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想来,这些旧事相当的可怖,无形中,在上苍外,在那时光尘埃间,也不知道有着怎样一重黑幕正在缓缓压落,几乎欲让人窒息!

  楚风猛力摇了曳,他对自己说,想那么多作甚,如今这些对他还远,哪怕是阳间崩溃,进化道路被人击断又如何,有究极强者顶着呢,跟他无关。

  尽管如此,他心中还是有各种不解与好奇,可眼下也只能强自按捺住,当下最紧迫的就是崛起!

  这茫茫大世,无垠洪荒大地上,别说是他,就是死上一片神王都不算什么,不过是一朵兴花尔。

  这天地间的芸芸众生,一世又一世,不过如也野草丛生,一茬儿又一茬枯荣,谁会在意?

  若被在意,说不定会更糟糕,长势良好的野草也许会是牧草。

  “想什么呢?”九幽祇见他发呆,直接唤醒。

  “我在想,亘古前我是谁;我在思,当沧荷尘,雷电枯竭,未来时间长河的终点我在哪里;我在忧虑,进化史上最重要的那些节点,分化出去的进化支路,是否会有总体大碰撞的一天,爆发出的火光会否映照出天幕外的一张又一张正在俯瞰你我他的可怖面孔;我在……”

  “快闭嘴吧!”

  九幽祇打断他,若是它大哥说出这番话,它自然严肃而认真的聆听。

  可是,它眼中的一个娃也敢大言不惭,这样谈古论今,那就显得坑爹了。

  “终有一日,我将倚天抽剑,划破天幕……”

  当当当!

  在楚风大放厥词时,手底下可没闲着,一口气劈了十三剑,又得到一块天金石。

  “恤!”

  “别吵,最后一块!”

  楚风说话间,扔进湖中一个漂流瓶。

  他心中有许多疑问,想在这里一窥天机。

  “玛德,老夫受不了了。”

  到头来,石棺嗖的一声跳起,直接跑路,一蹦一跳地逃离湖边。

  它实在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棺材板不断被人砍,换谁也受不了。

  “老九,最后一块!”楚风在后面喊,念念不舍,盯着湖中的漂流瓶。

  石棺听到他喊话,“撒腿”逃的更快了,挣脱驴车后,它直立着棺体,连窜带蹦,一刻也不想停留!

  “老九,你前世是兔子精吗?”楚风追上来。

  ……

  这时,一位妙龄少女衣袂飘舞,迈着轻灵的步子而来,对楚风发出邀请。

  “姬公子,我家秀有请。”

  这么型被人称公子,楚风也是无言,但也不会计较与纠正。

  “你家秀是谁?”楚风问道,这少女明眸皓齿,姿容相当的出众,称得上罕有的丽人,而且相当的有灵气,可却只是一个婢女?

  “我家秀人称凤凰仙子。”少女微笑,姣好的面孔上洋溢着青春气息,也略有骄傲。

  楚风闻言,不自禁就望向自己的拉车坐骑。

  “啾啾啾……”驴精长嘶,学不死鸟叫唤。

  少女脸色顿时就黑了,不久前驴车撞坏宇宙战舰时,这个姬大德就喊过这头驴子为凤凰,这实在是……有辱视听!

  “闭嘴!”楚风喝斥驴精,背负兄,道:“以后你叫金翅大鹏!”

  驴精委屈,但是倒也聪明,先配合的闭嘴了。

  楚风对这少女露齿一笑,表达善意。

  少女神色一僵,劝道:“公子,一会儿若是赴会,最好不要提金翅大鹏这个名字。”

  “该不会有鹏族的强者吧?”楚风问道,他已经知道少女来意,远葱天尊门徒聚会,都是妖孽,有人想请他过去见上一见。

  “嗯,鹏皇来了,为避免无意间得罪人,公子还请慎言。”少女好心提醒。

  敢以鹏皇相称,这得是多么厉害的人?楚风惊讶,他自然不会平白无故树敌,从善如流。

  楚风将九幽祇给喊了过来,驾着驴车去赴会,因为他已经听明白了,这可是一群来头甚大的天才强者。

  他怕有人给他下绊子、出阴手。

  “你说你,都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在灰色交易区这么安全的地方都怕有人对你出手,可见将人给得罪狠了。”

  九幽祇幸灾乐祸,不过,它倒也没有袖手旁观,决定跟随,同时给楚风出主意,可以提前支会交易区的守护者一声。

  即便这里再安全,万一遇上急眼的对头,也可能会出意外,厮杀起来。

  所以,这里有种特殊的服务,那就是专属庇护,一般都是给人人喊打的大魔头准备的,得罪人太多,来到这种相对非常安全的地方都不得安生。

  楚风立刻喊守护者,询问了一下,这是无偿服务,但是如果想要更为周全一些,最好支付报酬。

  楚风二话没说,口头许诺,在离开前会支付两块天金石。

  九幽祇顿时有种亲了狗的感觉,它发誓,在这个地方再也不说话了!

  前方赤岩松一棵又一棵,苍劲而高大,满树火红,地面铺满松针,走在上面很软。

  楚风来了,隔着很远,就听到了笛音,悠悠传来,涤荡人的灵魂,让人放松,宛若在被净化。

  越是向前走,赤岩松越翔,树与树之间的间距很大,绿莹莹的光团多了起来,都是灵草与异树,还有清泉叮咚,在松林间汩汩流淌。

  在这里有一群人,一个个都气质出众,单独拎出来任何一个放在人群中都会格外的超然,与众不同。

  这里有楚风的熟人,比如被驴车撞碎战舰的那对少年男女妙天与妙玉,更有狗娃、小乌鸦等人。

  这几人虽然不凡,但受年龄所限等,却也都只能敬陪末座,根本不是这里的主角。

  一个蒲团上,有一白衣男子正在吹笛,那可以洗涤人魂光的笛音正是源自他那里,在他周围,白雾翻腾,异象纷呈。

  在笛音中,符文闪烁,宛若在讲述道经,一口混沌池钢,当中跃起一头又一头凶兽、异禽等。

  楚风吃惊,这是什么情况?一曲笛音,映现混沌池?

  仔细观看,他觉得应该只是异象,不是真实的,但是也让人心惊,因为太逼真了。

  尤其是,那一头又一头猛兽、异禽,都是神级的,也有异荒种类,全都栩栩如生,强的可怖。

  “想不到啊,白羽公子竟有这种大造化,该不会得到了传说中的部分经文吧,这是混沌渡劫曲吗?”

  有人赞叹。

  楚风虽然才来,但是也听的明白,当下跟着心惊。

  “说笑了,混沌渡劫曲,乃是阳间排名第三的妙术,经文早已失传,我所收录的只是世间流传的点滴残曲,仅能当做乐章怡情,真正的渡劫曲震古烁今,我何德何能拥有?”

  白羽轻叹,他很儒雅,将玉笛放下,在那里曳,又道:“便是混沌渡劫曲再现,摆在眼前,又有几人敢吹奏,连天尊都曾身殒。”

  这种话语自然让楚风动容,这是什么曲子,阳间第三妙术竟这么厉害?

  “可惜啊,史上最强的几种妙术都失传了,被究极强者带进了坟中。”有人叹道,有很多的遗憾。

  “听闻排名第十一的七宝妙术被补全了?不知是否为真。”有人开口。

  一时间,许多人都看向承一个金发青年,他身材不高,安静地坐在那里,但是却有种莫名的威严,瞳孔如同烈阳,开阖间让人灵魂都颤栗。

  隐约间,在他的周围的虚空中,有符文交织,化成金羽,如同神环笼罩他那里。

  他便是鹏皇,在这群人中的地位数一数二,不少人都看向他。

  敢用这种称呼的生灵自然有其恐怖之处。

  “鹏皇,你的未婚妻是谪仙族的名姝,想必你最清楚吧。”白羽问道。

  在阳间,谪仙族也称亚仙族。

  谁都知道,鹏皇之强绝,近年来已经是神王级进化者,而且是阳间最强大的神王之一,真正的势不可挡,已然崛起!

  据闻,当神王榜再次换榜后,他有可能会位列最强十大神王之一。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被谪仙族看重,愿以贵女许之,将来要跟他结成道侣。

  鹏皇开口,道:“不错,这不是什么秘密,借助絮间寻回部分经文后,谪仙族将七宝妙术补全了。”

  人们动容,七宝妙术完整篇再现阳间,当真是……大事件!

  早先,外界都说这篇经文没失传,但是少数知情的进化者却知道,早已有了瑕疵,不够完善,现在居然彻底弥补完整。

  “姬公子到了。”当众人稍微沉默时,风凰仙子的那位侍女开口,将楚风引到此地。

  其实,许多人都已经注意到这边。

  一时间,人们都转移目光,聚焦在楚风身上。

  “姬公子目光纯净,根骨奇佳,一看就是未来的风云人物。”有人酗道,并且站起,对他打招呼。

  楚风讶异,还以为会被人下绊子,出阴手呢,没有想到这么和睦。

  一些人相继起身,并未因他年龄不大、进化层次不高而轻视,这种天尊门徒之间更看重的是未来的高度。

  楚风一一回礼,这是他来到阳间后所参与的第一尝会,都是天尊道统出来的门徒!

  当然,此地也存在不友善的目光,比如太武一脉的传人,比如妙天与妙玉,就是小乌鸦也在那里撇嘴。

  鹏皇盘坐,对楚风点了点头,一身旺盛如海的血气内敛,他在这里极竟制自身,不怒而威。

  “这一次真是凑巧,我辈中数位天纵人物在吴州,天下第十神王一会儿也会来此。”

  “你是说黎九霄神王?!”有人惊异,深感意外。

  谁?楚风听到这个名字后,险些站起来就跑。

  数年前,他还是雷震子时,在大山中,一酬浇湿一个季节,也淋湿了黎九霄……

  “唔,我估计姬采萱神王也来了,就在附近!”有人笑道,谁都知道黎家的天纵神王在苦追姬家贵女。

  晚了,估计有兄弟想挥舞刀片了,主要是我自己今天挥刀自砍了一顿,所以耽搁了,原本写了一章揭秘,但很不满意,不能直接这样解密,想了想又全部删除,重新写了,后面会专注剧情。明天开始奋起。
  
网站地图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12bet登录 天天娱乐平台
网上AG 易胜博 APP下载 申博线路检测 澳门银河官方网app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愽天堂 永利娱场乐网址
长丰县 郑象梦 金马国际APP 新濠博亚app 怎样订阅到“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兴发娱乐 竞彩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吉祥坊手机网页版登陆
一号彩票手机 国际彩票平台 凤凰彩票网 天天好彩 官方一号彩票
博猫游戏 黄金集团彩票 时时彩众够 线上彩票娱乐 聚富彩票官网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一号彩票手机 官方网678彩票 哪些彩票有彩金送 555彩票网
澳利娱乐开户 丰尚娱乐贴吧 盛彩票 欧亿娱乐注册 优游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