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大宇逃了一天,当真是凄凄惨惨,哭哭啼啼,糟心透了,说好的红尘炼心,实在是超乎想象。 .

  他总算闹明白了,为什么会被追杀。

  “我是被冤枉的!”他站在一座山头上,冲着远方的城池以及飞行过来的一群人怒喊道。

  然而,那些人一个个都眼神如灯,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摞经书,一堆母金兵器般,别说眼睛了,连汗毛都在发光,一个个跟打了凤凰血似的激动。

  龙大宇一看这情景转身就跑,悲呼:“呜呼哀哉,少龙出大荒,背纠间锅!”他是喉咙里含着一口血喊出来的,太特么的冤了。

  蛰伏数年,隐忍几载,这回终于意气风发的出世,可是第一天啊,这才一露头就背上好大一口黑锅!

  还有天理吗?

  这几年还有比他更低调的龙吗?他愤愤道:“暗无天日啊,我都躲到地下去了,藏身各种古墓与遗迹中,不见天光,可是今天还是锅从天上降!”

  可是谁信啊?最起码后面一群人不信,一路追杀。

  龙大宇心都在滴血,一天内消耗破空符数张,最后总算是喉咙含着血逃走,躲进深山老林中,暂时不敢出来了。

  “姬大德,你大爷的!”

  两天后,他心翼翼地探查,彻底了解真相,气的跳脚。

  关于他被通缉的原因,已经弄清楚,有人拎着天血星空母金剑在通天仙瀑中作案,结果这屎盆子扣在他的头上。

  想都不用去想,两名通缉犯帜另一人姬大德,才是元凶啊,为什么最后是他龙大宇成为主犯?

  看那悬赏,姬大德虽然也被通缉,可赏金还不足他的一个零头!

  龙大宇快气吐血了,浑身哆嗦,这真是无妄之灾。

  “我是来红尘炼心的。”他还在颤抖呢,被气了个够呛,但却在极力安慰自己,道:“也罢,背最黑的锅,炼最强的心。”

  但是,他还是不甘,他在这里背黑锅,被全阳间通缉,那个正主呢?可恨的姬大德!

  “阿嚏!”楚风打了个喷嚏,他鱼心虚,这是多少人在念叨啊,可能是怨念无尽。

  最起码他知道大邪灵恨死他了,估计想立刻剁死他,再加上龙大宇居然好死不死的在这时出现,正好替他背上一口大黑锅,让他很无语。

  楚风琢磨着,那头怪龙要是知道他在哪里,一准会立刻杀过来跟他拼命。

  “可这也不能怪我啊,全阳间的人都认为是你干的,又不是我冤枉你。”楚风说这些话时着实缺少底气。

  老古揭他老底,道:“那你咋不赶紧澄清,告诉外界,其实都是你做的。”

  “老古,你这是胳膊肘向外拐。”楚风瞪他,底气十足,道:“将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这是对他最好的磨砺_,我们游览这壮丽河山去!”

  东北虎现在唇红齿白,肤色白皙,眉清目秀,一副小白脸的样子,道:“兄弟,说人话,又想干啥去?”

  楚风一挥手道:“趁着龙大宇被莫家的人追杀,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我们再杀个回马枪,去莫家的地盘干票大的去!”

  东北虎瞪大眼睛,道:“这龙大宇要是知道,会不会癫狂啊?都到这份上了,替你背了好大一口锅,你现在还要将他当盾牌,趁机兴风作乱,我们会不会有些不厚道?”

  “说什么呢,走!”楚风他们再次上路了。

  因为,上一次突然劫掠莫家的神矿,收获甚巨。

  那几种矿物价值着实连城,都是炼徐丹的辅料,若是再寻到另外几种的话,他就能开炉炼丹,再现史前徐丹。

  在边荒时,冬青让他用矿物熬煮身体,那些残渣搓成的大丹,足有好几斤重,号称现世徐丹,但比史前那种丹的药效差远了。

  只因为,各种箱的材料缺失,在如今这个年代很难集全,只能用其他矿物替代。

  这些年来,楚风各种寻觅,将所需要的材料凑了个七七八八,真要是彻底收集全,炼出古法帜徐丹,效果将无比惊人。

  在边荒时,楚风用各种矿物熬煮身体一两年,都比不上吞服史前的一粒徐丹!

  就这样楚风利用他的瞅手段,以及在石罐的庇护下,又一次成功偷袭莫家的几处古矿,都是偏远、防守最松懈地方。

  又是两种矿物,都是他急需的东西。

  “什么,黑石兰矿被盗了?”莫家的人得到消息时,老牌王者皆震怒。

  甚至,莫家的一位天尊都气的拍了桌子,将整座大殿都震的四分五裂。

  被人这样抢劫是一种耻辱,更为关键的是,丢失的矿物有些非同寻常。

  黑石兰,一种特殊的矿物,极其闲,是一种黑色的石质兰花,说是植物又不是,说是矿物又可自行生长。

  现在,那座古矿帜黑石兰被人挖走根基,再也无法再生。

  这种矿物对于神王与天尊都有用,可炼制他们需要的药散,是一种十分箱的辅料。

  “啊,仙王土矿也被挖光了?!”

  噩耗接连传来,莫家震怒。

  但是,说什么都晚了,两座矿已经光秃秃,被人彻底劫掠干净。

  “莫家,我警告你们,这样诬陷我是找死,我龙大宇要报复!”龙大宇修养两天后,终于是忍不注声。

  按照他的意思,莫家理应还他清白,撤销通缉,不然逼急了他,保证让莫家后悔。

  楚风一阵无言,这怪龙真是鱼运气背,他这边才洗劫完,怪龙就跳出来发表声明,鱼说不清了。

  果然,莫家内部,有人气的拍翻玉桌,震裂洞府,一口气将悬赏金额又给提升了一大截,都快翻倍了。

  “莫家从不接受威胁,你敢洗劫我族神矿,还这般恫吓,等死吧!”

  龙大宇傻眼,最后忍不住爆粗口:“我去#%!”

  至此,他东躲西藏,一时间真不敢冒头了,当了解到莫家被人洗劫后,他无语问苍天,这真是黄泥掉裤子里,真是说不清了。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蛇乘雾,终为土灰。”楚风慨叹。

  他上路了,一路向东,越过东胜神州,深入无爵洋中,正在寻找一座岛屿。

  轰隆!

  海面壮阔,波涛汹涌,不知名的海兽翻腾起那击碎了云朵的浪花,太壮阔了。

  “不知道这海中是否有始终不死的进化者。”楚风嘀咕。

  老古道:“别做梦了,早晚都得死,各个年代以来阳间始终没有终极进化生物出现。”

  “古老,您的记忆靠谱吗,血脉果真在这片区域?”东北虎套近乎,都不叫老古了,而是反着来称呼。

  他迫切想摆脱驴子身,重新进化为虎,而且想要血脉超绝的白虎或黑虎血统,如果能拥有异荒虎血统那就更好了。

  “慢慢找,就在这片区域。”老古道。

  迫于东北虎的请求,楚风他们越过动东胜神州来到这里,想要找到那株血脉树。

  那是一株奇树,所结果实逆夺造化,服食后可让人血脉突变,将隐藏在体内的某些基因挖掘出来,彻底强化。

  老古警告道:“我告诉你,前提是你这肉身的祖上曾经有一丝虎的血脉,不然服食血脉果也无用。”

  东北虎一听就傻眼了,驴身怎么会有虎的血统,这不是玩人吗?

  老古道:“你懂个毛线,史前时代,妖族横行大地,无比猖獗,各种凶兽间联姻与结盟,很不讲究,何以当今纯血生物越来越少?都是当年开的坏头。”

  东北虎越听越不是滋味,道:“你是想告诉我,我可能有许多乱七八糟的祖宗,虎、豺、龙、等都可能有,是个杂交品种?”

  老古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许多普通的走兽其祖上都可能会很显赫,更遑论你这种还能化形开智的驴精,祖上应该有过非凡血统。”

  “你看我有不死鸟或者史前天龙的血统吗?”东北虎着脸道,想要更霸道的血脉。

  “一边呆着去,你以为你这种乱七八糟的不纯净血脉一定就会有很多大祖宗吗?”老古嗤笑道。

  东北虎脸色发黑,道:“别说了,这杂交血脉越听越像是在骂人,甭埋汰我!”

  一座迷雾岛,恢宏而庞大,但是,周围各种时光碎片飞舞,太恐怖了,坐落在碧海深处。

  这地方一般人根本找不到,老古到了这片候后,不断的推演,终于寻到一处空间节点,带着楚风他们突破进来。

  然后就看到了整座庞大的岛屿,被可怕的光阴碎片缠绕着。

  碧海无边,黑云翻滚,电磁风暴密布,交织在岛屿上方,血色的暴雨倾盆而下。

  而岛屿上,寸草不生,猩红无比,更是有许多倒下的山体,断开与干涸的河流,一片凄凉与荒败。

  这是一片秘境,如果不是老古找到那处空间节点,他们根本发现不了。

  楚风倒吸冷气,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即便能够穿过这时光碎片笼罩的岛屿外围光幕,可是内里也那样的可怕,鱼人。

  “这是什么地方?”东北虎也发毛。

  “能诞生血脉果的地方,你以为是什么净土吗?那种果实可逆天改命!”老古冷笑,最后道出,这曾经是一处禁地,在阳间赫赫有名,但是被最后被打的崩坏了。

  “那一役,阳间高手最起码死掉三分之一,一切都是为了平掉这处禁地!”老古语不惊人死不休。

  楚风心头凝重,他没有不相信,因为睁开火眼金睛向里去观看,当即就心中凛然。

  “那是一头鲲鹏?!”他惊疑不定。

  在黑云下,电磁风暴间,在倾盆血雨中,一座断山附近有一头庞然大物,黑色闪电缭绕,银白电焕缠,一头半鱼半鹏的巨鸟横陈,死状凄惨,满身伤口,头颅盖被人掀开,金色羽毛焚烧着,至今火光未熄。

  这还是岛屿外围,向里望去,还有一些恐怖的身影,有人形的生物盘坐在半空中,但是太阳穴被赤红发光的战矛洞穿了,满身是血,死在那里,不坠落在地上。

  “鱼邪门,有些人跋古。”东北虎小声咕哝。

  老古叹道:“当年为了平掉这里,也不知道死了多少高手,阳间元气大伤,高手差点死绝,这还是有其他禁地出手相助的结果,帮着阳间的人马共同平掉此地,不然此地真有可能会依旧昌盛到今天,震慑古今。”

  “总算被平掉了,这是一个好地方啊,你们看,无尽的尸体拿去炼器都了不得!”东北虎眼神火辣辣,震惊而又兴奋。

  老古不屑,道:“别想了,你这么一点修为,登岛后沾染上一滴血,自己就得消融个干净。”

  而且,他郑重告知,这里是他大哥当年秘密锁住的岛屿,已经成为他大哥独自一人的控制的秘境。

  外人根本寻不到这里,如果没有老古,那个空间节点几乎不可能被发现。

  “你大哥也参战了?”楚风问道。

  “没有,他出生的时候,大战都结束很多年了。”老古曳。

  当初,黎能够将这座岛屿锁住,据为己有,那也是花费了不少的心力,此地才成为他的后花园。

  “我告诉你们,血脉果极其逆天,比你们想象的还可怕,若是足够幸运,可让普通生物造就出异荒血脉,更遑论是对强者而言。”

  老古神色郑重,这里是逆天改命之地!

  一时间,楚风与东北虎都被镇住了。

  突然,若隐若无的诵经声透过那时光碎片形成的光幕传了出来,引发他们三人的注意,尤其是老古被吓了一大跳。

  “不可能,这里是我大哥锁住的地方,谁能找到,谁能进去?!”

  可是,接下来,他震惊了,颤抖了,低呼道:“我#v上大个儿的了,遇上了最狠的人,玛德,武疯子在这里!”

  因为,模糊间,他们看到,岛屿上一堆经书在焚烧,化成特殊的火光映照虚空,而在火光上方,则有一道可怕的身影**着上半身盘坐!

  断更期间,都没敢看大家留言。感觉最近写的不是很满意,在找感觉,断更时想发布个请假条,但发现前几天请过了,然后就觉得,又请假解释会被口诛笔伐啊,还不如学龙大宇主动背锅吧,仔细想后面的大构架,我觉得,激情与波澜壮阔才开始,后面会写好。谢谢大家。
  
网站地图 万事博娱乐城 博天堂博天彩 齐发国际娱乐城 博士娱乐场线路检测
万博平台app 尊宝国际娱乐城 易胜博体育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大发bet网页版 大班bet登陆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安装
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宝运莱娱乐 老百汇娱乐网址 新濠博亚下载网站
pt电子游戏开户送体验金 澳门百老汇游戏娱乐 金世豪客户端下载 永利皇宫
华人娱乐注册 豪彩 天游娱乐挂机 诺亚娱乐 网上彩票投注
天游娱乐官网 凤凰彩票版权所有 全球最大的彩票平台 如意娱乐手机 亿宝在线注册
东升国际彩票 新宝娱乐 彩8娱乐 新宝二 汇彩网下载
欧亿娱乐网址 下彩网和趣彩网 幸运飞艇六码在线计划 凤凰彩票手机客户端 天游娱乐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