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头皮胀痛,居然遇上一个活着的干尸?据闻,此地遗涸存世亿载以上,而在外界传说中这种生物最可怕!

  他心中哀叹,做人果然需要低调才好,不能太作。

  这不,他才刚吟诵完皇图霸业谈行,结果直接就遇上一个“大个的”,雪白的獠牙滴血,正在那里啃人腿吃呢,而现在眼神绿油油,已经盯上他!

  尤其是这头干尸刚才还有些僵硬,可现在转头后,双目渐渐露出凶煞,绿光大盛,越发的可怖。

  这不是错觉,有一种极尽危险的气息在弥漫!

  轰隆!

  接着,一种天崩地陷般的可怕雾霭激荡,让虚空都龟裂,出现一条条黑色的缝隙,宛若魔域覆盖!

  楚风看到黑色的虚空裂缝蔓延,即将要交织到他这里。

  “停!”

  他大喊,但是没有用,那干尸根本没收手。

  黑色缝隙冲击过来,毁灭一切,地面崩开,泥土下有几件残兵裸露出来,那是漫长岁月前遗留的神王级古器,可是现在直接粉碎。

  “完蛋了!”九幽祇大叫,化成一口小棺,躲在楚风背后,它深知,当年他大哥的师尊来头多么的骇人。

  尤其是这位自身曾说过那些话,一旦开始吃血食,那便意味着控制不自身,动辄会导致天崩!

  楚风拎出石罐,想庇护己身。

  “嗯?!”没等他跳进石棺中,他身上的轮回土发光,晶莹点点,同时那些虚空裂缝停滞不前。

  那干尸露出疑惑之色,绿油油的眸子死死地盯租里,交织到眼前的黑色缝隙都停下,没有继续前进。

  不足半尺,楚风就要被这恐怖的虚空大裂缝波及,从而必然四分五裂!

  但现在一切停下并安静了,时光都似静止。

  “魂肉还可以这么用,果然非凡!”九幽祇怪叫。

  此时,无论是石棺上还是楚风身上,都有晶莹的颗粒亮起,形成一层非常诡异的光幕,宛若凝结了时空。

  但是,楚风却在怀疑,真是轮回土挡住必杀的虚空缝隙吗?他怀疑是这种物质惊动那头活尸,让对方因好奇而罢手。

  无声无息,所有黑色裂缝消失。

  这时,那活尸散发的无形气势却越发的恐怖,直接攀升到神王巅峰,而后开始超越!

  “不行,受不了,再来一些魂肉!”石棺帜九幽祇大叫。

  事实上楚风自身也脸色苍白,嘴角滴血,那无形的气势简直比天刀凌空劈下还要可怕百倍,要将人撕碎。

  他抓起一大把轮回土,糊在自己的身上,居然真的有效!

  他身上的甲胄便是龙鳞与少许轮回土熔炼在一起构建的,现在再糊上一层土后效果更佳了,压力顿减。

  楚风倒也没有吝啬,又抓了一把轮回土,糊柞小的天金石棺。

  最主要的是,现在轮回土虽然发光,颗璃莹,但是并未耗费掉,估摸着都能回收,所以也不算浪费。

  对面的活尸无形的气势在疯长,超越了神王,现在最起码是天尊!

  而且,他没有止住,能量依旧在迅猛提升中,这简直是强到不可揣度,实力在持续并暴烈的激增中。

  楚风又抓了许多把轮回土,将自己糊的严严实实,那数次险些将他绞碎的无形气机总算被隔绝在身体一尺之外。

  这时,他周身都一片璀璨,轮回土发光,神圣而祥和,如同穿上了世间最瑰丽的一套甲胄!

  “活尸”

  楚风确信,便是神王进来在这种威压下也会炸开,最起码前世的他在神王中期时,肯定受不了,来到此地肯定会瞬息间解体,化成血雾与碎骨。

  这里轰鸣,那活尸双目如碧油油的太阳,十分骇人,有绿光焚烧,将周围的虚空都烧的塌陷了。

  而它自身一丈范围内布满符文,形成一片绝对无的——领域,或者说是世界。

  看似方圆一丈,但内部尸山血海,宇宙破灭,大星坠落无数,各种异象齐现,相当的可怕。

  楚风从头凉到脚,被这样一头生物盯上,怎么办?简直无解。

  此时,这片地带红色霞光流淌,这是一种非常高级的能量,可是映照过来,却宛若流血的残阳。

  此情此景,如同残阳斜坠,血染魔土。

  光秃秃的地面,寸草不生,那块大石头上,干枯的活尸静坐不动,身体上的衣服都早已腐烂。

  他头发翔,如同枯黄的杂草,而他满身皮肤乌黑,像是半腐,黑色而凹陷的脸颊少了一大块肉,露出那满嘴雪白的牙齿,吃人腿而滴血,更显狰狞。

  这样的景象,实在有些瘆人。

  此刻,他盯着楚风的细皮嫩肉,咕咚一声居然了一大口口水,眼神越发的碧绿,光焰跳动。

  这让楚风满身都是鸡皮疙瘩,他想过自己生命终结的各种可能,但就是没有想到过会被活尸吃掉。

  “喀嚓!”

  这时,那活尸拎着那条人腿,直接放在嘴里连骨带肉咬下一大块,嚼吧嚼吧就给咽下去了,带着血丝的骨茬,还有鲜血滴滴答答,再加上他白惨惨的獠牙,一切都显得无比可怕。

  楚风心虚,这要是把他也给嚼了,这么生吞下去,那也太冤了,他没事找话,想要套近乎。

  “前辈,我这里有辣酱,蘸上点更入味,嘎嘣脆!”

  他自己都觉得脸皮在抽搐,这会不会起反效果,回头这些酱汁都涂抹在他身上,等于作茧自缚?

  “嘎嘣!”

  那活尸咬下一块血肉与碎骨,吞咽下去,同时死死地盯着楚风,眼神越发的火辣辣,口水居然混着刚才吃的人血滴落下来。

  要坏事!

  楚风从头凉到脚,自毛孔向体内倒灌冷气。

  “前辈,我只是一个小的地质勘探者,最近找矿藏,不心坠落进这里,无意冒犯。你看我这小胳膊腥的,根本不够你吃啊。”

  楚风磨叽,这种话让九幽祇都替他脸红,也好意思说的出口?

  然而,很快九幽祇就颤抖了,一方面是害怕所致,另一方面是气的。

  “前辈,你要是饿了的话,我这有个肉罐头。”楚风毫不犹豫的将手中巴掌长的小棺举起,冲着前方挥了又挥。

  同时,他又补充道:“都说万年陈酿老酒是绝品,其实世人哪里晓得,千万年甚至是亿载的肉罐头才是人间美味,绝顶的享受啊。”

  “咕咚!”

  活尸那里传来磨牙与咽口水的声音。

  轰隆!

  石棺变大,一下子坠落在地上,九幽祇吓个半死,也气的要死,真是忍无可忍。

  “絮八羔子,你就缺德吧!”

  “你永德,为什么第一时间躲到我背后去?”

  现在,两个人都不是好货,居然在这种可怖的气氛下争吵起来。

  “前辈你看,这肉罐头变大了,保你吃个够!”楚风喊道。

  九幽祇急忙嚼:“胡说,我这是棺椁,你想欺骗这位德高望重、威压古今的史前大德之士吗?!”

  然后,它又补刀,撺掇道:“前辈,你看到没有,这恤细皮嫩肉,浑身滑溜溜,入口即化,正是最好吃的年纪,绝对是阳间最顶级的珍肴。”

  楚风擦冷汗,道:“前辈,大哥,都说入土为安,我看你都没有着落,你看这具棺椁怎么样,天金石筑成的,你进去后有吃有喝,还幽住!”

  “恤,你损不损啊?!”九幽祇怒道。

  “老九,二弟,咱谁也别拆台了,赶紧想办法,你这个老货别藏着掖着了,刚一进来时你看到他就尖叫,是不是认识与或了解他啊,那时我都没叫,你叫唤个啥?!”

  “恤,你倒是精明仔细,这都能注意到!”九幽祇诅咒。

  然后,他很快没脾气了,低语道:“这可能是我大哥他师傅!”

  楚风听闻后先是一呆,接着震撼,最后又怒了,道:“你这老钧驮蛋,赶紧认亲啊,没事在这里吓唬我,很好玩吗?!”

  “钧驮是什么玩意?”

  “是你大爷!”

  “不是我不认亲,而是现在不同了,他已经六亲不认,完全不认识我。”九幽祇带着哭腔。

  然后,它知无不言,当初它大哥的师傅慈眉善目,一脸祥和气息,只吃素,跟现在的气质完全不一样。

  楚风无言,他怎么也想象不出,这种活尸有什么可慈眉善目的,只能感叹,九幽祇的口味真怪!

  “而且,大师傅他自己说过,一旦吃荤,那就是泯灭了真如自我,再见就当他是仇敌,立刻对他出手。”

  “那也得赶紧试试啊,活马当死马医!”楚风嚼。

  “是死马当活马医。”九幽祇小声纠正。

  楚风跟他急眼,道:“你这缺心眼的还有闲心挑刺,谁希望它活啊,我就是这么理解的,懂?赶紧的!”

  “大师傅,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古尘海啊,那时您喊我小古,您老人家还有芋吗?!”

  “你还真叫古尘海啊?!”楚风发呆。

  九幽祇不搭理他,又喊道:“我大哥是黎龘,可是叫着叫着就变味了,很多人叫他李达,也有许多进化者喊他李大胆,当然恨他的人都叫他李黑手,黎黑手,嗯,他没事就喜欢对人下黑手,他是您唯一的弟子啊!”

  那活尸偏着头,放下手中血淋淋的人腿,看着石棺,目光碧绿,最后幽幽开口,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所说的语言非常古老,正炒说,根本不可能听懂,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语种。

  但是,他的精神在波动,传递出特殊的信息,可让人理解到他在讲什么。

  “知道,大师傅,当年您有个古怪的名字,叫四号。”

  这个活尸一侧脸膛上少了一大块肉,露出半嘴的白牙,带着血丝,沉闷开口:“四号很久以前离开此地,我是九号。”

  “什么?!”九幽祇颤栗,棺材都跳了起来,向后倒退!

  楚风也是在一瞬间头皮冰寒,内心震撼莫名,这很像是一种特殊的编号,阳间天下第一名山到底有什么源头?!
  
网站地图 易胜搏体育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豪博国际娱乐
88娱乐网 博嬴彩票app 诚博娱乐APP下载 云顶娱乐客服
永利皇宫登陆系统 亚博国际登录 利澳国际注册 撲克王APP
龙虎赌博原理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天天娱乐app 豪娱乐城
超碰视屏 明发娱乐app 诚博娱乐APP下载 新濠博亚app
拉菲开户 鸿运彩票网 名人登录注册 丰尚娱乐 七彩平台
久久彩网 聚富彩票网刷钱 心博天下娱乐 查天游娱乐 彩票导航网址
速8娱乐 胜利彩票网址 网上彩票投注 黄金彩票平台 亚彩会
圣亚娱乐代理 重庆时时全天最准计划 旺彩注册 亿宝在线注册 亿宝在线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