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昂着头、背着手,道:“也罢,就让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世间最强地质学家姬大德带你踏破养尸地,带你飞!”

  “德哥,请移法驾,镇压那邪祟九天阴尸!”古尘海也不怕肉麻,因为,还真想进入那片山川,萨代之。

  “还有比你更大的邪祟吗?”楚风撇嘴。

  古尘海顿时干笑,言称自己与众不同。

  “放心,保证让你吃到太武他老婆。”楚风大剌剌地说道。

  驴精在旁听着,怎么感觉不是味儿,这么怪呢?

  古尘海也无言,明明是去吃服食大补物,可怎么听着像是偷情?

  楚风看着石棺,道:“有什么不对?你不就是惦记太武他老婆吗,走,帮你去挖坟!”

  古尘海:“#@!”

  幽山,地脆州西部区域,终年阴气缭绕,不是什么善地,很少有人踏足。

  在这块区域,地貌原始,老林子密集。

  并且有大片的史前战场,在这种地方则寸草不生,黑雾翻腾,能够清晰的听到鬼哭神嚎的声音。

  这是不灭的执念,在阴地中滋生,始终难灭。

  幽山,毗邻大面积的古战场,接引来海量的阴煞,浇灌所在的山岭,使之常年都被大雾覆盖。

  楚风来了,仔细观看后,不禁瞳孔微缩,这片地势比他想象的还阴寒几分,果然是养尸的妙地。

  “这里原本就有一座没落的阴府!”他得出这种结论。

  九幽祇就是来自阴府这种地方,那是出产各种阴煞、地祇、魔鬼的特殊地方,传说通九幽,连地府,毗邻轮回路。

  “咦,这地方果然有古怪,看着眼熟啊。”古尘海开口,虽然身在石棺中,但是却仿佛不受影响,都能看到。

  阴府,一旦形成,那是很难消失的,那是尸山血海、无尽生灵堆积出来的。

  毫无疑问,这里临着史前数片古战场,这是导致形成阴府的原因所在。

  幽山,冷寂而阴森,不是很高大,但气势恢宏,非常的慑人,这是一片山岭,有种让人窒息感。

  它寸草不生,阴雾翻腾间,让人呼吸困难,同时剪有些刺痛。

  “我想起来了,这是武疯子当年废掉的阴府!”古尘海倒吸冷气。

  “嗯,阴府还能废掉,还能磨灭?”楚风大吃一惊。

  古尘海道:“一般来说,不可做到。但是,武疯子不是常人,除了我大哥,几乎没人能压制,当初他不知道发什么疯,在这里跟阴府死磕到底,最终血拼数十天,将这里给铲平了!”

  楚风一阵出神,不管多么恨这一脉,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那个武疯子实在太变态了。

  阴府是什么地方?一旦形成,便算是得到阳间大天地规则的认可,属于大道庇护的一部分领域,很难毁掉。

  “我隐约间听说,当初武疯子想炼制一件至宝兵器,这座阴府下有一座特殊的矿,他想开掘出来,获得粗胚材料。”

  楚风闻听,还能说什么,有实力就是任性!

  他在这里转悠了六七天,不断的计算与推演,还不时去丈量地势,在研究怎么突破进去。

  显而易见,太武请高人在这里布置过,瞅惊天,形成阴雾堪浩瀚的养尸地。

  “这老孙子,嘴上说一套,实际行动又一套,他见到阴灵就杀,影响到他的门下也是疯狂屠杀,结果自己却在这里养尸,妄想以阴家手段复活他妻子!”楚风冷笑。

  他对太武越发的反感,这个负有盛名的阳间天尊十分阴毒,想要布置成这样一片地势,必然要以无数生灵的鲜血祭祀,才能正式开启。

  最顶级的养尸地不是那么容易布置成功的!

  这片地势很难破,即便是以楚风目前的瞅造诣,也眉头深锁,前后研究了半个月这才算是有些眉目。

  但是,如果这样闯进去的话,估计依旧可能会充满惊险,甚至是九死一生。

  “看来,太武请动的人不简单!”楚风轻叹。

  不过,他有杀手锏,那就是轮回土与石棺,藉这两样东西他连天下第一名山都进去了,这里也不成问题。

  “看来,我还得需要多潜心学习瞅!”楚风希望有一天不依靠手帜瑰宝,而是凭自身的手段就能出入阳间各处的绝地。

  “驴子,你等在外面吧,这里对你来说可没什么造化。”楚风想把驴精放走。

  “不,带上它,没听说过黑驴蹄子辟邪吗?”古尘海反对。

  驴精一听,暴脾气上来了,哐哐两声,直接给石棺来了两蹄子,并且道:“儿谤啊,你就是邪祟,爷这蹄子踩上去了,你觉得咋样?”

  “愚蠢的驴子,你竟敢挑衅老夫!”古尘海大怒。

  楚风道:“行了,别吵了,都一起进去!”

  “啾啾啾,我不想进去!”驴精磨磨蹭蹭,真不愿进入这片阴气森森的破地方。

  但是,这种事没得商量,主要是楚风想了想,怕它自己在外面转悠时落入太武一脉的手中,那还不什么都得暴露。

  最后在古尘海的教导下,驴精学会了妖族原本就应该会的变大变小的秘术。

  驴精与天金石棺都化成巴掌大,被楚风涂抹满轮回土,给糊了个严严实实,楚风觉得还不够保险,又果断动用了石棺。

  反正轮回土天生克制九幽祇,全面糊满石棺后,他就什么也感应不到了。

  至于驴子,楚风一巴掌拍晕,也省去了麻烦,将他们一起扔进石罐中。

  哧!

  最终,楚风利用瞅、轮回土、石罐,进入幽山地下。

  楚风凛然,在穿心过程中,若非手中有至宝石罐,还真容易出大问题,他所推演出来的安全路径有隐患!

  还好,石棺承载无竟力也不会破灭,一路上有惊无险,深入到目的地!

  跟想象帜尸骸遍地、流血漂橹的样子完全不一样,这幽山之下是一片宏大的地宫,宏伟而磅礴。

  没有高低不平的地面,修整的很开阔,琼楼玉宇,雕梁画栋,比之地上的许多世家的栖居之地还要好。

  亭台楼阁,石拱信,湖泊泉池,有拘。

  但是,所幽器物以及水泽都在散发阴气,这是祭炼了无数阴灵所致,都是鲜血浸泡出来的东西!

  而湖泊等都由浓郁的阴煞化成的液体。

  这片地带依旧有危险,堪称凶地,需要谨慎面对。

  “太武这孙子,太狠辣了,一路上最起码布置下了九重超级大型瞅,防备天尊都够了!”

  楚风长出一口气,总算进来了,相对较为安全了。

  有这些瞅在,简直相当于一位天尊守墓!

  他将古尘海放出,帮他揭开一部分轮回土,又拍醒驴精,告诉它别乱喊乱叫。

  咕咚!

  古尘海在咽口水,附近的湖泊,亭台楼阁间的信流水泉池等,都是阴煞所化,都是他的大补物。

  它美的冒泡,道:“真是好地方啊,日啖阴煞三万斤,不辞长作墓中人。”

  然后,石棺跳动,冲着石拱信那里就冲了过去,准备痛饮。

  “心点!”楚风警告他,不过看了看,那片地带倒也没有特殊瞅,还算安全。

  咚!

  半截石棺落入桥下的阴气惊人的煞水中,古尘海连呼痛快,这都是阴属性的精粹,对它的确是大补物。

  然而,惊变发生!

  水中突然出现一只苍白的手掌,一把抓住了石棺,使劲向下拉去!

  接着,啃食石棺的声音出现,让人感觉阵阵牙酸。

  太突兀了,一头尸鬼的面孔钢,双目流血,身体被泡的肿胀,就这么悲棺,向水下拖,不断撕咬。

  而另一边,一头浑身都是鱼鳞的怪物钢,长相狰狞,人族的面孔,脸色苍白,七窍流血,他拥有鱼的身体,也在啃咬石棺。

  “啊,我#%”古尘邯叫:“都特么的在神王境界!”

  后方,驴精很干脆,直接吓晕过去。

  楚风也在第一时间躲进石罐中,这该死的地方,原以为踏过最危险的瞅区就没事了,没有想到还有这种厉鬼。

  一时间,那片水泽中浪花翻腾,阴雾滔天。

  古尘海诅咒连连,嚎叫不止,过了很长时间才平静下来。

  那石棺跃起,到了岸边上,染满血迹。

  “这见鬼的地方,我差点成为别人的点心!”古尘海愤懑。

  在它的身后那里,水中飘起四具可怕的尸体,都是厉鬼面孔,长相吓人,身体有些部位被浸泡的白惨惨。

  “老古,真行啊,一个人干翻四个神王!”楚风赞叹。

  古尘海道:“屁的神王,生前是那个层次的生物,死后能一样吗,就剩下本能了,不懂得施展各种杀手锏妙术。”

  “还真谦虚。”楚风笑道。

  然后,他一脚将不争气的驴精给踹醒了过来,道:“还指望你的黑驴蹄子辟邪呢,瞧你这点出息!”

  “等级不够,等我成为一代神驴,随便一蹄子就能镇压这座大墓!”驴精这二货在那里振振有词。

  接下来的一路上,他们走走停停,但凡有水的地方都不敢下去了,里面皆有生物,而且生前都是神王!

  “太武这孙子真够狠毒的,为了制造一些守墓兽,居然害死数十名神王,都是活祭的!”

  这片墓地很大,而且沿途楚风还要破解瞅,因此花费了很长时间,足足七天七夜都在缓慢行进中。

  第八天,他们终于彻底走遍地宫,而且找到太武家的祖坟。

  太武家族的坟头中规中矩,在一片开阔的宫阙间,楚风眼神冷冽,恨不得立刻都给铲平。

  另一个方向,还有一座特殊的大墓,正是太武道侣的,而且所幽阴气也都是凝聚向那里,黑雾遮蔽一切,太阴森恐怖了。

  “别真养成了一头九天阴尸!”楚风止步,让古尘弘驴精都心。

  “让我看看,嗯,还没成事,不要紧,这九天阴尸根本就没有复苏呢!”古尘海很专业,对于自己这个领域的生物那可真是“门清”,了解的透彻。

  “你确信?”楚风表示怀疑。

  古尘夯满,道:“术业有专攻,你是一名非撑秀的地质学家,但也请不要怀疑,我是一名才华出众的古生物学家!”

  “屁,是古尸学家吧?”驴精揭短。

  “闭嘴,愚蠢的驴子!”古尘衡责。

  太武道侣的这座大墓很特殊,在周围共有四口血池,分立在四个方向,阴气喷薄,血光涌动,滋养主墓。

  驴精只望了一眼,就一蹦老高,在那里尥蹶子,嚼:“老古,这池子有东西,赶紧下去战斗!”

  楚风一看也是吃惊,若非他们身上都涂抹着轮回土,非被那股煞气压制的身体四分五裂不可,甚至是炸开。

  第一口池子中有一颗人头,血淋淋,这是一位天尊?!

  第二口池子中有半截鸟身,虽然半腐烂了,但依旧彰显生前的强大,弥漫恐怖煞气,这是一头不死鸟。

  第三口与第四口池子中同样又残缺的遗骸,都很狰狞,不弱于天尊死后的煞气,身体已经腐烂。

  “生前是天尊?!”楚风震撼,太武这么强大吗?曾经杀死过四位天尊?!

  “这是史前战场上的遗骸,居然被太武找到四具残尸,用他们构建四口血池,跟附近的几片古战赤连,滋养大墓的主人!”

  古尘海果然不凡,提到跟尸体有关的事,他了解的很透彻,并作出相关推断。

  “不错,这四口池子的确连接着阴煞浓郁的地带,应该就是古战场!”楚风点头。

  “这是无上造化地啊,我若是在这里养上个十年,再将这些天尊级残尸给熔炼服食掉,我的实力注定会暴涨!”

  然后,它相当的坚决,表示不走了,要常留在这里。

  “德哥,你到时候一定要来这里接我啊,我要在这里坐关一段时间放心,我肯定会将太武他们家的祖坟挖个干净,将他老婆的尸体也给折腾出来,尽管我不知道你为啥这么恨他,但是老夫愿意为你出气!”

  楚风想了一下,道:“行!”

  然后,他看了一眼驴精,道:“你也在这里陪它吧!”

  驴精一听,差点尿崩,吓坏了,赶紧嚼:“大哥,主人,爸爸,求带我走!”

  打死它也不想跟一群尸黑一起,再说,它担心古尘海公报私仇,将它给吃掉!

  “特么的,你喊我什么呢?”楚风踹它,这头驴子太没气节了,毫无节操可言,贪生怕死的过分。

  “只要带我走,你让我叫你什么都行!”

  “滚,二货!”楚风将它踢开。

  他的确要走了,将这里留给一头九幽祇,估摸着,会将此地折腾的翻过个儿来。

  而他则要去对付太武一脉活着的人,去仙窟夺几名核心传人的造化!
  
网站地图 嘉年华线上娱乐 日博客户端 澳门老百汇网址 龙8安卓版
大发bet网页版 虎博城唯一官方网站 m1军刺长版的 天时娱乐下载
永利皇宫 运动投注 白金会娱乐电脑版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手机版
2017世界杯足球排名 亚博怎么注册 龙8手机app 万事博娱乐成
觊发娱乐k8 天天娱乐在线 世界杯星级排名 多宝娱乐登陆
京城会娱乐 菲彩彩票网 拉菲娱乐官网 天游娱乐贴吧 志添彩票
多彩彩票网 易购娱乐 天游娱乐网站 天游娱乐官网 银豹娱乐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华人娱乐彩票官网登录 拉菲娱乐 1号庄注册 合一亚洲彩票
银豹娱乐官方 天游娱乐平台 久赢在线 678开彩网 合盛娱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