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很麻利,动作娴熟,将那件不知道什么材质的长裙给解开,惊叹连连,这绝对是好东西啊。

  在这裙摆上点缀着许多亮晶晶的形物,都是天材地宝,透发圣洁气息。

  同时,更有不少特殊的纹络出现在裙子上,犹若夜空中的星斗,莹莹点点,极其美丽。

  可是,东北虎却是吓坏了,总觉得自己刚才没有看错,觉得那女子的眼皮颤动了一下。

  “兄弟,你实在胆大包天,我们赶紧跑路吧!”东北虎叫道,一阵发毛。

  然而,楚风在尸体上寻宝正起劲,整件长裙都快易主了,被他扯下来大半,认为这肯定是闲的战衣。

  在此过程中,什么一双乌黑的大长腿,还有那修长莹润但却黝黑的颈项,以及优美但很黑的锁骨等,都自然映入他的眼帘。

  “别自己吓唬自己,如果有危险,我们早死了,你要相信我的直觉,没事儿!”楚风大咧咧。

  “兄弟,大凶之兆啊!”东北虎实在是心惊肉跳,在那里提醒,同时盯着那女子眼皮那里。

  “禽兽啊,大胸之罩也想扒?你真是太孽畜了!”楚风数落东北虎,但很快他又转变口风,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大胸之罩肯定也是瑰宝!”

  东北虎听到后,真是目瞪口呆。

  老古也无言,这杏……颇有他大哥昔日不要脸之精髓。

  “这些东西你能给谁?”老古道,毕竟是死人的东西。

  楚风很利索的将那件长裙据为己有,扔进轮回土中去净化,他满不在乎,道:“首先你们得承认这是天物,是一件无上宝衣,如果有朝一日被逼入绝境,老古我问你,让你穿上一件天尊战衣,甚至是大能战裙,进行防御,你愿不愿意?”

  “你是留着给我穿的?!”老古差点跳起来,把棺材都给撞的哐当作响。

  楚风撇嘴,道:“我只是个比喻,你别不愿意,到时候你哭着喊着求我要这件长裙穿,我都不见得给你!”

  然后,他就不关注身边的两人了,而是打量大邪灵,这原本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姿容绝世。

  可是现在……轮廓依旧美貌,精致而完美,但是这肤色实在是黑的没谁了,像是广寒仙子掉进煤矿中。

  “可叹,这又直又长的……大黑腿!”

  “还有这盈盈一握的小蛮……那个汹腰!”

  “一双藕臂掉进墨水中,还有这原本的鲜艳性感的红唇如同吃过死孩子似的发紫,这美眸都成乌眼青了,但真不是我打的。”

  楚风连连感叹,看着这具稍微有些暴露的尸体评价,最后又叹道:“卿本佳人,奈何……黑化死掉。”

  “兄弟,真的是大凶之兆啊!”东北虎头皮发麻,因为,他一直在盯着这个女人的眼皮,总觉得不久前没看错,就在刚才他觉得那长长的睫毛似乎又颤了一下。

  “虎哥,你太禽兽了,你别诱惑我好不好?你这也太直接了,我都不好意思了,抢什么也不能抢那种东西啊。好吧,我承认,那是天材地宝,我动心了,你让我酝酿下。”楚风咳嗽了一声,道:“那就从战靴开始吧,我觉得这双长靴有古怪,密布着特殊的符文,是瑰宝!”

  “咦,这是……麒麟皮炼制的长靴吗?!”老古大吃一惊。

  楚风闻言,更是动容,而后果断而毫不迟疑的出手,将一双秀气而美观的长靴给剥脱,仔细看,的确像是龙皮或麒麟皮。

  楚风稍微催动一丝能量,便看到某种秩序钢,他是识货的人,这靴子若是穿在脚上,最差也能缩地成寸。

  “不错!”他点头,这肯定要收入宝库中。

  然后,他打量这女子的双脚。

  “这还真是一对秀美而娇小的——黑脚丫子!”

  这种评价,让老古都有点无言。

  就是在此时,东北虎看到这女子的眼皮又疑似跳了一下。

  它顿时叫道:“不对啊,兄弟,你可能气到她了,我似乎又看到她动了。天啊,什么状况,我为什么都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看的真切,邪门了,闹妖啊!”

  “别吵,真要是活着,你以为我们现在还跑的了?”楚风一摆手,让他别乱说话。

  凭良心说,楚风觉得这双脚原本可称之为秀气无暇的天足,脚趾晶莹,带着光泽,可惜了,是黑光。

  能够猜测到,以前这是羊脂玉般的脚趾,脚掌娇小,但现在嘛,楚风总会不自然的联想到……多少年没洗过了,黑的过分。

  “好东西啊!”楚风惊叹,他自然不是为了盯着这双天足,而是看向脚踝那里的脚环。

  像是羊脂美玉的圆环,带着小铃铛,就在腥下方,脚踝附近,甚是美丽而精巧。

  若是洁白的腥与玉足配上这样的脚环,的确赏心悦目,现在嘛,楚风哪里会去欣赏,相当迅速的就给撸下来了。

  “脚环就一只啊,我还以为成双成对呢。”

  然后,楚风再次打量,仔细踅摸,咕哝道:“怎么没有手环之类的?”

  一番探索,这女子身上也没有空间手链等,空空如也,物品实在有限。

  “该不会在她体内吧?”可是,楚风还真不敢以精神力探索,他有轮回土庇护形体,可一旦将精神力探出去,入侵这大邪灵的体内,估计会有大祸。

  想都不用想,单凭一具尸体就能灭杀其魂光!

  “这大胸之罩要不要也给洗劫走呢,都成死人了,我们要是给她扒干净,什么陪葬品都不给她留,有点说不过去,是吧?”楚风征询老古与东北虎的意见。

  老古鄙视,啪啪拍了几下棺材板,都不想跟他多说话。

  楚风又道:“盛情难却啊,虎兄几次提醒我,非要我脱掉,脱掉,全部脱掉,我看要不然也带走吧!”

  东北虎顿时翻白眼,道:“兄弟,你这是无耻到了新境界。别扯上我好不好,你要是想抢劫,就直说呗,没啥不好意思的,咱兄弟谁不了解谁啊。”

  楚风小脸清秀,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神色,道:“主要是我怀疑她可能是天尊,是大能,她身上的任何一件东西都天物,对我们来说,都是无上瑰宝,舍不得啊。比如说吧,万一以后你们遇到危险,给你穿上,给老古穿上,都是保命的天宝。”

  “老夫至于用它保命吗?!”老古第一个跳脚。

  楚风道:“老古,你可别这么说嘴,万一有一天你哭着喊着非要找我要,想穿上这件东西毕命怎么办?”

  “呸,不可能,那样的话,我还不如一头撞死呢,我大哥黎龘的脸都会被我丢尽。”

  楚风不屑,撇嘴道:“算了吧,你大哥自己都很不要脸,大哥别笑二哥!”

  然后,他开始撺掇东北虎,道:“虎哥,你不是整天惦记白虎族的圣女吗,你要知道没点好聘礼肯定没戏,这任务交给你了。”

  东北虎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道:“不要,真心的,我认为这里有大凶之兆,我们赶紧走吧!”

  楚风自己动手,将大邪灵从黑色的战车上给翻到地上,道:“我先将这战车收起来。”

  这车很大,十分恢宏,但是通体乌黑,再也不复早先金光万道的神圣样子,大不相同了。

  楚风问道:“要是能谢点就好了,这么大个,我都没法收起来去净化,老古,你有什么驭兵之术没有?专门控制这种至强战车的古诀。”

  “还真有!”老古道,事实上这战车是他唯一上心的东西,一早就盯上了。

  楚风按照他的指点去尝试,这高大的战车果然缩小,老古的秘法有效。

  这车体残破,少了一部分,但是依旧很可怕,散发着惊人的气机,就是楚风身上覆盖着轮回土都感觉如同刀割般难受。

  这若是正常临近黑色的战车,他确定,自己多半第一时间就会爆碎,魂光都得炸开。

  “可以啊,老古你的法有效。”

  “你也不看看这是谁收藏的。”

  “不会是你大哥的吧?”楚风问道。

  “当然,最高等阶的控兵诀,不分大界,不分族群,总之有效!”

  嗖!

  数次运转那种古诀,战车缩小,化成四寸长,很精美,乌光闪耀,楚风第一时间送进石罐的轮回土下。

  “好了,我们可以上路了。嗯,你们等会儿,我带走最后一件瑰宝就可以了。”

  然而,这一次,楚风才拎着木矛上前,他自己都开始心惊肉跳,总觉得这女子仿佛在沉眠,并不是彻底绝命。

  “大邪灵,反正你已经死了,这么多宝贝跟你埋于地下有点浪费,我帮你带走吧,让它们焕发出有的光彩,别怪我,有容乃大。”

  楚风磨叽,在这里安慰自己。

  接着,他用木矛去触动大胸之罩,结果,真有大凶气息扑面,让他寒毛倒竖,与此同时,他亲眼目睹,那女子的眼皮在跳动,而且很剧烈。

  “鬼呀!”

  不是楚风叫,不是东北虎叫,而是老古第一个尖叫,并开始震棺。

  “老古,你大爷的,你自己就是鬼,鬼叫什么?你想吓死我啊!”楚风跳了起来。

  然后他带上两人,钻进石罐中,转身就逃。

  石罐化成一道光,极速飞遁,太快了,在地下穿行。

  东北虎道:“兄弟,我就说吧,她多半活着,你偏不信看到没有,刚才她身上的乌光在消散,有些地方又洁白了。”

  “别说了,赶紧走!”楚风心虚,他也看到了,那乌光在消退,这大邪灵真有可能活过来。

  “快走,恤,你抢她战车也就罢了,你看你,连人家的战靴,连人家的长裙都不放过,都快剥光了。这要是活过来,肯定全天下追杀你,你想不负责都不行!”

  东北虎狂点头,道:“大凶之兆!”

  “别给我提这四个字,玛德,逃!”楚风诅咒。

  后方,那女子乌光内敛,浑身雪白如玉,眼皮簌簌而动,长长的睫毛更是在颤动,恢复的太快了!

  她弥漫出的气息极其惊人,惊天动地!

  接着去写第二章。
  
网站地图 网上投注现金网 足球国家队排行 天时平台 盈博彩票网
天天娱乐 太子娱乐 于马娱乐 盈博彩票网
足彩比分直播 世界杯指定投注 娱乐国际平台彩金网址 大发国际娱乐APP
扑克王app推广 亚虎app官方下载 亚博国际登录 梦幻岛pt老虎机彩金
天门新闻网最新新闻 bbin娱乐线路检测 2018世界杯投注方案 澳门皇冠
色情综合 开心五月丁香花综合网 色尼姑 成人 色情偷拍欧美日韩亚洲
日本色情电影 五月花图片 咪咪导航 情五月天 我看逼
4438x成人 日本色情网 情色五月天网站 yy111111光棍手机影院 色五月花
欧美成 人 网 站 免费 看a片 网色网站 80电影天堂网 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