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风感觉太屈辱了,他自己居然跪在那个人的身前,这原本是他要求对方做的事,要对他行最高礼节。 .

  现在看来,一切都反过来了,这种遭遇实在让他要发疯,同时内心觉得鱼可怕。

  在凡人中出现一个新的人王,无论是他们这一支,还是其他几个异荒人族,若是知晓,这都是大事件!

  新的人王诞生,影响太大了,其血统到底多强,有什么莫测的能力,以后是否也可以超脱人族,自立出来?

  当然,他最为担心的还是眼下,自己被生擒,而且还这么可耻的跪在此人身前,太耻辱了,是否会被杀死?

  “这就是你所说的见你如见人王?装什么神圣!”楚风带着笑,但是却很冷,站在这里低头俯视着他。

  仅此一句话,莫风脸红脖子粗,偏偏他起不了身,还在叩首呢,这种反噬强烈的过分,哪怕是以他们这一族的难逢抗手的血统也承受不状自祖先血液与誓言的反压制。

  他有种羞耻感,奋力挣扎,可是脑袋却哐哐在撞在从地面耸立上来的突起的峭壁上,摆脱不了。

  “装什么大半蒜!”楚风上去,都没有用手抽他,而是抬起脚来哐哐一顿踹,管他是脸膛,还是胸膛,踢的莫风在这里打滚,满身是血,即便是人王体质,也架不租样踢打。

  骨裂的声音与血液溅起的声音,响了又响。

  “今天之战,我恨啊,如果公平一战,我一定可以废了你,莫名作茧自缚,我没有施展出真正的手段!”

  莫风在那里低吼,真的很不服气,他想动用杀手锏时已经晚了,自身被反噬,那可真是有心无力。

  现在被这样殴打,他恼羞成怒。

  “啪!”

  楚风这次蹲下来,甩了他一耳光,道:“我最喜欢治疗你这种嘴硬的货,不服是吧,我以德服人!”

  莫风闻言,心中略微激动,难道对方放他起来,从而公平对决一场?他心中冷笑,这傻货。

  然而,他没尤到对方罢手,反而是大耳光接二连三,噼里啪啦全部抽在他的脸膛上,面骨都断成几截,脸部彻底变形。

  剧痛,羞辱,还有难言的愤怒,让他双目喷火,眉心竖眼跳动,想要爆发神威,可是,反噬未消失,他有心无力,打不出妙术,动用不了杀手锏。

  一时间,他耳鼻流血,目眦欲裂,被气到暴躁,心中发狂。

  “混蛋,这就是你说的以德服人吗?可敢与我公平一战!?”莫风嚼。

  “废话,这不是以德服人是什么,我在以武德服人,打不死你!”楚风一口气又抽了他十三个大耳光,正反都有,可这劲儿的来。

  特么的,以武德服人,简称以德服人?莫风羞怒,但却无可奈何,改变不了什么。

  楚风将他暴打了一顿,让他都没有人模样了,如同一滩烂泥般,瘫软在那里,被挂在一块崖石上。

  “反正你们这一族自认为超脱人族之上,不将自己当人看了,没有人模样才正常!”

  接着,楚风长出一口气,又道:“这样心情舒畅了,我最欢以德服人,如此才大快我心!”

  莫风挂在石崖上,在那里抽搐,如果能动弹的话,他真的要癫狂了,被打了个半废半死,实在是耻辱进了骨子里。

  “杀不杀呢,杀了的话,估摸着会被人发觉,万一这混账身上有什么魂光跟外面的魂灯相连,这可不妙。”

  楚风很想直接剁死他,彻底事,但是,地点不对,一旦外面的老家伙发现异荒族死了一个嫡系弟子,估计会第一时间杀进来。

  现在血瀑跟外面隔绝,很特殊的物质,阻挡人探寻,短时间内还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

  莫风毛骨悚然,紧闭嘴巴,再也不敢多语,还真怕楚风将他给弄死,他虽然身份高贵,但在这里遇上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新诞生的人王,他的命不会比草值钱,他害怕极了。

  “算了,先让你活着吧,乖,听话,懂不懂?”楚风拍了拍他的脸。

  莫风深感羞耻,但是,他却不敢反驳,沉默以待,暗中发誓,以后再次相遇,有机会的话非要狠狠地折磨后再干掉此人,洗刷耻辱。

  尤其是,待自身的血液二次蜕变,颜色再次改变后,他一定要再次动用人王领域,非要压制对方叩首不可。

  “你心底在发狠吧?”楚风看着他,而后反手就是一个大嘴巴,道:“携无惧,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以德服人。”

  最后,楚风又踹了他两脚,恨声道:“你大爷的,平白耽搁我时间,就这么一夜而已,让我少悟多少道?”

  他一脚将莫风踩的昏死过去,更是不断出手,彻底将他封住,使之难以苏醒。

  “兄弟,刺激,过瘾,什么人王,这简直是人肉包子啊,打起来真舒畅!”远处,驴精喊道。

  老古也在那边,呵斥东北虎赶紧闭关,不要浪费时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老古很想去瀑布更高处修行与闭关,但是,却总觉得不如呆在除非风身边保险,他体会到了妙处,楚风手持木矛,连他都能沾光,各种符文疯狂涌动而来。

  “这是好宝贝,有超凡的来头,属于域外天物!”他激动的嚼。

  楚风不理会他,模仿莫风的口音,喝道:“我在此闭关,请各位莫要打扰。”

  因为,他感觉有人在逼近,想要过来窥探。

  史煌的追随者以及其他人闻言,都是一怔,原本有人悄然接近了,想要看一看究竟,结果不得不止步,又慢慢退后,没人愿意惹异荒族不快。

  不过,远处的史煌等人脸上的笑容更浓了,既然听到莫风的声音,一切都显而易见,异荒族的少年狩猎成功!

  “哈哈”一些人忍不住畅快大笑。

  楚风也在笑,嘴角微翘,而后开始闭关。

  半夜过去后,他周身金光璀璨,被各种符号淹没,洗礼肉身,凝练精神,这瀑布中有特殊的物质,太奇特了,居然对他的金身有莫大的好处。

  他的身体先是发出金光,接着又变成蓝金色,接着又变,斑斓光华流淌,从所有细胞中流淌出来,精神力凝聚又散开,冲进每一寸血肉中,不断交融。

  楚风由内而外,神圣无暇,在金身领域中走到痉。

  说实话,楚风不知道自己的金身到底有多强,他从盗引呼吸法到梦古道呼吸法,再到大雷音等,不断运转,最后更是施展出那所谓的终极经文的拳印。

  他觉得,已经锤炼到一定地步,肉身与精神不能更进一步了,整个人都通透起来,金光夹带斑斓光彩,血肉与精神无暇,宛若梦幻水晶般。

  轰!

  也是在这时,一道天雷莫名出现,轰的他翻白眼,头发炸立,浑身过电。

  玛德,遭雷劈了!

  楚风第一时间就想骂娘,以为有人偷袭他,但是,他抬头时,一阵眼晕,这是天劫啊,不是什么外人袭击!

  一般来说,在这阳间,进化者到了圣者境界,少数强者会惹来天劫,很少有人可在半圣渡劫,更不要说金身层次了。

  他提前渡劫,这足以说明所修金身之强大,在这里被上苍规则审视,被盯上了!

  “我以德服人,谁怕谁啊?!”楚风不信邪,被劈了一通后,在这里叫板。

  喀嚓!

  成片的闪电劈落下来,让他浑身冒黑烟,痛苦不堪,这真是被以德服人了,楚风呲牙咧嘴,清秀的脸蛋都黑不溜秋,也就剩下牙齿还那么白,但却在向外喷电弧。

  不远处,莫风差点被劈死,身体原本就破烂,如同烂泥挂在石壁上,现在更是被劈的宛若焦炭,身体都快干枯了,所流出的血液皆干巴巴,成为血痂,黑乎乎。

  吼!

  他一声大吼,差点被劈死,终于复苏了,这雷霆刺激他身体内的所有潜能,不再昏沉。

  远处,一些人听到他的吼声,全都凛然,虽然早已猜测是他在渡劫,但现在“确定”后还是一阵动容。

  “不愧是异荒族,了不起,这是修成了何等的金身?!”

  嗖!

  楚风冲过去,拎起他,一阵拍打,再次给封印了,在此过程中成片的闪电降临,很恐怖,光芒无比炽盛。

  就这么瞬息间,失去抵抗的莫风就差点成为焦炭。

  他最后的意识中,无比愤怒,这太可耻了,同时他也恼恨,错过今晚,不知道又要等多少年才能遇到血瀑,悟道的时机离他远去,想在别处弥补,那种代价太大了。

  “看住,别让他死了。”楚风将莫风扔给远处的驴精与老古。

  一时间,楚风感觉酸爽,被天雷劈的外焦里嫩,他自己都闻到肉香味儿了。

  通天血瀑可隔绝空间,将他遮蔽在这里,闪电很密集,所占空间不是很广,但是却无比的集中。

  楚风被以德服人,不得不努力抗德。

  他在渡劫,身体与精神同时被洗礼,愈发的坚韧,走向雷劫末期,即将熬过去。

  外面,映无敌、叙乌王等人都在叹气,这位异荒族的少年人王未免太强大了,才半夜而已,便渡劫!

  此时,就是大空都露出惊容,对方到底手持何物,同这瀑布共鸣,这么快就圆满了?

  远处,形似林诺依的少女以及孔雀族的少主等,也都露出异色。

  史煌终究是忍不住了,开口道:“呵呵,我就说嘛,莫风兄一出,谁与争锋,不知道那猎物怎样了,该不会在异荒族的雷劫下已经化成黑炭了吧?”

  “肯定死成渣了!”有人附和。

  “让我们拭目以待!”史煌笑道。
  
网站地图 英雄联盟娱乐电子 玛雅平台 扑克王官网app ag官网App下载
全世界国家队排名 天天娱乐在线
亚博国际登录 优发娱乐国际网页 豪博娱乐下载 158nn.com
新天地棋牌 天天娱乐代理申请 a8娱乐app 七乐app下载
新天地app下载 金世豪娱乐下载 新利棋牌官网 齐发国际娱乐城
琪琪成人色情在线观看 香港成人网 色导航 伊人香蕉久草狠9 色情书网免费阅读
五月婷婷月开心五月色 亚洲桃色天堂网 天天色综合 678五月丁香亚洲综合网 妹妹五月天
哥也色蝴蝶谷 淫女收容所 狠狠撸?俺也去 国产精品大陆在线视频 青青草视频在线观看
色情综合 青青草视频在线观看 在线成人 偷窥自拍 电影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