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在擦虚汗,他发现险些泄露自己真正的身份。

  不久前,他曾觉得很“冤枉”,竟有人打着楚风的名号,表示对明湖仙窟事件负责,这让他愤愤不已,说有人栽赃陷害他,向他身上泼脏水。

  还好,驴精四蹄着地,古尘海身在棺中,都没有联网,误以为外界有人以姬大德的名义宣称对此事件负责。

  楚风相当的心虚,一时激动,竟差点就泄露身份,好险,他暗自警醒,以后需要注意。

  “大德,你这么果断的下黑手,掌握的火候不错,颇有我大哥当年的几分功力!”古尘海夸赞,别管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都让楚风很受用。

  驴精狐疑,在那里咕哝道:“怎么似曾相识,有点熟悉感,我芋中好像也有这么一个人。”它略带迷茫之色。

  “接下来怎么办?”古尘海问道。

  “修心,修身,阳间称尊。”楚风一副得瑟的样子。

  他现在有种喜悦与收获感,明湖仙窟之行圆满功成,击杀太武一脉核心弟子,而自身更而是养出金身之体!

  现在还没动用花粉呢,他就已经到了这个层次,最为关键的是,他才十岁,遥望未来,这将是恐怖的先天优势。

  这一世,他在进化路上走的很快,锐意而激进!

  这是踏上最强之路的基本素养。

  想在究极道统与亿载岁月的世家所垄断的大环境下崛起,谈何容易?唯有挣脱,超然而上!

  “金身了,我要考虑肉身成圣,用佛族的话说,那就是行走在人间的真佛陀!”

  楚风周身发光,金身坚固而强大,宛若不朽之躯,血气激荡间,他运转呼吸法,越发显得天纵超凡。

  天髓液将他送进金身领域,估摸着效果会开始锐减,他准备再次行动起来。

  ……

  明湖,来自畅销报纸期刊与各个进化门派的人依旧在围聚,都想探索到最新的消息,这次太武一脉很丢人,他们自然想探索究竟。

  敢挖太武祖坟?这种手笔过于惊人。

  太武送走他的师尊,此时心情很糟糕,这次居然有可能涉及到黎龘一脉,让他的脸色阴沉起来。

  他在心底祈祷,师爷无恙,还活着,不然的话未来一旦阳间局势恶化,他们这一脉没有那种倚仗,何以立足?

  当日,太武出击,直接闯到一个对头的栖居地,杀到山门前,强势而霸道的讨要说法。

  因为,这一脉的旋孽曾放话,对此次事件负责,尽管后来又死不要脸的将话收回去了,不再承认。

  但太武还是来了,他实在憋坏了,愤懑无比,既然一时间无法狩猎真凶,那就去找其他一些人的晦气。

  “絮八羔子,我让你胡说八道,我让你将这种混账事向自己身上揽,我打不死你!”

  毋庸怀疑,太武的对头很果断,又一次揍自己的后人,这种情况下他可不想同登门的太武斗起来。

  “老祖宗,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胡乱负责了,太武他们家的祖坟、核心弟子都跟我无关,呜呜……”

  太武这叫一个气,连着走访两个山门,不惜强势出手,震碎对头的道场的外围区域,但是却也没占到便宜,尤其是听到那刑子的言语,挖祖坟等字眼太刺耳朵了。

  他暗气暗生,想找人出口气都不顺畅,实在是可恶。

  最后,他一咬牙,发布悬赏,大体勾勒出一个少年的身体轮廓,高矮等跟通幽镜映照出的相仿。

  可惜,没有面孔,不见真容。

  太武豁出去了,即便是黎龘一脉又如何?反正双方注定要对上,与其如此不如先找一找有价值的讯息。

  尤其是,他有些不太相信是黎龘回归!

  一时间,阳间各地哗然,许多人震惊。

  因为,按照太武发布的悬赏,给予的一些消息来看,他那一脉的核心弟子的死去,真的与一位少年有关!

  早先,人们都是猜测,各种推演而已,现在竟被证实?

  毫无疑问,太武是查到了什么,现在公开出来,希望外界的人能够相助,进一步锁定真凶。

  “什么人,居然可以强势灭太武一脉的核心传人,而且是主动跑他们的仙窟中去下死手,胆魄惊人。”

  “不用多想,肯定是无比恐怖的某一脉人马,不然何以敢如此?”

  “最为关键的是,那个少年干净利落的就灭了太武一脉的核心天才,估摸着在同辈中绝顶强大。”

  当天,楚风虽为出世,但是全天下都议论出手者的超凡,认为一个在同层次中无匹的绝顶少年高手出现。

  各地都在热议,有这种手段少年应该不多!

  “既然真的涉及到一个少年,那么范围一下子缩熊多,我觉得佛族、恒族、黎族的传人,都有这种能力,但是他们有必要这样下手吗?”

  “该不会是蓝凛吧?这是一个来头神秘的少年,有强大的护道者,有无以伦比的天赋,据闻要在接触花粉前,先一步肉身成圣!”

  “会不会是恒族的那个丫头吧,才十二三岁,就已经秘密出道,被誉为该族十万年来最强血脉。”

  人们议论纷纷,那些战地记者、各大进化门派打探消息的人都从明湖退走了。

  临离开前,太武曾破例放他们进地宫观察过。

  明玉、卓虹等人的人形灰烬还在,引发轰动,出手者果然冷酷而干脆。

  当天,阳间最畅销的几大报刊,全都进行了报道,各种猜测与热议都有。

  “所有人都说,不会是阳间名人,但是我们却认为,出手的少年是阳间血统最强大的几族子弟,这次只是为了历练,牛刀性,我们有理由怀疑他们的身份,目前共锁定八个目标……”

  有些报纸真是什么都敢说,相当的有底气,比如通古报刊,相当直接的列举出八个少年,有男有女,这也是传闻中阳间目前最强大的八个种子,在少年中,足以代表一些强族多少万年来的最强音。

  天堂早报却是另辟蹊径,很大胆,考虑问题的角度十分特殊,进行了另类报道:“所有人的猜测都过于循规蹈矩,在我们看来很可笑,毫无新意,也没有价值,现在,就让我们来揭开真相吧,那个少年是楚风!”

  当楚风本人看到发行量惊人的天堂早报后,手指头都一颤,这都能行,直接就锁定了他?!

  “少年人中,谁与太武天尊有大仇,谁会撕破脸皮去挖他祖坟,谁又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做这些事?楚风{转世了,来到阳间,算一算时间很敲!”

  楚风心中微惊,这家报刊还真是敢想,虽然有故意标新立异的嫌疑,但是所说却也不完全没有道理。

  “你们都错了,通过大数据来判断,历代以来,有一脉很成功很强大,最喜欢下这种黑手,尤其是这一脉还曾对太武一脉的祖师武疯子下过黑手,这两脉间可谓颇有渊源,我们认为,出手者有当年黎龘的风格。”

  这是黑血报纸上的讯息。

  不得不说,阳间这些报纸与平台等都很敢想,为了博眼球,各种与众不同的念头都出来了,但有些还真的接近了事实真相,让楚风直擦冷汗。

  不过,很快他就不再关注这些了,而是盯住驴精,被它所吸引。

  古尘海道:“这头驴子怎么了?似乎有些魔怔,你看它眼睛发直,呆呆发愣,双目涣散无光啊。”

  事实上,楚风也注意到了,驴精的话语有些古怪,有些让他心头微颤。

  “姬大德,你今天的风格……让我觉得熟悉,总觉得像我一个故人,可是……我为何想不起来?”

  驴精在自语,边说变嚷嚷着头疼,它抬起一只驴蹄子,捂着太阳穴,道:“好疼,我总觉得脑子像是被一层纸糊住了,遮盖住了,现在要捅破了。”

  “老古,它这是什么情况?”楚风心中严重怀疑,有了某种猜测。

  古尘海也一阵惊疑,仔细观察,它咽了一口口水,道:“这……像是记起了前世,很罕见,我感觉,这是轮回途中出了意外的生物,原本应该带着记忆降世!”

  而后,它兴奋,道:“逮住了一个轮回者,价值太大了,说不定前世有天大的来头,大德,赶紧制,一会儿我们严加拷问,说不定会有天大的收获!”

  楚风心头剧震,双目盛烈,他有些激动,但却克制了,道:“它只是一头驴子,能有什么来头,前世应该也是驴吧?”

  古尘海道:“胡说,一旦转生,便很难控制自己投胎的种族,哪怕它前世是天仙子,来生也可能转世为走兽与禽族等。”

  “轰!”

  就在这时,驴精头颅发光,像是破开了什么迷障,整具躯体都剧震不已,它大叫道:“我想起来了,阴间,我这是……”

  然后,它低头看着自身,难以接受,叫道:“我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这不是原本的我!”

  一刹那,楚风激动了,血液沸腾,他很想喊一句老驴,真的很像那位故人。

  但是,它为何说这具驴身不是原本的它,前世不是驴?

  古尘海突然大喝:“你这是破开了轮回迷障,赶紧说出自己是谁,讲出心底的秘密,不然的话,有可能还会立刻遗忘,被打回原形,忘却上一世!”

  它说的很郑重,就是楚风都一惊。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这老家伙故意如此,想诈出驴精心底的话。

  “我是谁?我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在轮回终极地那里,秦珞音,青诗……”

  驴精这样说道。

  一时间,楚风目瞪口呆,它是……秦珞音?他吓得差点跳起来!

  古尘海更是先沉默,而后棺材剧烈跳动,接下来,他喘息急促,近乎大怒,道:“不可能,史前岁月,梦古道的天女,当初的第一美人青诗,怎么可能会投胎成这样?!”

  青诗,就是古尘海念念不忘的梦古道天女,史前第一丽人,风姿绝世,老古在楚风面前不止一次念叨过。

  现在,古尘海被眼前的场面给震的惊怒交加,气急败坏。

  甚至是,它很想哭一场!
  
网站地图 亚博app下载 天时娱乐官方网站 凯发k8 ag平台下载
邮箱 w88优德 app 宝盈娱乐客户端下载
弘润国际娱乐 娱乐电玩城注册送分 大奖娱乐 兴发娱乐pT
明发娱乐客户端下载 天天娱乐电 a8娱乐app 博狗备用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王牌娱乐 明升娱乐平台 卫生纸福利怎么没了
心博天下娱乐 盈彩网彩票 一号平台时时彩 聚富彩票网手机怎么登陆 678彩票网客户端
全旺娱乐平台 牛彩彩票网 香港天下彩 满堂彩网站 新万博娱乐
腾讯分分彩计划 天游娱乐 银豹娱乐 天游娱乐天子 同创娱乐
天游娱乐代理 五星彩票 博悦彩票 同创娱乐 辛运飞艇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