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背负兄,仰天长叹,不就是装一回十三吗?怎么现世报来的这么快,真是不服啊,不忿!

  他觉得太悲催,被人抓个现行!

  不知道为何,黎九霄此时心情大好,自从来到这里后他就开始窝心。

  此情此景,其他人都安静了,大眼瞪雄,看着这混乱的三角恋?

  姬采萱来了,犹若一轮疣明月升空,洒落柔和的光辉,整个人都是空灵的、出尘的,她的美丽毋庸置疑。

  可是现在她却像是在审视猎物,神色不善地盯上楚风,虽然依旧绝美,但脸上的笑容却是略冷。

  “你刚才说什么?”姬采萱若凌波仙子,很轻盈地到了近前,婀娜修长,比楚风高了一截,俯视着他。

  楚风皱着小脸,为啥每一位倾国丽人都需要低头看他呢。

  同时,他心头诅咒,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他面部发僵,干笑道:“没啥,旧事重提而已。”

  “什么旧事?”姬采萱瓜子脸,双目有神,发丝光滑柔顺,虽然丰姿绝世,但现在的冷冽笑容却是让人犯嘀咕。

  楚风道:“遥想当年,老黎哭着喊着,说我是他情敌,以后必有一战。我以为他随口说说,没有想到这厮居然真的记仇,今天来找我麻烦,我迫不得已在这里跟他讲了讲道理。”

  黎九霄:“#@”

  原本他心情终于畅快了一些,可是听到雷震子这么混账的话语,黎九霄真想揍死这个絮八羔子。

  这是典型的转移话题,祸水东引。

  黎九霄立时喝斥:“雷震子你胡说八道什么!”

  “真男人要樱当,数年前,在边荒深时,是你自己说的,我是你情敌,当时采萱仙子就在当场,应该也是听的真切。”

  楚风绷着小脸,一本正经的翻旧账。

  黎九霄大怒,这杏太无耻,避重就轻,而后又移挥木,将过去的残缺真相跟现在的混乱状况结合,混淆是非,其心可诛。

  “采萱,你是知道我的”当世第十神王想要说什么。

  姬采萱明眸蕴诗菁,整个人如同自那画卷中走出,瞥了黎九霄一眼,然后又俯视楚风,道:“你才多大,在这里胡言乱语什么。”

  一瞬间,黎九霄心中出现一股暖流,到底还是所熟知的那个姬采萱,不管是否接受他,总归是站在他这一边,这难道是对她十年不倦的热烈追求,稍微的感动了?

  “我怎么小了,心有吞天志!”楚风扬着下巴在那里嚼。

  这时,又一个少女轻盈的走来,青丝闪亮,步履轻快,宛若进化世家的闺秀,其实是姬采萱的婢女。

  当年,她还抱过八个月大的楚风,现在轻笑:“行了,姬大德不要闹了,你也好意思,当初不过是个光腚娃,现在也是小麻雀一只,二十年后你再倾慕我家秀吧。”

  “乱说,我现在又名姬大鹏!”楚风激烈地反驳。

  一时间,现场安静。

  鹏皇那木讷的脸皮上都略微抽搐了一下,瞪向楚风,突然间觉得,此子欠打!

  幽羽、武成等人忽然有了一定的明悟,总算了解,这个在龙窝中混账的一塌糊涂的姬大德的本性,当真是胆大包天,无论遇到谁,管他是黎九霄,还是姬采萱,亦或是鹏王,什么话都敢说。

  “雷震子,莫要疯言疯语!”黎九霄轻叱。

  楚风嘿嘿笑道:“采萱仙子你听到了吗,他还在称呼我为雷震子,依旧介怀,相信那位天师的占卜,从心底里认为我是他的情敌。”

  众人服气,这么大丁点就敢跟黎神王争女人,而且目标是天下前十的女神王姬采萱。

  “姬大德!”黎九霄脸色铁青。

  姬采萱诧异的看着楚风,这就是她当年在暴雨夜捡到的孩子?当初,在大能的梦境中各自逃亡,他不仅活下来,现在还敢跟黎九霄针锋相对,实在是古怪。

  她心头一跳,难道那位老不正经的天师所谓的占卜,真的看到了一角未来,一时间她莹白的俏脸上稍热,不过很快又清冷下去。

  然后,她想到了当下的阳间大世,心头顿时沉重起来。

  姬采萱深吸一口气,道:“各位或许还不知晓,阳间千古未有之惊变正式开始,洪荒大势碾压而来,何去何从,一个决断命运的十字路口出现在各族的眼前。”

  预想中她会娇嗔甚至是发飙,针对姬大德与黎九霄,可是到头来并未出现,而是神色如此严肃的扫视过每一个人。

  “姬仙子发生了什么?”鹏皇虽然是一个沉闷的人,但地位高,话语有分量,由他问最合适。

  姬采萱伸出右手,雪白纤柔,犹若羊脂玉石绽放莹莹光辉,她在虚空中划刻,留下一道又一道痕迹,而后构建成一柄剑!

  不对,仔细凝视后,那是一支锏,四棱八十一节,犹若粗大铁剑,其实是鞭的一种,一支混沌符文铭刻在上的古锏!

  神王撰写,虚空烙印,短时间难灭。

  而且,它太逼真了,最后竟也缭绕丝丝雾霭,犹若混沌气。

  姬采萱道:“雍州那位觉醒了,经过数年修养,而今彻底复活过来,而这支混沌锏有可能会被他彻底掌控在手。”

  何意?

  许多人不解,这支锏从未见过。

  “当初,他统一了阳间二十分之一的疆域,结果意外经受无眷沌雷霆重击,所有人都以为他灭掉了,事实上他也的确消失很长时间。”

  楚风自然知道她在说谁,数年前雍州便腾起血光,笼罩天地,阳间各地都知道那个人未死,又回归了。

  漫长岁月前,他曾气吞天下,横扫六合八荒,可是却在如日中天之际被雷霆击毙,引发所有人的怀疑,究竟为什么惹来大劫?

  姬采萱解释,道:“当年,他统御的疆土还不足以支撑他得到那支锏,却强行去摘取,结果被反噬。”

  “这是我阳间的究极兵器吗?雍州那位当年无人可制衡,居然是死在一支锏下?”人们诧异,都感觉吃惊。

  姬采萱神色郑重,道:“这可不是一件有形的兵器,其实是我阳间大道的一部分,包容宇宙星海万物,熔炼古今岁月,是阳间道的显化。”

  “啊,我好像也听族中长辈说起过这则昔日的秘闻。”凤凰仙子轻掩樱桃徐,丹凤眼中绽放神霞。

  “一件兵器,就能关乎阳间变局?”楚风插嘴,他是不怎么相信。

  姬采萱无比严肃,道:“雍州那位一旦掌握这支混沌锏,便可以调动天地大道,掌握阳间诸般规则与秩序,再无对手,可号令天下。”

  有这么严重?

  谁都知道,雍州那位非常恐怖,强绝一个时代,史前时代的究极人物不出,这阳间几乎没有人可以挡三招。

  而他若是彻底握租支锏,注定会更离谱,有可能整合全阳间?

  “不仅如此,西方天宇上混沌浓郁,有一面古镜交织无尽深奥符文,钢出来,即将降落下来。”

  “啊,这又是什么兵器?”

  “可与混沌锏对抗的万劫镜!”姬采萱告知,没有任何隐瞒,显然知道很多事。

  她又补充道:“另外,南部最负盛名名山大川共振,合脸照出天外一件模糊的器物,是一盏古灯,曳出朦胧光辉。”

  众人一时间都无声了,听着她的话语,仔细揣摩,这天地间接连出现异常事件,几件器物将出,预示着什么?

  “其实,你们各自族帜老祖都了解这些,已经洞彻,只是不曾对你们细说,但是这次你们回去,肯定会被告知情况,因为命运的十字路口出现了,到了该疡的时刻。”

  “能不能说的再详净点?”楚风开口,在这些人当中他最小白,什么都不知道,其他人都背靠强大的进化门庭,都或多或少的听闻过一些,眼下已经有所觉,都在思忖。

  “三件兵器都是阳间大道的一部分,能够组成主体,如今钢,若是集中在一位进化生物的手中,那预示着古往今来所有进化者梦寐以求的道果,最高层次的终极进化者有可能会成功出现在世间!”

  掌握三件兵器,便等于持掌阳间大道,诞生终极进化者?楚风狐疑。

  “我怎么觉得背后有什么天大的阴谋,像是故意丢出三件兵器来引发阳间乱局?”鹏皇开口,他早先也是散修,后来才有强大的进化门庭支持他。

  其他人也有感,尤其是凤凰仙子、黎九霄等人想到了族中老祖提及过的一些往事,一些含混不清的密语,现在有所联想,顿时觉得恐怖。

  “这天地间有莫名的生物在博弈,在推动阳间大势走向?”风凰仙子觉得后背发寒。

  “别告诉我,三件兵器出现后,天下要崛起三位恐怖的帝君!”白羽开口,爷九玄宝扇,脸色沉重,他觉得真正的大动乱要开始了。

  姬采萱道:“雍州那位可不是棋子,不然的话当年也不会在雷霆中毁灭,现在责重生回来,有大热闹了。”

  然后,她明确告诉众人,目前的确有另外强大的霸主回归,在遥远的古代中疑似坐化,但其实更进一步,如今要争帝位。

  “我姬家已经决定,将会支持雍州的那位,各位你们的家族呢,我们以后会否战场上相见?”姬采萱问道。

  “啊”众人惊呼,终于意识到要出大事。

  连姬家这种与世长存的究极进化世家都卷进来了,不能避开漩涡,而是要疡战队?深思的话当真是让人毛骨悚然。

  “争帝位?”幽宇咕哝,满脸疑惑之色。

  “如今是天帝历多少年?”姬采萱问道。

  “自然是九百八十七万六千三百五十八年,怎么了?”有人回应并问道。

  姬采萱开口:“从未见天帝,只有传说。天帝元年”
  
网站地图 金赞娱乐网址 a8 娱乐 澳门百汇网站 携程酒店后台
爱拼国际娱乐 宝马会网址 澳门福彩开奖结果 365乐博
名仕娱乐 h网站在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亚博无法取钱
拉斯维加斯正规网址 太阳娱乐集团 尊宝娱乐平台 App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集美国际娱乐场 金沙城APP 股民微信资源 老虎机打鱼游戏app下载
xxx日本 光棍影院yy111111con
草久久爱久久 午夜色情影视免费播放 东京热av 人体色图 女人高潮
4480青苹果影院 五月色综合四月 丁香五月情 潦草影视
678五月丁香亚洲综合网 一级a做片性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