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了,更新前先说断更两天的原因,进医院的,发烧发热,严重支气管炎,不然的话我还没这么断更过呢。以前有啥布是抗拒进医院,这次没办法直接去了。让大家久等了,谢谢你们。恢复后,开始积极锻炼身体,提升体质。

  “梦古道覆灭,祖师被逼逆转轮回路,可是面对武疯子依旧无力回天,整片道臣葬在时光中,我……被祖师送去转生,迷试我。”

  驴精如同梦呓,满脸伤感之色,惊的楚风目瞪口呆,浑身都都要打颤,这简直是……让他难以接受。

  古尘海最初惊怒无比,而后大叫了起来,现在则暴躁而焦虑,到了后来,真是心有千千语,张口却无声。

  到了后来,他才声音嘶哑,道:“老夫想……大哭一场!”

  棺材板震动,古尘海发怒,他简直受不了,一副恨天恨地的样子,他早已知道,这头驴精是男性。

  然后,他沉闷咆哮,发出模糊不清、常人很难理解的史前语,在那里发泄心中的无边愤慨。

  “你就是转生出现意外,还是女性也好啊,无论是何种族,终究有修炼成人身的时候,可是现在,老夫等了千古,还想再见上一面,可是……啊!”

  古尘海被刺激的极其严重,大怒无边,简直是魔怔了。

  旁边,楚风的心也凉了,这都什么情况?秦珞音遭劫,投胎后竟然如此,小道士的娘这样转生为走兽?

  这让楚风浑身僵硬,面对驴精时,这心情……太复杂了,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何打招呼?

  都说苍天无情,有时会严苛到近乎残酷,此时此景……实在是糟践人。

  现在看来,天心难测,这轮回路上有时候横亘的恐怖不止是血与骨,还有更残酷的,是弑戮人心!

  “当年一战,祖师你进入轮回地,舍弃未来身,横贯时空,回归阳间,可惜可叹可悲。”驴精在那里自语,精神萎靡,无比沉闷。

  古尘海心中郁气飙升,他想起史前的青诗,曾有无尽遐思,期待再见到她的转世身,可是现在却想抹掉这份记忆。

  “老夫也不怕丢人,谁也别劝我,先哭一场,呜呜……”

  老古哭了,很伤心,幽咽着,无比的伤感。

  这见鬼的岁月,他一边大哭一边诅咒,若非史前逝去,葬送了一切,何以至此?

  此外,他大骂武疯子,霸道而残忍,连天下第一丽人都不放过,没有一点仇怨,却去下死手。

  他哭个没完,老怀悲怆,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在棺材中翻滚,震的这片地带都隆落鸣,如同地震海啸似的。

  楚风这心情……别提了,他孩子的娘成这个样子,他都不知道怎么哭呢,旁边一个史前的厉鬼却先他一步这么悲伤,哭嚎个没完,他上哪儿说理去?

  说理又能说什么?楚风心中跟打翻了五味瓶似的,一时间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按理说,他跟秦珞音因为意外走到一起,起初并没有经历过那些刻骨铭心的情谊,直到后来才共同经历一些事。

  可是,看到眼前的一切,他还是受不了,这贼老天是成心折磨人吗?!

  “行了,你别哭了,听着心烦!”楚风拍棺材,受不了这老家伙,按理来说,他才是苦主,是该伤感的人,结果眼泪全都让这头厉鬼给哭出去了,这叫什么事!

  “你管天管地,你还管我哭泣啊?老夫我伤心,昔日的红颜,落到这步田地,我受不了,就是想哭一场!”

  “一边哭去,这是我的……唉!”楚风实在说不下去了,远本故人重逢是一件大喜而值得激动与雀跃的事,可是现在,他恨不得……以头撞地,还不如不相遇呢。

  如果不知道,也不至于这么糟心!

  不过,楚风想哭却不出来,主要是因为,这种事……他好像经历过一次,他想到了在异域时的旧事。

  当时,小道士哭丧,说所有人都死了,骗的他眼睛都红了,忍不住潸然泪下,今天该不会又遇上了吧?

  玛德!

  就这么一瞬间,楚风立刻不伤感了,他有点怀疑,一把就揪住驴精,将手放在它的额骨上,想要探个仔细。

  “你想干什么!?”

  驴精还没有反抗呢,老古先急眼了,一声爆喝,震的这里地动山摇,拼命撞击过来,守护在驴精身前。

  “你有点出息,这么老的鬼了,还学别人争风吃醋!”楚风越说越气,这如果不是秦珞音也就罢了,如果真是,这老鬼凭啥吃醋啊,他喝道:“你……给我有多远走多远!”

  “恤,你太可耻了,没事敢惦记老夫的红颜,我与你拼了!”

  老古拼命,棺材上血光大盛,一时间,他凶焰滔天。

  楚风觉得肾疼,这叫什么事,你一个不相干的鬼掺什么乱,哪有你乱掺和的位置?

  “滚,老古,我在确认这到底是不是秦珞音,你别拦着我!”

  楚风将手按在驴精额骨上,直接搜神,想看个究竟,一时间,他呆住了,看到了轮回地的终极画面,看到了一具发光的仙影。

  那是秦珞音?不,比之还要完美,精致无暇,这是一个人的魂光解脱后呈现的本来面貌。

  “青诗,真是你啊,老夫心痛,呜呜呜……”老古也凑上来了,棺材贴到驴精头颅处,看到这一组精神烙印。

  老古指天发誓,道:“苍天在上,青诗啊,老夫必会为你寻到转灵果,可让你恢复女儿身,保证青诗仙子再现人间!”

  一瞬间,驴精打了个冷颤,忍不转身就尥了一蹶子,将石棺给踹飞出去。

  并且它喝道:“转灵果还是留着你自己吃吧,我这样挺好!”

  啪!

  楚风拍在驴精的后脑上,早先看到的精神烙痈速逝去,然后,他看到了内里的各种画面,看到大黑牛、黄牛、秦珞音等人的影子。

  驴精一声怪叫,迅速甩头,摆脱楚风,逃窜出去。

  它叫道:“男女授受不亲,你想做什么,我是昔日的青诗仙子,天下第一丽人,你敢亵渎我?老古,还不护驾!”

  玛德,果然有古怪,真是见了鬼了,楚风气的不轻。

  老古顿时震棺,怒道:“姬大德,你欺人太甚,老夫在此,岂容你撒野!”

  楚风闻言,不生气了,反而露出笑容,道:“老古啊,我看你也是孤苦伶仃,可怜见的,算了,你好好照顾这天下第一丽人吧,我不管了。”

  他转身就走,坐在远处,连头都不带回的。

  “青诗!”老古肉麻,他在思考,哪里有转灵果,这东西太箱,阳间似乎就只有两株树,如今不知道还在不在,有没有被人砍掉。

  老古很激动,也很肉麻,移棺到驴精近前,磨磨蹭蹭,挨挨碰碰,结果让驴精毛了,哐当一蹶子又给踹开。

  “我警告你,老鬼,我跟你没关系,别碰我!”

  老古又向前凑,说当年的旧事,并解释,当初去抢青诗完全是因为一见倾心,但他也付出代价了,被打了个半死!

  “青诗……”老古轻唤,那可真是让人起鸡皮疙瘩,声音都沙哑了,让远处的楚风都忍不坠劲搓了搓手臂。

  “擦,爷受不了啦,我坦白,我有罪,我承认,我不是青诗仙子,老古你这个死变态给我滚一边去!”

  最终的结果是,驴精受不了他,装不下去了,自己赶紧承认。

  因为,它看到老古那股黏糊劲,满身驴毛都倒竖,驴皮疙瘩数以万计,再这么下去,它估摸着想跑路了。

  “说,你到底是哪个?”楚风开口,他刚才没有看到驴精脑海中最深处的东西,还不能确定它是哪位故人。

  不过,依照这么没节操的性格,他能锁定在一两人间。

  至于老古现在的状态,那可真是……

  下午还有更新。
  
网站地图 趣多吧娱乐场 老版水浒传连环画欣赏 爱拼国际娱乐 投注现金网
足球推荐 永利娱场乐网址 虎博城唯一官方网站 ag平台下载
亚博体育 h网站在 兴发pt老虎饥 齐發国际娱乐
足球国家队排名 老虎机开户手机验证送 金豪棋牌新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ag平台app 天门新闻网最新新闻 天时娱乐官方网站 尊宝国际娱乐城
555彩票网 天游娱乐直属 易彩网登录 汀苏快三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开奖
利信娱乐最新登陆网址 华人官方彩票注册 满堂彩88官网 亚洲彩票平台注册 拉菲娱乐官网
8天游娱乐 官方网678彩票 新宝娱乐 幸运快艇开奖记录 无限娱乐平台官网
趣彩网 欧亿娱乐地址 同创娱乐 万博娱乐网址 天游娱乐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