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号,九号,这是一个系列吗?!

  别说楚风在那里胡思乱想,就是九幽祇也禁受不转吓,身体都在发抖,它觉得触及到了某种禁忌真相!

  四号,它大哥的师傅,其来历的源头若是被寻出来,有可能会导致某种大乱。

  试想这样一个可怕的进化者,居然有神似的同类,有形体近乎一模一样的生物,连名字都在编号序列内。

  这怎能不让人多想,无论是四号,还是九号,都疑似制式出产!

  须知,他们可是进化者,而且是强绝无匹的生物,眼下来看最差也是天尊,可其源头真相竟那么残酷?!

  九幽祇身体在发颤,当年喊四号为大师傅,还以为那是他的名字,现在看来有可能只是一个编号。

  越是细想越是骇人,这天下第一山自古长存,比九幽祇也就是古尘海所属的时代还要久远。

  古尘海思忖,感觉不可思议,阳间的第一山当年是什么地方,一片实验场吗?

  尽管他不想相信,但是依旧忍不住产生这方面的联想,一旦涉及到量产、制式的进化者,就就不由得他不多虑。

  另一边,楚风凛然,看着九号,这位的能量气息很早就已经攀升上去,远超出神王领域,现在都估摸不出高到什么层次了!

  若非他身上糊满轮回土,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光是那种气息就早已让他炸开,形神俱灭,根本承受不住。

  关于制式的,他只见过兵器,还没有见过活人。

  也不对,他想到了轮回路,那些穿着腐烂甲胄,背着同样制式轮回刀的生物,是否容貌也一样呢?

  当想到这一可能,他有些后悔,当年没有仔细比对。

  不过,那些人都干瘪,腐烂了,看不出真容,他对于骷髅的认识,一向是觉得没大区别。

  轮回路上那些穿着制式甲胄,背负相同轮回刀的生物,显然远不能跟这里的九号相比,实力差的远。

  九号最弱也是天尊啊,这简直吓死人。

  难道说,这里是一个人形生物加工厂,跟轮回有关?

  楚风又觉得不太可能,即便是制式生产,也不见得就是轮回背后的那股势力。

  阳间何其大,有葬仙时代,进化支路节点等,这种层次的博弈涉及到的幕后生物,不见得弱于轮回背后的生物。

  这样的势力,若是存在根基与源头,自然也能制式生产禁忌兵器,其中包括人形武器!

  一时间,出风头大如斗!

  最为关键的是,现在他与古尘海都陷入危险境地中,不知道这个九号能否放过他们。

  四号,当年自己爬出这天下第一名山,并收黎龘为徒,而今楚风可没有自恋的认为自己也有那种机缘。

  因为九号现在看他,可是在不断吞口水,那是对食物的渴望,而非惜才!

  他很想骂娘,人和人的际遇怎么相差如此之大呢?

  “天妒英才啊!”他心中哀嚎。

  “师叔!”

  最后,还是古尘海先打破沉默,硬着头皮在这里叫好听的,跟九号套近乎。

  九号没搭理它,依旧在咽口水,有一些血液顺着嘴角流淌下来,他已经丢下手帜那条人腿。

  楚风彻底毛了,无比心虚,嚼:“前辈,你想吃肉是吧?幽是啊,这事儿包在我身上。我出去给你带进来千百条象腿都没问题,就是想吃龙肉,我也能够你猎来两头!不过,你就别盯着我了,我才这么大丁点,还没你那门牙高呢!”

  九幽祇也喊了起来,道:“对啊,我们能进来就能出去,师叔,我给你运来山头那么高的一堆麒麟蹄膀、龙肋排,想吃啥你尽管说!”

  空头支票谁不会开?古尘海是打定主意逃离这里再也不进来了,这是什么鬼地方?连当年的大师傅都成制式的了,这地方再深入进去的话,还指不定会出现什么瘆人的东西呢,吓死天尊没商量!

  九号听到他们的话语,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与血液,声音低沉,问道:“四号都去过哪里?”

  有转机吗?原以为他被食物欲所支配,脑子彻底不灵光了,只剩下某种本能,现在看来是可以认真交流的?

  “四号大师傅去过很多地方,自从教出我大哥这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无敌传人后,他简直成为阳间十分之一疆土的众生之师,无数人渴求拜见。”

  古尘海一口气说了很多地名,都是阳间赫赫有名的地方,有名山大川,也有禁地,都曾留下过四号的足迹。

  “嗯,他艰难挣脱出去,腿脚不便,还能走了这么多的地方,着实不易。”

  九号开口,依旧是那种最为古老的语言,正常情况下来说根本听不懂,就是史前岁月的九幽祇也不能理解。

  不过,有精神波动,有特殊的信息传递出来,这才能让人理解。

  古尘海撺掇,道:“师叔,当年大师傅教出我大哥那样的杰出传人,威名震古烁今,您就不想教一个弟子吗,从而在进化史上留名!”

  楚风一听,觉得它还算靠谱,这等关头还能为他着想。

  然而,下一瞬间他就黑下一张小脸!

  “师叔,你看我怎么样,大师傅当年都说我是良才美质,可惜他已经收为大哥为徒,要不师叔你收我为弟子吧,保证将你这一脉的法发扬光大,威震阳间!”

  楚风鄙夷,在那里翻白眼看他,这凑不要脸的老货!

  “对了,师叔你看啊,我还给你带来一个徒孙,正是稚童可塑时,连以后的传承都有了可靠的毕!”

  楚风听到后想殴打他,这孙子占他便宜,平白无故就让他跑第三辈去了,这个老王八羔子!

  九号不耐烦的摆手,道:“没心情教徒弟,别在眼前烦我了,你们想去做什么就去做,不要在这里碍眼!”

  嗯?事情跟楚风与九幽祇想的完全不一样,没被吃掉,而且被放行了!

  楚风厚着脸皮套近乎,道:“老人家,你到底有什么忧愁,还有家人吗,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他还真想弄清楚,这天下第一山内的制式人形生物,这所谓的九号与以前的四号,究竟什么来头!

  “我也想知道我是谁,起源何处,但都没芋了,只知自这里睡醒。”九号叹气,嘴角的口水与血液又流下来了。

  楚风头大,恨不得立刻就走。

  “像您这样的存在,还有几尊啊?”九幽祇问道。

  “最少有九个吧。”九号回答。

  这让两人都无言,这个答案等于没有,编号都排到第九号了,那显而易见,前面多半还有八个呢。

  古尘褐道:“师叔,您想离开这里吗?干脆跟我们一起走吧。”

  它在棺材中满脸都是虚假的笑容,这完全是客套话,其实是打死也不想跟这么危险的生物呆在一起。

  “容我想想。”九号答道。

  九幽祇闻听,很想给自己一个嘴巴,怎么这么贱,这不是没事找事,要带上一个随时会吃人的活祖宗吗?

  “老九!”楚风暗中恼怒,他觉得这实在是寿星老嫌命长啊,而后暗中传音,气道:“反正这是一个亿载岁月以上的腐尸,你以前不是让我帮你找吗,现在有了,你慢慢吃吧!”

  九幽祇哭丧着脸,最后小声问道:“师叔,走不走?”

  “暂时不想离开,别烦了,我想静一静。”然后,九号喀嚓一声又开始吃那条人腿。

  “走!”楚风直接跑路,因为,他觉得自己小胳膊腥,浑身滑嫩,对九号有致命的吸引力,看见他就流口水,再呆下去被准就会被吃掉。

  九幽祇更是如蒙大赦,恨不得撒丫子立刻没影了。

  最终,两人逃之夭夭,一眨眼就消失了。

  不过,这两人也算是贼心不死,绕过这片区域后,并没有离开,而是更进一步深入!

  很久后,他们才停下。

  “老古,你说,你大师傅和这个九号会不会其实是一个人啊,不然的话,为什么会放过我们,明明想吃掉。”

  楚风忽然这样说道。

  古尘海曳,道:“不太可能,我大师傅叫四号,他是九号。”

  楚风道:“你说,所谓的四号与九号,是不是指他渡过了四世,或者九世啊,早先我们的猜想可能陷入误区。”

  “别说了,听着瘆人,赶路!”九幽祇道,此外,他更偏向于,四号和九号不是同一个生物。

  “这是什么地方?”

  避开那片区域后,他们进一步深入,看到一片高原,血色的能量宛若红霞洒落,如同染血的夕阳映照在这片荒凉的高地上。

  就这样,两人豁出去了,一路前行,进入这天下第一山内的未知区域中。

  “唵嘛哩叱哈呐咕”

  突然,他们听到讲经声,就在远方,就在大地的痉。

  楚风狂奔,带着天金石化成的巴掌长的小棺椁,一路飙进高地深处,在宛若血色夕阳般的红霞中,他看到了诡异的嘲。

  前方,有两处奇异景致。

  一处残破的古庙前,有一个死尸,只有胸部以上的小半截身子,外加一颗干枯的破烂头骨,横在破庙帜祭台上,正在发出听不懂的古老语言,疑似在讲经。

  不知道是它自己爬上去的,还是本身就是个祭品,被人放在祭坛上。

  此时,它的嘴巴一开一合,眸子空洞,不像是有生命,而像是一种惯性与本能在发音。

  此外,在数十里地之外,还有一座矮山,不过三四百米高,上面七种宝光流转,神圣无匹,异常的惊人。

  “这死尸在讲什么经?”九幽祇吃惊。

  不过,当它感应到那七彩霞光腾腾跳动的矮山时,又一次惊的瞪大眸子,在棺材中恨不得要跳出来。

  “难道是阳间排名第五的七宝古树?最终落在此地!”古尘海怪叫。
  
网站地图 有扎金花游戏的平台 丰禾娱乐平台 白金会娱乐网站 12bet手机版
财神娱乐场登陆 天时娱乐平台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ag有官方app吗 大奖娱乐城网址 满堂红娱乐平台
扑克王app官网 dafa网络博彩 扑克王棋牌 全世界足球排名
易胜博体育 龙虎赌博原理 新天天娱乐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新生彩平台登录网址 圣亚娱乐开户 分分彩平台 天游娱乐下载 拉菲娱乐代理
登入亚彩会 如意娱乐待遇 合盛娱乐时时彩 彩客网彩票电脑版 名人娱乐官方登录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678彩票网下载 线上彩票娱乐 丰尚娱乐代理 丰尚娱乐官方
彩票全讯网 满堂彩时时彩计划 秒速赛车网址 同创娱乐代理 丰尚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