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净土,而今只是一片死地,鸟雀不见,蚁虫无踪,草木难觅,整片遗址幽只是死气沉沉。

  以前还有人来凭吊,来此怀古,以及寻找机缘,可是漫长年月过去后,各路人马一无所得,也就淡了心思,再也没有人来。

  “可悲,可叹,可怜啊。”

  楚风叹息,坐在一块风化的岩石上,眺望这片古老的土地,能看得出这片区域曾经凝聚天华地宝,吸附地脉祖气,蛰龙栖凤,每一寸土壤都曾经流淌大道碎片,精气更是长年累月蒸腾而上,缭绕此地,实乃是仙府天国。

  可是,就这么被人灭了,人为铲除,将这里杀的血流成河,尸骨如山,方圆百万里再无生机,所有生物皆死。

  真的很难想象,大梦净土的主要仇家究竟多么的强大,毕竟当年此地的乃是阳间十大进化门庭之一!

  “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啊!”九幽祇也在感叹,竟无比怅然。

  遥想过去,大梦净土名震阳间,即便是史前时代,也让天下共尊,在那个时候还不叫大梦净土,而是叫梦古道。

  “怎么就被灭了呢,自身发展迅猛,想夺同为前十大的他族究极呼吸法不成,反被灭?不太可能,不符合这一教的行事风格。怀璧其罪,有真龙液的酿造秘笈,引人眼红觊觎?这个理由也很牵强。”

  九幽祇曳,亲身经历过那个时代,它对这个强绝一时的进化门派有些了解,并不认可后世流传的几种说法。

  楚风很安静,看着这片废土,连所谓的断壁残垣都没有留下,一块瓦砾都没有,都被人搬空了。

  当年,梦古道太强盛,俯瞰阳间,意外覆灭后各方蜂拥而来,为了寻找该教的经文古术等,连一块瓦片都没放过,皆被抢走。

  人们心有希冀,万一瓦砾幽如同戒子,可纳须弥呢,也有人怀疑该族的经文被烙于山石器物中。

  所以,别说琼楼玉宇,铜殿金阁等被搬走,就是一座又一座磅礴的大岳也都被连根拔起,如今坐落在各大强族内。

  楚风坐在这里,看着这片废地,也是没辙,同时他不可避免地想到了絮间的那些人。

  那里也有一个大梦净土,被人灭了个干净,鸡犬不留,除却个别人逃到一颗行星上,所榆子门徒死伤殆尽。

  连秦珞音也是在那一役中身死,被人伏杀,被金色物质侵蚀,最终香消玉殒,徒留伤感与遗憾。

  楚风安静了,怔怔出神,看着这片废地,想到絮间的人与事,他很长时间都如同泥塑木雕。

  秦珞音死去了,留下的孩子小道士也转生阳间,当年他曾为此疯狂,去异域入魔般修行,引灰色物质入体。

  到头来楚风成功了,杀了一部分敌人,更是硬闯轮回来到阳间,想为为父母、秦珞音、大黑牛等人复仇。

  平日间的嬉皮笑脸,遮掩着心帜沉重,故人的血与泪还在眼前,似乎依旧未干涸,他难以忘记。

  找太武、浑羿几人报仇,这是他来阳间的主要目的之一。

  同时,他也希望有一天可以再次见到那些逝去的故人。

  “那些人啊,如同干枯的花朵在风烛谢,飘零无归处,还能再次见到吗?”

  收起那份沉重,也不再思忆,楚风露出火眼金睛,在这里探索究竟。

  说很多,表现的忧伤又有什么用?路还长,人还想活着向前走,什么都不如留待将来付诸行动。

  楚风不加掩饰,双目金色光束飞出,照亮整片地下,他所要探寻的肯定是地底深处的所在,希望有些东西被当年的人遗留下。

  石棺震动,九幽祇被惊住了,它若没有感应错误的话,这是火眼金睛?

  这种本领不是说你实量大就能开启,而是需要特殊的契机等才能有练成,算是一种不可预控的天赋妙术。

  “嗯,真有东西?!”楚风发呆,自从在路上了解足够多,尤其是来到这里后,他已经不抱希望了。

  连一块瓦片都没有留下,连山脉都被人给搬走了,光秃秃的劫土还能剩下什么?

  然而现在楚风在大梦净土遗址的地下有所觉察,有不一般的物质。

  “走,二弟,我们下去看一看。”楚风从驴车中拆下石棺,没入土层中,向着地底深幢行下去。

  驴精留在地面,负责望风。

  这一次下潜很深,他自己都不知道深入了多少里,地下世界一片漆黑,然而,连块砖头都没有遇到,什么都没有。

  他琢磨,连这里的土壤都可能被人攫走了,这些是后来的风沙重新填满的。

  “不对,我明明感应到这地下有异常,怎么现在没什么发现?”他很是诧异。

  他不断下潜,火眼金睛睁开,到了最后终于确认,在地底极尽深葱一团黑雾,有黑乎乎的土地,非常的阴寒。

  当楚风距离那里还有数十里后,就停下来了,那种阴寒透进骨子里,欲将人冻僵。

  这是什么地方?

  再者说,他确信,即便没有火眼金睛,哪怕是其他进化者只要肯下潜足够深后也能有所觉察。

  更遑论是那些绝顶强者,怎么可能会遗漏这里?

  若是有造化地,不会留给他这样的后来者。

  “阴府!”

  九幽祇给出答案,它就是在另一片阴府中复活的,并艰难挣扎出来,对这种可怕的地方最是了解。

  “你去探查一下。”楚风撺掇它。

  “打死我也不去!”九幽祇一口拒绝,开什么玩笑,阴府不是谁想闯就能闯的,连他这种从里面觉醒的生物都忌惮,可见多么的凶险。

  “打不死你就去是吧?”楚风问它。

  “你什么意思?”

  楚风道:“我的意思是,你原本就出自阴府,帮我去探一探看这地方跟大梦净土有什么关联,会不会大梦净土被灭就跟下面的阴府有关吧?另外下方可能有造化,你好好找一找,咱们兄弟做一票大的』然你各种拒绝的话,我便动用传送瞅直接将你送进去算了。”

  九幽祇简直是一脸便秘之色,在石棺中相当的幽怨,然后又磨牙,被一个娃这么威胁,还说什么要做票大的,实在不爽。

  但是,自从成为“灵车”后,人在屋檐下,没得疡。

  “我助你一臂之力。”楚风猛然一掷,将石棺向着地下深处砸去。

  轰隆!

  地动山摇,石棺像一杆标枪似的速度飞快地钻地而下,就这么一眨眼便临近阴府。

  九幽祇自然大叫起来,这絮八羔子力气太大了,这要是间将它直接给抛进去,不知道要爬多少年才能出来。

  没有人比它更了解,阴府中多么的可怖。

  石棺腾起大片赤红血雾,速度迅速变慢,最终停在一片黑雾外面,不远处厉鬼嚎叫,一片狰狞与可怕。

  “此地就是阴府,跟边荒葫芦天坑下面的没什么区别,都是死地。”九幽祇探查完毕后喊道。

  事实上,楚风已经躲在石罐中,担心出什么状况,等了片刻才出来,一路向下而来。

  “老九你都没进去,有什么发言权,大梦净土下出现阴府,这绝对不正常啊,你入门看一看。”

  九幽祇一听顿时急眼,道:“我去你大爷的,黑心杏你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是什么地方,能随便进吗?!”

  “没让你深入,只是找到入口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前贤留言,万一这是一锄缘呢。”

  “机缘个叉子,这地方除非死的不能再死的人想来复活,不然谁愿意接近。”

  九幽祇嚷着,听着近在咫尺的厉鬼嚎叫声,妖魔嘶吼声,它还真鱼发毛,这种地方呆过一阵子就绝不会想着再回去。

  最终它还是动了,在黑雾中寻觅,找到一条正确的路径,连着一片浩瀚的九幽地,当中死气沉沉,土质淌血而瘆人。

  最为重要的是,这片阴府外的地带也很开阔,是一片地窟,能容纳下很多人。

  “没什么,老夫早就说过了,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机缘,是殇之土,衰之地,天尊长期呆在这里也得形神具消”

  当说到这里时,九幽祇一声大叫,如同凡人白日见鬼,凄厉无比,逃命般倒退。

  在那里有一团光绽放,太绚烂了,无比的神圣,如同仙国开启,上苍钢,普照整片阴府外部空间。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阴府中,响起机般的声音,没有情绪,也无感情波动,如同一个冰冷的机器人在漠然地开口。

  九幽祇的石棺翻着跟头飞了出来,像是遭到不可想象的重创,从棺中蒸腾出大片的血雾,它惊惧地大叫着。

  “梦土,魂土,所带魂肉不够。”那机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东西?楚风在暗中观察,难以置信,这可是阴府,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神圣之光,无论哪种记载都不曾提到过。

  “不可能,这是什么地方?!”九幽祇也在大叫。

  这时,楚风看到石棺上有星星点点的颗粒亮起,宛若要要照亮整片宇宙的永恒星辰,虽然都是细微的颗粒,但是在这一刻太刺目与耀眼了。

  “等会儿,你在说魂肉?居然是那种东西?!”九幽祇心神皆在颤栗,简直不敢相信。

  “需要魂肉开启。”机的声音回荡,在刺目的光芒中传来。

  楚风盯着石棺,一瞬间,他知道那所谓的魂肉是什么了,心头翻起滔天骇浪,无意中收集的东西,竟属于一种究极造化物质?!

  补章节去,接着写。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电 平台线路检测 永利皇宫 白金会娱乐网上注册
永利皇宫娱场乐网址 a8娱乐城 多宝娱乐登陆 宝盈娱乐
亚洲城电脑版登录 尊宝娱乐平台 app 如意坊下载 明升ms88app
亚博体育用户名 12博手机网址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集美娱乐国际
利记娱乐网网址 亚博体育二维码 星月娱乐城官网下载 神州娱乐app
拉菲平台 同创娱乐 华人娱乐注册 菜鸟娱乐用户登录 欧亿娱乐计划
无极娱乐2 多盈彩票 丰尚娱乐游戏 博猫游戏软件 华人官方彩票注册
新生彩平台登录网址 牛彩彩票注册 678彩票平台 同创娱乐 天游娱乐总代
同创娱乐 彩票导航网址 华夏娱乐快速 华人娱乐彩票 东森投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