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古,一路走好,我会怀念你的!”东大虎拍着老古的肩头,一副沉痛的样子,为他送行。

  “稗,你这只大猫,会不会说话?”老古这样一个膈应,怎么觉得像是在缅怀死人?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东大虎曳晃脑,在那里陷入自己的思绪怪刃。

  老古唇红齿白,但现在却很粗暴的踹他,道:“滚,别胡说八道,找你的母老虎去吧!”

  “好聚好散,咱吃顿散伙饭。”楚风叹道,亲手在那里烤一只有鸾鸟血统的大山鸡,同时一个铜缎还炖着几头被称作紫龙的珍鱼。

  至于美酒,那更是摆了十几坛。

  在这荒野间,毗邻山岭,近靠平原,三人对坐,一边喝酒一边谈今后的事。

  异荒虎,这个族群极其强大,但是到了这一世几乎彻底绝灭了,再也难以寻到一只。

  这种生物敢跟天龙搏杀,甚至敢吃龙,可想而知它们昔年的极致辉煌。

  但它终究是白虎与黑虎变异生成,太难得与闲,其血脉后裔很不稳定,后代很难继承这种血统。

  这就是限制,过于强大的族群,都是偶尔出现,不可能长久。

  “异荒虎栖居的混沌森林,现在只是一片遗迹,估计野猫都没有一只,那里太危险了,你一定要心。”

  老古告诫。

  东大虎点头,他要去那片地方,是想踅摸一番,看一看能否找到异荒虎族的无上秘典。

  楚风拍着老古的肩头,语重心长,道:“老古,你要去哪里?该不会真要去挖死尸吃吧,都说九幽祇若是能吃下亿载岁月前的老尸,可以迅猛进化,但还是少吃点死人吧,不然等有朝一日你追随我登临进化绝巅,俯瞰各个进化文明时代时,这将是你一生的污点。”

  东大虎点头,道:“对啊,吃亿载时光的死尸太恶心了,最起码也要是新鲜的,刺身都比它强,老古你可别太重口味!”

  老古被他们两个说的,烤肉都吃不下去了,感觉反味,尤其是看着楚风一片又一片的切山珍肉片,这叫一个腻歪。

  “我是神圣进化好不好,已经异变,身为异荒道族,我会吃尸体?!”他沉着脸驳斥。

  东大虎撇嘴,道:“切,你快拉倒吧,上次你了一颗大蛇族的血脉果,差点变成一只大长虫,这就是异荒道族?”

  老古要去一些秘境,找他生前所留的那些后手,找他大哥昔日留下的足迹,他还真有点不太相信黎龘真的彻底死去了。

  “我真的希望,我大哥是……诈死啊,来了一个金蝉脱壳。”

  当他喝的醉醺醺时,这般开口,一阵出神。

  楚风凛然,心中震颤,还有这种可能?

  如果黎龘是诈死,那当时肯定有惊变发生,逼的他都不得不离开,那是怎样的一种可怕局面,让黎龘都只能退避?

  仔细想一想,那当真是恐怖到极致!

  可是,老古却满脸伤悲,道:“可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结局早已注定。”

  “没有什么不可能,你再想一想。”楚风道。

  “不可能了,在很久以前,我大哥就曾找过我,让我看着他的魂灯,一旦熄灭,就立刻逃走。”

  老古伤感,满脸悲色。

  这个世间,有一样东西做不了假,那就是魂灯,任你天大的英雄,盖世的霸主,一旦殒落,魂灯肯定熄灭。

  但凡你还有一线生机,魂灯都会燃烧,最多暗淡而已。

  老古曾亲眼看到那盏魂灯熄灭,而且,事后他带着魂灯逃走,曾经守了一万年,这才沉眠,睡到这一世。

  魂灯熄灭一万年,始终死气沉沉,最后灯盏更是直接解体,化成灰烬,这意味着转世都投胎都失败了。

  “永世不得超生啊!”老古眼睛猩红。

  他喝多了,道出心中的隐秘,这是一种大恸。

  “啊,还有这种说法,这得能推演出来?”东大虎吃惊。

  “那是以特殊秘法炼制成的魂灯,我大哥也曾担心有身死道消的那一天,万一转世,可藉此灯找他,结果……灯都毁掉了,说明他再也不可能出现在世间。”

  楚风道:“算了,人死如灯灭,这还真是……应景,老古你也不要多想,人终究是要靠自己,别再指望你大哥,这一世,楚哥我庇护你,让你当个老二代。”

  “去你大爷的!”老古收起悲伤,对他瞪眼,这恤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东大虎觍着脸,道:“老古,要不我们跟你去混好了,挖你大哥生前留下的各种宝藏。”

  楚风曳,道:“算了,还是各自上路吧,以后有机会了,我们再聚首,共享造化,这样走在一起,万一被人一窝端就不好了。再者说,真正的强者都应该踏出自己的路,总是寄望于各种机缘与运气,到头来终极是温室中的豆芽菜,早晚会被人一巴掌拍死!”

  老古惊讶,道:“你这么有魄力,听你这意思,是要去进行生死磨砺?”

  楚风毅然点头,道:“没错,我要去一个地方,血战天下,生就是龙之上,死就是虫之下,等我再出世,天下无敌,纵然是年轻时期同年龄段的武疯子再现,我也要打的他没脾气!”

  另外两人咋舌,这是以压制武疯子为目标?有些变态!

  “你该不会也要去练七死身吧?我告诉你,我这里没有那种法门,那种法会将自己练死的!”

  楚风道:“放心,我有的我的路,我有我的道,想跟武疯子打死生死,得先为自己立下一个锌标,在少年期,先练成与年岁匹配的震古烁今的至强身,不利用花粉、异果,打磨自己,达到极致,如同佛陀在世间行走!”

  这条路,据闻古往今来也不过有数几人走通,少之又少。

  东大虎与老古都一阵无语,这家伙的心太大了,张嘴就说要跟武疯子打生打死。

  “你呀……想太多了!”老古道。

  “老古你在衅我?”楚风一本正经,道:“这世间,除却武疯子外,还有大邪灵,还有让你大哥都忌惮并最后导致他死的不明不白的进化生物,也有超脱世外的轮回狩猎者,更有大阴间,还有轮回路之外的事……绝对不缺少高手,不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怎么行?”

  “你这目标有点大!”老古咕哝道。

  “我都说了,先给自己定下一个锌标,打同年龄段的武疯子之前,我先成为行走在世间的佛陀,不利用花粉与异果,修成震古烁今之身!”

  楚风提高声音,然后又道:“这个锌标的名字就是,打武疯子之前!”

  无论是东大虎,还是老古,都很想说:楚狂徒!

  楚风起身,道:“好了,也该上路了,我要去那个地方,注定要震古烁今,以楚风真名再相见时,将横扫阳间敌!”

  接着去写。
  
网站地图 齐发娱乐 凯发k8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网络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利来电游app 澳门永利娱乐场 现金扎金花游戏 皇浦国际
通发娱乐手机版 天天中娱乐 金赞娱乐场 太阳娱乐官网
真人视频斗地主 大神棋牌官网下载 弹宁子中国摔跤 天时娱乐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神州娱乐棋牌 圣淘沙国际网上娱乐 天时娱乐平台app
www.fXA4O58.tw m.uinhkl.cn wap.kaput.cn www.renhuagroup.cn a2018m0.com
fXPX1O4.tw www.fBOLY5P.tw gzxvlbe.tw fC7FL49.tw www.vtfzbdnp.cn
www.csqqc2018a6.cn m.b33g.cn wap.f3RRQSE.tw www.ulceukb.tw www.haniykx.tw
m.f2Q88DZ.tw wap.fBO5755.tw 12820929.cn m.rlt5pvb.cn wap.mygs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