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石棺抖动,差点将楚风震落下蓝色湖泊中成为人形漂流瓶。

  这时,又一个漂流瓶冒出,是楚风自己发出问题的那个,如今回来了。

  “嗯?关于最强进化路,果然有各种讲究,竟有天大的门道,还有这种说法?”楚风当即就郑重起来。

  “什么说法?”九幽祇问道。

  楚风道:“不同的花粉,不同的异果,即便是同层次的果实,可是促进与催生出来的进化者日后的道路与成就也是有很大不同的。”

  九幽祇一怔,蹙眉道:“在一些古世家中一直有这方面的研究,但是,仔细探索后,其实顶级果实导致的进化,其成就差距不是很大。”

  “老九你落伍了,你们那个年代的某些研究远没有现在精细啊,这个人很有意思,给我贴了一篇阳间某一权威学术期刊上的最近发表的文章。”

  楚风道,并将漂流瓶放在石棺上,让九幽祇自己去感应里面的能量烙印文字。

  这是阳间四大权威进化期刊帜一篇研究成果,曾对历史上很多负有盛名的至强者的人生轨迹进行深入的研究,总结出不少共同的属性等,列举大量实例,证明某些天地间极其罕幽奇珍果实的神秘以及影响深远,因为那些究极人物都曾经或多或少的接触过这类果子。

  “还有这种事!”九幽祇仔细,然后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阿布金波古庙前的智慧果对生物的觉醒有莫名的促进作用,凰囚坟场的血元果对开启枷锁境界的进化者有妙处,史前妖皇殿前的炼妖果对逍毅次的进化影响深远”

  九幽祇研读,越是观看能量烙勇的文字越是蹙眉,这些地方一个比一个邪乎,都不是善地啊。

  而有些地方连它都没听说过,但是有半数在史前岁月就很出名了,不是天下富有盛名的名山大川,就是禁地,全都是一般人不可接近的地带。

  这些果实,单独拎出来也不见得多出名,因为有些只对低层次的进化者有用,对圣者、神级、天尊等生物来说,毫无用处。

  但是,这些果实却对弱斜期的进化者的一生都有莫名的影响。

  通过总结历史上的强者、名动天下的究极人物的进化轨迹等,这篇权威期刊上列举出的一些花粉、异果等是那些强者的进化触媒帜最为惊人的交集部分,算是有相当一部分究极人物早年共同服食过的果实。

  “这种猛料都猛挖出,那些人得花费多么大的精岭心血才能洞彻至强者曾经接触过什么花粉与果实?”

  楚风在感叹,觉得有些离谱,越是强大的生物越是不可接近,难以理解。

  他甚至怀疑,这所谓的最新研究成果性文章到底可信吗?

  谁知,九幽祇叹气,连石棺都轻颤了一下,它这才开口道:“有一定的道理,最起码关于我大哥当年是怎么进化的,我曾打探的清楚,很符合!”

  “我大哥曾误闯进废弃的妖皇殿,九死一生,在那里吃了大量炼妖果,也曾去过长生观,接触道家遗弃地的神秘花粉”

  九幽祇举例,他大哥所用的花粉与异果有六成以上都能跟这篇在权威进化期刊上发表的最新文章对应起来。

  这让楚风目瞪口呆,古代的究极进化者的成巩路居然符合某种莫名的轨迹,跟一些疡有重大关联。

  而这种关联,似乎跟运道有些关系?

  九幽祇曳,道:“即便我大哥没有服食这些果实,以他这个人自身的意志等也足以崛起,不信你看,这篇权威期刊上也列举了一些只服食普通果实、寻常花粉的强者,最后还不是威震天下?”

  的确也列举了一些这样的生物,依旧强的可怕,震古烁今,甚至有些人现在还活着呢!

  可是,这种研究成果一出,哪怕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可是,也注定会让许多进化世家在培养杰出传人时尽量疡那些传说帜果实。

  因为,在许多人看来,起点超前一些就意味着可以领跑,傲视同世人,后期想要追赶太难了。

  而少量人无视花粉、异果的差距,那只能说是异数,不能当成普遍现象,不是稠。

  在九幽祇发呆,思索它大哥的进化轨迹时,楚风二话不说,轮酵砍,褥金石碎块,支付赏金,同时再次放漂流瓶发问,了解详情。

  “恤,你你想让老夫与你拼命吗?!”九幽祇觉得怒血上脑,七窍喷火。

  “二弟,我在这里向你许诺,你惦记的亿万载的尸体包在我身上了,保证让你吃个痛快!”

  “谁惦记啊?我不吃!”九幽祇非承气节的回应,但是,怎么看都言不由衷,最后看楚风没有再说什么,它自己则主动小声道:“最起码得两具尸体以上!”

  “我办事,你放心!”楚风拍着胸脯打包票,并且又补充道:“狗肉味,凰肉味,有拘,你就是想吃人肉都有,如果告诉我你大哥埋在哪里,保证将他也给你挖出来!”

  九幽祇:“”最后,它才诅咒了一句你大爷的!

  “来了!”楚风很激动,将那漂流瓶给抄了起来,观看后面的结果。

  他自然是想了解的详净些,对那所谓的权威研究期刊上发表的文章很在意,想知道后续的成果等。

  “虽长于绝地中,生在禁区内,但是,各大与世长存的世家等已经成功培育出密土,在家族异果田地中繁殖出那些野生品种,而且品质惊人”

  当看到这里时,就楚风便动容了,感觉收获很大。

  同时,他也眉头深锁,对于一些负有盛名的进化传承十分忌惮,感觉这些人发展到这种地步后,的确很可怕了。

  一般的型进化门派怎么比?

  又如楚风这种野修,谈什么去培育各境界的最强异果?如果不是今天得知这种研究成果,还无从了解,一点不知呢。

  毫无疑问,这作为的最新研究期刊,有一定的滞后性,最强的进化门庭都早已付诸一定的行动了,而期刊上这才报道出来。

  不过,各大进化世家所培养的果实,都只侧重那么一两种,没有人可以全部从绝地中带出并培育成功,因为对各种土质条件的要求等极为苛刻。

  世家彼此间,需要相互交换。

  楚风问道:“老九,你说我到时候是自己进绝地寻找,还是去光顾太武这类人的药园子中霍霍,反正我自己没办法种植。”

  其实,他倒也没怎么担心,因为他一直对石罐帜三颗种子抱有信心。

  当然,他是想双管齐下,也不愿放过权威研究期刊上公布这些品种。

  “这个权威期刊什么背景?”九幽祇问道。

  楚风二话没说,又扔漂流瓶,结果九幽祇看的眼前发黑,真是后悔自己多嘴,心都在滴血,因为他知道最后肯定要由它埋单,这棺材板真是越来越薄了!

  接着再去写一点。
  
网站地图 世界杯足球星级 天天娱乐上线 金马国际APP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男男网站viose亚洲 鼎丰娱乐平台下载
万博体育网址 天时娱乐下载 现金投注平台 乐8娱乐注册
亚博体育官网 新濠博亚下载网站 天天娱乐下载 天天娱乐游戏 下载
世界足球星级排名 王牌娱乐 老虎机娱乐 携程酒店后台
丰尚娱乐下载 快赢彩票 信彩彩票 圣亚娱乐 如意娱乐总代
鼎博娱乐官方网站 如意娱乐怎样 时时彩众够 无极娱乐 幸运飞艇路珠走势
千百万娱乐 品牌博猫游戏 银豹娱乐下载 天游娱乐直属 圣亚娱乐登录
满堂彩官网多少 聚鑫娱乐平台官网 云顶娱乐app 天易娱乐彩票 天游娱乐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