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古尘海气的直拍棺材板,真想出去啊,去修理那杏!

  “老古,你急眼却不说话,这么说你是默认了,真是一个有大气魄的鬼,连太武的夫人你都敢勾搭!”

  果然,驴精嘴里是吐不出象牙的,在这里挤兑人。

  天金石棺中,古尘海淡定下来,不屑一顾,道:“平生不识古尘海,纵称强者也枉然,你们都太庸俗!”

  “老古,你没留下什么尾巴吧?”楚风问道。

  古尘海原本都不想理他了,但最后还是回答了。

  “放心,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如今还没有彻底复活,不生不灭,原本就有些超脱于大天地外,再加上你离开前留下的轮回土都糊在棺上,不可能留下破绽!”

  幽山,惊天气机爆发,天尊能量肆虐,结果引动了整片地域共振。

  尤其是,这片地带有史前战场,一时间,阴风怒号,鬼哭神泣,天空中下起瓢泼血雨,黄毛旋风转个不听,整片天地都失色了。

  当日,太武震怒!

  幽山被封锁,外界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什么。

  一天一夜后,太武赶回明湖仙窟,施展通天彻地的神通,不惜耗费心血推演,想要揪出到底是谁来此作案。

  显然,他想查出手者,在祖坟那里他气炸了肺,却没有丝毫线索,他又杀回来了。

  然而,整整一天,太武依旧没有任何收获,他差点将地宫翻过来,最后只找到一粒与众不同的尘土。

  这也就是太武,可以发现这看起来非常普通的一辆,竟然觉得它有些异常!

  若是常人,怎么会注意?一辆太渺小,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

  而且,这辆平淡无奇,跟寻常的土质没什么区别,可是,太武就是有一种直觉,总觉得它有些不同。

  这是楚风的疏忽,当时撒下太多的轮回土,成片的扬起,落在地上,哪怕他很细心,最后还是遗落一辆。

  不过,这也无大碍。

  太武研究很久,到头来也没有弄清楚这辆有何特殊之处,只是心中觉得有异。

  “你们给我守租里,这件事我非要查个水落石出不可!”太武沉声道。

  他实在动了真怒,核心弟子死掉也就算了,连祖坟都让人给挖了,不可忍受,他心中有无边的杀意,早已在沸腾!

  太武离开,要去请教他的师傅,顺便却借通幽镜,想要看到过往发生的事!

  那可是他恩师的师傅武疯子,昔年赐下的天宝,号称可堪破“过去事”。

  太武走了,誓要揪出黑手,不死不休,哪怕身为天尊,今天他也失去了高高在上的那种冷漠与沉静。

  祖坟都被挖了,就是天尊也受不了!

  更何况,他的道侣墓地,他费灸力所构筑的那座大坟,居然出现了一个盗洞!

  他大爷的,居然跑这里来盗墓?这简直是气煞他也!

  明湖上,青翠竹舟、五色天船、七宝琉璃舶挤满这里。

  这座灵湖的上空也有不少神船悬浮,符文闪烁,流光溢彩。

  这一天也不知道来了多少进化者,有很多人都是从前方战吵路过来的,皆为战地记者,号称中信息搜集者中的战斗者。

  太武一脉出事了,怎能不引发震动?因为,这一脉太强势了,太武的师傅不久前还露过面,出现在阴州。

  阴州曾发生大爆炸,阴气滔天,出现一座天坑,疑似贯穿整片阳间,那里已经化作阳间的第二十一处禁地!

  据悉,有人看到太武的师尊白发如雪,容颜如玉,曾站在阴州外,表明自己不仅还活着,而且她还正当巅峰!

  这样强横的一脉都有人敢下黑手?

  所以,那些畅销的报纸期刊背后的势力等都派人来了,那些强大的进化家族也都有许多人来收集情报。

  “通古报社讯,最新消息,明湖仙窟沦为废土,我等可清晰感应到此地的天地精粹溃散,山河精华全部流失!”

  这则消息一出,各地哗然,来犯的敌人也太狠了,将一座仙窟生生给搞废,这种地方可是比几位核心弟子的价值还大啊。

  这等于在断太武一脉的根基。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我是战地记者混鹏,我以鹏族身份发誓,所说都为真,我早已修成天眼,不久前曾在明湖外望穿一片混沌雾,看到太武天尊真身离去,其脸色竟然铁青,手指头都在发抖,他怒不可遏!”

  这位鹏族的记者很是激动,介绍情况。

  按照他的猜测,这里面有更惊人的事,不然的话,即便死了几位核心弟子,纵然天髓晶,也不至于让天尊气成这个样子。

  天尊自有其气度与沉稳心境,号称天塌地陷脸色都不会变。

  随后,各大报纸期刊出动金牌情报搜集者,派出王牌战斗记者,进一步挖掘与爆料。

  有强大的神王来了,甚至有半步天尊因此而被惊动,却“观天境”,动用天视地听术等,监测明湖仙窟,

  太武找到他师尊的坐关地,在一处山清水秀之地降落,来到一座古洞前。

  洞外,有天火芭蕉扇的母株生长,喷薄烈焰,弥漫混沌,有金乌长啼,负责镇守洞府门户。

  “师傅,我来借通幽境!”

  太武跪在洞府外,对那混沌雾霭深处的女子恭敬而尊崇的行礼,等她复苏醒来。

  不久后,他听到一声悦耳动听的轻叹,道:“起来说话。”

  一时间,太武忍着满腹的怒火,讲述经过,并呈上一辆,请那位绝色白发女子观看。

  她也看不透这是何种土质,甚是奇怪,她蹙眉,百思却无果。

  须知,天下各种土质,她几乎都有所了解,哪怕没有得到过,不曾见到过,但也听说过。

  就是培育天尊的天土、可养大能气血的长生土,她都见到过。

  甚至是传说中可培育出大宇级果实的宇土,她虽未亲眼目睹,但也听到过关于它的描述。

  此外,几种在史书中有记载,可培养不同类别无敌果实的怪土,她也有幸看到过只言片语的阐述。

  但是,都跟这辆不一样,不是一个属类。

  很久后,她想起一桩旧事,隐约间听闻过,当年其师的大对头曾在找一种土。

  “不会这么巧吗,难道是这种土质?不然的话,其他的土都能对上号,我有所觉察才对。”连这位女性大能都在皱眉,惊疑不定。

  这让太武吃惊,还有他师傅不知道的事?要知道,其师乃是武疯子最宠爱的幼徒,尽得真传。

  “师傅,你能推测出是什么人干的吗?这风格太可恨,绝对涉及到极深境界的强人,不然何以能进地宫,可是他居然挖我祖坟,斩我后辈弟子,不顾身份与颜面,对我们这一脉下黑手,太可恶!”

  太武不服不忿,要请他师傅出关,带上通幽镜去查个彻底。

  “下黑手?!”白发晶莹、容颜如女的女子顿时一惊,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难道真是那一脉的人?!”

  这么多年来,身为武疯子一脉,何惧天下人,不怕任何一脉,哪怕遇上几个究极道统的大能,她也不害怕。

  可是,唯有一脉,让她当初无比忌惮!

  当年,连她那霸道无比的师傅都曾被下黑手,对决八百招后,被打了个头破血流,一路狂逃而去。

  “哪一脉?!”太武吃惊,连他师傅都在惊疑不定,都露出凝重之色,这件事似乎有些可怕。

  白发女子没有回应,在细思,一辆很像是当年那个人寻找的土,而且这次的行事风格依旧是下黑手,和那一脉神似!

  这怎能让她不惊?

  明湖区域,各地记者挖掘,各种爆料都出来了,有人推演,说是明玉、卓虹等都是被同层次的进化妖孽击杀的。

  有人开心,有人愤怒,有人拍手称快,有人诅咒

  同太武一脉有仇的散修以及一些非常强大的道统纷纷发表看法,尤其是在这种关头,几个旋孽都开口了,很是有意思。

  他们先后表示,对此次事件表示负责。

  并且,在此过程中,竟然有署名楚风的人,很激昂的发表评论,称对此次事件负全责。

  各地,人们目瞪口呆,惊起骇浪。

  当然,相关的几位天尊,气的胡子都差点抓断,想踹死自家的旋孽,添什么乱,找什么存在感,真想一个一个的捏死。

  “玛德,忻崽子,你看清大势了吗?即便是死对头,这个时候也不能下场!”

  很惭愧,现实中有事加熬夜导致状态不佳,更新少了,我会马上调整好。
  
网站地图 ag官网App下载 天天娱乐app 尊宝娱乐平台App 天天娱乐下载
博彩娱乐app平台下载 世界杯投注 博亿发手机网页版 ag平台官网下载
金马国际app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玛雅娱乐平台 龙8官方网站
正版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博赢彩票公司 世界足球几星 亚博app下载
龙虎赌博原理 龙8APP 龙8app客户端下载 世界足球队排名
万博娱乐总代 专做彩票的网站 娱乐注册 彩运来 欧亿娱乐注册
官方一号彩票 天游娱乐代理 趣赢娱乐平台 拉菲II娱乐 幸运快艇开奖记录
汇丰在线 亚上彩娱乐平台注册 幸运飞艇五码二期计划 在线娱乐彩票官网 重庆辛运农场走势图
丰尚娱乐官网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新宝娱乐 满堂彩网站 欧亿娱乐尚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