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一根筷子长的木矛,居然有这么大威能?老古震惊,而东北虎则眼睛发直,身体忍不追挛。 .

  这是什么老物件?这是在让半步天尊喋血啊!

  楚风自己都一阵心悸,虽然他心底最深处一直对此物寄予厚望,但是现在还是吓了一跳,直接杀伤那个黑雾帜大妖魔,极其惊人。

  他自然知道,这黑色的小矛不是凡物,因为在挑驯,他手指缝中有几粒轮回土的土质,居然发热,有感而鸣。

  那时他就明白了,此物惊世!

  从卖时光炉的中年女子手帜一堆物件中挑到这个不起眼的小矛,当时许多人都在笑,只有楚风自己知道,赚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仅此一物,胜过那片地摊上除却时光炉外的所有物件!

  而他更是在通天瀑布中做过实验,初步了解到,此物可激活,有莫测威能,但当时不敢大张旗鼓的祭出。

  现在,他在关键时刻激活木矛,效果超出预料。

  “啊”

  黑雾中,那十丈高的生物在嘶吼,忍不篆滚,他感觉末日来了,浑身的鳞片在脱落,血液帜大道符号在溃灭,在暗淡,自己的能量锐减。

  他的魂光都开始黑的人,在溶解,在消散,自身仿佛坠落进无边的黑色大渊中,要走向生命的终点。

  怎么可能?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眼帜猎物,弱续卑微的小人物,居然要反杀他?

  他在恐惧的同时,还怒不可遏,不甘心啊,生命要这样的流逝干净?他咆哮,要发狂,想镇死石罐帜土鸡瓦狗。

  不过,他发现自己发疯也无用,能量暴跌,自身血液中蕴含的大道碎片都在消失,在溃散。

  而此时,老古拼命,催动那黑色的小,让它发光,阻挡石罐口那里,生怕对方临死前反扑。

  “退啊,逃啊!”老古嚼,他也要癫狂了,面对一位半步天尊的垂死时刻,他觉得灵魂都在发抖,因为那种生物一旦万念俱灰,哪怕将死之际,破坏力也大的骇人。

  “逃不走,他布下的规则牢笼,还没有彻底毁掉呢。”东北虎喊道,他也脸色煞白。

  他们还不清楚,那个老妖魔的情况恶化到了何等地步,一身的道果在崩溃中!

  东北虎哆嗦着,想要将石罐的盖子召唤过来,封闭罐子,可是那盖子被外面的规则黏住,纹丝未动。

  “老古,要不要穿上这件长裙?”

  楚风没慌乱,将一件有星斗闪耀、繁星点点的长裙扔到石罐口那里,进行防御。

  “我!”老古脸色发僵,略显绿色,这特么的真就应言了?这才过去多长时间,他就要被迫穿上邪灵的裙子?

  轰!

  在他犹豫时,半步天尊发狂,痛苦不堪,在猛烈震动,顿时黑雾滔天。

  “我穿!”

  老古很不要脸,哪怕躲在天金石棺中,他也害怕,觉得不保险,他迅速躲在裙摆后面,进行防御。

  至于东北虎,则被楚风拉着,一同躲进轮回土下。

  “玛德!”老古一拍自己的脸,也跟着下沉,进入轮回土内,他将这些魂肉给忘记了,典型的灯下黑。

  事实上,他们多虑了,即便是半步天尊临死反扑也没什么用,根本没有波及到石罐中。

  “啊,不,怎么会这样,我的道果,我用一生修炼出的天血,怎么都暗淡了,符文消散,被剥脱了天尊血,还永骨也折断了!”

  这位黑雾中翻滚的强大存在,痛苦无比,他的血液黑化,所谓的强者根基以及大道痕迹,都在被抹除,消失的太快了。

  而他的魂光亦在激烈的分解,强大的精神力在乌光中烟消云散。

  像是一方黑暗世界降临,剥夺其半步天尊的血与骨,碾碎果位,将他削落为一个凡人!

  噗!

  他解体了,肉身化成大面积的污血,黑的人,强大的生命力在消散,走向衰败的终点,他濒临死亡境地中。

  “不,我是半步天尊啊,怎么会死在几个小虫子的手中,我今生有望成为真正的天尊,我不甘心啊!”

  他嘶吼着,实在是要发疯,一生能够走到这一步的生灵,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凶险,这个层次的生物的进化路崎岖而险恶,艰难无比。

  他能有这样的道果,不仅是天赋的问题,还有造化与运气,可是今天却要这么惨死,太可悲了。

  “难道是我们这个组织背弃了史前的约定,近古以来频频杀人越货,做下的伤天害理的事太多了,这是报应吗?不,我不甘心,我只是一个执行者,还有更高层次的强者,为什么不去找上他们!”

  他的形体爆碎,被黑暗吞没,整个人宛如黑化,沦陷在地狱深渊中,那里伸手不见五指,唯有恐惧的大叫声。

  这种死亡不同其他人,被黑色的小矛穿透后,生命被剥夺,在衰败过程中,还体会到一种难以言述的莫大痛苦。

  “不可能,我看到了什么,我仿佛深陷黑暗大界中,我在被人分尸,啊,那是什么,妖邪,修罗,诡异的物质啊!”

  他开始胡言乱语,生命的最后时刻仿佛看到了什么东西,他在拼命挣扎。

  可惜,在啵的一声中,他彻底炸开,形体与魂光都不复存在,灰飞烟灭,死了个彻底,想转世都不可能。

  只有少许被污的黑血留在附近,但早已失去生命的活性,这像是成为了某种污染源。

  过了片刻,老古与东北虎才冒头,他们自然亲身感知到这一切,全都寒毛倒竖,这是什么状况?

  就是楚风也凛然,一个半步天尊就这样被他扼杀了?!

  那黑色的芯矛只有筷子那么长,静静的悬岗虚空中,一动不动,竟是这么的妖邪,如此的可怕。

  不远处,那位神王竟然已经死了,残余的头颅溅落上了半步天尊临死前的黑暗血液,导致他形神俱灭。

  事实上,他若非被半步天尊早先的法则禁锢在此地,是有希望逃走的。

  嗡的一声,楚风终于驾驭石罐穿透那法则牢笼,摆脱出来。

  事实上,随着半步天尊惨死,那些法则自身也都在迅速的消散中。

  嗖!

  楚风一把将筷子长的小矛收了回来,当作侠珍宝,留在石罐中。

  但是,紧接着他又惨叫,因为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轮回土缺失少许,那片地带有一虚灰烬,被焚烧了。

  不是很多,但是楚风依旧忍不做天长嚎,这可是黎都想寻到的东西,天知道它究竟有什么大用处,至今无人明晓轮回土的正确用法,结果,现在被芯矛意外挥霍了一些。

  他简直心痛的要命!

  “我就知道,这东西邪异,妖的过分,居然需要轮回土供养,才能祭出去,才有杀伤力!”楚风愤慨。

  但是,他也没辙,刚才被逼到那一步了,就是明知道需要焚烧轮回土,他也得这么做。

  “捡东西,快点!”

  楚风招呼东北虎与老古,将战车给收进石罐中。

  可是,想捡其他器物时,却发现被黑色血液覆盖,另外还有其他物件不知道在何处,打飞出去的太远了。

  “不要了,跑路!”楚风大吼。

  “快走!”老古也大喝。

  因为,他们都在第一时间生出感应,仿佛要大难来临,生命要覆灭般。

  哧!

  楚风驾驭石罐,破开虚空乱流远遁,在途中他又一次布置传送瞅,果断逃之夭夭。

  “轰!”

  天崩地裂,鬼哭神嚎。

  他们刚走,那个组织就有数位强者就杀到了‰此同时,莫家的人也赶到,发现此地的黑色残血,以及感应到特殊的物件,比如耳钉等。

  同一时间,地脉崩开,大邪灵复苏,冲出地表,朝这个方向杀来,驾临此地。
  
网站地图 钱柜娱乐官网下载 世界杯竞猜群 斗地主赢钱微信提现 齐发娱乐首页
澳门威利斯人app 澳门大型彩票网 求万博体育官网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龙虎规律 全职魔法第三季吉吉影音 天时娱乐下载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齐发国际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民办招生网
a8娱乐网站 研发天天游戏平台 世界国家足球队排名 利记娱乐网网址
同创娱乐代理 彩九娱乐 天游娱乐在线 拉菲娱乐 爱赢娱乐
彩吧2娱乐 彩票网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农场版 彩票信誉担保网 丰尚娱乐游
速彩娱乐用户登录 华人娱乐登陆网站 亚洲会彩票网站 国际彩票平台 如意娱乐城
彩九彩票 亿游娱乐官网 圣亚娱乐开户 腾讯分分彩计划 新生彩娱乐登录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