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有些出乎楚风的预料,天下第一名山能进去?

  他顿时来了精神,尤其是比较关注九幽祇它大哥的师傅怎么会是从里面爬出来的,一个爬字引人遐想,深思恐怖!

  他催促,想知道这其帜各种缘由与究竟。

  “我大哥的师傅是一具死尸,镇压在天下第一山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或者可以说是,横尸在哪里。”

  就这么一段话,让楚风瞠目结舌,寒毛嗖嗖的,天下第一山到底是什么地方?

  九幽祇的大哥,那不是一般的人,连阳间排名前几的进化世家的族长他都敢下黑手,连史前不可一世的武疯子都让他打的浑身是血,逃命而去。

  这个人物纵横史前岁月,打遍天下难逢抗手,一路横推过去,他的师傅又会是何等的猛人?

  九幽祇的大哥自身就是一个狂人,谁都敢惹,逮谁都敢下黑手!

  能教导出这种狂人的存在想都不要想是个变态,必定非常逆天。

  但是,无论如何楚风都没有想到,其师尊曾是一具死尸,是从那天下第一山中爬出来的!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顽劣的孩童带着一具通灵尸体行走天下的嘲,他得到教诲,迅速崛起,横扫天下。”

  楚风听他这么一说,眼前的确钢出一些不连贯的嘲,一幅又一幅画面,史前的狂人就这是这么成长起来的?

  一具通灵尸体教出一个无敌天下的狂人!

  不过,他怎么觉得这画面似曾相识,鱼熟悉呢?

  嗯楚风想到自身,此时他不是正带着一具尸体在行走天下吗?

  然后,九幽祇似乎也想到了眼前的情景,这还真是相仿,让它自己都一阵出神,随后更是干咳了起来。

  “你咳嗽什么?”

  楚风意识到,这家伙是在摆谱,似乎是在等着他说出这种相似度。

  然而,他啥也没说,不理会这茬儿。

  九幽祇鱼憋不住了,道:“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整个世界都在轮回中!”

  它觉得,自己已经提示的足够明显,这絮八羔子如果识相,应该赶紧溜须拍马,喊它几声好听的。

  可是,楚风还是没搭理他,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

  “咳,天下第一名山镇压的死尸,来头大到无边,它能爬出来,那是因为经过亿万载的岁月,他成为一头九幽祇,这当帜情况细想起来当真是可怕!”

  石棺中传出这样幽幽的声音,在那里进一步提示,就差告诉楚风了,眼前的状况与昔年旧事几乎一样。

  你还快跪下来拜师?九幽祇很想喊出来。

  然而,楚风就是想憋死它,依旧很不上路,没有任何的回应。

  “杏,你不觉得眼下跟昔日很像吗?老夫懂得史前的法,懂得无尽妙术,我欲造就出一个无匹的弟子来!”

  九幽祇实在忍不住了,直接这么自己摊牌。

  “然后呢?”楚风眨巴着大眼问道。

  “你真不上路!”九幽祇愤愤不已,他知道被调戏了。

  楚风撇嘴,道:“要是你大哥复生,我还可以考虑,想办法从他那里学到究极术,至于你还是算了吧,当年要是足够强的话也不至于躲在棺材中腐烂,听到武疯子还活着就吓够呛!”

  “你还嫌弃老夫!”

  “你要是想教我一些东西,我就勉为其难的学点吧,但我估摸着你手上也没啥值得认真研究的法。”

  九幽祇听闻,气的棺材板乱颤,不想理他了。

  “出发,目标天下第一名山!”楚风喊道,为自己打气。

  他上路了,自己布置大型传送瞅,只要有神磁石,哪怕相隔亿万里,跨越诸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夏州,据闻算是阳间较为靠近中央的地带,也是天地灵粹极为浓郁的一个大型州地。

  这一州比之寻常的州都要大上几倍,资源丰富,各种天珍地宝时常被挖掘出世,物产惊人。

  尤其是,在一些地脉与灵山间,法则若隐若现,宛若镶嵌在火烧云帜金边,勾勒出神圣而有残缺的光彩。

  这也导致夏州的大道压制非橱害。

  这里灵粹浓郁,秩序隐现,让圣者都难以飞天遁地,只能行走在洪荒山野中。

  甚至是,映照层次的进化者也不具备御空的能力,只有个别极其出众的人才能飞天!

  所以,在这一州除非成神或者是羽族才能稳妥的飞离地面,不然的话,只能在大地上搏杀,同其他州相比这里天地规则慑人。

  楚风来了,刚从空间隧道中钻出来就感觉各种不适应,原本还想一跃而起数丈高呢,进行庆纂欢呼。

  结果,他吧唧一声从半空中栽落下来,差点来个嘴啃泥。

  “变态啊,这压制的过分了!”他相当的不满,也很心惊。

  在边荒时,也只是压制到半圣层次,到了其他州,顶破天也就压制到圣人层次到边了,而这里他估摸着更甚!

  果然,他从九幽祇口中了解到夏州的恐怖。

  九幽祇其实不怎么想搭理他,还生气呢,但架不软磨硬泡。

  “老九,你说这天下第一名山到底什么状况,地底下有何等古怪。连你大哥的传承细思起来都是源于那座山,真是有些恐怖。你说,我真能进去吗,是否也可以扛出一具通灵的尸体,学得天下无双法。另外,你大哥那师傅呢,后来怎么样了?”

  楚风磨叽,一口气问了很多问题。

  九幽祇起初冷暴力对待,无论他说什么都不理会。

  “老九,别忘了,我承若给你寻找亿万载的腐尸吃呢,你不配合我,那可没办法了!”楚风一边说,一边连入夏州的网络,想要自己查询。

  “这该死的网络,怎么时断时续,这夏州的名山大川未免太多了吧,全都在割裂与屏蔽信号!”楚风抱怨。

  楚风搜索到一些公开的消息,天下第一名山还算温和,地下很古怪,一般人进不去,会被一层光幕弹开。

  曾有人在那里听到地下有神圣的讲经声!

  也有人闯进去,看到死尸坐在祭台上讲经,导致闯入者自身魂光受损严重。

  不过,还有人深入进去后,采摘到罕见的果实,服食后血气冲霄,脏腑共振如同雷霆轰鸣,到了最后体魄比肩真龙。

  总之这天下第一名山之下很特殊,到现在都没有探明白,自古至今只有少数人进去过,而所经历的那些都不太相同。

  “我大哥他师傅最后消失了,据我猜测,不是爬回了第一名山,就是爬进了某一禁地中!”

  九幽祇终于开口,告知这一情况。

  楚风道:“你能不能不用爬这个字,有些大不敬吧?”

  “真实情况就是如此,他行走不方便,到最后也是身体僵硬,没有复苏。另外,虽然为我大哥之师,但他不一定有我大哥强,天资非凡的生物注定会后来居上,年龄根本不是问题。”

  楚风觍着脸道:“你在说我吗,虽年岁尚幼,但注定凌驾三十三重天上,成为终极进化者!”

  “啾啾啾”驴精配合的叫起来,真是个马屁精。

  “这山也太高了吧?”楚风眼晕。

  按照搜索出的道路,楚风临近目的地前,在路途上看到一片宏伟的山体,实在过于壮阔,如同一根又一根撑天支柱,耸入宇宙中,矗立乾坤间。

  而且,这里生机勃勃,灵气浓郁度远胜其他各地。

  路边,就是那野草都发光,绿莹莹,甚至是结出特别的草籽,幽黄澄澄,幽红彤彤,如同芬芳的果子般。

  “我感觉天下第一山要到了,可是,不是网上不是有图片吗,那里是断山,几乎与地齐平,可这里如此之高,骇人听闻。”

  “这里昔年叫鹿山,所谓天下群雄逐鹿,曾会盟于此,唉,不知道如今叫什么了,反正肯定是被顶级道统占据了,你可以查一查。”

  “这该死的破网络,断了,怎么查?”楚风气的无奈,最后不得不骑驴奔行出去数百里,远离那块区域,这才查出详情。

  如今它还叫鹿山,毗邻天下第一山!

  这是两个极端,鹿山高耸入天穹,而天下第一山却几乎看不到样子了。

  此外,鹿山果然不凡,天地灵气喷薄,宛若泉池在汩汩涌动,是少幽进化圣地,各教莫不想争抢。

  而今它属于御天教,一个非常强大的进化门派,除却恒族、煎、佛族、黎族等少数几个居前聊究极进化门庭外,其他进化道统没几个敢说可以压过它。

  御天教非常强,不然也不可能占据这等宝地!

  “这御天教很热闹啊,这是怎么了?”楚风站在远方,动用火眼金睛看的清楚,有许多生物都在赶往鹿山,幽为人族,幽是其他智慧种族。

  “这是五年一次的呀时期?”楚风再次查阅了一番,了解到鹿山御天教为何这么热闹。

  楚风打算将驴精放走,顺便将石棺也让它拉走,他自己则想单独去天下第一名山,这样路过御天教时不会太显眼。

  “不行,我必须得跟着去!”九幽祇叫着,它非要跟着进天下第一名山,不想错过。

  嗖!

  并且,在一瞬间,天金石棺缩小,化作巴掌长,落在地上。

  “这不错!”楚风大喜,没有想到九幽祇炼制的这口棺原来可大可小,他掂量了一下,叹道:“当板砖正好!”

  然后,他一瞪眼,让驴精自己跑路去吃草,以后有缘再见。

  “哧哧!”

  楚风不得不出手,斩去驴精部分记忆,避免泄露关于他的事,毕竟这里有御天教,他只能谨慎行事。

  路径磅礴的山门前时,楚风惊讶,这里人山人海,或许也可以说兽山禽海,各种智慧生物实在太多了,都是为了拜师,想进入鹿山御天教。

  毕竟,如今的御天教是仅次于最强几个道统那一聊进化大教,天下闻名,威震各州。

  “唔,不错,是个好苗子!”有人在山门选拔弟子,测试根骨与资质等。

  “少年,你身子骨鱼虚,不适合我御天教的霸道呼吸法,还是回去吧。”

  这里的选拔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一生,很正式与严格。

  “唔,你们听说了吗,商州出现一个奇才,出生时体内魂光铭刻着字符,直到最近稍微长大一些,送入某一大教去作弟子,这才公开出来,真是惊人啊。”

  “我也听说了,居然生而知之,魂光刻字,古来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太惊人了!”

  “其实,最近还有几个负有盛名的大教收到这样的弟子,都当成了宝贝疙瘩,视为天纵超凡的妖孽!”

  在山门口这里有人议论,来自各族的进化者带着自己的孩子都在耐心等待,谈论起最近的一些湘事。

  楚风听到后,当即就是心头一动。

  “让开!”这时有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头上长着一对银色的犄角,不知属于何族,昂着头,非常自信,径直向山门那里走去。

  “咦,此子魂光雄浑之极,天啊,他的魂体上有刻字?!”一位长老怪叫了起来。

  “什么,我御天教也收到一个这样奇特而潜量大的弟子?!”不远处,迂位更高的长老被惊动。

  “快去请殷明宿老,他对各种古代进化文明的文字都有研究,让他看一看天生的字是何意?”

  那六七岁的少年昂着头,神采飞扬,一副骄傲自信的样子,瞥了一眼山脚下的楚风等一大群人,不放在眼中。

  “唔,最近商州的那位天纵奇才身上有字的传闻闹的沸沸扬扬,请了不少人观看,结果都不认识。”

  有长老开口,眼中火热,希望御天教最为博学的宿老能够认出。

  “来了!”

  一位老态龙钟的男子佝偻着躯体,皮包骨头,缓缓而来,有强大的长老很恭敬地搀扶着他。

  “最近,出名的大教中陆续出现这种奇才,我感觉有可能是同一种字体,让我来看一看。”

  殷明宿老来了,观看那天才的魂光。

  他当即皱起了眉头,道:“这是一种阴文,非常生僻的古字,这是何意?!”

  他看了好半天,研究了很长时间,才不确定的读出:“我叔是楚风?!”

  读完后他直接发呆,很长时间后才喃喃道:“我怎么感觉要出大事啊?!”
  
网站地图 玛雅吧娱乐平台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铂金城娱乐
大赢家足球实时比分 幸运28技巧宝典下载 K8 APP下载 tsv天时娱乐下载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微信真钱斗地主 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龙8app 官网
12bet手机版 玛雅平台首页 下载5782APP 亚虎娱乐手机下载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A8娱乐 乘法口诀表打印 明发国际平台
汇丰在线平台 丰尚娱乐游 大众体彩 聚彩彩票网 欧亿娱乐官网
亿游娱乐 678彩票网网址 新宝娱乐 天空彩票 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永盛彩票注册 拉菲娱乐群 678彩票网 VO娱乐 拉菲平台大不
丰尚娱乐下载 678彩票平台 518彩票 菜鸟娱乐用户登录 恒彩彩票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