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大点事儿?区区几座烂坟,岂能阻挡吾之脚步,不就是天尊家的坟头吗,挖掉就是!”

  楚风背负一双兄,扬着下巴,言语霸气,根本没将这些当作一回事儿。

  古尘海无言,看着这毛头杏故作深沉,滑嫩的小脸绷紧,背着手踱步,一副惟我独尊的姿态,顿时想踹他屁股!

  驴精支棱着一对大长耳朵,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总觉得他在装大尾巴狼。

  古尘海道:“年轻人,你知道这天有多高吗,地有多厚吗?你的实力仅相当于塑形层次的进化者,凭什么敢对天尊祖坟下手?”

  楚风背着手,十分淡定,道:“就凭我是一名才情横溢的地质学家,别说几座破坟,就是仙家冢我都能给他掘开!”

  见鬼的地质学家,也好意思抢这个头衔?不就是偷坟掘墓吗,居然这么文艺范,也不怕挨雷劈?古尘海鄙夷。

  “身为行走在这个领域最前沿的天才地质勘探者,这天上地下就没有我挖不了的坟,没有我姬大德打不开的墓,上到阳间天宫,下到阴间地府,到处都是我的身影!”

  太能装了,古尘乎得,此处当有天雷,不劈他一个满脸开花,不足以平民愤!

  轰!

  一声沉闷的雷声,在这里炸响。

  楚风顿时头皮发麻,撒丫子狂奔!

  逃出去十里地后,他感觉不对头,停了下来。

  雷声来自高原深处,是那血湖发生异动。

  红色的湖水中有很多尸体,此时有一只苍白的手掌探出湖面,带着雷霆,让虚空炸碎,非常恐怖。

  楚风擦了一把冷汗,道:“吓你大爷一跳,我还真以为打雷了呢!”

  血湖,时不时就闹出点动静,宛若诈尸般,那些死者生前太强大,有个风吹草动,某些尸体稍微晃动下,就会激荡出可怕的大道符号。

  不过,这时突然炸响,实在是鱼诡异,比较应景,主要也是楚风自己太心虚。

  “嘿嘿”古尘海在笑。

  楚风踹了一脚石棺,他不愿久留,招呼驴精,带上古尘海,迅速而果断的离去。

  临离开时,不可避免的遇到九号,这让古尘海内心无比紧张。

  偏偏楚风主动打招呼,道:“前辈,你吃过疯魔这种生物吗?堪称人间绝顶美味儿,阳间最强珍肴!”

  九号没说话,眼神绿油油地看着他。

  楚风接着忽悠,很想将他给诓出去,领到太武一脉那里肆虐,干掉一群老混账,全杀个干净。

  “前辈,我跟你说,疯魔这种生物非常罕见,血统强大惊人,幼年的叫太武,青壮的叫魔武,年老的叫武疯子,我知道有一窝疯魔在哪里,不过都强的离谱,即便身在幼年期,这种生物都在天尊层次,老年期的就更不用说了。”

  楚风在这里满嘴胡诌,听的古尘海都目瞪口呆,还能再不靠谱点吗?

  “鱼耳熟,我好像听说恒武这两个字。”九号说道。

  说到底,他精神不是多么正常,遗忘了很多旧事,不然的话楚风也不敢忽悠他。

  旁边,古尘海内心悚然,恒武是谁?那是恒族的一位祖先,究竟有多强没有人可以揣度,带领恒族成为阳间最强大的几个族群之一。

  “前辈,要跟我们去掏那窝疯魔吗?这种生物的幼崽——太武,粉嫩光滑,入口即化,味道简直好极了!”

  “我不能离开这里,你去帮我抓一头疯魔幼崽——太武。”

  九号说完,口中念念有词,然后从在他的口鼻间喷薄出丝丝缕缕血光,向着楚风飞去。

  “诶,前辈你这是做什么?!”

  九号漠然道:“血咒,你如果不给我抓一头疯魔幼崽太武回来,你的血会焚成灰烬。”

  楚风:“#%&”

  他真想大骂,心中诅咒,这实在是忽悠不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痴呆的九号居然给他来了这样一手。

  他简直欲哭无泪,怎么收场?

  “前辈,疯魔幼崽都在天尊境界,我怎么给你抓一头太武?根本不是对手。”楚风嚼。

  “无妨,你幽是时间,等你有能力时,给我抓来一头。”九号摆了摆手,不再搭理他。

  “走,去抓疯魔幼崽——太武!”楚风咬牙,骑驴冲向远方。

  冲出天下第一山后,古尘海笑的跟一头老鹌鹑似的,刺耳难听,这货看到楚风吃瘪,别提多高兴了,笑的嘴歪眼斜

  楚风的脸越发乌黑,对着石棺一顿拳打脚踢,但是却不能改变什么。

  驴精则在那里静默,事实上它心情大好,很想撒欢尥蹶子,同时它也非常想问楚风一句,到底谁才是二货?

  “二货,你什么眼神?!”楚风不经意间发现驴精那个德性,大驴眼珠子骨碌碌转动,一看就是蔫坏。

  楚风毫不客气,收回石棺与驴精身上的轮回土,一个颗粒都没剩。

  “留下点啊!”九幽祇怪叫。

  “留个毛,你给我说说,那什么血咒怎么回事,如何化解?”楚风问道。

  古尘海道:“没事⊥是你不履行承诺的话,体内真血会焚烧干净。”

  楚风顿时眼前发黑,这还叫没事?!

  古尘海安慰:“他脑子不灵光,这近乎诅咒的邪术,忘记铭刻光阴纹络了,没有时间限制,你都不用履行,而且,一旦你实力超过他,血咒自动解除。”

  “可我还是想剧解除掉!”楚风很坚决。

  古尘海道:“也不是很难,如果将一门究极呼吸法修炼到高深阶段,就能自己解除,此外将七宝妙术炼成的话,也能刷落自己身上的血咒。”

  它觉得,真不是什么大问题,而且它严重怀疑,这是九号故意对楚风的鞭策,希望他迅速成长。

  听到他这种猜测,楚风黑着脸,道:“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他?!”

  古尘舟很严肃,道:“你不要觉得他脑子出了问题,忘记过去,同时对当世各种不了解,就缺少敬畏,其实这种生物无比可怕,估计将来你得感谢他。”

  楚风脸色阴晴不定,想了又想,总算不再纠结身上血咒的事。

  青州,楚风又回来了,进入太武一脉所统治的大州。

  而今的阳间,遍地烽火,就是青州也不例外,哪怕太武很强势也有人来进攻,有其他州的大军杀来。

  据闻,天尊都曾交过手!

  不过,那个层次的生物一旦对决,动静实在太大,最后又都各自退了一步,由下面的人去争斗。

  青州还算好的,其他州更为激烈,比如毗邻雍州的地带,曾经杀的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有神秘存在带领天兵天将降临,想趁雍州那位刚复苏之际,血气出现短暂衰变之际,主动攻伐,希望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但很可惜,曾经统御阳间二十分之一疆土的这位,太恐怖霸道了,一声吼啸,日月颤栗,有星辰坠落,将那位带头杀来的神秘高手活活震碎,化成一团血雾。

  后来,再也无人敢临近雍州。

  事实上,这几年雍州附近的数州迅速归顺,雍州势力极速扩张,向外蔓延。

  阳间烽火遍地,狼烟四起,一片大乱,三系争霸,形成一股不可逆转的狂澜,席卷洪荒大地。

  相对来说,青州还算是安静的,虽有激战,但还没有惨烈到有天尊、大能殒落的地步。

  主要是因为,太武一脉很镇定,有恃无恐,因为他们的背后有一个武疯子,心有气吞天下之志,无惧各方。

  “这头疯魔幼崽,真淡定啊!”

  楚风来了,隔着也不知道多少万里呢,在一片山地中转悠,他正在研究从地图,准备对太武一脉下黑手。

  古尘海无言,堂堂一代天尊,如今真的沦为疯魔幼崽了?若是让太武知道,非将这毛头杏放在灯芯帚燃十万年不可。

  楚风背着一双兄走来走去,默默思量,青州太武一脉的地势那不算秘密,立下道统这么久,山门怎样,各地的福地如何,都早已被外界所知。

  “这老孙子,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会疡这样一个地方安放家人的灵柩?”

  楚风狐疑,当看到过太武埋葬家人的地点后,他一阵怀疑,是真的吗?

  那是一片阴气浓郁的山岭,被布下了惊天地泣鬼神的超级大型瞅,聚集太阴气,引史前古战场的凶煞倒灌。

  怎么看都不像是正途!

  “我怎么感觉这是想养出一头九天阴尸出来?”

  楚风面带疑惑之色,那片山岭内有一种恐怖的瞅,不是为守护山门而布置,而是专门为了养阴尸,使之发生惊人的蜕变。

  那是养九天阴尸的瞅!

  古尘海眼睛发光,吞了一口口水,道:“的确有古怪,我也觉得像是养地祇的地方,这是我的造化地,杏我支持你,不服就干!杀进去,铲平太武这个疯魔崽子的祖坟!”

  楚风进一步了解,上网搜集各种资料,又在附近抓了一头年老的通灵凶兽,最后得悉,那片地势中可能埋着太武的妻子。

  “鱼意思,有些门道!”

  楚风露出一缕淡淡的笑意,把握到了脉络。

  相传,太武当年的妻子是死于阴灵手中,结果到头来他却布置下这样惊天动地的养尸瞅,滋养这片坟地。

  接下来,楚风又将另一张地图展开,仔细研究起来,这是太武一脉所掌握的几块仙田,以及一座造化仙窟。

  据悉,这一脉培养的核心弟子都在当中,被仙田哺育,被造化仙窟滋养,还有各种天材地宝供应。

  “老九,咱分头行动?你去截壤人的造化,我去对付活人,干掉太武一脉的几个核心妖孽,如何?”

  古尘海在棺中使劲曳,道:“不行,我进不去,老夫又不是地质学家,还请古往今来最为优秀的地质勘探者带我入场!”
  
网站地图 扎金花棋牌小游戏 千嬴国际手app下载 大小单双技巧 乐虎国际娱乐下载
龙8app客户端下载 贵族娱乐网站
app娱乐 体育网站开户 天时平台 龙8官方网站
集美娱乐国际 现金网投注 怎样订阅到“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AG平台网站
天天娱乐官方平台 天天娱乐平台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太子娱乐手机版
拉菲平台登陆 五洲彩票官网 丰尚娱乐官 亚上彩注册 亿游娱乐咋样
满堂彩平台 678彩票平台 天游娱乐 丰尚娱乐 欧亿娱乐总代
久久彩网 阳光彩票 聚富彩票网手机怎么登陆 幸运飞艇官方直播网址 A彩娱乐
快赢彩票 网上彩票平台哪个好 娱乐-彩票网 银豹娱乐 如意娱乐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