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是半步天尊啊,就这样让人灭了,一巴掌而已,什么迈进天尊领域中一只脚,什么拥有天血与道骨,全都稀巴烂,被人打的爆开,彻底死亡。 .

  大邪灵一出手,这片地带恐慌,莫家的人震撼而又毛骨悚然,惊叫着,有人悍不畏死的出手,更有人没入地下,想要遁走。

  “哼!”

  一声冷哼而已,但凡动的人,全都僵住,或者被禁锢在土层中,或者被禁锢在半空中,时间仿佛凝滞,停了下来。

  下一刻,这些人都无声无息的分解,血雾飘散,浓重的刺鼻。

  没有乱动的人皆噤若寒蝉,这件事太可怕了,死的都是神,还有一位神王,再加上那位半步天尊,莫家的人脸都绿了,接着又煞白,没有一点血色。

  今天,他们栽了,很彻底,他们来自异荒族,何其的强大慑人?

  可是对方却无惧,就这么霸道的出手,削莫家的脸,丝毫不惧莫家的强大底蕴。

  异荒族,立族者通天彻地,掌握造化,自身进化到的层次极其骇人,震慑阳间,谁敢轻易招惹,哪个敢随意树敌?!

  莫家余下的人都不敢动了。

  不远处,西天组织的人也都一个个寒毛全炸立着,一动不敢动,全部吓住了。

  他们来了不少高手,可是并不比莫家强,现场成就最高者就是那位银袍老妪半步天尊,她身体发僵。

  此时,所有人都有一种感觉,觉得自身宛若凡人般,被神魔盯上,形神即将崩开,等阶差距过大!

  虚空帜女子大邪灵,完美的身体上穿着银色甲胄,曲线起伏,修长美好,她面上有银罩,转头盯上西天组织的人。

  那位手持长靴的神王,绝巅领域的老牌进化者,吓到颤抖,他已经意识到,一悄问题都是出在几件器物上。

  “道友,我有话说!”他嚼,怕没有机会说话,颤抖着,想要解释当帜“误会”。

  他迅速将那麒麟皮的长靴用玄光托起,想要敬献给那女子。

  “轰!”

  一片光彩自大邪灵身上澎湃而出,砸在老牌绝巅神王的身上,让他瞬间成为齑粉,只有几丝血雾飘出去。

  鞋子这种私密之物被人触及,让大邪灵难以忍受,直接发动凌厉一击。

  碾压,秒杀!

  西天组织的人灵魂都在惊颤,真是没法活了,这女人到底有多强?他们遭遇了无法想象的可怖危机。

  最为关键的是,他们想解释都无用。

  接着,他们第一时间想到,地上的黑血、特殊器物等,难道都是这个女子出手后所留?

  西天组织的银袍老妪,那位半步天尊心翟寒,她怎么不害怕?她的手掌上方悬概一枚耳钉还有一根银簪,这些都是催命符!

  她的身体晃动着,灵魂瑟瑟发抖,居然跪伏下去。

  为了活命,她不怕耻辱,姿态摆得很低。

  然后,她的身体突发光华大盛,那是一道金色的天尊法旨,极速展开,绽放出异常强绝的能量,包裹着她飞天遁地!

  因为,她没有将希望寄托在对方的宽恕上,跪伏只是暂时隐忍,麻痹对方,她想靠组织给她的保命手段逃走。

  至于其他人,她的手下,那些神与两位神王等,她管不了那么多,只要自身能活着就是成功。

  不得不说,天尊法旨惊天动地,始一出现就裹着她撕裂长空,到了天际痉,速度太快了。

  这一刻,时光都仿佛在逆转,她要消失了!

  然而,虚空中一只洁白的手掌不急不缓的探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按了下来,探进璀璨的金光中,将老妪压在下方。

  噗!

  老妪大口咳血,而后她惊悚方发现,那法旨在片片碎裂,而后炸开了,化成一个能量漩涡,将她的魂光吸附了过去,接着将她绞杀。

  “啊!”西天组织银袍老妪惨叫,短促而急切,无比凄惨,接着声音戛然而止。

  一掌而已,大邪灵洁白如羊脂玉的手掌,便将那天际痉打穿,那张金色的法旨瓦解,老妪爆开。

  一位半步天尊惨死,形神俱灭。

  所有人都骇然,那张法旨出自西天组织,是一位天尊亲笔书写的,结果却被人就这样打爆,连老妪藉此旨意都无法逃走,更遑论是他人?众人绝望。

  大邪灵风华绝代,平日间脾气很好,但是现在眼角眉梢都带煞,没有其他原因,只因她几乎被人剥成一只大白羊。

  这种事简直不敢想象,居然发生在她的身上!

  她是谁,何等的身份,原本高高在上,可是初来阳间就差点裸奔,这种结果实在是不可忍受,让她杀气滔天。

  这群人争夺她的饰品,让她觉得特别的猥琐,连她穿在雪白玉足上的鞋袜都争抢,还有什么可犹豫的,杀无赦。

  一声轻叱,大邪灵出手,她的周围各种道则碎片钢,而后猛然旋转,结果周围无论是神,还是神王,全都消失,并且虚空炸开!

  那些生物,即便是神王都如野草般,不堪一拔,刹那间被收割掉生命,灰飞烟灭。

  看着地面上的饰物,大邪灵的双目中明灭不定,美眸闪烁五色神光,她一招手想要全部毁灭,觉得被亵渎了,这些都已经成为污物。

  但是,她又止庄作。

  在此之前,她要施展一门异术,要探究那个盗三饰品的贼人在何方。

  一时间,这片地方浮光流转,虚影交织,都是不久前发生过的事,有莫家与西天组织的争执,也有更早前虚空裂开的画面。

  但是,唯独没有那个贼人的身影。

  居然无法回溯?她深感意外。

  在地脉时,她以为是自己被侵染了太多的因果之力,被这方大界镇压,所以一时间回溯失败,可是到了这里后她明显变强了很多,渐渐熬过这方天地的侵蚀,结果还是如此。

  什么状况?

  她心头一惊,那个恤身上有极其特殊的天物?

  她顿时心绪大坏,那个贼人洗劫她全身上下,夺走各种饰物,让她衣不蔽体,大片雪白暴露,结果居然成功走脱,这让她怎能甘心?

  耳钉被人摘走,簪子成为别人战利品,最为可恨的是,连鞋袜都丢了,这是何其荒谬的事情,她怎么接受的了?

  即便现在寻回一部分,可也无法改变发生的事。

  她再次运转秘法,一只素手拂过眉心,霎时溢出一滴光彩冲霄的特殊血液,映照整片天地,她不惜催动自身最强血精,也要找到那个贼人。

  “老古,你说,我们要是被大邪灵抓到怎么办,下场如何?”极荆远之地,楚风心虚地问古尘海。

  “还能怎么办,保证被人打死!”老古说道。

  楚风死鸭子嘴硬,道:“别说这么不祥的话,万一被抓住,我还她这些东西就是,大不了多赔她几件衣服!”

  “兄弟,这样的话你肯定不会被她打死。”东北虎点头。

  “还是你有先见之明,比老古强多了。”楚风拍了拍他的肩头,像是找到某种心理安慰,长出一口气。

  东北虎如今唇红齿白,一副课少年郎的样子,典型一个小白脸,他干笑道:“兄弟,你虽然不会被打死,但会更惨。”

  老古嗤笑道:“的确打不死,但必然生不如死!”

  “你们两个甭幸灾乐祸,我要是被抓住,你们这两个帮凶、狗头军师,能好的了吗?或许比我还得惨十倍!”
  
网站地图 皇浦国际 安装程序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体育开户网站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址
玛雅平台 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 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盈丰娱乐棋牌
赌博龙虎规律 王牌娱乐app下载 金马国际买马APP 足球星榜
大神棋牌官网下载 亚博app官方下载 河南行正招标服务有限公司 下载百家乐
长丰县 郑象梦 神州国际娱乐app 股民微信资源 真人百家乐app
黄色视频网站 五月色狼 日b网 欧美japanese voicetv
日本妈妈2 电影 日本av电影
韩国色情电影 快播色情网站 黄片网址 韩国色青片大全电影
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