。”

  他一脚将那独臂少年踢的飞起,落在石棺前。

  少年很果决,对别人狠,对自己也非常狠,猛然抽出匕首,向着自己的眉心刺去。

  “落在我的手中你想死都难!”九幽祇阴恻恻的开口。

  这种生物不管他生前多么善良,多么伟岸,多么光明,一旦从阴府中爬出,就已经算是另一个物种,变得凶残、阴狠、毒辣,手段可怖。

  即便生前是盖世英雄,死后漫长岁月,化成九幽祇归来,它也注定代表着邪恶。

  相对来说,这头九幽祇有点特殊与古怪,还没有表现出太过瘆人的一面。

  少年被石棺吸附住,匕首无法落下,自身剧烈颤抖,然后面部表情扭曲,承受不谆种邪恶能量的入侵,什么都招了。

  “我来自北方,是一个小城的少主”

  他所在的城池,连县城都比不上,不过五万多的人口而已,毗邻大荒的部落,算是跟边荒接壤的三不管地带。

  楚风讶异,一个五万多人口的小城池,其城主便是一位圣者,这阳间还真是不简单。

  絮间果然没法和这里比!

  “的确属实,轮回狩猎者出现了,目标就是边荒。”少年如同梦呓般,不断开口,讲述心中的秘密。

  他的父亲迎接了一位贵客,居然是神王!

  而那位神王是一位天尊的弟子,负责来边荒探听消息,因为跟城主的祖上有交情,便透露出一些秘密。

  轮回狩猎者出现,要来边荒,实行捕猎!

  楚风闻言这则消息倒吸冷气,他在阳间第一次听到轮回狩猎者时非常吃惊,而今终于要出现了吗?

  冬青说,这种生物太神秘,没人可以看到,而现在有人却私下得知其将要出现的踪迹,这意味着什么?

  “我父亲了解这则秘闻后,认为这是大机缘,派出许多人进边荒探究,而我也只是佯装打猎,其实在四处寻觅。”

  “你们在寻找什么?”楚风问道。

  “一位处在衰败末期的大能,他是轮回狩猎者的目标!”

  少年道出这样一则秘闻,让楚风心中剧震,也让九幽祇惊悚。

  一旦那位垂死的大能彻底死去,那就意味着其洞府将变成无主之地,对于外界的人们来说是一场大机缘。

  “为什么会这样,轮回狩猎者盯上一个将死的生物作甚?”楚风不解。

  其实,他心中很不平静,因为他知道这边荒深处,靠近黑域森林的一片山岭中真的沉睡着一位垂死的大能。

  当时,他还曾亲身经历过其梦境,极端可怕!

  那年,还有一个名为姬采萱的神王级天骄女,以及一个被楚风用一酬浇湿一个季节、淋湿全身的白发青年黎九霄,也都亲身体验过那位大能的恐怖梦境,都差点死掉。

  轮回狩猎者是为这个大能而来吗,有何缘故?

  “据悉,边荒深处蛰伏的大能,连烧三张特殊的符纸,沟通了轮回,要在阳间现世轮回,直接再生!”

  少年居然说出这样一则惊世骇俗的大秘,震的楚风发懵,连九幽祇都心头剧震。

  难道还可以直接在阳间转生,不用去轮回之地,这怎么可能?都不用去轮回路上走一遭?楚风震撼,怎么也难以相信。

  这片大荒中栖居着一个狠茬子,要逆天行事?

  九幽祇颤声道“不可能,没有人能够这样成功,遥想当年,我所在那部进化史中,都没有人可以在阳间直接转生成功的,必须得他上个轮回路!”

  它所说的自然是史前岁月,相距今天太遥远。

  “也就是说,的确有这种可能,有这种方法?”楚风问道。

  九幽祇道:“只是一种传说,但是不可能成功,轮回路上的水有多深,连当年统一了阳间二十分之一疆域的猛人都曾感叹,没人可以避开轮回地,说轮回路上的水太深,若是了解真相,可以吓死天尊。”

  楚风闻言,背后发凉。

  同时,他露出疑色,道:“你是九幽祇,怎么还记得生前事?”

  “咳,只记得一点,我比较特殊。”九幽祇闭嘴了。

  少年在昏沉中不由自主将该说的都说了。

  楚风隔空,弹出一道神光,洞穿其眉心,给了他一个痛快,结束其生命。

  “这件事不简单,一个闹不好便要翻天啊,阳间要大乱。”楚风自语,心头沉重。

  四年半过去,雍州那里血光滔天,覆盖无井域,赤血光雾笼罩浩瀚洪荒大地,让外界的人胆寒,不敢接近。

  全天下的人都在望着雍州,不知道那位何时彻底复苏走出来。

  而现在边荒禹州又出现轮回狩猎者,要针对一位真实存在的垂死大能,大地上果然要乱了。

  “这里面有问题,凭一个小的城主有什么资格知道这种事,甚至那位神王都没资格啊,这当中肯定有隐情。”

  石棺中的九幽祇开口,他认为这里面有事情。

  “是轮回狩猎者自己来的,还是有人故意引来的?”

  “即便是擒杀一位垂死的大能,也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敢涉及到这个层次中,参与的人胆子很大!”

  “这池水有点浑,也有些可怕与危险,我很想回天坑中躲上一段时间。”

  九幽祇自言自语,说了一堆话,它很忌惮。

  楚风背负一双兄,道:“二弟,说好了要一起仗竭天下,你难道还要独自回阴府?不过我也不勉强你,要不我亲自送你回去?”

  “打死我也不回去。”九幽祇用力曳,想到地下的经历,它不寒而栗,再也不想经历一遭了。

  突然,它想到另外一种可能,道:“咦,难道所谓的轮回者是冲着阴府而去?那我更不能回去了!”

  “既然如此,二弟你先去好好休息。”楚风说罢,迅速摆出一座传送瞅,将九幽祇给轰进去,直接送走。

  “啊,你要送我去哪里?!”临消失前,它一阵大叫,毛骨悚然,这絮八羔子难道违反约定,要坑死它?

  “送你回老家!”楚风道。

  “什么,啊啊”九幽祇绝望了,在那里大叫。

  不过,瞬间便哐当一声,石棺从虚空中砸落而出,坠落在一座山头上。

  “啊,不是阴府老家,吓死你爷爷了,该死的絮八羔子,这里是雷击山?b个孽障!”

  它气到不行,心中大恨,到头来那恤又将他送回当初的囚禁地,乃是神庙仙子傈的雷击山。

  “你先在这里休息,等我要告别这片大荒时,会来找你,一起上路!”楚风来看他,然后又迅速走了。

  他还真想亭在边荒一段时间,到底是否会有轮回狩猎者出现,他将等上一段日子。

  楚风觉得,经过四年多的时光,他身上根本感受不到一点轮回信息,不怎么担心自己。

  尤其是喝过孟婆汤后,他感觉到,身上当初跟神庙仙子相近的味道消失干净,让他越发的放心。

  然而,八天后,还是发生意外,有惊变发生。

  两只生物从天而降,朝着煎部落后方的矮山落下。

  没有别的念头,楚风在惊悚的同时,第一时间想到,这用就是轮回狩猎者!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冲着那位大能而去吗?楚风发毛!
  
网站地图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英雄联盟娱乐注册送58 各国足球星级排名 尊宝国际娱乐城
利记官网 博狗导航 凯发k8娱乐app
吉历娱乐 乐8娱乐 亚美娱乐官方网站 世界杯下注网
澳门百家乐app 亚博体育二维码 利来官网app 超碰视屏
ca88国际娱乐城 嘉年华娱乐官网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足球国家队排名
亿宝娱乐登陆 最权威的彩票网站 聚鑫娱乐平台官网 银丰娱乐 合一亚洲彩票平台
鑫乐网 555彩票网 博猫游戏总代 菲彩彩票网 日本中年妇女最新短发型
新宝娱乐 天下采开奖 欧亿娱乐网址 华人娱乐平台 鼎彩票
天游娱乐招商 亚洲彩票 一号彩票是不是正规的 五星彩票 速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