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羞与莫家为伍,所以要超脱出人王血脉的范畴!”楚风在那里开口。

  老古道:“少得瑟,你这状态很不稳定,没有真正蜕变成功,只是初步转化,有少许血液变成了金色。”

  确切来说,楚风现在跨过了一个关键性的阶段,窥探到了第二阶段的人王路,上一次的血脉果可没有白吃。

  而今天又这样增加潜能,一切便都在此时触发!

  “人帝血,你还真敢说。”东大虎也咕哝。

  “这些都是新,关键是,我现在记忆模糊了,我怕忘记其他!”楚风沉声道。

  他盘坐在那里,努力回想过去的事,思念絮间的一切,想让自己铭记住,怕真的都彻底遗忘。

  “你喝了多少孟婆汤?”老古问道,然后他向楚风身后看去,顿时有点眼晕。

  两罐都空了!

  另外一罐也已经打开。

  老古叹道:“这么多,这是在找死啊,你怎么一下子都喝了?你这个转世者,估计要被打回原形,忘记过去!”

  就没见过这么心大的,真以为孟婆汤是糖浆?敢这么贪嘴的生物,历史早已给了他们深刻的教训。

  楚风道:“我以前不是喝过吗,也不算少,并没有出事,而且这次人王血蜕变,我想加把火。”

  老古的脸顿时黑了下来,道:“以前喝的那些都是我的,黑了我好多罐!”

  “许多事都在我心中模糊下去了,但还有朦胧的轮廓,但是却缺少了一种深沉,一种刻骨铭心的情绪。”

  楚风在自语,这是他的真实体悟。

  还没有彻底忘记,但是有些事在回放时,犹若在看别人的悲喜剧,他像是一个过客,在那里驻足。

  “虎哥,你记得我的前世,知道我的那些敌人,都给我记清楚了,不要忘记,还有我的亲人朋友,到时候提醒我,我现在要继续喝孟婆汤!”

  楚风发狠,抓住了另一个罐子。

  东大虎吃惊,道:“你疯了,现在都快忘记过去了,你这样下去的话,就要跟前生说再见了。”

  楚风咬牙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从絮间到阳间,这么长时间了,人王血都没有蜕变过,可想而知多么难,现在终于出现契机,自然要加速这种进程。”

  老古叹道:“你太心急了,你也不想一想这是什么血统,你才多大,正炒说,人王血统数十上百年,甚至数千年,能够蜕变一次,那就是天纵之资↓却老人王生猛的帮撞推外,不然的话,少年期根本不可能蜕变,你现在已经开始,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楚风道:“我要更强,我不要才窥探到金色血统,我要这种血统蜕变的成熟一些,直接走的更远一些!”

  “别急,以后等找到其他机缘也不晚。”老古劝道。

  “不行,我没那么多时间,开始吧,虎哥帮我记得过去,我的那些亲朋,我的那些感情!”

  “兄弟,不要这么拼好不好,我们还有时间!”东大虎急了。

  “没有时间了,我要快速崛起,有机会必须把握住,从今以后,你负责帮我记住过往,我负责去复仇,斩杀敌人!”

  楚风咬牙道。

  东大虎快哭了,他知道,楚风这是在付出代价,一个人对昔日的情感,会因为记忆的模糊而消退,许多亲情、友情、爱情上共鸣的东西或许都将不再了。

  “你帮我记得,我以后或许还能再次想起来!”楚风无比坚决,其实,他也担心,也有不舍,但是,他相信只要变强,失去都可以再逆转回来。

  楚风喝下最后一罐孟婆汤,轰的一声,整个人如同焚烧,金光绚烂,璀璨夺目,体内金血沸腾。

  毫无疑问,他又变强了,体质在提升,大半还是湛蓝血液,但少部分已经转化为金血!

  “老古,借我一罐孟婆汤!”楚风伸手,还要继续。

  “你疯了,喝这么多,我估计会把你这辈子的事情都给斩掉,你什么都记不得!”老古很严肃。

  楚风道:“没事,前世的事还没有彻底遗忘呢,依旧在我心中!”

  老古神色凝重,取出一罐孟婆汤,略微犹豫后,最终递给了他。

  楚风一口就喝下去小半罐,等待自身的变化,然而,金色血液不在增加,自身的细胞活性也没有更进一步加剧。

  “嗯,怎么会这样?”他诧异。

  老古为他把脉,最后一阵无言,这恤从型开始喝孟婆汤,一直到现在,已经彻底饱和与免疫。

  任何天材地宝,哪怕是究极大药,如果经常服食,也会失去有的药效,生物体皆有抗药性。

  “你真是丧心柴,将孟婆汤喝到这个地步,也没谁了,也就是那些顶级道统的少年敢这么挥霍。”老古轻叹。

  楚风不信邪,咕咚咕咚,将剩下的大半罐也给喝下去了。

  “你这是可耻的浪费!”老古心疼的不得了。

  果然,楚风身体上毫无变化,依旧敝刚才的状态,变化已经到顶了。

  此时,他体内,小半金色血液,大半蓝色血液,交融在一起,有些惊人。

  “兄弟,你咋样了?”东大虎紧张的问道。

  “记忆越发的的暗淡,只能想起一些模糊的往事。”楚风开口,这不是最糟糕的状况,但也不是很妙。

  东大虎开始帮他回忆,告诉他昔年发生的那些事,讲述絮间的一切。

  楚风沉默无声,因为他感觉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没有太多的思绪起伏。

  东大虎道:“你这种状态很不好,有点像秦珞音,当她记起史前的旧事时,跟你一样,有些漠然了,将絮间的一切放下了。”

  楚风思忖,而后点头道:“我现在理解她了,同这一世没有太多共鸣与深刻的感情,所以,她放下了,如果继续纠缠下去,对彼此都不好。我对那些也放下了,一切重新开始,有缘的话,和她再相见!”

  “你……”东大虎心惊。

  楚风道:“这样也好,我放下了一些东西,感觉整个人都在轻松,走上进化路后,速度会更快,会一路超越前人,我要开始在进化路上发足奔跑!”

  老古有些感慨,道:“都说强者无情,太上忘情,果然不是随便说说啊,舍去一些纠缠,斩断一些因果,才会走的更远,才会变得更强,有些道理。”

  他神色复杂的看着楚风,这个少年居然在无意中进入到这种状态与层次,这样的心境与体悟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实现的。

  然而,楚风却在皱眉,道:“听你这样一说,我觉得这样的路不对,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可行的进化路,或许是错误的,就如同绝大多数人一样,难有大成就。因为究极强者是孤独的,他们应该有自己的路,我会想办法,恢复自己昔日的一切,那些感动,那些共鸣,都会回来!”

  “兄弟,你不要忘了我们啊,你要回来!”东大虎有点热泪盈眶。

  “我现在还没有资格想那么多,现在只是为了变强,但是,终有一天,我会圆满归来!”楚风神色郑重。

  老古道:“嗯,有一种传说,喝下孟婆汤的人,压制下了所有的情感,遗忘了前生,斩掉了过去,他们会开始新生I是,当他有一天强大到某种程度时,所有被埋下的,都会如同火山喷涌般爆发出来,还会再记起当年的旧事。”

  “那再好不过!”楚风点头。

  他在这里闭关十几日,然后,当某一天清晨来临后,他同东大虎与老古两人告别,率先离去。

  轰的一声,他化成一道璀璨的蓝色光团,也带着金色的霞光,血气滔滔,极速远去,消失在大地的痉。

  楚风上路了,他要踏出自己的道,彻底跟一段岁月告别,这一世,他宛若新生了,放下了心中很多的东西。

  他在回思,在回味东大虎给他讲的关于絮间的一切,越发觉得,像是在感悟着另外一个人的人生。

  “难道这一生我要重新开始了?新生的如此彻底!”

  “不,父母,亲朋,并么有忘记,化成了更深的执念,在我心底,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变强,登临绝巅!”

  这一天,楚风跨州而去,离开这个大州,向着一片极其危险的地带赶去!

  七夕啊,祝愿大家成双成对,没有爱情,也要有基情。
  
网站地图 拉斯维加斯网站赌场 娱乐彩票大平台 亚博怎么注册 iis7站群排名查询
a8娱乐网站 博嬴彩票app
ubbet优博 明发娱乐app 满堂紅游戲 日博客户端
易胜博体育系统 龙8手机app下载地址 海王星国际娱乐网 城博国际app
天天娱乐 金豪棋牌新 天天娱乐大厅 齐发娱乐国际
9号彩票网址 天易娱乐彩票 678彩票网 满堂彩官网 汇丰在线客服
江苏快3官网 秒速赛车网址 百彩网 大丛彩票 拉菲彩票登陆平台
天游娱乐代理 亚洲彩票 多彩彩票 欧亿娱乐直属 玩家汇娱乐平台
亚上彩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直属 正点游戏 678彩票网代理 日本中年妇女最新短发型